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第 182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82

    苏秀秀又打了几个电话, 年前的事情也就差不多了。由于最近她一直不在京城, 彭姐帮她把该送的年礼也都送出去了。

    苏秀秀也没想像父亲那样,一直休息到过完正月,再重新开始工作。她只是想着一家人踏踏实实过个年。

    中午的时候,自家人又聚在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饭。

    寇姨倒是也过来了, 只是孟叔他们还要忙灶上的事情, 所以,没来得及过来一起吃饭。

    直到12点35分, 孟洪明才带着一身烟火气赶过来??芡袢愀辖舾腥巳贸龈鑫蛔?,又给他添了一副碗筷。

    孟洪明其实已经提前吃过饭了, 他过来只是想继续昨天那个话题,跟儿子继续谈谈中式快餐馆的事, 所以才特意赶过来。

    过年前,寇小白还在陪着赵权忙杂货铺的事,一边工作,一边谈恋爱。至于小孩子们,早早就吃完饭就去外面玩了。

    所以,饭桌上, 除了他们家三口,只剩下容五爷一家三口, 还在慢条斯理的吃饭。也都是自家人, 没什么可隐瞒的。

    孟洪明很信得过容五爷的眼光和判断力, 他又欣赏苏秀秀的机智, 就想让这父女俩帮着孟庭松好好参谋一下, 这中式快餐连锁到底值不值得去做?

    倘若真的像孟庭松说得那样,把做菜的工艺简化,把佐料制成佐料包。普通厨师都能做大菜,这又会给他们这些老牌传统厨师带来什么样的冲击?

    孟洪明想到这些事,干脆就先喝了一杯酒,这才对孟庭松说道:

    “小松,你当着你大爷的面,再来说说你那些想法,让你大爷帮着听听,能不能行得通?别你自己白忙活一场,到头来却是一事无成?!?br />
    孟庭松听了这话,看了苏秀秀一眼。苏秀秀正埋头吃饭,似乎并不打算帮他说什么。

    孟庭松吸了口气,这才对容五爷说道:“大爷,这些年,秀秀一直给我写信,家里发生的事情也都跟我说了。我就想着不如也开一家马叔杂货铺那样的连锁快餐饭店。店里提供炒面,炒饭之类的简单快餐,不需要客人等太久那种?!?br />
    容五爷眼皮都没抬,随口说道?!俺捶钩疵嫠渌导壹一ЩФ寄茏???墒导噬?,想要做得好并不容易。简单一份炒饭,最能考验厨师的功底。

    你要做连锁饭馆,倘若真正想做起来,就有一个前提,所有饭馆的菜品味道都要差不多才行?!?br />
    孟庭松听了这话,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容五爷这才忍不住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孟庭松又说道:“大爷,不瞒您说,你这话和之前秀秀跟我说的话几乎一模一样,语气也都差不多?!?br />
    容五爷眯着眼睛看了他闺女一眼,苏秀秀仍是捧着碗吃饭,一副老实乖巧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参与他们的谈话。

    容五爷这才问孟庭松,“那你想到解决办法没有?”

    孟庭松点头道,“倒是想了一个,我想提前做出佐料包来。然后,所有店都用佐料包做饭,在保证味道的前提下,再把做饭的步骤和工艺进行相应的简化,最好是几步就可以完成。这样一来,普通人经过短期培训就能做出来。也不止是炒饭炒面,等做起来之后,还可以加上一些其他的菜品?!?br />
    在众人的注视下,容五爷随口说道?!罢照饷此道?,如果真能一切顺利的话,这买卖倒是挺有意思的?!?br />
    孟洪明听了这话,又忍不住喝了一杯酒。

    寇婉茹担心他不吃饭,光喝酒伤胃,于是,连忙往他碗里布了一些菜。

    孟洪明却没有吃,而是又仰头灌了一杯酒。他接连喝了三杯酒,才放下酒杯。这时,其他人也看出他心情似乎不太好。

    这时,孟洪明才一脸认真地看向容五爷?!拔甯?,这买卖真能做下去么?”

    他的眼神里带着一丝茫然,容五爷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却仍是一脸慎重地点头道。

    “这买卖的确可以做。现在还没有人这么做,小松做了就等于拨了个头筹。将来指不定能做到什么程度呢?!?br />
    孟洪明却咕哝了一声?!坝辛朔闹幕?,人们就不用自己织布了;有了耕地的拖拉机,地里就不需要牛了;就连我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手艺,都被佐料包和简化工序替代。等将来都做起来了,还要我们这些厨子干嘛?

    从前,都是别人求着拜到我们祖上来学厨。现在倒好,我想收个徒弟,求着都找不到合适人选。难道这些祖上留下来的老玩意,真的要这么消失了?”

    孟洪明的话里,带着一种日落西山的苍凉感。

    作为一个传承了几代的厨师,他经历了半辈子被冷落,被嫌弃,甚至被驱逐。到了现在,总算有了这么一家私房菜馆,他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也能赚钱了。

    可是,那种忧患意识却始终印在他的骨子里。他知道慢慢消失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所以,他才迷茫,他才感到很不安。

    这时,苏秀秀忍不住放下了碗筷,看着孟叔说道:

    “孟叔,您可能对松哥说的中式快餐有些误解。并不是所有东西都能变成快餐的。有些东西已经传播开来,基本上人人都会做,只不过是做好做坏的问题。

    这些属于大众的东西,是可以吸收改进的??墒悄切┳姹裁橇粝碌淖罹畲看獾牟糠?,只有少数人耗尽心血才能够学会并掌握,这些需要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它是简化不了的。像咱们做得私家菜,又像金缕阁。

    普通的厨师和厨艺大师的区别,不只是做出的菜品美味与否?;褂心侵殖η榛?。

    咱们这家私房菜馆之所以能这么快就打出名头来,主要靠得还是历史传承和厨师情怀吧?这些东西又怎么可能被丢下呢?‘百年老店,几代传承’这才是最棒的招牌吧?”

    苏秀秀说完这番话,孟洪明低着头没再言语,这时候,他似乎已经平静下来了。

    其他人也没有开口,似乎正在回味着秀秀的话。这还是第一次听人说,他们店里靠的是历史传承和厨师情怀。

    这话听起来有些虚,可细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那些客人花那么多钱,可不就是冲着他们的这些历史传承来的么?

    然后,又被大师傅们的手艺吸引住了。所以,他们家餐馆的生意才能越来越火。

    这时,孟洪明似乎也反应过来了。

    作为一个厨师,他首要任务就是把祖上留下来的精华传下去。至于那些大众都会的,就让孟庭松去做调味包,进行进化吧。

    他又忍不住开口问道:“倘若没人愿意学呢?简化之后,短时间学习,就能找到相应的工作。谁还愿意跟我们学这些这些精华的东西呢?”

    苏秀秀却笑道:“总有人是真心喜欢这门手艺,愿意学一些高深的东西?!?br />
    孟洪明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他儿子都要去简化了,谁还愿意跟他学孟家菜呀?

    不管怎么说,苏秀秀也算是帮着孟叔解开了心结。

    至于收徒问题,还需从长计议。不管怎么说,孟庭松这个中式快餐连锁的想法,孟洪明却不再反对了。

    *

    随着春节的临近,大家对未来似乎都有了新的方向。

    孟庭松现在几乎每天都要做一些康复训练。苏秀秀也开始帮着他煲汤,熬药泡脚。

    孟庭松的腿恢复得还算不错,他干脆就帮着许姨一块儿做年夜饭。

    当然,这也是为了尽快捡起厨艺。等过春节后,要迎接他肯定会迎来父亲的严格考验。

    以他父亲的脾气,对厨艺已经到了精益求精的地步。怎么也不可能让孟庭松轻易过关。

    孟庭松要想近早开始自己的买卖,踏实下心来,先想办法提高厨艺。

    到了年三十的下午,今年只剩下最后三桌席面。孟洪明看着这些经过精心准备的食材,两眼有些发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每次进到厨房里,他都按照老辈们的一些要求做,每一道工序都不能错,光食材有些就要准备三天,一礼拜,甚至更久。

    只有下足了功夫,才能做出那些极致美味的食物。

    这样一来,做工就相当复杂繁琐。

    现在的年轻人心都比较浮躁,又急功近利,应该不会有人愿意踏实下来,跟他学这些吧?

    就在孟洪明看向窗外的白雪,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有人一路小跑过来。

    孟洪明忍不住抬眼一看,小橙气喘嘘嘘地对他说?!肮酶?,再有半年我就初中毕业了,我能跟你学做饭么?”

    “……”听了这话,孟洪明当场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