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1997(番外)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这辈子,苏秀秀不想当神G, 只想跟那个男人白首偕老~  到了第二天, 孟庭松果然告别了战友, 带着苏秀秀一起进了北京城。

    一路上, 他们换了几趟公共汽车。

    苏秀秀心中积怨已消, 再加上她这时候也适应了。所以, 精神还算不错。

    孟庭松原本还担心她吃不消, 一看她这样,倒也放心了许多。

    到地以后, 早已过了饭点。

    孟庭松心疼苏秀秀,也怕她饿害了,就带着她就近找了家国营饭店吃午饭。

    这时候,饭菜也便宜, 带R的大菜也才卖块八毛的, 却要用粮票。好在, 孟庭松早有准备。

    他们点了两荤两素,都是有油水的菜。

    苏秀秀本来也不重口食之欲??勺源蛑厣乩?,正赶上遭罪。在人贩子手里, 她没少挨饿受冻。再加上,她底子本来也不好。又这么折腾了一遭,整个人都虚了。

    一看见排骨端上来,闻着那股诱人的R香味, 苏秀秀嘴里不由自主地就开始分泌口水。

    孟庭松也看出她馋了, 就笑着招呼道:“放开着吃, 不够的话,哥再去给你买去?!?br />
    他一边说着,一边夹了大块的R排骨放在苏秀秀的饭碗里。

    “唉?!彼招阈闼婵谟ψ?,也不跟他客气,拿起筷子就开动。

    前后两辈子,她在孟庭松面前总是很放得开,并不会继续维持那副大师的做派。

    只是,很多事情她早就养成了习惯。吃起饭来仍是秀秀气气的,还带着几分斯文气。

    孟庭松生怕她面皮薄,不好意思吃,就一直往她碗里夹菜。

    苏秀秀吃得又慢。不一会儿功夫,她碗里的菜就堆成了小山。

    苏秀秀忍不住抬眼看向孟庭松,他却笑道:“你倒是多吃些呀,不然个头该长不高了?!?br />
    这明明就是一句玩笑话,可苏秀秀看着他那张俊脸,一时间脸有些发热,鬼使神差般的说了一句。

    “孟大哥,我想吃你做的饭?!?br />
    孟庭松听了她这话,嘴角上的弧度反而更大了。

    “好呀,有机会,哥给你好好露一手。倒不是我吹牛,这店里的师傅还真没我做的菜好吃呢?!?br />
    “嗯?!彼招阈愕阃酚ψ?,随即又捧起了饭碗,不再看他。

    算起来,她也是四五十岁的人了,上辈子始终都心如止水。

    也不知道是重生的缘故,还是因为她对他了企图。

    一看见二十出头的孟庭松冲她咧嘴一笑,苏秀秀就忍不住有些脸红心跳的。

    她实在怕自己出丑,于是也不再多话,只埋头吃东西。

    孟庭松也愿意她多吃,就继续帮着她布菜。

    好不容易一碗饭下肚,苏秀秀就觉得她的小肚子都鼓起来了。

    孟庭松那边却还嫌她吃得少,嘴里说道:“这就不吃了?你这食量可太小了些?!?br />
    “……”苏秀秀一时无语。

    二十岁的孟庭松,并不像三十年后那样沉默寡言。他有时候也会像老婆婆一样唠叨。

    可偏偏她就爱听他说话,他说什么她都喜欢。好像只要在他身边呆着,她就发自心底地开心。

    *

    吃完饭后,孟庭松轻车熟路地,找了一家招待所。

    登好记后,他们各自进了各自的房间。

    稍作收拾,孟庭松就又过来找苏秀秀,对她说:“我下午还有一些要紧事需要出去一趟,你一个人先在招待所里待着行么?”

    苏秀秀自然是没问题。

    孟庭松想了想,又说道:“不然,你要是觉得烦了,在附近转转玩玩也是可以的。只是别走远了,也别往犄角旮旯的地方走。到了晚上吃饭的点,我也就能回来了,到时候我来准备饭?!?br />
    苏秀秀又点头答应下来。

    都交代好了,她就把孟庭松送到门外。

    回来的时候,苏秀秀刚好遇见了一位负责打扫卫生的阿姨。那人笑嘻嘻的,看上去很随和,嘴唇却薄,嘴也很大。一看就是个消息灵通,又喜欢跟人搭话的面相。

    苏秀秀干脆就上前跟她聊了几句,很快就打听出附近有一条街,专门是摆地摊做小买卖的。也不用票,直接给钱就卖,都是家里用得上的东西,又比商场卖得便宜。

    苏秀秀干脆就转身回房收拾好东西,拿上零钱,就离开了招待所。

    到了那条街上一看,果然热闹非凡。

    随便一个摊位前面,就围着不少人买东西。

    吃的、穿的、用的,在这里果然都能找到?;褂心切┢恋男∩唇?,以及看上去挺时髦的衣服。

    苏秀秀从街头一路走到街尾,只觉得这条街上跟别处都不太一样,显得格外的有生气。

    这里的人虽然也都带着这个时代特有的气息,可每个人身上却又充满了不一样的活力。

    重生回来后,苏秀秀虽然已经接受了现实,却直到这一刻,才彻底的融入了这个时代里。

    既然有幸得到了重新来过的机会,这一次,她自然也要让自己活得更加精彩。

    苏秀秀在心底盘算了一番,她未必会在这条街上摆摊子。到时候,随便找个人流量比较多的地方就行。

    一开始,她也不用倒腾什么大件的东西。这大冬天里,就卖手套棉袜子就足以。

    苏秀秀还留意了一下,整条街上还真没有卖手套的。

    她打算等安顿下来,再想办法去附近的“商业街”好好转悠转悠,找到货源再说。

    又溜达了一会儿,苏秀秀找到了一个挺鼻梁,鼻头有R的大妈,经过讨价还价,最后买下了一深一浅两块布料和一包针线。这才转身回了招待所。

    虽然,很多年没有亲手做过衣服,可那是她打小学得谋生手艺,到底也没有彻底放下。

    苏秀秀想着过年之前,给自己弄套新衣服穿穿。至于颜色深的那块布料,可以给孟庭松做件穿在里面的衣服。

    等回到房间里,苏秀秀又觉得有些疲惫,干脆就先爬上床,睡了个午觉。

    到了傍晚的时候,孟庭松带着晚饭回来,就看见苏秀秀睡眼朦胧的,额前还有一小撮头发微微翘起。

    他不禁笑道:“你这是又睡了一大觉?”

    “唔,你走的时候,我去附近的街上买了两块布料来。到时候,也想给你做件衣裳?!彼招阈阕炖锖厮底?,还打了个秀气的哈气。

    孟庭松倒也没拒绝,只是笑着说道:“我在部队有衣服穿,你先紧着自己的衣服做吧。平时也注意多休息,别累着自己?!?br />
    说着,他就在桌前打开了油纸包,里面是热腾腾的大饼和酱牛R。

    苏秀秀也知道,孟庭松大概是看她又瘦又小的,总想给她补补,恨不得一天三顿都给她喂R吃呢。

    这时,就听孟庭松又说道:“对了,我帮你打听过了,刚好有个工作很适合你?!?br />
    苏秀秀这才知道,孟庭松下午出去,是帮她打听工作的事去了。

    虽然她心里另有打算,并不看重这份工作??墒?,看在孟庭松这么费心的份上,她嘴上仍是殷切地说道:

    “什么工作?人家不嫌我岁数小么?”

    孟庭松又笑着说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么,我有个大爷就住在京城里。我那大妈腿脚不好,特别是到了冬天,天冷下来了,她下不了床,也出不了门。

    我大爷还要出门挣钱,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就想找个保姆去照看她。

    之前也试着找了两个,都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

    下午的时候,我过去找我大爷,就想让他帮你留下一下工作的事。赶巧了遇见这么一个机会,我就帮你跟他说了,让你过去试试?!?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半响无语。

    之前,她倒是随口说过几次,要进城来当小保姆??赡侵皇撬党龌袄炊卤鹑俗斓?。哪里想到还真被孟庭松当真了?

    看来以后,她还是少说话为妙,不然一语成咒就不好了。

    到了这时,拒绝的话实在没法说出口。最后,苏秀秀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我这身单力薄的,恐怕搬不动病人。到时候,伺候不好你大妈,连你都要落埋怨呢?!?br />
    孟庭松却摇头道:“本来就不用你搬病人,就是端个茶递个水的活,平日里在家陪着我大妈聊聊天说说话。到点了,给她做顿饭就行。

    平常的洗漱之类的活,我大爷都亲自动手,用不得别人。刚刚说起的时候,他一听你年纪这样小,本来也不太愿意用。是我求了半天,他才肯让你过去试试的?!?br />
    得,这当小保姆的活还是孟庭松搭上人情,苦求来的。

    到这份上了,苏秀秀也只得勉强应下了。

    “那好吧,我跟你过去试试。你大爷要是答应了再说,如果不同意的话,我再找别的工作就是。孟大哥,你可千万别勉强?!?br />
    孟庭松听了这话,又笑道:“并不勉强,你这丫头也别想太多。我大爷大妈都是很好的人,你去了自然也亏待不了你。行了,也别说这个了,咱们先好好吃饭吧?!?br />
    “唉?!?br />
    说完,两人就凑在一起,吃大饼卷牛R。

    孟庭松买的卤牛R,在三十年后,也算是个京城老字号。

    上辈子,苏秀秀还特意打发人排长队去买过。

    当时,她只觉得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好吃。略微尝尝,就觉得老大的没意思,放在一边索性不吃了。

    此时,接过孟庭松递来的大饼卷R,苏秀秀也学着他的样子,咬上一口,却发现这牛R的味道好像变了,吃起来竟是如此美味。

    她又下意识地咬了一口,只觉得筋软R嫩有嚼劲,而且越嚼越香。

    孟庭松见她喜欢,连忙又劝道:“秀秀呀,你慢点吃,咱们这有的是R。你要喜欢的话,明天哥在给你买去?!?br />
    “……”怎么说得她跟个吃货似的?

    一时间,苏大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脸都红了。

    说起来,上辈子,她性子寡淡,还真不重这口食之欲。

    013

    当天下午,苏秀秀就拿着行李,正式住进了容家。

    容家的宅子虽然占地不大,却是独门独院。

    小院子里收拾得干净又利落。院里有树,有葡萄架子,还有个小巧的花坛。

    可以想见,容五爷和五乃乃这老两口子,也是很讲究生活情趣的。

    苏秀秀被安排在东边靠院墙的小房间里。原来的保姆也曾经住过,倒也还算干净,屋里有个烧蜂窝煤炉子,烟囱接到窗户外面。

    当天下午,孟庭松就帮着苏秀秀,把房子里里外外都又打扫了一遍。那个炉子也细细地检查了一番。

    苏秀秀把床上的被子和褥子,也拿到院子里晒了。

    五乃乃隔着窗子看见她在院子里忙活,转头就对容五爷说,“小姑娘都爱干净,不好用别人用过的,你拿上柜子里的新床单新被罩给她送过去吧?!?br />
    “哪里有那么多讲究的?她是当保姆的,又不是过来当小姐的。这才刚到咱们家,总能先看看人品再说。你可别又上赶着对人家好,万一又碰见一个小白眼狼。到时候,有你哭的?!比菸逡滩蛔∪八?。

    五乃乃虽然有些心虚,却仍是说道:“这小姑娘跟之前那些人可不一样,她那双眼睛干净着呢。一看心就不坏。就算之前她遭了罪,防心重,可是咱们待她的好,她自然会明白。再说了,你拿回那些东西都是鲜亮的颜色,小姑娘用着才合适呢。不给她用,放在柜子里长毛呀?”

    容五爷怕她生气,也没继续跟她掰扯。到底依了她的话,翻出了新床单新被罩,给苏秀秀送了过去。

    到了东屋,他也只说反正放着也没用,五乃乃说让给苏秀秀拿来的。

    孟庭松立马就让苏秀秀收了下来。容五爷很快就转身出去。

    孟庭松这才又嘱咐了苏秀秀一回。

    “平日里,五爷虽然严厉了些,说话也不中听,心却是很好的,为人也大方。以后,你只要踏踏实实地干活。他自然也会好好待你?!?br />
    “嗯?!彼招阈闼婵谟α?。

    孟庭松想了想,又开口说道:“如果实在不行,你又受了他的气,就去找五乃乃。

    五乃乃最是心软了,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受委屈。她要是开口说两句,五爷自然也就气不起来了?!?br />
    “我知道的,你就放心吧,孟大哥?!?br />
    其实,这些都不用孟庭松说,苏秀秀一早就看出来了。

    容五爷虽然看起来凶,实际上却是个正派人。虽然防心重,也并没有什么害人之心。而且,他又是个怕老婆的。苏秀秀自然有法子应付他。

    只是,孟挺松这么为她谋划,苏秀秀打心底感到高兴。

    就这样,他们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才把屋子倒腾利落了。

    傍晚的时候,孟庭松特意带着苏秀秀去了附近的市场。一边买菜,一边还跟她说了五爷五乃乃的生活习惯以及饮食禁忌。

    容五爷早年也算是大家出身,他年轻时候什么山珍海味都吃过,嘴也刁;只是后来,时运不济,他落难了。能吃饱肚子就算不错了,他那嘴刁的毛病也就给扳过来了。

    所以,容五爷在吃上并没有忌口。只是倘若饭菜做得合他心意,他也会悄悄地多吃一点。

    至于五乃乃,对菜品到没什么讲究。只是她喜欢吃素的,她总说R上带着血腥气呢。

    五爷平日里总担心她吃得少吃得又素,身体上跟不上。家里经常就备着奶粉麦R精,给她冲着喝。

    听到这里,苏秀秀说道:“那我以后多买些J蛋和豆腐做着吃。这些东西吃着对身体有好。孟大哥你放心,平常的家常菜倒也难不住我。我到时先紧着五乃乃做饭就是了?!?br />
    孟庭松满意地点了点头,又开口道:“五爷和五乃乃也都是挺好的人,只是过得太委屈了。秀秀,你平时对他们多花点心思吧。将来有机会我再好好谢你?!?br />
    苏秀秀连忙说道:“孟大哥,你这是哪来的话?你好不容易帮我张罗了一个工作,我自然会尽心尽力?!?br />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拿着菜往家里走去。他们到家的时候,容五爷正在屋里陪着他老婆看电视呢。

    他其实不爱看电视剧,之前播了一部《四世同堂》,讲得就是解放前那些事。容五爷看了两眼,心里觉得老大的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