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第 17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78

    这些年来, 孟庭松送走了很多战友。有些人在部队里是很优秀的士兵,可退伍回家后, 却只能种地。辛苦一整年, 生活却仍是很艰难。

    孟庭松很惋惜这些战友的境遇, 就好像是千里马老于槽枥之间。

    所以, 从几年前开始,孟庭松就萌生了帮助战友,找到合适工作的想法。

    之前,他也有帮着容五爷介绍过帮手。后来又因为容五爷的关系,也陆陆续续帮着其他几个战友找到了合适的工作。

    这些年,受到苏秀秀的影响,孟庭松眼界宽阔了许多,他心中那个念头也就越发明确起来。

    现在既然要转业了, 他想回到家里,带着战友们一起创业。

    陆红兵听了孟庭松的这个想法, 感到有些震惊。

    孟庭松是个兵, 可能对某些事只是一知半解。但是陆红兵这个领导却知道, 退伍兵的安置一直存在着很大的争议。倘若安置得不好, 那些保家卫国的英雄,也可能变成社会毒草。

    所以, 孟庭松有这种想要帮助退伍战友的想法,正是部队所需要的。只是, 这对孟庭松未来的前途却未必有好处。

    一旦, 孟庭松放弃了这次机会, 以后他就算做的再好,也不过是个私企小老板。与其这样,倒不如留在部队,或者去海关。

    陆红兵也实在是位孟庭松着想,就劝他先不要轻易做决定。

    可孟庭松把自己的想法,跟秀秀也说了,苏秀秀却是十分支持他,并且也告诉他,孟庭松这几年的工资,她连带着马叔给的分成,都托父亲买了不少的老物件。

    容五爷是旧时大家出身,眼光一向很准。虽然没时间专门做古玩买卖,可他有空的时候,也淘换来不少的好东西,大都是捡漏。

    找到合适的人,应该也能买个好价钱。

    苏秀秀就想着,到时候,干脆先拿出一两样东西卖掉,应该就可以给孟庭松当启动资金了。

    孟庭松听着苏秀秀活灵活现地跟他讲着,容五爷捡漏的小故事。心里也知道,秀秀是怕他有负担,不好意思用那笔钱。

    他感动的同时,也越发下定决心要去创业了。只是这事要怎么跟父亲说,孟庭松一时半会也没想好办法。他也知道,父亲表面上没有说,其实还是希望他能早点回去继承孟家菜的。

    为此,孟庭松心里也有些小苦恼。

    这时,苏秀秀又问道,“松哥,你打算做什么项目呢?”她准备尽量帮着松哥谋划一番,无论如何也把这第一个项目给做好了。

    孟庭松想了想,就试探着对秀秀说道。

    “秀秀,在你给我写信里,曾经提到在王府井那边开了一家洋快餐店叫麦d劳,只卖小面包、炸J、可乐、啤酒,统共也没有几个菜。食客们为了尝个新鲜,却要排大长队去吃。我又想到了你们在庙会上摆摊卖炒面,因为味道好,做得足够正宗,食客们也是排了大长队来买的。秀秀,你说咱们能不能也做一家麦当劳那样的中式快餐店呢?我只是隐隐有了这么一个想法,当然到时候真要开店,肯定要提前调查?!?br />
    孟庭松说完这话,就抬眼看苏秀秀,准备听听她的一见。

    “……”可惜,秀秀一听到他的这些想法,已经呆住了。

    这其实跟她几年前的想法,已经有些不谋而合了,只是当初父亲却告诉苏秀秀,孟叔是红案大师傅,不可能放下身份,来做这件事,所以,秀秀后来才帮着孟叔开了私房菜馆。

    可现在,松哥本人却没有红案大师传人的报复,很敏锐地发现了中式快餐中的商机。

    只可惜,想做中式快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苏秀秀又忍不住问道:“松哥,你具体打算怎么做呢?”

    孟庭松就笑道:“你不是在信里面写了,马叔的杂货店稳定下来之后,就是不断地继续开分店。

    我就想着,等到咱们的中式快餐店做起来,也可以按照杂货铺的那种模式来,一家一家地开很多家分店。

    至于货源问题也不用担心,我可以培训战友们学会做炒面,这样一来就完全可以独立C作。战友们也可以像郑三哥那样加盟进来,这样咱们的快餐店生意就会越来越好了?!?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实在有些难以置信。从前,她只觉得松哥性格好,稳重要可靠。却没想到他心思竟这般灵巧,举一反三的能力这么强。光是通过她写的信,就能想到开连锁中式快餐店了。

    这实在有些出乎苏秀秀的意料,可她却又觉得十分惊喜。苏秀秀干脆就又对松哥说了一些她的想法。

    “要做连锁中式快餐店,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单做炒面的话,菜单未免太过单一,就算一时火了,对食客也没有什么长久的吸引力。咱们不仅要在炒面的样式上下功夫,最好是能再加几种其他的快餐。这样食客们也可以有更多的选择了。

    而且,也不建议你直接就上开加盟店。到现在,马叔的杂货铺加盟店,也还正在尝试中,并没有什么定论。做中式快餐的话,倒不如咱们先开几家分店试试。

    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既然是要开分店,不但店铺装修,牌子保持一致??觳偷奈兜雷詈靡材鼙3滞骋?。不然的话,这家店的炒面味道好吃,另一家店的味道不成。就很容易流失客人。咱们既然要做连锁中式快餐,说白了追求的就是简单快捷,靠数量取胜。把这几个特色完全发挥出来,才能把生意做好做大?!?br />
    孟庭松把这些苏秀秀这些话都记在心里,打算回头再好好考虑一下。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晚上,转过天来,孟庭松就对苏秀秀说道:“其实,要想保持味道统一,也不是完全做不到。只不过我得先花一些时间研究一下菜式?!?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连忙又问道?!八筛?,你打算怎么保持味道统一呀?”

    孟庭松就笑道:“说起来,这还是我爸把我给*出来的。我爸在厨艺方面上对我十分严格,他对菜品也挑剔得很,味道稍微差一些,他都会指出来,甚至是惩罚我。

    那时候,为了逃避惩罚,我就想了个办法,把我爸做菜的各种顺序,各种材料都死记硬背下来。这样我做出的菜品,味道就不会太差。后来,我爸为了防我,就把所有的材料提前配置好,做成调料包了。每次炒菜的时候,就把调料包加进去。只在中途放一次调料包,然而味道却不受影响。我爸说这就看厨师的功底了?!?br />
    说到这里,孟庭松顿了一下。

    苏秀秀忍不住问道:“那自从孟叔放调料包之后,你是不是就又不会做菜了?”她对松哥的童年十分好奇。

    孟庭松却摇头叹道:“也有一段时间,经常挨罚。后来,不知不觉的我就练出来了,那道菜只要是我尝过,基本上就能按照味道配出调料来?!?br />
    苏秀秀实在想不到,松哥居然还有这种惊人的厨师天赋。

    孟庭松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说道。

    “所以,为了保持味道统一,我可以提前制作出炒面或者其他快餐的调料包。到时候,只要分店厨师按照步奏做,加入同样的调料包,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大家做出的菜的味道,应该都差不多?!?br />
    “……”就这样,制约中式快餐店发展起来的难点,一下就被孟庭松用厨艺大师的手段给解决了。

    苏秀秀突然发现,她重生了,开了金手指也就算了。松哥这可没重生,怎么也跟开了金手指一样?

    她几乎忍不住想要看看,松哥以后会如何经营他的中式连锁快餐店了。

    *

    另一边,陆红兵处于对孟庭松考虑,又找了孟庭松两次。

    孟庭松的想法却很坚定,始终都坚持要回家创业。

    他甚至也跟陆红兵具体说了,他打算要带着战友一起开中式快餐店的事。而且,还说已经跟医院里那两个战友说好了。到时候,那两位战友也准备跟他一起干。

    陆红兵听了这话,嘴角直抽抽。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两位战友也都是受了伤,对身体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伤。这孟庭松该不会打算打算就带着这些战友干吧?

    一时间,他实在不知道该说孟庭松什么好了。

    只可以陆红兵再怎么劝告,孟庭松却已经下定决心。

    最后没办法,陆红兵只得帮着孟庭松多提供了一些帮助。

    *

    就这样,在秀秀的陪伴下,春节之前,孟庭松的身体也算恢复得差不多了,医生说可以回家了。

    苏秀秀帮松哥把所有手续都办好了。

    临行前,战友们特意过来看他。到现在,大家对孟庭松的选择仍是感到很吃惊。

    到底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不想离开部队的,然而孟庭松却走得潇洒,又义无反顾。

    最后,战友们留了彼此的联系方式,相约以后一定会再去看望孟庭松,就把他们一路送到了火车站。

    坐在火车上,孟庭松向着站台上的战友挥手告别,随着火车的一阵轰鸣,火车缓缓地向前走去。

    看着不断倒退的树和各种景物,孟庭松这才真切地感觉到,自己的军旅生涯结束了。

    他并不是不留念,这些年,绿色军营所给予了他太多宝贵的东西。孟庭松这辈子都无法忘怀。

    与此同时,他心里也对战友们充满了不舍之情。

    就这样,孟庭松怀揣着复杂的情绪,向着新生活前进。

    苏秀秀很快就发现了松哥的异样,她悄悄地在桌子底下牵住了松哥的大手。

    一时间,孟庭松只觉得那只小手软乎乎的,很温暖,带着一种特有温柔与细腻,就像是轻轻地放置在他的心间。

    恍惚间,孟庭松又想起三年前,他和秀秀也是像这样并排坐着青皮火车回北京。

    他突然发现人生似乎就是这样,不断地重复着聚散离合。

    那些战友也是,总有一天他们一定会再相聚。

    想到这里,孟庭松少了几分伤感,却多了几分对未来的期待。

    不管怎么说,以后他再也不会放开这只胖乎乎的小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