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第 198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这辈子, 苏秀秀不想当神棍, 只想跟那个男人白首偕老~

    五奶奶本来食量就小, 又因为腿坏了,一直郁结于心,经常食不下咽。为这事, 容五爷没少想办法, 新鲜食材也没少往家弄??上? 五奶奶这两年却越发显瘦了。

    为这事, 容五爷费了不少心力,可惜都没用。

    有了苏秀秀在一旁, 五奶奶也不好使小性子了。而且, 苏秀秀会主动帮着她夹菜, 五奶奶也不好意思推,便统统都吃掉了。

    小半碗饭很快就吃完了, 苏秀秀那边自然而然地又给五奶奶添了一碗饭。

    五奶奶想起这孩子在大伯家,连口白米饭都不给她吃, 又怎么会在她面前浪费粮食。于是, 又低头开始吃那小半碗饭。

    看到此种情景, 窗外的容五爷眼睛都瞪圆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意识到, 把苏秀秀留在家里还真不是件坏事。

    不说苏秀秀以后会不会给他侄子当老婆, 单单是这丫头不言不语的,就能让他老婆吃下饭, 这就是一大好事。

    一时间, 容五爷心里多了一种似乎捡到宝的感觉。

    只是, 他还没感叹完呢,五奶奶眼尖就看见他了,嘴里骂了一句?!罢饫贤纷?,你既然回来了,还在外面瞎瞅什么呢,还不赶紧进来吃饭?!?br />
    “唉,我这就进来了?!比菸逡涣妹帕本徒萘?。

    苏秀秀这时想到,她在干小保姆呢,好像不应该跟主人家同一桌吃饭,就想站起来,可却被五奶奶一把拉住了。

    她还没开口说话,容五爷反而先说了:“你就坐那吃吧,咱们家没有那么多规矩,以后有什么好吃的,你一起吃就是了?!?br />
    五奶奶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想着前面两个保姆,五爷始终没让她们上过桌。这人不止脾气大,身上还带着许多旧时的毛病,在吃穿住行方面也是极其讲究的。

    可这才一天的功夫,五爷好像就已经开始接受这孩子了。

    想到这里,她也说道:“是呀,秀秀,我就喜欢跟你一起吃饭?!?br />
    苏秀秀这才安心继续做在桌前,她本想替容五爷添饭,却被拒绝了。

    只听容五爷说道,“在家里,旁的事你都不用管,我能自己来。只要你照顾好五奶奶就行了?!?br />
    苏秀秀自然是点头应下了。

    *

    到了晚上,老两口躺在床上,容五爷才开口问他老婆:

    “你怎么就那么喜欢那个小丫头,她才刚来咱家,可你脸上的笑就没停下来过?!?br />
    五奶奶这才叹道:“说起来五爷你或许不信,我觉得我跟那丫头就是有缘分。一听她说话,一看她做事情,我心里就觉得喜欢。只觉得那丫头什么都好,干什么都合我心意。我也说不清这到底算是怎么回事?”

    容五爷想了想,又说道:“如今,我倒也不求别的,只要她能让你开心就足够了。以后,就让她留在咱们家里了,等下个月,我就给她长到15块钱;再下个月,表现得更好,我一个月给她20块钱?!?br />
    五奶奶听了这话,忍不住推了他一把,嘴里埋怨道:“人家小姑娘又不是为了你给的这点钱。她心眼好,待人本来就体贴,才愿意陪着我的。我看你这买卖做得多了,人也越发势利了?!?br />
    容五爷知道他老婆,还存着几分孩子气的天真,也不好反驳什么,也就默默忍下了。

    又过了一会儿,他嘴里才胡乱说道:“那丫头身上难不成还有迷魂药?看看你和小松,都是刚一认识她,就巴不得要凑上去照顾她呢。反正,我就是个铁石心肠坏老头,偏偏就不愿意吃她这一套。这些日子,我倒要好好看看那丫头是个什么人品?”

    听了这话,五奶奶忍不住上手要打他?!澳阏馊诵亩纪崃?,真真变成铁石心肠了。听听你说那是什么话,一个不大点的小姑娘,能是什么坏人?要我说,你就是想太多了?!?br />
    容五爷却冷笑道:“你也不想想,当初我们养在身边的那两狼崽子,不也是打小抱来养的。那些年,我们老两口子从来不曾亏待他们半点。

    这两个畜生可倒好,不说感恩报答,却这样害咱们。要是单单只害了我,我人品差也就认了??墒?,你这两条腿要不是因为那两个畜生,至于闹成这样么?你躺在床上起不来,连个端茶倒水的都没有??髂愣运悄茄?,他们却反而到处说你的不是?!?br />
    说到这里,容五爷眼睛都红了。

    五奶奶只得温声劝他道:“过去的事也就过去了,咱们也就别再提了?!?br />
    容五爷却说:“怎么能不提,你一直觉得是拖累了我,动不动就闹小性子,总觉得自己死了就好了。

    可你怎么不想想,你若是死了,我一个老头子活着还有什么盼头。倒不如也跟着你一起死了的好?!?br />
    听了他这话,五奶奶难过得眼泪都流下来了?!澳闼嫡饣安皇谴廖业男拿??好好好,我以后不说那赌气的话总可以了吧?我就瘸着个腿,一直给你当个想甩都甩不开的包袱,就陪着你这老头好好活着总行了吧?!?br />
    “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许反悔?!比菸逡嫔獠派晕⒒汉托?,随手又帮五奶奶把被子盖好。

    他们这老两口子,少年夫妻老年伴,再苦再难的日子也相互扶持着熬下来了。

    之前,他们都一心只为对方想,总想让对方更好些。反而生出了许多烦心事。

    现在到好,也算托了苏秀秀的福,居然把心结给说开了。

    *

    那老两口子关起房门聊心事,另一边,苏秀秀也没睡着。

    她趁着夜色,又把奶奶的妆奁匣子翻了出来。借着手电筒的光线,细细查看。

    这妆奁的外面花鸟鱼虫都做得十分精致,打开盒子最上面是个放镜子的镜架,镜子却早就已经没了,下面是一排排的小抽屉,抽屉里是做工精细的小盒子。

    苏秀秀拿出来一一细看,都是装首饰的,只可惜其他金银玉器早就没了,只留下一把木梳子。

    她小心地拿在手中摸索着,心里又生出几分说不出的亲近感。于是,又继续往下看去。

    上辈子,那些人为了讨好她,没少给她送东西,其中就包括古董文玩。

    类似的东西苏秀秀也曾见识过,只是都没有这个精致。

    一时间,她按照记忆中的手法,把这匣子里里外外一层一层地拆了下来。

    最下面还留了一层比较厚的底,果然是个精巧的暗格。

    苏秀秀又小心翼翼地打开暗格一看,里面有一本油纸包裹的书,下面还压着一个更加精巧的小首饰盒。

    苏秀秀拿出来小首饰盒打开一看,里面用棉花塞得严严实实的,有几个小巧精致的南瓜、小金鱼,以及一小把金瓜子。

    这些看上去都只是讨巧的小玩意,可实际上,却都是纯金打造的。

    苏秀秀一下就明白过来了,这些都是奶奶留下来的最后依仗。本想着给她父亲的,没想到却反而落到苏玉兰的手里了。

    好在苏玉兰为人愚钝,没有发现这个暗格,这些东西才能完整地到了她的手里。

    苏秀秀也无暇再看那些金子,把小首饰盒收拾好。又拿起了那个用油纸包裹的小册子,借着手电筒的灯光看去。

    只见上面写着《文氏家书》几个大字,往里一翻,都是用毛笔写得竖排簪花小楷。

    苏秀秀粗看了一下,不知道是文家的哪一位先祖为文家子孙写下的告诫。

    大概意思就是说,文家子孙受上天庇佑,学会了一些寻常人所不能的本领。凡文氏子孙需得谨言慎行,小心行事,万不作恶,否则会祸及子孙。

    苏秀秀心里觉得古怪,这些话就跟师傅曾经告诫她的,有些大同小异。她越看越快,一直翻到后面,居然是苏家祖先总结的《相面术》。

    看到这里,苏秀秀心中咯噔一下,手指颤抖了起来差点拿不住。

    她突然想起,上辈子师傅其实说过,她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看得比其他人都准。

    一时间,苏秀秀又想起苏家太爷曾说过,她奶奶身子不好,娘胎里就带着病,一直看不好,为了生下她的父亲丢了性命。

    她父亲身子也单薄,早早就去世了。

    苏秀秀自己也是,小时候多灾多难的,明明只是发烧,也送医院救治了,最后还是坏了一只耳朵。

    上辈子,她一直过得都不痛快,几乎是一步一坎,若不是她有心克制,恐怕早就报复社会了。

    想到这些,苏秀秀惊出一身冷汗来。到了现在,她总算知道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了?

    原来,她就是文家活下来的报应。

    上天垂青,又给了她这次重生的机会。这报应也该化解了才是。

    她早已决定今生不作神棍,也不再造孽??勺嫔先戳粝碌恼獗炯沂?,又算什么呢?

    难不成,还是无法摆脱恶报么?

    一时间,苏秀秀也不敢再想了,小心翼翼地把东西都收好,又把妆奁放在床头柜里,这才倒头睡了。

    临睡前,苏秀秀又觉得实在气闷,忍不住暗骂道:“我才不管什么命。今生我定要抬起头,好好过日子,谁再敢来毁我,我定要他吃不了兜着走!”

    苏秀秀只得听他的安排,把那些菜都细细地择了,又分批送到孟庭松身边去。

    孟庭松干活倒也利落,几下子就洗出来了,顺带手的也把肉也给处理了。

    孟庭松一进厨房整个人的气场就变了,他做起事来有条不紊。

    特别是拿起菜刀的那一刻,孟庭松变得非常有气势,他下刀快,手也稳。几乎都是一气呵成,就把食材切成了均匀的细丝、薄片、小丁。

    苏秀秀在一旁看着,整个人都变得恍恍惚惚的。她只觉得这男人挥舞着菜刀时,竟是说不出的帅气。

    等孟庭松切完菜回头一看,只见苏秀秀这丫头看他切菜都看得两眼发直。脸上带着些许的惊讶,些许的崇拜。他就忍不住笑道:

    “这都是红案厨师的功夫活,你平日里做饭用不着切成这样。只要你做得饭足够干净,味道差不多就可以了?!?br />
    “嗯?!彼招阈阆乱馐兜氐懔说阃?,仍是有些魂不守舍地看着他。

    孟庭松却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得回身走到灶台前干活。

    一时间,苏秀秀只觉得时光流转,二十岁的孟庭松和五十多岁的孟庭松不断地在她脑海中交替重合。

    上辈子,孟庭松也总是给她做饭吃。

    只是那时候,他站在厨房里灶台前忙活,她就坐在客厅里饭桌前等着。

    她是早已声名在外的玄学大师,他是刚刚声名鹊起的京城名厨。

    常年累月当神棍,总是在外人面前摆个世外高人的款,慢慢地,她也就越发清心寡欲起来。

    虽然说有钱有地位,可她的日子却过得越来越无趣。特别是在吃东西上面,别人口中的美味佳肴,她却偏偏食之无味。平日里,只吃清粥小菜。

    别人送的昂贵而稀有的礼物,她甚至懒得抬眼皮看上一眼。

    偏偏她越是这样,别人越是觉得她是世外高人,也就越发信奉她,追捧她。有很多人千方百计想跟她见上一面,求她指点迷津。

    可他们哪里知道,她是真的厌世,觉得腻烦。

    直到她遇见了落难的孟庭松。

    那时候,苏秀秀只是为了报恩还债。她捧孟庭松,不过是举手之劳。

    可孟庭松这人却是真心实意待她好,不为了她的大师身份,只是把她当成少年时的朋友看待。

    他知道她胃口不佳,就想尽办法弄出一些新鲜菜品做给她吃。

    一开始,苏秀秀也没少冷待他??擅贤ニ扇创用环牌?。

    人生在世,总要有那么几个人,可以拿真心换真心。

    她虽然真心少得可怜,却还是被孟庭松的执着打动。

    后来,她真的就喜欢上了他做的饭,也开始拿他当亲人好友看待了。

    只是,偶尔午夜梦回时,她也曾想起过,倘若早些遇见孟庭松就好了。倘若她没有当神棍就好了。那么她定会千方百计嫁给他为妻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时的怨念太重,才得了这么一个重生回来的机会。

    这一世,不早也不晚,他们遇见的刚刚好。她也可以跟他一起,站在厨房里做饭了。哪怕只是最简单的打个下手,哪怕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她心中就生出了无限喜欢。

    孟庭松一边处理着菜,还随口教了苏秀秀一些不常用的厨房小窍门。

    苏秀秀在一旁听着,连连点头。

    孟庭松偶尔问了一句,“我说这个你明白了么?”

    “嗯,明白了?!彼允遣欢嗨祷?。

    孟庭松忍不住看过去,只见她的那张小脸都涨红了,还时不时地拿眼睛偷看他。

    偶然间,两人目光相遇,孟庭松的心突然漏跳了半拍。

    他心话说,只是小露了一手厨艺而已,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这么崇拜他?

    看来以后有机会,还要再多教她几手吧?

    就这样,在厨房里一阵忙和,连教带学的。孟庭松很快就炒出了几道家常菜,其中有宫保鸡丁,木须肉,清炒土豆丝,白菜炖豆腐,鸡蛋和胡萝卜做得干杂素丸子。

    他做得菜果然还是以五奶奶的口味为主,又加了两个下饭的肉菜。

    就这样简简单单五道家常菜,刀工好,火候也恰如其分,做出来的菜色香味俱全,摆盘也清雅漂亮。

    一端上桌子,就显得这顿晚饭格外丰盛。甚至比前一天,他们在国营饭店吃的菜还要好些。

    这时,容五爷也把五奶奶扶到床边了,四人围着一张圆桌坐了下来。

    容五爷又拿出了一瓶珍藏的好酒,给孟庭松倒了一盅,又给自己也满上了,这才问五奶奶:“你今天要不要喝一点酒?!?br />
    五奶奶却摇头拒绝了。

    几人各自坐好,这才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席间,苏秀秀仍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捧着饭碗,秀秀气气地吃着饭。

    容五爷看了她两眼,只觉得这姑娘家教还算不错。倒也没多说什么,就开始照顾他老婆吃饭了。

    其实,也用不着容五爷帮忙。上菜的时候,他们特意把素菜都靠五奶奶这边放了。五奶奶夹起菜来也不算麻烦。

    可容五爷仍是会抢在她动筷子之前,把她喜欢的菜帮她夹过来,生怕她累着似的。

    五奶奶看了他一眼,倒也没说话。

    就这样,容五爷也吃了孟庭松炒的菜,都还算满意,就跟他聊起了家常。

    看得出来,这两人关心很亲近,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容五爷却把孟庭松当亲侄子看。

    两人吃着菜,甚至还干了一杯白酒,容五爷这才开口道:

    “前些天,你爸又进城来了?;垢颐橇娇谧铀土艘恍┤?。他又提起了想让我们两口子去乡下住些日子。我没答应他。我这还不到六十呢,身子骨也硬朗,日子过得也挺好的?;拐婷坏揭诵莸氖焙??!?br />
    孟庭松却说:“我们老家那边也好着呢,您和我大妈要是哪天高兴了,去乡下小住一段时日,玩玩歇歇,换换心情了,也挺不错的。对了,那两个最近还过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