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第 17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79

    由于苏秀秀提前往家里打过电话了, 所以,王哥特意开着车来火车站接他们。

    一看见孟庭松,王哥就一脸兴奋地迎了上来,用力地握住了孟庭松的手,同时也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们曾经是同一军营的战友, 只不过王哥比孟庭松早两年退伍罢了。

    后来, 还是孟庭松给他介绍了这份工作。容家人都很厚道,容五爷给的工资也高。

    这两年, 王哥一直干得不错, 对孟庭松也一直心怀感激。这才孟庭松因伤退伍, 虽然有些可惜。

    可王哥还是发自内心地说道?!盎队丶??!?br />
    孟庭松也笑着说道?!靶涣? 王哥?!?br />
    他看起来很好,这样,王哥也算是放心了。他接过行李放在车箱上,几人上了车。

    路上无话,几人很快就回了家。

    进了容家大院一看, 五爷, 五乃乃,孟洪明, 寇小白姐弟, 老马一家都在院子里等着呢。

    几乎所有亲友都过来迎接孟庭松了。

    孟庭松虽然脸色苍白,看上去却还算不错。他的脚走动的时候, 虽然还有些跛, 放慢了速度就看不出来了。

    五乃乃看到这样的孟庭松, 这才放下心来,她又对寇婉茹说道:

    “小松这脸色还是不太好,以后咱们还是多熬些补汤,给两个孩子一起补补吧?!?br />
    寇婉茹这时也明白了五乃乃的话里的涵义,五乃乃并没有嫌弃小松,也没打算让两个孩子退婚。

    寇婉茹感动得眼圈都红了,她强忍着情绪,连忙对五乃乃说道:

    “好,以后咱们老姐俩好好给孩子们补补身子,让他们都好好的?!?br />
    众人考虑到孟庭松的伤刚刚好,又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也没敢耽误太长时间,说了几句话,就连忙把孟庭松送到房间里休息。

    孟庭松之前住的房间,早就被换到了朝阳面,房子变得更加温暖。床铺被子一应用品,还是之前他用过的那些。

    只是房间已经被细细打扫过了,被褥也提前晒过了。

    苏秀秀帮着他把行李都放进了墙边的柜子里,这才转身对孟庭松说道。

    “松哥,你就先好好休息一下吧。等饭好了,我再过来叫你?!?br />
    孟庭松点了点头,又对苏秀秀说道:“这么多天,也辛苦你了。秀秀,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br />
    “好,我也回屋休息一下?!毙阈闵钌畹乜醋潘?,想到以后他们都不会分开了,她就忍不住弯起嘴角,露出一抹甜甜的笑意。

    孟庭松看着她的笑容,心里也有些美滋滋的。直到苏秀秀都出去了,孟庭松仍是忍不住透过玻璃窗,注视着那么纤细的身影。

    秀秀虽然很瘦,个头也不高,可是她那小小的身体里,似乎有着无穷的力量。

    似乎不管出了什么事,她似乎都能撑得起来,成为所有人的坚实后盾。

    孟庭松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不知不觉中,秀秀是真的长大了呢。

    他以后也要拼命努力才是。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起,他就决定一定要守护秀秀了。如果不够强大的话,可守护不了她。

    想到这些,孟庭松忍不住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另一边,苏秀秀回到自己房间里,又把行李稍微收拾了一下。她的房间肯定是五乃乃亲自收拾的,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动过,只是扫去了浮土,又晒过了被褥。

    这时,五乃乃刚好端了一碗汤进屋来,随口就问闺女,一路上累不累,有没有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

    苏秀秀接过五乃乃的汤碗,随口就把这些天在部队发生的那些事情,跟母亲都说了。就连领导想安排松哥去海关工作,松哥却选择回家这事也说了。

    五乃乃叹了口气,这才说道:“回家来也好,小松没去海关,你也别觉得可惜。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就好了?!?br />
    苏秀秀自然是点了点头。

    五乃乃又说:“你这些日子也累惨了吧?大家之后,也别东奔西跑的,学学你爸,也猫冬吧。彻底放松下来,好好休息,顺便调整一下状态,等开了学,再想其他的事情吧?!?br />
    苏秀秀也笑眯眯地应了下来。

    五乃乃也没在打扰她,就让闺女把汤了,先睡一觉在说。此时刚四点多,要吃饭起码还要等两小时呢。

    苏秀秀先把母亲端来的汤给喝了,就躺在床上小睡了一下。

    她也是真累了,一下子就睡过去了。再醒来时,已经就是两个小时以后了。大家聚在饭厅里,围着大圆桌子坐了下来。

    孟洪明,池小红,许宏伟三人各自做了几道拿手好菜,端上桌来,拼拼凑凑就是满满一大桌。

    虽然孟洪明仍要继续工作,其他亲友却开始为孟庭松接风。

    吃到一半的时候,孟洪明那边也算忙完了,连忙赶过来同他们一起吃饭。

    几个长辈都十分关心孟庭松的伤势,孟庭松却很爽朗地说道:“我很好,医生说再练一段时间,应该就能像常人那样走路了,你们也不必太过担心?!?br />
    众人看他还是老样子,爱说爱笑,对生活充满了赶紧,也就不再安慰他了。

    孟庭松特意以茶代酒,敬了在座的家人和长辈们。

    “爸,这些年,我没在您和我妈身边尽孝,实在是儿子的不对。从今以后,我就不走了,而且还要活出个样子来,绝对不给咱们老孟家的老祖宗丢脸?!?br />
    孟洪明听了这话,也露出了久违的笑脸?!拔一拐娌煌寄惴苫铺诖?,以后你踏踏实实地好好过日子就好?!?br />
    一旁的老马听了这话,忍不住对孟洪明说道?!袄厦?,看你这话说的。不管怎么说,你家小松也算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了。他是真的不错?!逼鹇胄奶秃?。

    孟洪明心里正高兴着,只是他并不习惯当着众人的面表扬儿子,就对老马说道:

    “这孩子就是不安分,他又是能老实点,我和他妈也能省不少心呢?!?br />
    这两年,靠着杂货铺闯出一片天地的老马却说道:“这是哪得话,不安分的孩子将来才有出息呢。老孟,你放心,小松将来指定错不了?!痹俨患?,秀秀也能帮着他谋划呢。

    孟洪明听了这话,只是笑笑,“也是,儿孙只有儿孙福,我也懒得再跟他较劲?!彼底?,他又跟老马碰了一下杯。

    老马休养了三年了,现在身体也算恢复得不错了,已经能喝一点酒了。

    只是惠兰看他看得很紧,就算孟庭松回来了这么大的喜事,也只许老马喝一杯。老马又是个怕老婆的,自然也不敢多喝。

    所以,两人碰杯之后,也不过喝了一口酒。

    不管怎么说,酒喝的少,情绪却带动起来了。

    亲友们团聚在一起,说着一些亲近的话,也分享了一顿丰盛而又美味的饭菜。

    这顿饭统共吃了两个多小时,老马才带着老婆孩子回了家。

    到了晚上,撤下了盆盘碗筷,其他人也各自散去了。

    孟洪明和孟庭松这对父子,才单独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孟庭松年少时,父亲总是对他格外严厉,甚至把对孟家菜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父亲总是说,厨师最讲究的就是火候,半点都马虎不得。只有火候刚刚好,才能把食物的美味发挥到极致。

    为人处世,也讲究个火候;人与人之间,也有个分寸,这些也都马虎不得。

    孟庭松微眯着眼,看向父亲。

    此时的孟大厨喝了不少酒,两颊发红,醉眼朦胧,看上去已经有三分醉了。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脸上也带着一种志得意满的深情。

    在此之前,孟庭松从来没看见过这样的父亲。在他的记忆里,父亲的脸上总是那么无奈??沼幸簧淼暮贸?,却没有发挥的舞台。

    现在,有了私家菜馆,父亲自然也就找回自信了。只是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把孟家菜强加在他的身上,非要他留在这里成为一名厨师?

    孟庭松突然想起秀秀在信里告诉他。她很喜欢跟父母聊天,心情不好时,找母亲撒撒娇,母亲哄哄她,她就好了。做买卖的时候,有了为难的事,就跟父亲聊聊,通常容五爷说她几句,给她指个方向,她也就知道该怎么解决了。

    秀秀说,一家人在一起,还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非得把什么事都放在心里,这不是有担当,这是对家人的一种伤害。这样还挺没意思的。

    孟庭松又想到,他十七岁那年私自报名参军的事。

    其实,那时候,他也有好几次机会,可以把真相说出来??傻酵防?,他还是没有说,就那样一直隐瞒着。后来,他离开了家乡,父子俩也两年都没有说话。

    现在想来,他那时候还真是幼稚又可笑。

    孟庭松给父亲倒了一杯解酒茶,还是打算把自己真实想法说出来。

    “爸,我想自己开一家饭馆,不是像私房菜馆那种高端上档次的饭馆,而是做一家平民都吃得起的饭馆?!?br />
    孟洪明听了儿子这话,当场就愣住了。

    他下意识说道:“什么?开一家平民吃得起的饭馆?就你小子的水平,可还没出师呢?就敢翘尾巴,还想单立门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