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第 195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结婚后的那点事

    苏秀秀和孟庭松领证之后, 两人都改了口,从此之后又多了一对父母。

    看着那本大红的结婚证,寇婉茹笑得春风得意。毕竟她盼了许多年,总算如了愿。从今以后,秀秀就是她们家的儿媳妇了。

    五乃乃心中却多了几分伤感,好不容易养得如花似玉的小闺女,往后好像就是别人家的了。

    虽说,女儿并没有离开家,五乃乃的心里却仍是觉得空落落的。

    苏秀秀自然也看出来五乃乃不高兴了。她体恤母亲, 就跟父亲打了个招呼,要跟母亲在一起睡一晚。母女俩也好说几句体己话。

    女儿都嫁人了,这个请求容五爷自然也没法拒绝。

    当天晚上, 他就抱着被子, 去客房睡了。无奈换了房间,离开了老婆,容五爷怎么也睡不着。心里还有些埋怨,这么大的姑娘了, 又不是搬走, 还有什么可说的。

    另一边, 苏秀秀和五乃乃娘俩正说着贴心话呢。

    自从来到容家,苏秀秀承蒙父母的照顾, 待她如亲生的一般。苏秀秀的日子过得很顺心, 她跟父母的感情也都很好。

    领证之前, 她只顾着高兴了。

    到了此时, 夜深人静,躺在五乃乃的身边,苏秀秀这才觉得有些伤感。

    这些年,多亏有容五爷和五乃乃在她身边,一直支持着她。就算有时候,她任性了,父母也会帮她收拾残局。

    上辈子,她连想都不敢想的情缘,这辈子竟然结得这么深。

    只可惜面对父母的时候,苏秀秀没办法轻易说出感激的话语,就好像说出谢谢两个人,他们的感情就会变得生分。

    可在这天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苏秀秀无论如何也想向母亲道谢。

    她看着母亲的眼睛,红着眼圈说道?!奥?,感谢您这些年一直教导我,照顾我。如果没有您和我爸,我实在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br />
    五乃乃听了这话,眼圈都红了?!罢夂⒆佣冀峄榱?,还说这些话干嘛?没有你的话,我和你爸的日子也不会这么好过了?!?br />
    母女俩难免又感伤了一回??墒腔毓酥暗淖茏?,却是幸福喜悦的事情居多,悲伤难过的事情几乎都没有。

    虽然只有短短六年,可他们一家人过得实在很好。

    想到女儿嫁人了,五乃乃又开始小声地告诉苏秀秀,结婚后,要怎么当人家的妻子,怎么当人家的儿媳妇。

    “虽说也没离开家,大家都住在一起??梢院竽愣阅闫牌乓膊荒鼙榷晕也?。给我的东西,必须得有你婆婆一份。她那一份一定要比我多一成。你放心,妈是不会计较这些的?!彼底盼迥四司兔嗣耐贩?。她是生怕一点没提到,秀秀会想不开,再吃了苦头。

    可苏秀秀却闷声说道:“这可不行,顶多给我婆婆的跟你一样多,不能厚此薄彼?!?br />
    “这丫头就是死心眼?!蔽迥四艘材盟话旆?,最后只得捏了捏她的脸。

    怎么跟婆婆相处的事情,五乃乃跟秀秀说完了。接着,又教她跟如何心疼自己的男人。

    苏秀秀红着脸,点头答应了下来。

    眼看着生活上的事都说完了,五乃乃心疼地摸了摸小闺女,叹了口气,才伏在苏秀秀耳边低声说道。

    “结婚后,你和小松自然要睡到一起的,你到时候也别害怕,闭上眼睛交给他就是了?!?br />
    苏秀秀也没想到母亲会说这个话题,顿时脸就涨得红了。

    可这种事情五乃乃不教,估计也没人教了。这年月也找不到春宫图。

    五乃乃想到这里,干脆咬了咬牙,又趴在秀秀耳边跟她详细地说了几句。

    苏秀秀害羞的身体都紧绷起来了,耳朵也一直在发烧。

    五乃乃终于说完了,这才开口问她。

    “你可都听清楚了?!?br />
    苏秀秀只得闷哼了一声,算是应了。很快就用被子盖住了头。

    五乃乃又叹了口气,劝道:“男女之事,是人伦大道,最是自然不过了。到时候,你就明白了,也不用太紧张,或者太害羞?!?br />
    “嗯?!?br />
    就这样,虽然略有些尴尬,母女俩终于上完了一堂完整的婚前教育课。

    苏秀秀由于太害羞,干脆就蒙着头睡了。

    五乃乃看了看闺女,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又等了一会儿,见苏秀秀没那么大反应了,才把她头上的薄被子给掀下来。不然怕她再闷着了。

    苏秀秀虽然醒着,却由于尴尬,只得继续装睡。

    五乃乃摸了摸她的脊背,就像是无声的安慰。

    再后来,苏秀秀闻着母亲身上的香味,身体慢慢放松下来,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

    那母女俩倒是睡得很安慰,住在客房的容五爷却熬了大半夜都没能睡着,以至于第二天他都没什么精神。只是这老爷子一向爱绷着脸,别人也看不出什么来。

    容五爷干脆就找人来把西边的厢房给收拾出来了。

    虽然没有明说,可大家却都知道,那是给孟庭松苏秀秀小两口当新房用的。

    又过几天,到了瞎婆婆帮忙算出来的好日子,亲朋好友过来喝了喜酒。

    苏秀秀和孟庭松小两口也就算正式结婚了。

    五乃乃和寇婉茹把他们的东西早早就收拾好了,放在了西厢房里。

    当天晚上,客人散去,就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苏秀秀穿着喜庆的大红唐装,一个人坐在床上,等着孟庭松的到来。

    没吃过猪R也见过猪跑,苏秀秀并不觉得太紧张,只是忍不住有些兴奋。

    再加上刚刚喝的酒,她的脑子有些迷迷瞪瞪昏昏沉沉的。

    前后两辈子加起来,她对男女之事,十分好奇。

    又过了一会儿,孟庭松也进来了。他看向苏秀秀,两人四目相对,心瞬间就失去了秩序。

    孟庭松随手就把灯关了,向着苏秀秀走来。

    黑暗似乎使得两人不那么紧张了,苏秀秀只觉得她心爱的人紧紧地抱住了她,他们分享了皮肤的温度,两人的气息也纠缠在了一起。

    可后来由于苏秀秀C作生疏,技术水平差,她男人的经验似乎也只存在于幻想里。

    一时间,尴尬多余惊喜。

    后来,还是苏秀秀硬着头皮,忍着害羞主动亲过去,两人才缓缓渐入佳境,得了几分趣味。

    *

    第二天早上,苏秀秀难得起的很晚,父母们也没人来叫他们。

    直到日上三杆,孟庭松才打水过来,让她梳洗一番。

    苏秀秀草草地收拾一下,换了一身新衣服,就去见双方父母。

    老人们见到苏秀秀都是一脸喜气,特别是婆婆又拿出礼物给她,苏秀秀也没客气,又收了。

    “以后,小松就交给你了。他要是欺负你,你就跟我说,妈会帮你做主的?!笨芡袢阏嫘某弦獾厮档?。

    苏秀秀笑眯眯地说道:“松哥他是不会欺负我的?!?br />
    听了这话,寇婉茹和五乃乃都笑了。大家坐在一起,又热热闹闹地说笑了一番。

    婆婆又嘱咐苏秀秀,这几天好好休息。

    然后,苏秀秀就被她男人带回房里去了。

    两人也没顾忌其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闲话。过了一会儿,苏秀秀突然就没了精神,迷迷糊糊地睡了。

    在睡梦中,她似乎来到了三十年以后。

    那时候,老人们仍然健在,只是已经满头华发。

    他们仍是住在同一家大宅子里。

    苏秀秀在梦中,走过古香古色的大宅院,看着老人们悠闲地走过,其中还穿C着几个年轻人。

    其中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人,眉眼长得像孟庭松,口鼻长得却像他。

    白发苍苍的容五爷,在地上戳着拐杖,质问他:“好好的商学院,你怎么就不愿意读,非要当厨师是吧?”

    年轻人心虚地说道:“姥爷,这不是还有我哥么?等他回来,您教他做买卖吧,我哥比较精明,最适合继承家业了?!?br />
    容五爷气得破口骂道:“还提你哥呢,大学没毕业就当兵去了。唉,你们这两兄弟真够可以的,怎么就没有一个像你们母亲的?”

    苏秀秀听着这一老一少的对话,忍不住笑了起来。

    原来将来她和松哥会有两个儿子。等儿子长大了,他们也会有很多烦恼呢。

    那个梦很美好,苏秀秀忍不住想看得再久一些。

    可是,不知不觉中,她就醒了。

    睡醒之后,就见孟庭松正在用湿毛巾给她擦汗呢。见她醒了,就忍不住问道:“你梦见什么了,笑得这么开心?”

    苏秀秀就说:“我梦见将来咱们会有两个儿子?!?br />
    “两个儿子呀?”孟庭松觉得有些遗憾?!靶∽犹云?,不如闺女好,贴心小棉袄?!?br />
    苏秀秀却抱着他的腰说道:“只要是你的孩子,我都喜欢,我会好好把儿子们带大的?!?br />
    孟庭松也笑道:“那行吧,将来我好好管管两个小子?!?br />
    苏秀秀一拉,孟庭松干脆也倒在她身边了,两人继续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聊的都是对未来的畅想。

    *

    结婚之后,开始的时候,苏秀秀只觉得男女之间的事情也就那么一回事吧?并不如她想像中那般美妙。

    倒是孟庭松这个身体健康的年轻汉子,有些食骨知味。

    在后来的日子里,他经常拉着苏秀秀反复演练。

    新婚期间,两人刻意休息了一段时间,技术水平也因此得到了飞跃式的提高。

    苏秀秀慢慢地也体会到了其中的意趣。

    关起门来,小两口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另一方面,打开门之后,两人还有新的工作和生活需要面对。

    *

    到了九月份,苏秀秀就正式开学了。

    新学校就跟之前的成考大学完全不一样了,好在苏秀秀底子打得比较牢固,所以到了新学校也算游刃有余。

    她仍是对图书馆情有独钟,还是会借大量书籍回家看。

    只是苏秀秀忙归忙,一到了家里,也以丈夫为先。

    偶尔还会亲自下厨给丈夫做一顿饭,或者熬上一锅汤。

    另一边,孟庭松早已习惯了苏秀秀的生活节奏,苏秀秀不再的时候,他经?;崛ス究纯?。再加上,彭小茹生完孩子,也开始上班了。

    就算苏秀秀一周只去半天,公司也运营得挺好。

    就这样,两人互相扶持着开始了新生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