第174章 第 17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74 孟庭松

    后来厂子里发生的那些事,彭小茹也是听她舅舅说的。

    许宏伟受伤后, 刘寡妇曾经作为受害者, 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她哭诉马玉虎是个粗俗的男人,一喝酒就会动手打她。她也不知道, 那一天,马玉虎身上怎么就藏着一把刀子。

    她还以为两个老爷们只是打上一架呢, 也算不了什么。刘寡妇说她打心底希望,有人能帮她收拾马玉虎一顿。

    刘寡妇哭得特别伤心??墒路⒅? 她却没有去医院看望过许宏伟, 一声道歉都没有。

    据她自己说, 是没脸再去见许师傅了。

    可是, 厂里的那些工人又不是傻子。

    如果不是刘寡妇跟马玉虎面前说了许宏伟什么,马玉虎就来找许宏伟拼命了?

    许师傅那么好的一个人, 之前一直帮衬刘寡妇, 可怜她的三个孩子??闪豕迅菊飧錾ò研? 却害得许师傅变成了半个残废, 工作都保不住了。

    刘寡妇可倒好, 哭哭啼啼的, 反倒好像她遭了多大的罪一样?

    她难道比许师傅还要惨么?

    工友们冷冷地站在一旁看着刘寡妇演戏,可她哭得再惨, 也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话了。

    刘寡妇的名声就这样慢慢地越来越臭。

    厂子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私底下说几句, 刘寡妇害许宏伟的事?;褂腥司退憧醇豕迅咀吖? 也会毫无顾忌地大声说出来。

    “刘寡妇是个白眼狼, 把人家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许师傅那么帮她,不说好好道报答人家,反而生了这种害人的心思?!?br />
    “可不是么,这种女人看上去再怎么可怜,心肠也太歹毒了。往后谁还敢帮她,这不是自己作死么?”

    可偏偏刘寡妇心虚,却不敢反驳。只能那样硬生生地承受着。

    慢慢地,厂里再有什么好事,大家也不会因为可怜刘寡妇带着孩子,就把那个名额给她了。

    就算刘寡妇再可怜兮兮地向别人求助,也没人再同情她了。

    再怎么说,做人也得有底线。

    像刘寡妇的所作所为,就是自己把路都堵死了。也怨不得别人不待见她。

    后来,刘寡妇的日子实在艰难。她也曾想过离婚改嫁,可马玉虎就是死活不肯离婚。在监狱里,也要拖着她,耗着她?;苟粤豕迅痉呕?,要是离婚的话,出狱后,他就杀了刘寡妇全家,再去自杀。

    刘寡妇实在惹不起这个混账玩意,只得默默忍了下来。

    再说了,她名声那么臭,也没人敢再娶她了。

    不管刘寡妇愿意不愿意,只能继续煎熬着苦撑着。

    可偏偏她那么自私,养出的孩子也各个都是吸血鬼和白养狼。动不动就想蹭别人家的东西,脸皮也都比城墙拐角还要厚。

    倒是也有那好心邻居,曾劝过刘寡妇?!澳愕故墙探棠愕暮⒆用俏舜κ姥??这样到处混吃混喝的以后长大了可怎么办?”

    刘寡妇却一脸哀怨地说:“日子都过不下去了,眼看着都快养不活了,我拿什么教他们?”

    邻居被堵得哑口无言,按照刘寡妇这个说法,反倒是怪他们没帮着她养孩子了?

    没办法,邻居只能再私底下叹道:“刘寡妇这几个孩子,摊上那么一个妈,大概也没个好了?!?br />
    亲友就劝她?!澳愎芩悄?,刘家都快成了贼窝了。以后,少沾染他们家就是了?!?br />
    ——彭小茹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种样子,大概就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吧?

    至于后面的事,彭小茹也就没再打听过了。她和许宏伟都离开了厂子,刘寡妇也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

    彭小茹虽然心里也恨刘寡妇害了她男人,如果碰见了,骂一顿是免不了的。也许彭小茹会上前去大嘴巴抽她。

    可说到底,过日子,就是他们两口子的事。彭小茹也不会在那个女身上话太多时间。

    随着许宏伟的厨艺慢慢恢复,他的信心也慢慢回来的。

    他们的小日子自然也过得越来越红火。

    至于结婚摆酒的事情,他们打算等到来年三月再办。

    到时候,他们两口子定要配合着做一顿丰盛的饭,给亲友们吃。

    彭小茹笑着对许宏伟说?!拔已?,以后就是你专属的刀工了。什么时候,你一招呼,我一定跑到你身边帮你切菜?!?br />
    许宏伟拍着他老婆的手臂,一脸郑重地许下承诺?!澳俏乙院缶褪悄愕乃椒砍?,负责给你做最美味的饭菜?!?br />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万千情意尽在不言中。

    就这样,1988年慢慢地走过去,眼看着就到了尾声。

    按照惯例,孟庭松也差不多该回家了,苏秀秀也变得异常兴奋。

    孟庭松在电话里,也跟秀秀说好了。

    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一起去动物园,怎么着也得出去正式约会。

    听了松哥的话,苏秀秀在电话另一头,就一个劲地笑。

    最后,她也说道:“那行吧,只要你回来了,咱们就去动物园?!?br />
    孟庭松却说:“如果你不喜欢动物园的话,咱们也可以去别处玩?!?br />
    苏秀秀脸都涨红了,又小声说道?!叭ツ睦锒际瞧浯?,重要的是有松哥在我身边。对了,我都想吃你做的饭了?!?br />
    苏秀秀声音软软的,似乎有点小娇气。

    孟庭松听得心头一软,自然就一口答应下来。

    “好呀,等我回去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什么?!?br />
    “对了,还要一起去看电影。到时候,咱们也买点小零食带上吧?”苏秀秀又说道。对于约会,她似乎又有了很多憧憬。

    “好呀?!泵贤ニ稍诘缁澳潜?,统统都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两人一起对今年的假期,进行了详细的安排。

    苏秀秀虽然觉得他们的约会,似乎一直波折不断。十有八九,未必能成行??伤春茉敢飧筛缫黄鹛致壅庑┦?。

    秀秀甚至还打算写一份详细的行程安排,寄给松哥看。

    就这样,两人聊得很尽兴,还说了很多关于未来的幻想。

    孟庭松甚至第一次说出了?!暗冉次彝宋榱?,也天天给你做饭吃。你也别再羡慕彭姐了?!?br />
    苏秀秀也笑着说:“好呀,那我可等着了。将来咱们家厨房可就归你管了?!?br />
    “就这么说定了?!?br />
    虽然随口带出来了,可孟庭松退伍这事,在他们看来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谁也没有想过,孟庭松会中断他的部队生涯。

    后来,即便是挂了电话,苏秀秀的心情仍然很好。

    有时候,苏秀秀干着干着活,会突然哼哼起一声歌,还是军歌。

    不得不说,苏秀秀唱歌大概有点小跑调??伤床蛔灾?,哼哼得很愉快。

    而且,苏秀秀提前两个月,就找金缕阁的大师傅们定做了秋冬款唐装,已经送过来了。无论是款式和样式都很好看。

    可苏秀秀只是拿出来看看摸摸,就收在柜子里压箱底了。并没有往身上穿过。

    寇小白觉得秀秀实在有些古怪,就忍不住问了姑妈一句,“这丫头是怎么了?最近几天,她心情好到能飞起来?!?br />
    寇婉茹冲着她摆摆手,然后小声说道:“这不是小松快要休假了么?秀秀是高兴的。你可别跟她说什么风凉话。小媳妇面皮薄?!?br />
    寇小白听了姑妈的嘱咐,就笑着说道:“您放心,秀秀也不容易。我哪里还会嘲笑她?”

    就这样全家人基本都接受了,苏秀秀的这些小改变。

    只是跑调的歌听多了,他们自己再想唱的时候,却找不到正确的调子了。

    后来,寇小白在新年联欢会的排练上还出了一回丑。

    她在大合唱时,突然跑调了,害的全班同学不得不停下来,一脸好奇地看着她。就好像她天生五音似的。

    寇小白很丢脸,连躲都没地方躲。没办法,她只得在心里哀嚎。

    苏秀秀唱歌实在害人不浅。

    可偏偏那姑娘高兴的时候,就是忍不住哼那首《当兵的人》。

    这都是什么毛病呀?

    *

    苏秀秀等待着孟庭松的归来,好心情根本就藏不住。

    直到某天晚上,苏秀秀在噩梦中惊醒。

    原本她还以为孟庭松经过上次受伤,他的那道坎已经算是过去了。

    却没想到,命运还是具有一定的惯性的。

    在苏秀秀的梦里,孟庭松去执行最后一个任务了。完成这个任务,他就要放假回家了。

    可是,在紧要关头,孟庭松还是义无反顾地扑倒了那个高大男人。

    那一刻,孟庭松似乎也知道自己可能会死,他对生活充满了留念;他也对苏秀秀充满了愧疚??伤纳硖寤故窍乱馐兜乇;ち四歉瞿腥?。

    这就是他作为军人的本能。

    苏秀秀在梦中,清晰地看到了那一切。最后,的一个场景,是孟庭松闭上的双眼。他中了好几枪。

    苏秀秀以为他已经死了,在睡梦中硬生生地被吓醒。

    可能是她跟着师傅学习的缘故,已经开始能控制自己的灵气了。

    苏秀秀最近已经很少做这种预言梦了。她在睡梦中,场景变得清晰了许多。

    她也不会毫无反抗能力地被拖进某个梦境的深渊里。身不由己,只能眼睁睁地看见那些事情的发生。

    至少这一次,她挣扎着,挣脱了梦境的束缚,清醒了过来。

    *

    苏秀秀匆匆忙忙套好了毛衣,一看挂钟,凌晨4点,她再也顾不得其他,急急忙忙就推开房门,准备去找师傅想办法。

    容五爷想来觉轻,他听见院子里有动静,自然也醒来了。他披上一件衣服,出来一看,他闺女正拿着手电往外面走呢。

    容五爷跟过去问道?!澳阏馐且ツ难??大晚上的?!?br />
    此时,苏秀秀脸上也不知道是眼泪还是冷汗,她几乎用哭腔说道?!八筛?,好像出事了。爸,我梦见他出事了。我想去找师傅帮忙?!?br />
    容五爷知道闺女有些异于常人的神通,连忙对她说道:“你先回屋去把衣服都穿好了。这么出去,别再冻病了。五分钟之后,我送你过去?!?br />
    父亲的眼光坚定而又温柔。使得原本有些慌乱无措的苏秀秀,在那样有些强势的注视下,慢慢地变得平静下来。

    苏秀秀还是顺从地回到房间里,把衣服都穿好了。这才走到了院子里。

    此时,容五爷也把那身在家里的棉袄棉裤都穿上了,还加了一件肥大的外套,带了毛线帽子和大围巾。他手里也拿着五乃乃昨天刚指出来的小花围巾。

    一看就是五乃乃也起来了,为他们父女准备的。

    “我妈也被吵醒了?”苏秀秀下意识地感到很歉疚。她其实并不想打扰爸妈休息。

    容五爷却骂道:“这时候,还有心思想这个呢?你不是快急死了么?还不赶紧走着?!币槐咚底?,一边把小花围巾围在寡女的脖子上。

    苏秀秀这才反应过来,抱着围巾,她突然感觉到原本失去感觉的身体,好像突然又被温暖过来了。

    爷俩出了院子,小心地关好了大门,就拿着手电出发了。

    没走两步,苏秀秀下意识地像抓着容五爷的大手,可她碰到的是一只毛线手套。

    苏秀秀后知后觉地发现,拉父亲的手,是几岁的小女孩才干的事。她都活了两辈子了,不该这么娇气才是,就想把父亲的手放开。

    可容五爷却握住了她的手,带着她哭得稀里糊涂,却有点傻乎乎的闺女,往瞎婆婆家里走去。

    *

    北京的十二月,已经正式进入了冬天。往年这时候,甚至都已经开始飘起了雪花。这一年的冬天,却仍旧干冷干冷的。

    凌晨四点钟的时候,苏秀秀裹得像一个R球,带着一条母亲新织的花围巾,被她父亲拉着一路往前走。

    偶尔吹过一阵北风吹过,刮得苏秀秀的脸生疼,她没办法不流眼泪,脸大概要扇了。

    容五爷干脆停下步子,把她脖子上的花围巾裹在她的脸上,只留下两只眼睛。

    都弄好之后,才拉着寡女继续往前走。慢慢地,苏秀秀也变得平静下来,她也开始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很快,就到了瞎婆婆的家。

    苏秀秀拿着钥匙,慌乱的无法对准锁孔。

    容五爷干脆拿过钥匙,打开了院门。爷俩这才急匆匆地走进了小院子里。

    由于瞎婆婆要招待一些客人,她干脆就把主屋腾出来,接待客人用。自己则住在东边的房间里。

    一听见院子里进人了,瞎婆婆这才披着衣服从东屋走了出来。

    到了院里一看,苏秀秀哭得眼睛都肿了,就连忙把这孩子让进屋里坐。

    容五爷知道她们师徒俩有些重要的话要说,他在场或许不太方便,于是,干脆就进了主屋里坐着。又拿出杯子,倒了热水给自己喝。

    瞎婆婆关好了房门,秀秀这才说道:“我梦见松哥出事了,看得特别清楚,松哥为了救前面那个人……”

    说到这里,苏秀秀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她平日里一股的冷静和从容,在这一刻已经彻底崩盘了。

    她甚至不知道,如果没有了松哥,她回来还有什么意义?

    苏秀秀一脸茫然无措地看着师傅。

    这时的瞎婆婆却异常冷静,她看了看天色,J还没有叫。于是,连忙对秀秀说道?!澳憷渚残?,事情或许没有那么遭,最后是你能再看看?!?br />
    说着,她就把苏秀秀拉到卧室的桌子前面坐了下来。又亲自给她沏了一杯茶,又点上了一枝香。

    苏秀秀喝了茶,才勉强安稳住心神。这时又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

    苏秀秀就觉得她的身体似乎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下来。

    这时,师傅又温声说道?!澳憷Я?,倒不如先躺床上休息一下?!?br />
    苏秀秀本来想说,“我不困,我不想睡?!?br />
    可是,她的眼皮却已经不受控制地耷拉下去了。

    很快,苏秀秀就感觉到有一只手正轻轻地推着她。

    苏秀秀很顺利地再次进入了那个她不敢看的梦境。

    再次看见孟庭松为了那人挡枪,苏秀秀不顾一切地抱住了松哥的背。

    她闭上眼睛,大声地喊着?!八筛?,你别死,你千万别死?!?br />
    孟庭松似乎听见了什么,想要回头。

    苏秀秀只觉得那只手在她背后一推,下一刻画面又变了,战友们把孟庭松送到医院。

    随着漫长的等待,手术室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背着孟庭松过来的男人急切地问道:“他怎么样了?”

    带着眼镜的医生一脸严肃地说:“命是保住了,只是他的腿……”

    那个男人马上就急眼了,抓着大夫手臂说道?!八墒俏颐亲詈玫谋??!?br />
    医生却拍开他的手,一脸严肃地说道?!熬退闶悄阕詈玫谋?,他的腿也不行了?;指春昧?,走路或许可能看不出异样??伤院竺话旆ㄔ俳懈咔慷妊盗妨??!?br />
    苏秀秀这才稍微放心些,松哥还活着呀。

    紧接着突然听见了一声J叫,苏秀秀只觉得被狠狠地震了一下。她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侧头一看,天刚蒙蒙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