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第 18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84

    孟庭松干活的时候, 孟洪明就抱着肩膀在一旁看着,满脸都是挑剔。就好像在说,像你这样的, 可出不了师。翅膀还没长硬呢,还想出去单飞?

    孟庭松本来就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他又是个不服输的倔脾气。

    父亲越是瞧不上他, 他越是要继续做下去,而且还要做好了。

    就这样,在短时间内,孟庭松的厨艺开始突飞猛进。

    从他懂事时起,就开始学的那套看家的本领, 之前只是在身体里沉睡了。

    可孟庭松却凭着顽强的毅力,又把它唤醒了。他很快就找回了在厨房里工作的感觉。

    孟洪明始终都只是挑剔地看着他, 很多时候, 甚至什么话都没说。

    可是随着伤势的痊愈和不断地康复,孟庭松的表现也越来越好。

    四月里的某一天,孟洪明让孟庭松在众人面前, 展示了孟家特有的刀工。

    当时苏秀秀也在场,她这才第一次知道, 以精致华美大气闻名的孟家菜, 刀工并不比淮扬菜逊色。

    难怪松哥从小就跟着孟叔一起练武呢, 原来那些都是为了刀工做准备。

    只可惜, 孟家菜平时是不给外人看的, 别人自然也没见过他们的刀工。

    上辈子, 苏秀秀甚至也没有看过。

    难得这么一次机会, 孟叔特意让孟庭松切菜,给池老爷子和池家母女观看。

    池家人也算是刀工菜方面的行家,倘若池家人都觉得孟庭松的刀工足够好,孟洪明才能算他过了这关。

    所以,孟庭松一开始就拿出了自己的全部本事,一把菜刀舞得虎虎生风,各种蔬菜都如同雪片一般,随着他起舞。各种形状,各种薄厚,一切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孟庭松不像是切菜,反倒更像是舞菜刀。

    看到孟庭松的刀工,池家人也忍不住惊叹。这就是六代单传厨师世家的底蕴。

    到了现在,他们才发现孟家菜并不像他们想象中的那样,重在火工和调味,他就连刀工也丝毫不弱。

    再加上摆盘,一桌席面做出来精致美观,吃起来又美味至极。

    这也难怪,从很早以前,孟家菜就已经名镇大江南北。

    看到最后,池老爷子突然忍不住开口道。

    “他刀工非常不错,可以通过了?!?br />
    多年来,池老爷子一直坚持在治病。

    来到容家后,池小红的工资越来越高。容五爷又牵线帮着他们找了一位名医。

    随着不断地治疗,老爷子的舌头已经越来越好了,虽然没有打倒顶尖厨师那种地步,至少也能尝到一些粗浅的味道了。

    他自然也能开口说话了,只是由于声音暗哑,又不好听。老爷子平时并不愿意轻易张口。通常的情况下,他并不会开口说话。

    直到这次,他实在很欣赏孟庭松的刀工,这才开了口。

    听了老爷子的话,孟洪明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直接就算孟庭松这关过了。

    可孟家菜又不只是刀工,还有更难掌控的火工和调味。

    孟庭松在厨房的回归之旅,显然并前途未卜。

    从那天开始,孟庭松就像彻底开窍一般。再加上他不断地练习,他的厨艺几乎是日夜精进。调味和火候似乎也就没有那么难了。

    孟洪明看着他儿子穿着整洁的厨师服,忍不住在心中暗叹。

    就算他想方设法继续吹毛求疵,可按照孟庭松这种进步速度,总归这个厨房是困不住他儿子的。

    而且,不得不说的是,虽然孟庭松离家多年,甚至没再进过厨房工作。

    可这几年在外面的历练却增加了他的阅历,也增长了他的见识。

    孟庭松积累了不少知识和涵养。这也使得他更加懂得生活中的酸甜苦辣甜。

    这些都促使孟庭松不断地成长,他的厨艺也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其实,在孟洪明小的时候,他父亲也曾经带着他一路走南闯北,也是为了增长他的阅历。

    到了孟庭松小时候,由于条件所限,孟洪明没办法带着儿子走上这么一遭??擅贤ニ勺约喝窗迅米叩穆范甲咄炅?。

    想到这里,孟洪明不得不感叹,这一切大概都是命中注定的吧?

    *

    到了五六月份,孟庭松已经可以独自做一桌席面了。

    可他即使做出和孟洪明一模一样的菜,方法步骤都一样,可味道也会带着些微的差距。

    普通人吃不出来,可是像胖子那种舌头特别灵敏的,却能吃出两份菜的不同之处。

    孟洪明决定把这个裁决交给胖子这个老饕。所以,他就趁胖子订餐的时候,特意让他们帮忙品尝了两盘完全一样的菜品,盘子底下贴着他们的名字。

    胖子虽然能尝出两盘菜的不同,可却分辨不出好坏来。

    两盘菜就那点些微的差距,却也各有所长。

    孟洪明做的菜就如同他本人那样,经过几十年的沉淀,酝酿成一种独特而又极致的美味。

    孟庭松做的菜却就仿佛更加精彩纷呈。就像他的人生,充满了各种挑战和各种可能性,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变得更加美味。

    所以,胖子也品不出这两种不同风格的菜到底孰优孰劣?

    这要是两年前,胖子暗恋苏秀秀的时候,说不定还会昧着良心指出孟师傅做的那盘菜更好吃。

    可是两年后的现在,胖子是带着他未婚妻来品尝美食的。他未婚妻也和他一样喜欢吃,也会吃。

    胖子自然不敢当着她的面,胡乱作出评价。

    胖子反复斟酌之后,还是开口对孟师傅说道:

    “孟师傅,这两份菜在伯仲之间,都很好吃,却分不出好坏来?!?br />
    孟洪明这才点头道:“麻烦你了,等会我再给你加两个新菜,让孟庭松给你做?!?br />
    胖子听了这话,自然也很高兴,连忙说道:“那感情好,小孟师傅这菜做得也很美味?!?br />
    孟洪明冲着他点了点头,转身就离开了。

    就这样,经过胖子的评定,孟洪明回去就宣布孟庭松可以正式出师了。

    话虽这样说,可孟庭松也不可能马上就离开。

    这段时间里,他正在研究炒面和炒饭的调味包。

    苏秀秀又建议他多备下一些下饭小菜。到时候客人的选择也可以多一些,餐厅的菜谱也能丰盛些。

    孟庭松觉得这话有理,所以他在空闲时间,他开始不断完善餐厅的菜谱。

    等这些都做好了,也到了苏秀秀大三的暑假了。

    由于彭姐实在太能干了,秀秀的暑假并不像去年那么忙碌。

    因此她也能抽出手来,帮松哥参谋一下餐馆的事。实际上,也用不着她帮忙其他,也就是饭馆资金的事情。

    原本年初的时候,苏秀秀回到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找容五爷问今年分红。

    实际上,苏秀秀有好几个买卖,今年做得都不错,也算赚了不少钱。也包括星光百货,虽说股份少,钱却不少。

    只可惜那些大钱,容五爷根本就不在手里放着。

    一到手里,马上就投资其他买卖了。

    这样一来,苏秀秀也算晚了一步,容五爷都把钱投出去了。

    最后,苏秀秀只剩下她卖龙鱼的提成和孟庭松的一部分工资和补助。

    这些钱加在一起,看着还挺多??墒导噬?,要想把买卖做大却是远远不够的。

    没办法,过完春节,苏秀秀就开始央求容五爷,帮着他们卖一部分古董。

    可容五爷觉得,这时候买古董太亏了。这几年,他帮着苏秀秀投资,自然也看出了古董买卖的潜力。

    容五爷想了想,就决定以低于市价的价格,把苏秀秀手里的古董买走了好几件。

    钱是凑得差不多了,苏秀秀却被她爸爸的行径,气得嗷嗷叫。她知道真相后,就一口咬定,爸爸就是故意坑她。

    容五爷喜欢这小闺女,就故意逗她。

    “肯定坑你呀,谁家做买卖不坑人呀?平白给你投资是不可能的。不如这样吧,以后等你们的买卖赚钱了,再以一倍的价格把这几个古董赎回去?!?br />
    到最后,苏秀秀也没办法,只得答应了下来。

    *

    这样一来,孟庭松也觉得这钱来之不易,需要小心花才是。

    想要开店,就需要有个合适的店面。

    孟庭松想要一个新的开始,所以每一步都是他亲自来完成。

    可在外面租店面的时候,他还闹出了一个不小的笑话。

    孟庭松最看好的那个店面,位置很好,交通方便,人口流量也不错??芍挥幸坏?,那个空下来的店面房有个很难缠的房产经纪。

    每次谈租店面,孟庭松还要跟他扯皮。

    孟庭松性子本来就有些耿直,遇见这种长期混迹街头,习惯与各种人打交道的老油条,难免有些应付不来。

    可孟庭松头脑清楚,懂得人情世故。

    无论那个房屋经济再怎么花言巧语,孟庭松始终也没有轻易松口。

    这样一来,两人几次沟通,也算旗鼓相当。

    折腾了半个月,最后那位房产经纪好像顶不住了。就告诉孟庭松,他已经跟房东说好了。

    这铺子的租金只能便宜一成,就不能再便宜了。孟庭松要是同意的话,就赶紧过来签协议;不同意的话这房子,马上就要租给别人了。

    最近,刚好有个南方来的大老板,打算在京城里开一家粤菜餐馆,正在到处看铺面呢。

    刚好那位大老板对他手里这套铺面房,也挺感兴趣的。孟庭松不租的话,就给他一个准话,他立马转头跟南方大老板去谈了。

    孟庭松听了这话,顿时哭笑不得,在部队里培养出来的经验,直觉告诉他这个房屋经济又是在撒谎。

    真正的大老板过来开粤菜馆的话,肯定开粤菜酒楼,怎么可能会选80平米左右的单层小铺面房呢?

    这位油嘴滑舌的房屋经济,可真能胡说八道。

    不过,孟庭松也已经打听了周围的铺面价格,房屋经济现在给他的价格,已经算是比较不错的房租了。

    而且,他开这家餐馆跟私房菜馆还不一样呢。

    不能找胡同里,必须找客流量大的地方。所以,房租就比较贵。

    租房之后,他们还要进行全面装修。房屋经济说,房东答应了,这就是一个很不错的条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