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第 176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76

    原本寇婉茹还担心, 两个孩子会因为现实原因产生矛盾, 甚至会分开??墒率抵っ魅词撬胩嗔?。

    她哪里又知道, 苏秀秀已经爱了孟庭松两辈子了。

    上辈子,她对孟大哥求而不得,甚至无法说出来, 只敢把那番心意深埋在心底。明面上, 跟孟大哥做朋友, 两人却互相关心,互相陪伴。

    好不容易,回到八零年代, 一切重新开始。苏秀秀最初的愿望, 最终的选择, 都是跟孟庭松在一起一生一世。

    莫说孟庭松只是受了轻伤, 还能康复得好;就算孟庭松腿真的出了什么问题,还像上辈子那样,她也愿意跟照顾孟大哥一辈子。

    只要,孟庭松能好好活着, 苏秀秀已经对命运充满了敬畏和感恩之心。

    另一边, 孟庭松的情况其实也跟苏秀秀的想法差不多。

    他本来就是直爽开朗的汉子,又没经历过上辈子那一系列的家庭惨剧。

    此时的孟庭松整个人都是朝气蓬勃的, 积极向上的。

    虽然受了伤,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伤成弦裁挥腥魏危儆? 相反他仍是带着爽朗的笑容。

    在苏秀秀看来, 松哥笑起来就像阳光一样。很容易也会感染到别人, 让她在安心的同时,也会想要乐观积极的生活。

    就算孟庭松知道以后没办法继续当兵了,他也并没有任何后悔或者自卑的情绪。

    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这段人生旅程即将结束了,下一段旅程即将开始。

    事实上,这三年来,孟庭松一直跟秀秀保持着通信。他在很多方面深受秀秀的影响,也受到了一些跨越时代的观念的冲击。

    孟庭松在部队也参加了成考,顺利考上了大学,并且一直在坚持学习。

    同时,他也自学了英语,还和教官学了其他的语言。在出任务的时候,孟庭松甚至可以直接跟外国人交流。

    部队培养了孟庭松的坚毅品质,刻苦的精神;苏秀秀却打开了孟庭松的思想,让他不断地学习。

    所以,孟庭松并不觉得自己的腿受伤了,人生就彻底完蛋了。

    相反,他骨子里反而有着一种莫名的自信。

    孟庭松认定就算自己离开部队,不管将来做什么,只要找准方向,肯吃苦,他一定会取得成功。

    他就是确信自己的将来一定不会差,也一定能给秀秀带来幸福。

    所以,寇婉茹担心的那些,他儿子会自卑,甚至失去方向,自暴自弃,从来就没有出现在孟庭松的身上过。

    相反,他很积极地配合医生的治疗,甚至把这次和秀秀的见面,当成期盼了很久的约会。

    白天的时候,倒是也还好,有秀秀陪伴,孟庭松并不会多想什么。

    可是,每到晚上夜深人静之时,孟庭松却总是重复做着同一个梦。

    梦到他中枪的那一霎那,秀秀突然不顾一切上前抱住了他,试图用身体?;に?。

    她嘴里还喊着:“你不要死,松哥你不要死,求求你了!”

    孟庭松慌乱无措地想要转身推开她,只可惜他的身体就像被束缚住了似的,根本就无力挣扎,就那样倒在血泊里。

    孟庭松只能无声地对自己呐喊着,不能死,无论如何不能死,不然秀秀可怎么办?

    孟庭松总是满身冷汗地在半夜惊醒,他也知道那只是一个梦,可却因为总是一再的重复着,他又忍不住怀疑,这个梦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相处了这么久,孟庭松也知道秀秀有些特别。

    瞎婆婆也是古古怪怪的,却收了秀秀做徒弟。

    孟庭松实在有些怀疑,秀秀真的在生死关头,真的用特殊的法子守护了他。

    只是,这些话也不好明说出来,孟庭松每次面对那个慢慢长大的小姑娘,他的心总是会变得柔软又平静。

    既然,他捡回来一条命,这条命就是属于秀秀的。

    他的下半辈子,无论如何都要陪着秀秀一起好好渡过。不能再让那姑娘跟着他一起担惊受怕的。

    他们来了十多天,孟庭松恢复得很快,就催着家人先回去。

    他这边已经算是过了危险期,新年里本来私房菜馆就忙,很多人都是冲着孟家菜去的。父亲作为大师傅,理应回去坐镇才是。

    而且,一月份,很快就要期末考试了。秀秀为了陪着他,绝口不提考试的事情,恐怕是打算放弃了。

    可秀秀对学习有多认真,又有多珍惜难得的上学机会,孟庭松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孟庭松笑着说:“不管怎么说,你们先回去吧?等我可以出院了,你们要是愿意,再过来接我就是?!?br />
    孟庭松看出来,秀秀还想反驳他,就又说道。

    “我是伤了,人却还没废,两只手都好好的,完全可以照顾自己。你们就放下心先回去吧?再说了,我在这边有医生照看着,战友们也经常过来看我,总归不会出什么事的?!?br />
    任由他这么劝解,父母和秀秀还是不放心他。

    后来三人一商量,秀秀和孟轰鸣也的确不能拖太久。就决定由寇婉茹暂时先留下来照顾儿子,孟洪明带着苏秀秀先回去了。

    秀秀心中虽有万般不舍,却还是得回去参加考试。不然松哥一定会生她气的。

    就这样,等到秀秀到家的时候,时间已经很紧了,隔天就要开考第一科了。

    当天下午,王香香特意去了容家,给苏秀秀送了一份考试资料。

    苏秀秀连忙向她道谢。

    王香香却说:“跟我还客气什么,我帮你抄一份,就当复习了。倒是你刻苦学习了一个学期,千万别考个不及格才是。不管怎么说,这次先通过这次考试再说?!?br />
    苏秀秀只得笑道:“你放心吧,有了你这份考试资料,我肯定能考过?!?br />
    “希望如此?!?br />
    *

    王香香走后,苏秀秀细细地看了一遍考试要点。由于她平时的基础打得还算牢靠,这些知识要点都是她本来就掌握的。

    所以,苏秀秀并没有太担心,当天晚上她十一点就睡下了。

    一夜好眠,第二天,她还起晚了。最后还是母亲去打开了她的房门,才喊醒了她。

    苏秀秀一看时间,七点十分了。于是,连忙起床收拾一番,五乃乃又断了一碗汤过来,苏秀秀就喝下了。

    又把文具都检查了一下,都是好的,她这才急匆匆地背着书包,准备出发了。

    院子里,容五爷已经把自行车帮她打好气了。

    苏秀秀跟父亲道了谢,就想骑着车立马走人。这时,五乃乃又急匆匆地从厨房走出来,给苏秀秀装了一个小饭盒。

    五乃乃还交代道:“到了学校再吃吧?!?br />
    苏秀秀这才推着自行车,离开了家门。她回头又冲着五爷五乃乃说了声,“爸妈,我可走了?!?br />
    “行了,走吧?!比菸逡阃返?。

    “这丫头,一路上小心着点。时间刚刚好,你不会迟到的?!蔽迥四嘶共煌龈浪?。

    就这样,苏秀秀登着自行车就风风火火地出发了。

    五乃乃看着她的背影说道:“这丫头也真是,早知道,应该开车去送她吧?!?br />
    容五爷却说:“让家里的车送她,到了学校同学该议论她了?!?br />
    五乃乃又叹道?!罢饣拐媸?,都赶到一块去了?!?br />
    容五爷又说:“好在小松也没事,虽然赶了点,这不是很顺利么?”

    五乃乃一脸忧心地说道:“但愿一切都能好吧?”

    *

    原来,昨天苏秀秀忙着复习的时候,家里又发生了不少的事。

    孟洪明也是个实在人,一到家,直接就在饭桌上跟容家老两口说了。

    孟庭松腿有点残了,以后也不能在部队继续干了。

    容五爷给他倒了一杯酒,一边劝他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呀。不管怎么说,以后小松总算能留在咱们身边了,孟家菜也算是有传人了?!?br />
    五乃乃微微垂下头,倒也没说什么,就静静地坐在一旁听着他们两个老兄弟聊天,一边吃着饭。

    苏秀秀忙着看书,饭都拿回房间去吃了。

    孟洪明见容五爷和五乃乃的反应,心里就想着,到底是婉茹自己想太多了。

    事实证明,秀秀跟小松的感情很好,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五哥五嫂也没有嫌弃小松,也没有让两孩子退婚的打算。

    再说了,现在私房菜的买卖这样好,小松是从小学出来的一身厨艺。在磨练上一年半载,就能独自上灶做菜。

    到时候,小松继承他的衣钵,挣钱养家也不再话下,肯定不会让秀秀过苦日子的。

    想到这些,孟洪明又举起酒杯跟老哥哥干了一杯,两人继续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

    五乃乃静静地坐在一旁吃饭,心却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这要是别的岳母,一听说女婿残废了,直接就开口说退婚的事了。

    他们这边倒好,这两年,两家人早就处得跟一家人一样,早已不分你我。五乃乃也说不出什么刻薄话。

    再加上,她也知道她闺女一心扑在孟庭松身上。

    孟庭松出事那天,秀秀居然做了预言梦。在噩梦中醒来,秀秀哭得几乎要崩溃了,后来去找瞎婆婆才算安稳了下来。

    她闺女把孟庭松当成自己的命根子,她这个当妈的,又怎么舍得拆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