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1998(1)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这辈子, 苏秀秀不想当神G,只想跟那个男人白首偕老~

    结果隔天苏秀秀就给买了一些好克化的零嘴,摆在炕桌上, 方便五乃乃随时吃一些。

    容五爷本来正愁他老婆不肯吃东西呢。一见苏秀秀这样周到贴心, 心里自然很满意。

    几天后,孟庭松又匆匆回到容家一趟,看着苏秀秀在这边适应良好,他也就放心了。

    苏秀秀也趁机拿出了这几天做出的新衣服给他。

    孟庭松试了试, 正好合穿,也就收下了, 只是嘱咐她:

    “以后可别急着忙着赶活了,平日里该吃吃该睡睡, 好好照顾自己。不然,以后长不高可怎么办?!?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忍不住拿白眼翻他。这人怎么动不动就往她软肋上戳。上辈子,身高不如人意,但愿这辈子能长高十厘米吧。

    本来两人相处的时间就少, 苏秀秀也懒得继续跟他掰扯, 便转移到其他话题。

    孟庭松说:“我跟大爷说好了,等到明年开春,让他帮你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补习班。你虽然在容家工作, 可是夜?;故且系?。大爷也答应了?!?br />
    苏秀秀点头应了, 又问起他家里的事。

    孟庭松把她当妹妹, 自然也不瞒着?!凹依镆磺械故腔购? 我爸一见到我,起先还挺生气,甚至想抄G子打我一顿,被我妈给拦下了。后来我做了两个菜,我们爷俩坐在一起吃了顿饭,自然也就说上话了。我也跟他说了,再过几年就回去继承家业。我爸虽然不满意,却还是答应了下来?!?br />
    苏秀秀就说:“这样挺好,也省的伯伯在家担心了?!?br />
    孟庭松笑道:“可不是么,其实我早就该跟我爸说清楚了。只是两年前,他还把我当小孩看呢,一点容不得我自己做主?!?br />
    两人又聊起了孟庭松小时候的一些趣事,就这样时间过得飞快。

    中午又跟五爷五乃乃一起吃了饭,下午的时候,孟庭松就起身离开了。

    容五爷正想给俩个孩子创造机会,也就没亲自去送孟庭松,反而嘱咐苏秀秀把他送到车站。

    到了车站,苏秀秀突然问了一句?!懊洗蟾?,我以后能给你写信么?”

    孟庭松随口说道:“当然可以了。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写信告诉我。受了委屈千万别藏在心里。缺钱了,少什么东西,也来信告诉我?!?br />
    苏秀秀低着头不去看他,她的眼圈都红了。

    孟庭松见她难过,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

    刚好这时车来了,苏秀秀忙又说道:“孟大哥,你赶紧上车吧?别再晚了?!?br />
    孟庭松只得应道:“唉,那我可走了。秀秀,你放心,有空我会再来看你的?!?br />
    “嗯?!彼招阈愫熳叛鬯档?。

    孟庭松上了车,挤到窗前,又对着苏秀秀说道:“这丫头,你可别哭了。我也会给你写信的。你在容家有什么事都可以跟五乃乃说,急用钱找五爷借。平日里你也别想那么多,以后肯定会好起来的?!?br />
    “我知道!”

    刚一说完,那辆公共汽车就不识相地开走了。

    两人隔着玻璃窗,依依不舍地看着对方,然而他们之间的距离却越来越远。直到那辆车消失不见,苏秀秀才往家走去。

    回到家里,容五爷见她双眼泛红,倒也没说什么。

    只是,晚上临睡前,他却忍不住跟五乃乃唠叨:“那小丫头肯定对咱们小松有意,你看她回来的时候两只眼睛红的,肯定是哭过了?!?br />
    五乃乃气得想打人,嘴里骂道:“你这人多没劲呀,不大点的孩子,你还非要给人家凑个对。我可告诉你,千万别在秀秀面前胡说八道?!?br />
    容五爷被他老婆骂了个没脸,只得收拾收拾就睡了。临睡前,他还忍不住埋怨一句。

    “我看你是越来越护着那丫头了,该不会真拿她当闺女了吧?”

    五乃乃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的,反正没有再回话。

    可容五爷却知道,即使她不说,其实还真把苏秀秀当亲闺女疼呢。

    他想着只要苏秀秀也肯真心待他老婆,他也不介意再对那丫头好些。

    *

    孟庭松走后,容家的日子也照样过。

    后来,苏秀秀就弄明白了,容五爷就是八零年代先富裕起来的那批人。

    就像他在饭桌上对孟庭松说得那样,什么赚钱他就做什么。

    所以,容五爷经常能带回家一些稀罕的东西,比如他让孟庭松捎回家的那些瓜果点心;再比如五乃乃随手拿出来的纯羊毛毛线,以及那台随随便便就收起来的全新缝纫机。

    容家表面上不大显,就是普普通通的两个老头老太太自己过活??墒导噬霞依锊⒉徊钋?。

    五乃乃喜欢苏秀秀,平日里有什么好东西,也不管价钱,随手就给了苏秀秀。

    苏秀秀本来还不肯要,可五乃乃却说这是给她发的福利。

    苏秀秀也就不好再推拒了。

    这样一来,苏秀秀领的福利都是工资的好几倍了。

    另一边,五爷见苏秀秀对五乃乃也有几分真心,自然也就不会吝啬那点东西。

    苏秀秀只觉得容家这老两口对她可比大伯乃乃那一家子强太多了。

    其实,细想想,前世今生她的遭遇就跟笑话似的。

    明面上跟她沾亲带故的,总是千方百计地算计她出卖她,占她的家产,还变着方的赶她走人;偶然间结下缘的陌生人,却总是体谅她,心疼她,怜惜她年纪小,想要照顾她善待她。

    历经一世,苏秀秀本已冷了心肠,对别人总带着几分防备。偏偏她遇见了命运同样坎坷,却始终保持着赤诚之心的五乃乃。

    同她相处下来,苏秀秀想要离开容家的心思反而越来越淡了。

    上辈子,她自幼跟着母亲,也曾学了一些中医的皮毛;后来跟着师傅也学了一些。

    平日里,她给人相面,顺带着也会看看人家的气色。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有些毛病她一眼就看出来了。

    苏秀秀当大师的时候,总会拐弯抹角地点出这些毛病来。那人反而会觉得她高明,算得准。

    就这样,苏秀秀在医术方面也算有所心得。

    因为跟五乃乃投缘,苏秀秀就试着看过五乃乃的腿。

    根据她的推断,五乃乃其实还没到完全不能下床走路的地步,想办法再诊治诊治,应该还有康复的机会。

    于是找了个机会,苏秀秀就当面问了五乃乃,她这腿到底是怎么伤的?

    五乃乃也没瞒她,只说她的腿曾经摔断了,又错过了治疗时间。早先拖着腿倒也能走几步,后来一刮风下雨的,她断的那块骨头就疼。

    拖得久了,走路越来越费劲,到最后也就下不了床了。

    苏秀秀听了这话,心中又多了几分把握,就又跟五乃乃说。

    “我母亲祖上就是中医,她手里刚好有个方子对您这腿有些好处。如果您同意的话,我想给您试着治治,不说一定能治好。至少让您在变天的时少受些罪?!?br />
    几年前,容五爷其实带着五乃乃去看过腿疾,还找的是名医。

    可那时候五乃乃心如死灰,也不愿意继续拖累五爷。医生又说治她的腿费时又费力。五乃乃怕花钱也怕五爷辛苦,索性就干脆不治了。

    现如今,她已经跟五爷说开了心事,决定一起好好生活。

    一听秀秀要亲自给她治腿,哪怕五乃乃心里并没报太大希望,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苏秀秀又想着,这事还须得跟容五爷打个招呼才好。于是在晚吃饭时,她就把这事跟五爷说了。

    苏秀秀怕他不信,又提起了她母亲会看病的事。

    “我打小跟在我妈身边,从小就看着她给村里人治病,我也曾学了一些推拿手法,也记下了一些方子。如今五乃乃这腿我想试着帮着调理一下,不说一定能下床走路,肯定对五乃乃大有好处?!?br />
    容五爷听了她的话,半响没有言语。

    苏秀秀怕他误会,又说:“都是一些常用的药材花不了多少钱。你给我的买菜钱富余出的那些,我拿去抓药就足够了?!?br />
    五乃乃这时也开口道:“五爷,我也想让这孩子帮我治治?!?br />
    容五爷看了她一眼,这才开口对苏秀秀说:“你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去哪儿找药铺子?倒不如写下方子给我,明天就把药给你抓回来了?!?br />
    苏秀秀一想,五爷说的话也有道理,就拿了铅笔,写了药方,当着五乃乃的面交给了容五爷。

    容五爷一看苏秀秀的字迹,不禁有些吃惊。

    他出身不错,三岁启蒙,五岁跟着先生读书。后来,他虽然成了纨绔,正经的书没有念多少,却也能分辨出字迹的好赖来。

    这苏秀秀不过十五岁,也没上过几天学,却能写出一手漂亮的字来。容五爷甚至觉得,要是给她拿上一支毛笔,她肯定能写出一手好书法。

    一时间,容五爷不禁又有些怀疑苏秀秀的出身。

    苏秀秀一眼就看出他的想法,她本来也没打算掩饰,就开口说道:“我妈成分不算好,打小就叫我跟着她练字背书,我这手字就是我妈教的?!?br />
    她这么一解释,倒像刺痛了容五爷的软肋。他也是成份不好,因为这事没少遭罪。

    就这样,容五爷信了苏秀秀的同时,反而对她又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在众人的见证下,苏秀秀拿回了祖母的遗物,就跟着孟庭松一起离开了。

    村民看着那渐行渐远的瘦削身影,不免有些感慨。

    “多好的孩子呀,房子和她赚的工资到底都没要,就便宜这黑心肝的老妖婆了?!?br />
    有人接口道:“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家家呢,心善又心软。反正苏广茂那两口子都被抓进去了,这也算罪有应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