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第 189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89

    当日里, 基本上所有亲友都来了,大家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饭, 顺便庆祝苏秀秀考学成功了。

    转过天来,苏秀秀又回到公司里继续上班了。在九月份去本院报到前, 她还能休息几个月。

    苏秀秀也不是一直呆在公司里,偶尔也会出去办一些其他的事情。

    刚好那时候有位外商要投资新光百货商场。

    杨曼枝对这个项目相当重视, 就找苏秀秀过去帮忙。

    苏秀秀本来就是股东,自然责无旁贷。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 就带着公司里那些人, 一直在忙这个大项目。

    一旦星光百货融资成功,变成外资合营商场。

    那么不管是商场规?;故巧? 都将会进一步扩大。

    说不定,到时候能一举成为京城名列前茅的大商场。

    这件事本来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外商那边也算比较重视, 那位会说中文的美籍华人邝总亲自带对过来参观考察。

    原本, 苏秀秀到场也只是作为接待队伍里的陪衬, 很低调的站在一旁, 礼貌地保持微笑就足够了。

    可没想到, 偶然间抬眼一看那位邝总的长相,苏秀秀心中就是一惊。

    那位邝总虽然看上去穿着得体,颇有一番上位者的气度。

    只是此人额头低窄前凸,这种面相的人通常野心大, 防备心也比较强。

    他的腮骨过分横张, 俗称耳后见腮。这类人通常无情无义, 背叛性强,心胸狭窄,品性J猾,做起事情来心狠手辣。

    他还长着鹰钩鼻,鼻上少R,这种鼻相的人多内心Y暗,性格刻薄,又攻于心计。为了自身利益,很容易伤人。

    从面相上看,这可不像是什么正经八百的买卖人。

    再加上印堂呈赤黑色,预示着这人正处在一个大麻烦之中,而且还破了大财。这种状态可不像是要做大投资的。

    苏秀秀正想着,杨蔓枝已经把邝总带进会议室了。

    苏秀秀只得面无表情地跟在队伍的后面,一时间也别无他法。只得先看看情况等待时机,再想下策。

    她要是突然拉住杨曼枝的手,直接说,她怀疑这位邝总有问题。

    杨蔓枝就算跟她关系再好,也会当场翻脸的。

    *

    一行人进了会议室,苏秀秀坐在角落里,静静地旁听。

    这种大项目根本就不可能一次就谈妥。

    何况邝总那边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作为投资商,开出的条件十分苛刻,恨不得直接就把星光商场的管理权抢过来。

    这些年,杨蔓枝为星光百货付出了不少的心血。她想要星光百货进一步扩大发展,并不代表着她要把星光直接卖给别人。

    一时间,杨蔓枝也是一肚子气??伤粗荒苣拖滦宰?,跟邝总继续磨下去。

    很快,谈判就陷入了焦灼状态,杨蔓枝不得不暂时中断了这次谈判,又安排人带着邝总这个团队去参观星光商场。

    等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杨蔓枝又单独把苏秀秀留了下来。

    两人一起来到顶层办公室,杨蔓枝这才揉着太阳X,说道:

    “这邝总未免吃相也太难看了,双方都还没亮出底牌,居然就敢打管理权的主意。他以为他是谁呀?”

    杨蔓枝也就敢在苏秀秀这个干妹妹面前,发发牢S。

    原本她跟苏秀秀的感情就非常好。她也是通过跟苏秀秀的谈心,才能和陆红兵重归于好的。

    他们的孩子小睿睿现在也知道爸爸是解放军,不能经?;丶???深nH春馨职?。

    再加上,前两年孟庭松为了救陆红兵,差点连命都丢了。

    杨蔓枝就更感激苏秀秀和孟庭松这小两口了。

    孟庭松因伤退伍之后,开的快餐店离星光百货不远。

    所以,星光百货干脆就跟兵哥快餐店签订了合同,他们的员工可以在兵哥快餐店订午餐,但并不是强制的。兵哥快餐店把负责送餐上门。

    孟庭松也知道杨蔓枝这是看在两家的情分上,才肯把这个订单交给他做。

    刚好那时候,他正打算大展拳脚,人手也足够充足。

    光做炒饭炒面当员工午餐肯定不行,这些东西虽然好吃,可吃多了也就该腻了。

    孟庭松思来想去,干脆就精心设计了盖饭食谱。

    这样一来基本上配菜就是两荤一素,每天都有新花样,菜的味道也很好吃,价格也不贵。

    一开始,星光百货只有很少的人尝试着订午餐??墒?,其他人看见同事们的饭盒之后,也开始想订餐尝一尝。

    就这样,很快星光商场大部分员工,都会定兵哥快餐店的午饭。

    这样一来,双方也算互利互惠。

    杨蔓枝跟苏秀秀的感情也更进一步了。她甚至把苏秀秀带回家,正式认下了这个干妹妹。

    上次容五爷摆酒,杨蔓枝去外地出差没能赶回来。那她也特意让秘书准备了礼物。

    *

    此时,苏秀秀一看杨蔓枝因为邝总的事十分心烦,干脆就倒了一杯茶给她喝。

    杨蔓枝喝了茶,心情稍有缓和。

    苏秀秀这才开口说道:“杨姐,我看邝总的情况有点不对劲?!?br />
    杨蔓枝一脸严肃地问:“怎么不对劲了,你说给我听听?!?br />
    跟苏秀秀接触久了,杨蔓枝自然也知道苏秀秀拜了瞎婆婆为师,学会了一些非常之法。

    苏秀秀也不打算隐瞒她,想了想,就开口说道:“我看邝总的面相似乎并不太好,他印堂赤黑,最近财运不佳?!?br />
    杨蔓枝这人其实并不相信那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只是她却十分信任苏秀秀。

    她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又开口问道:“这么说来,你觉得咱们这个项目要失败了?”

    苏秀秀看着她,眼神很明亮。

    “这话我倒不敢说,我只是觉看得出邝总现在正处在麻烦之中,可能破了一笔大财。投资这事咱们最好先别急于跟他签合同,稳着点,拖上一拖。若是能请人帮着咱们打听一下邝总在米国的情况,就再好不过了?!?br />
    苏秀秀说完这话,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瘦小的身影。

    陶二国今年也已经二十岁了,他出国已经六年了。

    近两年,每年中秋节,二国都会往家里打个电话。

    每次都说他在国外混得挺好,生长素也起了作用,他现在长高了很多,还参加了校际足球队。

    二国早几年,就考上了一所知名大学。

    他叫家里人放心。等他闯出了一番事业,就回家去。

    去年中秋节的时候,二国还嘱咐苏秀秀好好照顾家里。

    据他说,他已经开始跟同学合作做买卖了。现在正处于创业阶段。

    苏秀秀就想着,她有二国的电话号码,不然就想办法给二国打个电话过去,看看他能不能帮忙查查邝总的资料。

    只是这事还没来得及说出来,杨蔓枝就敲了一下桌子,说道:“行,这事交给我吧。刚好,我认识米国大使馆的人,请他们帮咱们好好查查邝总吧?!?br />
    听了这话,苏秀秀忍不住暗笑,像杨姐这样的人,人脉指定比她强太多了。这事倒也不用她C心。

    苏秀秀又想着,再跟二国打电话,估计又要等中秋节了吧?

    *

    两人商量好了之后,就按照计划,尽量拖着邝总。

    开始的时候,邝总那边也没发现什么异样。

    两家公司做买卖总要互相磨合,互相让步。何况邝总他们的姿态很高,好像星光百货就应该捧着他们似的。

    偏偏,在八零年代,正好引发了一场出国潮。很多国人都以为外国的月亮比较圆。

    甚至就连星光商场里,也有一部分人太把邝总当一回事了。

    杨蔓枝显然对这种事情很不满,只是她还是暂时按兵不动,并没有说什么。

    就这样,拖了大约一周之久,杨蔓枝就从她那位朋友那里得到了邝总的消息。

    原来邝总的s公司,早在两年前就宣布破产了。他根本就拿不出资金投资星光百货。

    杨蔓枝挂了电话,冷笑着对苏秀秀说:“看来这人不止吃相难看,这是打算狂手套白狼呀?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过,什么叫偷J蚀把米?”

    之后的日子里,在杨蔓枝的授意下,他们这个项目开始放慢了进度,而且越来越慢。

    星光百货这边的人态度也慢慢冷淡下来,大多都在虚掩应付邝总他们。

    后来,邝总那边也知道了。

    邝总的那位混血秘书彼得,还特意找到星光商场抗议。

    “如果这边再不端正态度,他们就要放弃星光百货,选择跟红松百货商场合作了?!?br />
    与此同时,杨蔓枝这边的布局也差不多了,直接就让秘书转达彼得。

    他们这边经过进一步考察,觉得双方合作的条件并不充足。如果邝总对红松感兴趣,那请自便。

    彼得听了这话,特别生气?;狗呕?,他们会让星光商场付出代价的。

    另一边,苏秀秀听了红松商场这个名字,只觉得很耳熟。

    红松是近两年刚刚起来的商场新贵,它的势头非常强劲。甚至把一些老牌百货商场都给赶超过去了。

    红松商场最鲜明的特色,就是喜欢跟风星光百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