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第 192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92

    “咱们结婚吧?”

    “嗯?”孟庭松听了这句话, 只觉得耳边一阵轰鸣, 他的脸上不由自主地发起了烧,想止都止不住。

    想跟秀秀结婚么?

    他自然是很想的, 做梦都会想到他们结婚时的样子。

    只是早在两年前, 两人就已经达成了共识, 趁着年轻,先忙事业。结婚的事情可以暂时往后放一放。

    现在, 秀秀如愿以偿地考上研究生,却突然提出要跟他结婚?这到底算是什么情况?

    有那么一瞬间, 孟庭松下意识地想要答应下来。

    可是很快,他的理智就战胜了冲动。

    孟庭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情绪往下压了压, 又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苏秀秀那头柔软的头发,过了一会儿, 才开口说道:

    “怎么突然就想起要结婚了。过两个月, 你不是就要去念研究生了?”

    苏秀秀紧紧地搂住他的腰,闷声说道?!熬退慵绦涎У幕?,也不用耽误结婚吧。研究生是可以申请结婚的。

    我从十五岁就开始想嫁给你,好不容易到了法定年龄。继续耽误下去的话, 总觉得有点不甘心。想要把你尽快地变成我的男人?!?br />
    她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 偏偏孟庭松的耳力很好。秀秀的每个字都飞进了他的耳朵里,戳进了他的心窝里。

    孟庭松耳朵又开始发热。

    他也不知道, 别的姑娘是不是也是这样, 在恋人面前耿直得厉害, 动不动说一些甜言蜜语,总能弄得他脸红心跳,局促不安。想要抱抱她,甚至亲亲她。

    孟庭松再也忍不住,干脆坐到了苏秀秀的身边。

    苏秀秀略微吃了一惊,很快就调整姿势,靠着孟庭松坐着,垂着头。

    孟庭松的那双结实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指尖的热度透过单薄的衣裳,一直传到她的脊背上。

    苏秀秀红着脸又问道?!澳阃饨峄榱嗣??”

    孟庭松却笑道:“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吧?”

    “???”苏秀秀又愣住了。只觉得那个男人突然靠近了许多,他的热气都能呼在她的耳朵上。

    这时,孟庭松才说道?!澳隳奶煊惺奔涿??咱们去领证吧?就像彭小茹他们那样,先把结婚证领了。等什么时候方便了,再办酒席就是了?!?br />
    “嗯?!彼招阈愫熳帕车懔说阃?,仍是没好意思抬头看他。

    这时,孟庭松伸手摸索了一下口袋,拿出了一个东西来,又来拉苏秀秀的手。

    苏秀秀也没多想,很自然地把手伸过去,跟他五指相握。

    过了一会儿,苏秀秀只觉得自己手指微微动了一下,似乎被套上了一个环状的东西。

    她下意识地抬眼一看,居然是一枚金灿灿的戒指。

    这戒指跟别处做得不一样,做得很细致,上面的花样也很新鲜,倒像是孟庭松自己花的那些。

    苏秀秀一脸欣喜地问道:“你怎么会有戒指?”

    孟庭松故作轻松地说道:“从快餐店赚钱以后,我就想送给你一个礼物。后来又想起订婚的时候,我也没能送你一个首饰。

    刚好马班长认识一个金匠,我就找他定做了这枚戒指。前两天,刚送过来,我想着找个好日子再送给你,就一直放在身上。这不是今天赶巧了么?”

    苏秀秀爱惜地抚摸着那枚戒指,嘴里说道:“那这样算是谁求婚呀?每到关键时刻,你总能给我带来惊喜?!?br />
    孟庭松笑道:“至于谁求婚都无所谓吧?你愿意嫁我随时愿意娶?!?br />
    苏秀秀又问:“那领证的事,还跟爸妈说么?还是咱们俩偷偷去领了?”

    孟庭松却说道:“还是说了吧,不然爸妈要是知道了,该生气了?!?br />
    苏秀秀点了点头。

    两人坐在树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苏秀秀靠在孟庭松身上,闻着他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突然多了几分憧憬。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说道:“这该不会是一场梦吧?”

    一边说着一边想用力地掐自己一下。

    孟庭松拉住她的手说道?!罢庋就?,怎么可能是梦呢?我不是一直在你身边么?”

    苏秀秀反握着他的手,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这才多了几分真实感,然后笑着说道:

    “真像是一场美梦。幸福的我都不愿意醒过来。但愿我们能一直走下去?!?br />
    “我今生陪你到老!”他在她耳边许下了诺言。

    “你爱我么?好像你从来都没说过?!彼招阈阌炙?。

    “爱,我爱你!”

    “我也是!”

    *

    原本孟庭松会工作到七点才下班,可今天却是个例外。

    他四点多就回到店里了,然后收拾了一下东西,对店长说:“我有点事情,先回去了?!?br />
    店长自然没有什么不同意的。他只是觉得今天的孟庭松,好像跟平时有些不一样了。他的心情似乎有些亢奋。

    就在店长准备说几句打趣的话的时候,却看见孟庭松已经拉着苏秀秀走了。

    店长站在窗口一看,那对小情侣在人群中,悄悄地牵起了手,缓缓地向前方走去。

    “难道这是要去约会?也是该抽出时间约会,培养一下感情了?!彼杂锏?。

    旁边站的马班长却说?!八橇┎皇敲刻於荚谠蓟崦??”

    “有么?”店长忍不住问。

    “每天一起上下班,一起吃中午饭,偶尔下午一起去散步,这些不算是约会么?我还看见过,小老板娘给老板写信呢,折成很可爱的形状。就没见过这么会过日子的小情侣,想想就觉得有意思?!?br />
    马班长一说,店长这才恍然大悟。

    虽然平时看起来不显,这对小情侣的确一直都甜甜蜜蜜的,感情很好的样子。他们一起工作,一起学习,一起吃饭,一起散步。

    这样其实也挺不错的。

    *

    等苏秀秀他们回到家里,刚好容五爷也在。

    孟庭松很慎重地跟容五爷说了,他打算和秀秀领证结婚的事。

    两孩子处对象都这么长时间了,年龄也到了。而且,他们就算结了婚也会住在这里。所以,容五爷也没有什么不同意的。

    只是,依照孟庭松的意思,摆酒那事最好往后拖拖。最好是等秀秀研究生毕业,再摆酒,正式大办婚礼。

    容五爷对此却不以为然,他反而觉得就近挑个好日子。邀请亲朋好友们过来吃顿饭,顺便先宣布了两人结婚的事情。

    至于孟庭松想等秀秀毕业后,再大办一场,容五爷倒是也不反对。

    他只觉得既然两人要结婚,自然要让亲友们都知道这事。

    孟庭松也觉得是这么个理。

    于是,到了吃完晚饭之后,两家人又坐在一起,开始谈论孟庭松和苏秀秀要结婚这事。

    寇婉茹听说两孩子要结婚,自然是高兴得不得了。两孩子说什么她都没意见。

    孟洪明那边就是跟着容五爷走,容五爷说的他也觉得挺在理。也觉得必须得在亲友们面前先公布了这桩婚事。

    只有五乃乃心里有点不大乐意,她恨不得按照古礼,让孟庭松把她闺女八抬大轿娶过门才好。

    可她也知道时代不一样了,不讲究古礼了??伤故呛芟M?,女儿的婚礼能大办一场。

    她也不想扫了大家的兴,只是心里却觉得很伤感。

    容五爷看出来了,就握住了她的手说道。

    “放心,两孩子这事肯定所有亲友都通知到了。让他们都知道,秀秀嫁人了?!?br />
    五乃乃咬了咬唇,仍是没说话。

    苏秀秀见母亲不高兴,赶忙说道:“这只是权宜之计,等我研究生毕业,到时候咱们再大办一场。我也穿上凤冠霞帔,坐八抬大轿,让松哥骑马去接我,你看如何?”

    五乃乃都被她逗乐了,就骂道:“从旁边那门到这边,哪里还用得着八抬大轿?你竟哄我了?!?br />
    苏秀秀却说:“我可以从大碗胡同那边出嫁呀?你看怎么样?”

    五乃乃有些哭笑不得,最后还是被她闺女混过去了。

    *

    那天晚上,长辈们商量好了摆酒的事情,人名单还要慢慢拟定。然后,就各自散了,回房休息了。

    孟庭松和苏秀秀却仍是坐在院子里,孟庭松扇着蒲扇帮苏秀秀赶着飞虫。

    苏秀秀靠在他身边,感叹道:

    “真没想到,结婚居然是一件这么不容易的事,就连领证都很麻烦?!?br />
    孟庭松却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可我却觉得很开心。秀秀,我们终于能结婚了?!?br />
    苏秀秀被他逗得,一时间脸也涨得红彤彤的。

    是呀,他们终于能结婚了。在父母和亲友的见证之下。

    这件事,上辈子的苏秀秀连想都不敢想。这辈子,她马上就要嫁给心爱的男人了。

    苏秀秀用了两辈子的时间,才能走到他身边来。

    在未来的日子里,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跟他一起好好生活。

    *

    他们在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领了结婚证。

    孟庭松也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热的,他穿得衬衫都湿透了,手心也都汗湿了。

    好不容易,拿到了结婚证,他下意识地抱住了秀秀,喊了一声。

    “媳妇?!?br />
    “哎?!彼招阈阒坏糜α?。

    周围的人看着他们,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