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第 197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这辈子, 苏秀秀不想当神棍, 只想跟那个男人白首偕老~  苏秀秀听了他这话有些诧异。这时孟庭松却已经转过身, 开始整理那些肉了。

    苏秀秀只得听他的安排,把那些菜都细细地择了, 又分批送到孟庭松身边去。

    孟庭松干活倒也利落,几下子就洗出来了,顺带手的也把肉也给处理了。

    孟庭松一进厨房整个人的气场就变了, 他做起事来有条不紊。

    特别是拿起菜刀的那一刻, 孟庭松变得非常有气势,他下刀快,手也稳。几乎都是一气呵成, 就把食材切成了均匀的细丝、薄片、小丁。

    苏秀秀在一旁看着,整个人都变得恍恍惚惚的。她只觉得这男人挥舞着菜刀时, 竟是说不出的帅气。

    等孟庭松切完菜回头一看,只见苏秀秀这丫头看他切菜都看得两眼发直。脸上带着些许的惊讶, 些许的崇拜。他就忍不住笑道:

    “这都是红案厨师的功夫活, 你平日里做饭用不着切成这样。只要你做得饭足够干净, 味道差不多就可以了?!?br />
    “嗯?!彼招阈阆乱馐兜氐懔说阃? 仍是有些魂不守舍地看着他。

    孟庭松却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只得回身走到灶台前干活。

    一时间, 苏秀秀只觉得时光流转,二十岁的孟庭松和五十多岁的孟庭松不断地在她脑海中交替重合。

    上辈子, 孟庭松也总是给她做饭吃。

    只是那时候, 他站在厨房里灶台前忙活, 她就坐在客厅里饭桌前等着。

    她是早已声名在外的玄学大师,他是刚刚声名鹊起的京城名厨。

    常年累月当神棍,总是在外人面前摆个世外高人的款,慢慢地,她也就越发清心寡欲起来。

    虽然说有钱有地位,可她的日子却过得越来越无趣。特别是在吃东西上面,别人口中的美味佳肴,她却偏偏食之无味。平日里,只吃清粥小菜。

    别人送的昂贵而稀有的礼物,她甚至懒得抬眼皮看上一眼。

    偏偏她越是这样,别人越是觉得她是世外高人,也就越发信奉她,追捧她。有很多人千方百计想跟她见上一面,求她指点迷津。

    可他们哪里知道,她是真的厌世,觉得腻烦。

    直到她遇见了落难的孟庭松。

    那时候,苏秀秀只是为了报恩还债。她捧孟庭松,不过是举手之劳。

    可孟庭松这人却是真心实意待她好,不为了她的大师身份,只是把她当成少年时的朋友看待。

    他知道她胃口不佳,就想尽办法弄出一些新鲜菜品做给她吃。

    一开始,苏秀秀也没少冷待他??擅贤ニ扇创用环牌?。

    人生在世,总要有那么几个人,可以拿真心换真心。

    她虽然真心少得可怜,却还是被孟庭松的执着打动。

    后来,她真的就喜欢上了他做的饭,也开始拿他当亲人好友看待了。

    只是,偶尔午夜梦回时,她也曾想起过,倘若早些遇见孟庭松就好了。倘若她没有当神棍就好了。那么她定会千方百计嫁给他为妻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时的怨念太重,才得了这么一个重生回来的机会。

    这一世,不早也不晚,他们遇见的刚刚好。她也可以跟他一起,站在厨房里做饭了。哪怕只是最简单的打个下手,哪怕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她心中就生出了无限喜欢。

    孟庭松一边处理着菜,还随口教了苏秀秀一些不常用的厨房小窍门。

    苏秀秀在一旁听着,连连点头。

    孟庭松偶尔问了一句,“我说这个你明白了么?”

    “嗯,明白了?!彼允遣欢嗨祷?。

    孟庭松忍不住看过去,只见她的那张小脸都涨红了,还时不时地拿眼睛偷看他。

    偶然间,两人目光相遇,孟庭松的心突然漏跳了半拍。

    他心话说,只是小露了一手厨艺而已,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这么崇拜他?

    看来以后有机会,还要再多教她几手吧?

    就这样,在厨房里一阵忙和,连教带学的。孟庭松很快就炒出了几道家常菜,其中有宫保鸡丁,木须肉,清炒土豆丝,白菜炖豆腐,鸡蛋和胡萝卜做得干杂素丸子。

    他做得菜果然还是以五奶奶的口味为主,又加了两个下饭的肉菜。

    就这样简简单单五道家常菜,刀工好,火候也恰如其分,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摆盘也清雅漂亮。

    一端上桌子,就显得这顿晚饭格外丰盛。甚至比前一天,他们在国营饭店吃的菜还要好些。

    这时,容五爷也把五奶奶扶到床边了,四人围着一张圆桌坐了下来。

    容五爷又拿出了一瓶珍藏的好酒,给孟庭松倒了一盅,又给自己也满上了,这才问五奶奶:“你今天要不要喝一点酒?!?br />
    五奶奶却摇头拒绝了。

    几人各自坐好,这才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席间,苏秀秀仍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捧着饭碗,秀秀气气地吃着饭。

    容五爷看了她两眼,只觉得这姑娘家教还算不错。倒也没多说什么,就开始照顾他老婆吃饭了。

    其实,也用不着容五爷帮忙。上菜的时候,他们特意把素菜都靠五奶奶这边放了。五奶奶夹起菜来也不算麻烦。

    可容五爷仍是会抢在她动筷子之前,把她喜欢的菜帮她夹过来,生怕她累着似的。

    五奶奶看了他一眼,倒也没说话。

    就这样,容五爷也吃了孟庭松炒的菜,都还算满意,就跟他聊起了家常。

    看得出来,这两人关心很亲近,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容五爷却把孟庭松当亲侄子看。

    两人吃着菜,甚至还干了一杯白酒,容五爷这才开口道:

    “前些天,你爸又进城来了?;垢颐橇娇谧铀土艘恍┤?。他又提起了想让我们两口子去乡下住些日子。我没答应他。我这还不到六十呢,身子骨也硬朗,日子过得也挺好的?;拐婷坏揭诵莸氖焙??!?br />
    孟庭松却说:“我们老家那边也好着呢,您和我大妈要是哪天高兴了,去乡下小住一段时日,玩玩歇歇,换换心情了,也挺不错的。对了,那两个最近还过来么?”

    容五爷摇头道:“不来了。我之前找人吓唬他们两回,那两王八蛋就不敢再装疯卖傻的瞎胡闹了。

    去年,你战友退伍回来,在我这边当片警。他还特意逮了那畜生一回。后来,他们又消停了不少。

    中秋节的时候,又带着小崽子跑过来装孙子,想跟我要钱,被我给骂走了。这起子白眼狼,就当白养他们一场?!?br />
    他一提起那些人,就忍不住破口大骂。最后,还是五奶奶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开口劝道:“咱们这不是吃饭呢,你又说那么多干嘛?这不是给两孩子添堵么?”

    容五爷冷哼了一声,又说道:“我哪里是想提他们,我是借着这事说小松呢?!?br />
    说着又砖头对孟庭松说道:“明儿个,你赶紧回家去看看你爹妈吧。这父子间哪有隔夜的仇,你爸当初不愿意,现在早就想通了。你这小子倒是狠心,你一走就是两年多,也不回去看看过他。这是找我骂你呢!”

    孟庭松连忙说道:“大爷,您放心,我这不是明天就打算回去了么?到时,我爸要骂要打都好,我也得他好好聊聊了。再让我在外面闯荡几年,过几年我肯定会回家的,到时候,也一定会继承了我们老孟家的手艺,让它发扬光大?!?br />
    容五爷的脸色这才变好些?!罢饪墒悄阈∽忧卓谒档?。别到时候,心一横,留在部队里不回来了。你从小到大,你爹没少为你操心,手把手的教你手艺??刹皇俏巳媚阋恢痹谕饷嫒鲆暗??!?br />
    孟庭松只得笑道:“这我自然知道。大爷,您放心,我总要回去的!”

    这一老一小很快就把话题圆过去了,孟庭松又问容五爷最近怎么样?是不是还在倒腾瓷瓶瓦罐?

    容五爷不以为意地说:“我这人没什么长性,什么赚钱就倒腾什么。反正不能让你大妈跟我受委屈?!?br />
    他又问起孟庭松在部队怎么样,孟庭松捡些能说的都跟他说了。

    容五爷暗自吃惊的同时,心上又多了几分不自在。

    再一看,苏秀秀虽然年龄不大,干起活来却实在利落。她做的粥、蛋饼、小菜,虽然清淡了些,却正好合了五奶奶的胃口。又为了照顾容五爷和孟庭松,特意做了一个口重的小菜来。

    这才来一天,苏秀秀似乎就把他们老两口的习惯都摸透了。

    容五爷这才知道,他小看这丫头了。

    吃早饭时,孟庭松和五奶奶都夸赞苏秀秀做的饭好吃。

    那小丫头不经夸,小脸都红了,似乎还有些害羞。其他时候,她几乎没说话,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容五爷实在有些摸不透她,就抬眼看了过去。苏秀秀很快就发现,却并不闪躲,就那样坦坦荡荡地迎上了他的视线。最后,反倒是容五爷先别开了眼。

    他心中暗道,这苏秀秀还真是个古怪的孩子,居然一点也不怕他?

    他倒摸不准,以后该怎么同她相处了。

    *

    吃早饭的时间并不长,孟庭松很快就吃完了,他跟容五爷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去赶公共汽车了。

    倒是容五爷拿出了早前备下的瓜果点心,让他带回去,给他爸妈吃。

    孟庭松随手接了过来,又跟容五爷聊了几句,就准备走了。

    苏秀秀跟容五爷打了个招呼,打算去送送他。

    路上,孟庭松开口说道:“本来,我该再看你几天才是??杉倨谟侄?,我又还有一些事。不过你放心,我大爷大妈定然不会苛待你。你踏实下心来留在这里好好干活,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我过几天,还会再回来看你!”

    苏秀秀点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孟大哥,你放心,我能好好照顾自己?!?br />
    孟庭松看着她这副乖巧懂事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发软。想要抬手摸摸她的头,却又觉得不合时宜,只得作罢。

    不管怎么说,他只希望苏秀秀以后每一天都能够顺顺当当的,别再受什么委屈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公共汽车就进站了,孟庭松只得提着行李上了车。

    他走到车窗前望下去,只见那小丫头正挺直着腰板站在站台里,眼巴巴地望着他,充满了不舍。

    一时间,他心里也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只可惜车子很快就发动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很快就看不见彼此了。

    苏秀秀只得垂着头往回走。她心里明白,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要独自面对一切。

    就算她再怎么想跟孟庭松在一起,也仍需要忍耐几年的两地分离。

    苏秀秀心里带着些许的不安,同时又多了几分不明所以的期待。反正这辈子,她总会让自己好好的。

    *

    到家以后,容五爷那边已经收拾妥当了。

    一见她回来,就详细地交代苏秀秀该如何照看五奶奶。

    中午该做什么饭,多长时间喝一次水,就连什么时候递痰盂,都跟苏秀秀说得一清二楚。苏秀秀也都点头应下了。他这才急匆匆地离开了家。

    容五爷走后,五奶奶又招手让苏秀秀过去。然后,才轻声对她说道:

    “那老头子的话,你不必太往心里去,咱们娘俩在家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你也不必那么拘束。就是想出去溜达一圈,看看玩玩也是可以的?!?br />
    苏秀秀听着她的话,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里,娘俩就一边看电视剧,一边绕着浅蓝色的毛线。

    等把毛线绕成了球,五奶奶才开口道:“这还是那老头去年弄回来的毛线。放在家用一直没用。刚巧你来了,我就想着不如拿这毛线给你织件毛衣穿穿?!?br />
    “这……不用了吧?”

    上辈子,苏秀秀孤寡清高,从不轻易接受别人恩惠。一时间,她的性子也改不过来,就低着头不去看五奶奶,只是她那双手却下意识地攥了攥身上带着补丁的旧棉袄。

    五奶奶只当她小姑娘不好意思了,就连忙笑道:“这工厂里不都讲究发福利么?在咱们家干活,也得给你发的福利呀。再说了,你看这毛线的颜色实在太鲜亮了些,根本就不适合我们这年龄。留着也没用,还不如织成毛衣,给你这种漂亮的小姑娘穿在身上,我看着心里也痛快。好了,快过来,我给你量一下尺寸?!?br />
    苏秀秀脸蛋一红,仍是没有动。上辈子,母亲去世后,就没人给她张罗过新衣服了。

    五奶奶也有耐心,又温声催她:“快点,别让我抬手等着你?!?br />
    苏秀秀这才乖乖地坐到五奶奶面前,五奶奶就拿起布尺量了她上身的尺寸,一边量一边还说着:“你这也太瘦了些,不过我像你这么大年纪的时候也是瘦巴巴的。以后多吃点好东西,自然也就长好了。只是,你平日里可要多仔细些,大冬天里千万别偷懒,一定先把水烧热了再用,万万不能亏待了自己。不然着了寒气,等你年岁大了,想补都补不上了?!?br />
    苏秀秀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话语,只觉得有股温暖的风吹进了她的耳朵里,竟是说不出的舒服自在。

    她并没怎么说话,只是在五奶奶问起的时候,才小声作答。

    很快尺寸就量好了,五奶奶把数字记在纸上,就拿起了棒针开始起头。

    这时,苏秀秀反倒没事做了,干脆就把她买的布和针线包也拿了出来,跟五奶奶一起干活。

    五奶奶一见布的颜色,稍微迟疑了一下,又开口问道:“你这是有做衣服穿呀?这个颜色不太适合你。咱们家里布也还有些,倒不如,等晚上让五爷找些给你?”

    苏秀秀连忙说道:“这不是给我自己做的。我落难的时候,孟大哥帮了我不少忙,还给我找了好几套衣服。我没什么可报答的,就抽空买了块布,打算做件衣服给他。我自己做衣服的布料也买了,只是想着先给他做出来?!?br />
    五奶奶又开口问:“那你会用缝纫机吧?”

    “会呀,我干活那作坊里就有缝纫机,师傅教我怎么用了?!彼招阈闼?。

    “既然这样,你也用不着自己缝了,咱们家里也有台缝纫机。只是我这边不方便,五爷就把缝纫机放在西屋里了。等他回来,我让他搬出来给你使就是了。这样你做衣服就快多了?!蔽迥棠逃炙档?。

    苏秀秀连忙道谢,又说道:“那等孟大哥回来的时候,我就可以做好衣服送给他了?!?br />
    “嗯?!?br />
    两人说完,又各自开始干活。

    五奶奶偷眼看着苏秀秀,只觉得这小丫头的确会做衣服。只可惜她学的都是些粗浅的手艺,也只会做最简单的款式。

    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是苏秀秀的一番心意。五奶奶觉得这丫头知道感恩。

    另一边,苏秀秀虽然忙着手里的活计,却也没把五奶奶干晾在一边,反而时时关注着她的动向。

    五奶奶渴了,她就递水。五奶奶烦了,她就陪她聊天说话。

    在五奶奶看来,苏秀秀并不像其他年轻孩子那么活泼??赡苁鞘芰颂辔脑倒?。

    她话少,那张小脸也总是绷着。只是当她开口时,也是很会说话的。

    五奶奶听她说话,觉得特别有意思。两人性格虽然不同,相处起来却格外融洽。

    五奶奶虽然有心亲近苏秀秀,可一些不便的地方,她实在不好跟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开口,只得悄悄强忍着。

    不想苏秀秀心细,一下就看穿了,到底把痰盂递给了她。

    知道五奶奶自己能用,她才转身避出去了。

    五奶奶这才叹了口气。

    完事以后,五奶奶面上不好意思,苏秀秀却仍是同刚才那般,一边跟她说话,一边做活,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五奶奶这才没那么尴尬了。她心里又觉得这小姑娘实在太贴心太善解人意了。

    11

    当天夜里,因为不是单独住一个房间,苏秀秀也就没急着打开祖母的匣子。

    就想着等安顿下来,有空了再慢慢细看。

    到了第二天,孟庭松果然告别了战友,带着苏秀秀一起进了北京城。

    一路上,他们换了几趟公共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