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第 17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77

    容五爷也知道五乃乃心情不好, 当天晚上没少安抚她。

    五乃乃平时很有大家夫人的做派, 只可惜一遇到秀秀的事情,她就会变得很较真,又容易钻牛角尖。

    五乃乃忧心忡忡地对五爷说:“我也并不是嫌弃小松哪里不好。只是万一将来他的腿不好了, 还不是得咱们闺女照顾他伺候他么?咱们俩受了大半辈子的罪, 就这么一个可心的好闺女, 疼她爱她都不够。哪里舍得她嫁了人, 再去跟别人受苦呢?”

    容五爷只得劝她道?!澳愎肱筒皇腔崛米约菏芸嗟娜?。既然她当初能治好你的腿, 自然也能想办法治好小松?!?br />
    五乃乃却不满地说:“我当初的情况能跟小松现在的情况一样么?小松受的是枪伤。再说了,他年纪轻轻, 就接连受了两次重伤。这要是有什么后遗症,将来再早早地去了。你让秀秀可怎么办?”

    容五爷皱着眉头看着她, 显然对五乃乃这个说法有些不满。五乃乃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只是她更在意女儿, 并不打算改口。

    容五爷又说道?!罢嬉灯鹄? 秀秀小时候也没少遭罪。她来刚来咱们家的时候, 我也怀疑过这小丫头养不好??赡憧此衷诓皇呛芙】得??你要不放心小松的身体, 以后跟婉茹一起帮着他好好调理就是了。总归让他好好的就是了?!?br />
    五乃乃也没再说别的话, 只是忍不住哭了出来?!澳闼?,咱们家丫头怎么命这么苦?打小就受了不少的罪,老天就让她一直平平顺顺的, 难道不行么?”

    容五爷也知道, 她只是心疼闺女, 只得抱住五乃乃安慰道:

    “这不是有咱们心疼她, 怜惜她么?那天,秀秀再去瞎婆婆家的路上,眼泪止都止不住。我从没见过那丫头那么垂头丧气的样子。她是真的离不开小松的。咱们这些当爸妈的,真心疼闺女,怎么也不能说那些丧气话?!?br />
    五乃乃趴在肩膀上,哽咽着说道:“我知道,以后再也不会说了。只在私底下跟你唠叨唠叨,难道还不行么?”

    容五爷忙又说道?!靶?,怎么不行,五乃乃您有什么不爽利的事,不跟我说跟谁说呢?!?br />
    五乃乃听了这话,反倒哭不出来了,又骂道:“这老不正经的,又说些有的没的?!?br />
    容五爷也不生气,反而是温声说道:“倘若你去问你闺女她觉得怎么样,她指定不会觉得自己命苦,反而会说自己这辈子走运得很?!?br />
    五乃乃不解地望着他,显然没理解容五爷的意思。

    容五爷又继续说道:“有你这么一个心疼她,一心为她谋划,却不肯让她伤心的妈妈,你闺女高兴还来不及呢?!?br />
    五乃乃面上一热,又骂道:“你又说风凉话?!?br />
    “哪是什么风凉话,我说的可是大实话,秀秀肯定也是这么想的,不信你去问她?”

    老两口子这么一闹,五乃乃心头的不快很快也就释然了。

    就像五爷说的那样,大不了他们老两口子,好好保重自己,争取活得久点,到时候也能多帮衬闺女一点了。

    *

    苏秀秀可不知道,母亲还经过这么一番心理挣扎呢。

    她骑着车,一路来到学校,进教室的时候,已经7点50了。

    走到位子刚坐好,也来不及跟王香香说两句话,老师就来了。

    倒是班里的同学还都挺好奇的,苏秀秀请了这么多天假期,也没赶上老师划重点,不知道这次她能考出什么样的成绩来?

    还有人认定,苏秀秀在得意了两年之后,这次指定会失手,肯定是拿不到总分第一名了?

    之前,就有人说,本院的教授很看重苏秀秀。也不知道她这次期末考试考砸了,那位教授会不会对苏秀秀感到失望?

    *

    就在某些人胡思乱想的时候,上课铃声响了,老师很快就开始发试卷。

    苏秀秀拿到试卷,草草看了一遍,随即就安心下来。这些试题她果然都会做。

    苏秀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开始埋头写答案,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下笔婉若游龙,就没有停下来过。

    大约四十分钟之后,苏秀秀基本就答完了。

    要是放在平时,她怎么也会坚持到跟同学们一起交卷子??烧庖淮嗡奔涫翟谔?,也没空再估计别人的看法了。

    苏秀秀检查了一遍,直接就交了试卷,离开了教室。他的离开还引得同学们一阵注意。

    苏秀秀没时间管这些,直接到了图书馆一边复习,一边等着王香香。

    直到第一门考试结束后,王香香这才过来找苏秀秀,又说道?!鞍嗬锬切┩Э烧娑?,都猜你不会答题,才提前交卷的?!?br />
    苏秀秀连眼皮都没抬,随口说道:“管他们怎么想呢,我可没这功夫理他们。总之,先把下午那科的考试应付过去再说吧。明天上午就要考两门呢,可真是要命?!?br />
    王香香知道她时间紧,也没敢继续打搅她,也坐在苏秀秀旁边继续学习了。

    *

    就这样持续好几天的低气压,班里的同学都心浮气躁的。苏秀秀反而能踏实下心来,抓紧一切时间来学习。五天之后,终于所有科目都考完了。

    此时,很多班里的同学都不免有些好奇,就想看看苏秀秀到底是个什么成绩。

    苏秀秀仍是没空理他们,跟王香香打了个招呼,就骑车回家去了。

    到了家里,五爷和五乃乃也正在等她,也不用苏秀秀再解释什么了,知道她心里始终放不下孟庭松,行李五乃乃已经帮她收拾好了。

    容五爷又拿了一些钱,给她放在身上。家里也早就安排好了人,帮着她买好了火车票。

    本来容五爷想让小王,直接把苏秀秀护送到孟庭松那边去的。

    可苏秀秀却说,她已经十八岁了,自己可以坐火车了。

    容五爷深深地看了闺女一眼,也就没再说什么,就让她自己坐火车去看望孟庭松了。

    火车到站之后,陆红兵又特意安排了人过来接她。

    就这样顺利地到了招待所,苏秀秀也第一时间,打电话回家保平安。

    容五爷知道她顺利到了,这才放下心来。五乃乃也嘱咐她,不管怎么样,一个人在外,总要先好好照顾自己。

    苏秀秀自然都一一答应了下来。

    等孟庭松再看见苏秀秀时,整个人都愣住了?!靶阈?,你怎么又回来了?”

    苏秀秀索性开口说道:“这不是考完试了么,也该放寒假了,留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做,自然要过来陪你了?!?br />
    孟庭松却知道,她这几天一定过得很辛苦??醋判阈阊垌碌那崆嘤?,他又是心疼,又是觉得感动。

    接下来的时间里,苏秀秀一直留在医院里,照顾着孟庭松。

    寇婉茹看在眼里,也开始为自己之前的浅薄想法感到后悔。

    秀秀这丫头这么重情义,对小松也这么好,又怎么可能会抛弃他?

    就这样,孟庭松在母亲和恋人的陪伴下,慢慢地开始康复。

    *

    由于孟庭松从开始入院,就表现得很好,主治大夫就跟陆红兵说,“孟庭松实在是个很好的兵。他的反应跟别人都不太一样,一直很配合各种康复。同时,他那种积极的生活态度,甚至也影响到了周围的人。

    之前进来那些病人,难免有些自暴自弃。被孟庭松这么一带动,大家也慢慢恢复了信心。孟庭松实在很出色?!?br />
    陆红兵垂着头说道:“可不是么,他一直都是这样。来到我们部队之后,总是能以一种积极的态度影响着别人,带领着别人。如果不是这次意外,孟庭松前途不可限量?!?br />
    说到这里,他又停顿了下来。

    不管孟庭松再怎么积极配合治疗,他的身上似乎完全看不到任何负面影响。

    可陆红兵却仍是忍不住感到内疚。

    这世界上,没有人该他的欠他的。关键时刻,孟庭松选择用身体?;に馕怀す?,并不是他的职责??扇词撬乱馐兜氐谝桓鲅≡?。

    陆红兵也不知道,如果没有孟庭松他会变成什么样?

    大概会死了吧?永远见不到他儿子,也见不到他的妻子。

    陆红兵其实并不是那种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人,他也早有了牺牲的觉悟。

    只是没想到,到头来,有人愿意用自己的一条腿和未来前途,换了他的命。

    不管怎么说,他欠孟庭松的。

    陆红兵已经打定主意,不管怎么样,也要帮着孟庭松安排个好出路。

    他准备抽空就去看看孟庭松,顺便问问他的看法。

    倘若孟庭松想留在部队,可以转文职。

    反正孟庭松的文化水平比较高,又考上了成考的本科,学下来只是一两年的事情。做文职,他也会很有前途的。

    倘若孟庭松不想留在部队里,也可以安排他去海关工作。孟庭松会好几门外语,性格也好,在那边肯定能如鱼得水。

    陆红兵把方方面面都想到了,可是等他问孟庭松的时候,孟庭松却说:

    “报告大队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这些日子,我已经想好要干什么了。我还是想回家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