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第 180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70

    孟庭松打算另起炉灶这事, 孟洪明倒是也没发脾气。

    这两年, 经历了开私房菜馆, 结实了别的厨师, 认识到厨师传承的艰难, 孟洪明的很多想法都在不断地转变。

    他也明白祖上几代人传承下去的老手艺, 到了他的手里, 为了传承下去,就必须要做出改变, 要适应时代的发展。

    现在私房菜馆里有三位世代相传的厨师,大家都对厨师传承都有着不同的理解,更何况是他儿子呢?

    再说了,很早以前,徒弟学成出来, 也会自立门户。

    他儿子今天跟他提出自立门户这事,倒也不算出圈。

    可关键就是,他们家这臭小子平时不声不响地, 关键时刻总是给他当头一击。

    孟庭松十七八岁的时候, 就瞒着他去参军。这些年, 一直在部队, 也没干过厨师,他这样子, 根本就算不得出师?;瓜胱粤⒚呕??

    想到这里, 孟洪明沉着脸说道?!拔铱筛嫠吣? 你想自立门户也不是不行, 不过先得通过你爹我的厨艺考试才行。作为孟家人你的厨艺,你还差得远呢。贸然放你出去,咱们老孟家可丢不起这人?!?br />
    孟庭松听了父亲的话,这才放下心来,他连忙说道:“我打小跟你学手艺,做菜早就融在了我骨髓里。您放心,我没把看家本事给忘了,再练上几个月肯定能出来。到时候,您要怎么考我都可以?!?br />
    孟洪明又狠狠地瞪了他儿子一眼,这才破口骂道。

    “我听你小子瞎吹,厨师讲究下盘稳,你先想办法稳住下盘再说吧。等你伤好利落了,赶紧滚进厨房里来,我倒要看看你小子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水平了,就敢这么吹牛?!?br />
    孟庭松只得一一答应了,父亲骂他,他是不会还口的。

    即便是他现在已经二十三了,经过血与火的考验,已经成长成一个真正的爷们了。

    可是在父亲眼中,他仍是个孩子。这种感觉虽然奇怪,可孟庭松并不讨厌。

    接着,他又跟父亲谈了自己对中式快餐的一些想法。

    孟庭松先说了,他要做以炒面和其他简餐为主菜的连锁快餐店,搭配上各种小菜。

    孟洪明并没有出声,因为他也在庙会上做过炒面。

    他知道炒面虽然简单,没有太多技术含量,可真要做起来的话,生意会很火爆的。

    只是,他心里仍是不免有些失望。

    他从小培养孟庭松,把所有本事都教给他,并不是为了让他做炒面谋生的。他甚至梦想过,他这辈子或许不行,可总有一天孟庭松可以把他们孟家菜发扬光大。

    却没想到,到头来,他儿子只想做炒面。

    此时,孟庭松也看出父亲情绪不高,于是,又把自己关于配料包的想法,也跟父亲说了。

    “我打算尝试着做中式快餐,开始只能从炒面炒饭这种简单的做起,但是我们将来却可以不断地改良配料包和菜品。把那些菜简单化变成几个步骤,再配上咱们的调料包,很多厨师经过短期培训就可以做出来了?!?br />
    听到这里,孟洪明才忍不住睁大了双眼,孟庭松这个说法,实在有些惊世骇俗。

    他们十年功夫,才能培养出一个厨师来。孟庭松却想把所有步骤简化,让普通的厨师也能做他们的菜。

    这难道也是一种改良与传承么?可是真的做到这一步的话,他们这样的传统厨师,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他现在想收一个徒弟,都是千难万难,生怕把孟家菜断在自己的手里。现在他儿子想出的这种奇怪方法,却能把孟家菜流传下来???

    一时间,孟洪明被儿子吓到了,所以并没有谈出个所以然来。

    再加上他喝了酒,此时已经九十点钟了。

    孟洪明站起身说道:“你这伤还没好,该早些休息才是,至于你说的这些,容我再想两天?!?br />
    说罢,他就站起身来,几步走到门口。

    推开门一阵寒冷刺骨的小风吹进来,孟洪明刚想走出去,孟庭松就从后面给他围上了一条大围巾。

    孟洪明只觉得脸和耳朵暖呼呼的,他连忙说道:“你这是干嘛,我身体好着呢,用不着这玩意。倒是你伤还没好利索,注意保暖才是?!?br />
    孟庭松带上了毛帽子,拉起了军大衣的领子,这才说道?!拔依爰艺饷炊嗄?,一直想照顾您一次呢,您怎么也得给我个机会吧?!?br />
    孟洪明没办法,只得带着儿子这条围巾,离开了。

    只是他刚往外走了没两步,只觉得酒劲上来了,脚下有些发软。

    这时,孟庭松又几步上前,扶住了他的手臂。

    记忆中,孟庭松虽是十六七岁的样子,还是个年轻的孩子??上衷谒闯さ帽人垢?,肩膀跟他一样宽,他的脊背也变得很挺拔,就像是一棵可靠松树。他累了,难受了随时可以往后靠,儿子已经长大了,完全可以支撑住他。

    这种感觉实在很怪,孟洪明忍不住轻轻地推了儿子一下,随口骂道:“你爹没七老八十呢,哪里用得着你这么搀着我?”

    孟庭松想到了秀秀在信中提到的,她是怎么跟容五爷相处的?

    耍赖,撒娇,还有一些孩子气,秀秀总能在容五爷面前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和感受。

    可容五爷那种性格强硬的人却很疼这个小闺女。

    一时间,孟庭松也不打算再掩饰自己的情绪了,直接开口说道:“是,您好着呢。也不知道怎么了,回来之后,我特别想跟多亲近亲近您。这都好几年了,我一直很想您,还有我妈?!?br />
    孟洪明听了这话,微微愣了一下。作为一个硬汉类型的父亲,他从没想过,长大的儿子会跟他说这种温存的话语。

    孟洪明也就没推开孟庭松的手,又笑骂道:“说什么想我们,你最想的应该是你那小媳妇吧?每天都跟她写信汇报情况呢,你怎么不想着多给我和你妈写几封信?有什么事,还要秀秀帮着转达?!?br />
    孟庭松脸一红,倒却也没反驳,这些年,他和秀秀的确靠着写信来联络感情。

    反倒是孟洪明笑了几声,又说道:“你回来了也好,等过两年把秀秀娶过门,咱们家一起踏踏实实地过日子,一切就都安稳了?!?br />
    孟庭松这才点了点头。

    爷俩东拉西扯地继续聊了几句,几年来的隔阂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

    孟庭松长得像母亲,性格也很开朗,可是他骨子里的那种韧性却像极了父亲。

    从前,爷俩都不会说软话关心对方打话。很多时候,他们都习惯用行动表达自己的想法。

    可孟庭松突然改变了交流方式,那种生硬的父子关系似乎也就变了。

    此时此刻,一个搀扶,一两句言语,使得父子俩完全尽弃前嫌。

    直到孟庭松把父亲送到了门口,孟洪明还嘱咐他?!盎厝?,好好休息,你要做买卖这事,咱们慢慢再商量就是了?!?br />
    “好?!泵贤ニ傻阃反鹩α?。虽然,他现在有很多想法,却也不是很急。

    回房的路上,孟庭松忍不住想,这三年,他们虽然没有在一起,可秀秀对他的影响还真是很大。

    他会不知不觉使用秀秀的表达方式,这样一来,反而得到了不一样的效果。

    那一夜,孟庭松睡得很好,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孟洪明却辗转反侧,想着他们这些传统厨师的未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天,他们这些做菜的工艺,会不会都被简化或者取代。难道说这也是一种传承么?

    *

    第二天一早,苏秀秀注意到孟叔多了一对黑眼圈,并不太明显,可苏秀秀还是注意到了。

    只可惜,过春节之前,私房菜馆比较忙。中午还有三桌席面要做,孟叔吃了早饭就开始忙,也没时间聊天。

    苏秀秀只得把这件事暂时放下了。她准备等下午有空的时候,再跟孟叔聊聊。

    由于这些日子,一直在忙,难得休息下来,苏秀秀自然要带着松哥去看望师傅。

    瞎婆婆已经一年多没见孟庭松了,两人再次见面,瞎婆婆也没盯着他的跛脚看,反而是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

    孟庭松也知道瞎婆婆有些异于常人,她的眼神虽然很锐利,对他却没有半点恶意。索性就放开了,任由婆婆随便看。

    瞎婆婆又看了一会儿,才对苏秀秀说道: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后必然会平顺的。我看了这是个长寿有福的面相?!?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点了点头,笑了起来?!案铱吹貌畈欢??!?br />
    师徒俩又凑在一起说了最近发生的事,都是些家常理短,日常生活。

    苏秀秀问瞎婆婆,“新做的衣服,您收到了没有?”

    瞎婆婆点点头?!澳隳盖装敫鲈虑?,就让人给我送来了两套厚棉衣。不是我说你,就算是自己的买卖,也不能总是想着给我们做新衣服。我这么一个老婆子,平时也不出门,这么多新衣服也都糟蹋了?!?br />
    苏秀秀却说:“您这是哪的话?您现在帮着我爸卖龙鱼,平日里总要接待一些贵客。穿得好些,别人才能更信服您。再说了,这些衣服,我是按照规矩定下的,钱也是一分不少的给了,并没有亏待他们。衣服您就放心穿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