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第 181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81

    瞎婆婆本来对物质生活就没有太多要求, 食能饱腹, 衣能保暖也就足矣。

    可徒弟对她这么上心,她也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 秀秀又问道?!敖衲耆? 您去大院里一起过春节吧?春节的时候, 私房菜馆都关门了, 伙计们也都回家过年了, 院子里也还算清静?!?br />
    瞎婆婆看了她一眼, 又开口说道?!拔抑站渴欠酵庵? 不像你们那么看重节日?;故撬懔税?,我自己一人相处, 反倒更自在些?!?br />
    苏秀秀也知道她师傅的脾气, 便也就没再继续劝了。就想着等春节的时候,过来送饭,顺便陪陪师傅。

    师徒俩又聊了几句其他话题,苏秀秀就准备回去了。

    这时, 瞎婆婆才拿出了一个符,交给了孟庭松。

    孟庭松没想到,瞎婆婆居然会给他这东西, 顿时就愣住了。

    瞎婆婆却皱着眉说道:“还不是这丫头担心得不行, 非要我帮你画个平安符。我画好了, 她过去陪你了, 一直没时间拿, 就留在我这里。本来就是给你的东西, 你拿回去就是了?总归没用坏处?!?br />
    苏秀秀也在一旁给孟庭松使眼色,孟庭松这才接过那符。

    只是碰触到符的那一瞬间,他手指尖微微一热,却很快又恢复如常了。孟庭松也觉得那大概只是错觉。

    可是有那个重复的梦境在先,再次见面之后,孟庭松也觉得瞎婆婆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他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来。

    只是瞎婆婆和手里这符一样,让他感觉到一股善意。也知道手里这符是个好东西,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

    在此之前,孟庭松从来没有过这样感觉。一时间,不免就有些迷茫。

    这时,又听瞎婆婆开口道:“我想单独跟秀秀说两句话?!?br />
    “嗯?!泵贤ニ捎ψ?,先一步走出了客厅。

    *

    这时,苏秀秀才略带紧张地看向瞎婆婆,瞎婆婆却很平静地说道。

    “经过生死的人,或多或少都会碰触到那扇门。不过,你放心,孟庭松的情况同你不同。你那本事是天生的,骨血里带着的,几经波折才被激发出来。普通的人的话不具备这样的能耐,顶多也就是感觉灵敏些罢了?!?br />
    苏秀秀这才松了口气,又对师傅说道:“我以后还是多注意松哥些吧?!?br />
    瞎婆婆眯着眼,说道:“愿意做什么都随你。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你和孟庭松这辈子会很圆满的?!?br />
    说这句话的时候,又像是祝福,又像是言咒。

    苏秀秀略有些疑惑地看向她,瞎婆婆倒也没再说什么。

    就这样,两人谈完事情,苏秀秀也起身回家了。

    走到门外,孟庭松正在院子里等着她,苏秀秀飞快地跑上前,握住了松哥的手。

    孟庭松本来正抬着头,看向院子里的树和头顶的天空,一见到这姑娘突然抓住了他的手,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干脆牵着手,往门外走去。

    *

    由于快过春节的缘故,街上显得很清静,大街上也没有几个人,苏秀秀干脆就一直握着孟庭松的手,没有松口。

    历经两世,她终于能堂堂正正地牵着这个人的手了。

    他还活着,她也好好的,这辈子,他们再也不想分开了。

    一路上,苏秀秀走的很慢,孟庭松也配合了她的步伐,他脚也跛得不是那么明显了。

    两人就像在散步。

    走着走着,天空突然下起了雪,苏秀秀伸出手一接,手套上多了一片碎雪花。

    这时,孟庭松停下脚步,帮她把围巾围好。

    苏秀秀抬眼看着他那张清俊的脸,有点期待男朋友会给低下头给她一个亲吻。

    可实际上,是她想得太多了。

    就算他们都处于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心里也有百般情义??杀J氐哪信笥迅揪筒换嶙龀瞿侵止さ氖虑?。

    他很快帮苏秀秀带好了围巾,然后后退了一步,同时也别开眼睛,没再看她。

    之后,那段路上,连带着牵手的福利都没有了。

    他总是快她一步走在前面,脚微微有点跛,一副害羞的样子。

    苏秀秀鼓着脸,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好在松哥会等着她。

    所以说,在这个保守纯真的80年代末,甜甜蜜蜜地互动,大概只有结婚后,关了房门,上了炕头才能有吧?

    不过,苏秀秀很快就打起精神来,几步追上了松哥,又再次握住了他的手。

    她能看得见,他的耳朵红彤彤的,可他却并没有松开她。

    苏秀秀突然觉得松哥,好像被她调戏了。她低着头,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更加握紧了他的手。

    他们就这样踩着小雪,一路走回家。

    *

    回家后,苏秀秀担心孟庭松的腿刚好,受了寒就不好了。所以,就跟五乃乃拿了一些治腿的中药,熬了给松哥泡脚。

    这些年,五乃乃的腿虽然好了,可苏秀秀一直对这事很上心,隔三差五就给五乃乃泡脚。

    容五爷平日里,准备的中药也十分充足,不止给五乃乃用的,其他中药也有一些,如果感冒发烧,也可以让苏秀秀熬来喝。

    所以,先拿一些药给孟庭松也无妨,等开春再补上就是了。

    不过很快,容家大院里的人就都看见,秀秀除了帮着五乃乃泡脚,也帮着孟庭松泡上脚了。

    众人知道秀秀会一些医术,对这早已见怪不怪了。却也没人觉得这事做得不合适。

    说到底,秀秀已经十八岁了,又和孟庭松订了婚。

    或许,再过两年,秀秀一毕业,两人就要结婚了。

    寇小白站在一旁看着,虽然也没说什么,心里却十分震惊。她只觉得秀秀对表哥也太好了吧?

    平日里,苏秀秀做买卖的时候,呼风唤雨的。很多去金缕阁定制高档服装的夫人们,基本就是冲着她去的。

    杨蔓枝也喜欢带着秀秀参加一些聚会。

    家人都知道,秀秀将来搞不好真要当x城区女首付的??伤氐郊依?,却愿意放下身价,低下头,帮着孟庭松熬药泡脚。

    可见,秀秀对他表哥有多真心。

    寇小白突然觉得,表哥真是好福气,在那种时候遇见了苏秀秀。不然的话,或早或晚,两人说不定就没有这缘分了。

    寇小白感叹着他们的感情,又忍不住想着等下次见面,一定要问问权哥,愿意不愿意帮她打水泡脚?

    反正她是愿意给权哥打水泡脚的。

    *

    就这样在众人诧异的注视下,苏秀秀忙活了一早上。

    到了十一点的时候,她才空下来,给彭姐和王香香打电话。

    彭姐已经毕业了,正式成了苏秀秀的助手。彭姐很能干,有她在苏秀秀轻松了很多。

    彭姐先是简单地跟苏秀秀说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那些买卖都还算顺利。年底大家也分了不少红,这事都是容五爷做得住。

    苏秀秀自己向来是不管钱的,父亲帮她管钱,她也算比较放心。

    跟彭姐打完电话,又打电话到王香香那边,王香香也跟着彭姐一起打工来着,不过她又告诉苏秀秀一件学校里发生的事。

    原来苏秀秀在考试前请了20多天的假,也没有听到老师上课时画的考试重点。

    直到考试之前,她才匆匆忙忙赶回来,和同学们一起进入考场。

    于是,班里很多同学都在猜测,苏秀秀这次一定会被拉下第一名的宝座。

    还有人打赌,班里的另一位成绩总是排在第二位的男同学庄征,这次一定能考全班第一。

    一考完试,苏秀秀就回去照顾松哥了,自然也没闲心管这些人说什么。

    王香香听到那帮同学这么埋汰苏秀秀,心里却有些生气。于是,就决定等着帮苏秀秀看成绩。

    随着成绩一科一科放出来,苏秀秀却出人意料的,仍是像从前那样,每门考试成绩都牢牢占据第一的位置。

    那些质疑苏秀秀的同学惨遭打脸。

    有人恼羞成怒,就质向老师们,苏秀秀长期不来学校,是不是应该相应的学分?

    可老师却说,苏秀秀本来就是正式请了事假。何况就算扣掉基础分,苏秀秀仍是排在第一位。因为她每门课都将近满分。

    因为这些事,放假前一天,班里闹哄哄的。

    只可惜,那些想挑事找麻烦的人终究还是白忙一场。苏秀秀仍是他们班总分第一。

    王香香说完这事,在电话那边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可不知道咱们班那个多嘴公,脸色有多难看。之前,考试的时候,他非说你这次一定不行。没想到考试成绩一出来,他整个人都傻住了。

    你说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心理问题呀?他怎么就见不得你好呢?你又没跟他说过几句话,又没闹过什么矛盾,他干嘛总咬着你不放呢?”

    苏秀秀在这边听着,只是淡淡地说:“理那人干嘛?他实在很无聊?!?br />
    王香香却笑道:“搞不好,多嘴公是想让你记住他呢?!?br />
    苏秀秀抿着嘴说道:“那就遗憾了,我还真记不住。对了,他姓许吧?”

    王香香又笑道:“你这人可真是,人家明明姓张?!?br />
    两人也笑了一回,然后又聊了几句其他话题,最后约定春节后再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