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1998(3)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1988(3)

    章秋华突然就有些不敢看苏秀秀了, 趁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章世博的身上, 她下意识地退进了人群里。

    然而,再一抬眼, 她又不小心看见苏秀秀的身后,站着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那个男人一举一动, 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气度。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这些年,苏秋萍的男人很多, 却没有一个这么好的。

    而且, 那个男人始终护在苏秀秀的左右,偶尔两人四目相对,竟也生出了无限的情谊。

    章秋华突然有些茫然,她甚至忍不住想, 倘若当初她没有代替苏秀秀来香港, 仍是留在老家的话,或许也会活得像苏秀秀这样吧?

    平平安安地长大成人, 踏踏实实地过日子,然后遇见一个对她真心相待,又有能力的男人。那个男人一门心思都在她身上,把她照顾得很好。

    章秋华突然就意识到, 她其实还是那个乡下的苏秋萍。她想做苏秋萍,根本就不想当章秋华,这个豪门假千金。

    只是这一些还来得及么?

    下一刻, 章秋华的眼睛刚好与苏秀秀的视线相碰。

    并有没有出现火星四溅的情况, 苏秀秀的眼神里没有厌恶、鄙视、嫌弃, 也没有少年时的友好。

    苏秀秀看着她的时候,似乎一点情绪也没有,就好像没认出苏秋萍似的。

    很快,苏秀秀就把章世博推到了大厅里,章家人很快就聚集一堂。章老爷的律师团队很快也跟着进了大厅。

    一时间,所有章家人都安静了下来,他们只关心自己能分到多少,并不关心章秋华是不是假货。

    就这样,两名上了年纪,德高望重的老律师很快就宣布了章老先生的遗嘱。

    章家人听了这份遗嘱都傻了,固定遗产房产平均分配给章老的每个子女,甚至还包括苏秀秀的母亲也有一份。

    只是章氏药业的所有股份全部对归章世博所有。

    章世经听到遗嘱,只觉得四周都在旋转,他喉头痒的厉害,实在没忍住,一口热血喷了出来。

    章世经那个刚刚十六岁的长子,看他情况不好,连忙上前就过来扶他。

    至于章世经那位貌合神离的夫人,却一脸冷淡地站在一旁,像个没事人一样。

    章世经用力推开儿子,瞪大了双眼,愤怒地看向章家那一张张面目可憎的脸孔。

    霎那间,他心底最后那根弦也断裂了。

    章世经下意识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先是冲地面打了一枪,众人这才注意到他这边的情况,所有人都吓坏了。这章世经简直就是个疯子,居然还想杀人。

    这时,章世经上前几步,用枪指着轮椅上的章世博,恶狠狠地骂道:

    “凭什么这个瘫子都能继承章氏药业?我章世经却不能?”

    律师面对突发情况也被吓了一跳。

    章世经见所有人都不理他,冲着章世博就想开枪。

    出身意料得是,在枪响的那一刻,章世经手里的枪反而被振飞出去,他的右手上也都是血。

    很快,就有警察上前给他带上了手铐。

    此时的章世经已经完全不正常了,他的眼神近乎狂颠。

    他不断地挣扎着,嘶吼着骂道:“还是着了你们的道,那老头子到了最后,居然还在算计我?章老头你出来呀,你给我滚出来,你算什么爸爸?”

    “我章世经难道不是你儿子么?你就这么偏心。从小到大都没对我尽过父亲的责任。只不过把我捡回章家来,当成一条狗养大。别人养狗还有感情呢,这些年,章宏远你对我可有半分父子之情?

    还是说,到头来,你谁也不爱,只喜欢原配给你生下的长子?

    简直太可笑了,章宏远这辈子女人无数。谁又知道你也是个痴情人,始终记挂着你那个短命的原配妻子呢?”

    说到这里,章世经一脸恶意地看向年事已高却打扮得高雅的二夫人,沉默如同木头人的三夫人,社交名媛的四夫人,以及年纪轻轻,却给章老爷子生下儿子的那位小夫人。

    他冷笑着说道:“你们还以为自己有多高贵?章宏远肯睡你们,还不是因为你们长得像他那个死鬼老婆?你们跟我母亲有什么区别?还是把自己卖给了章宏远了?当了一辈子金丝雀,逗老头开心,到头来还不是什么也没拿?在我面前装什么高贵?章宏远娶了你们谁了?还不是下三滥,上赶着给别人当小妾的?还不如我母亲呢?!?br />
    说到这里,章世经开始恶狠狠地嘲笑着他们。

    听了他的话,几位夫人和她们的儿子脸色已经变了。

    偏偏,他们却反驳不得。因为很可能章世经说的就是事实。

    这些年,除了章世博以外,章宏远并没有对其他人留过任何情面。

    说难听点,他们这些人不都是章宏远的棋子么?

    这时,有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够了,章世经收起你这些可笑的想法,你以为这是在拍狗血连续剧么?”

    在众人的注视下,章宏远这才从后门走了出来。他看起来很健康,完全不像是比如膏肓的样子。

    章世经一看见他,就开始拼命地挣扎,想要冲到老头的面前跟他对峙。偏偏,他身后的警|察却把他按得死死的。

    章世经只得愤怒地吼道:“你还在狡辩,难道不是因为章世博是长房嫡子么?他就是瘸子,你却还是要把章家交到他的手里,还不予余力地帮他扫清所有障碍?!?br />
    这时,章世博实在听不下去了,干脆就从轮椅上站起来了。他甚至不用手杖,行走如常人一般。

    “我的腿伤已经被我外甥女治好了?!?br />
    章世经顿时哑巴了。

    这时,章老爷子又开口说道:“我才不管什么长子次子,嫡出庶出,我只要最有才能的孩子继承我一手创立起来的事业。原本我也很欣赏世经你那些狠辣的手段。

    可你对亲兄弟都能下狠手,我又查出当年老大的车祸也有你的手笔。你这样的人倘若继承了我章家,章家定会毁在你手里。我又怎么能把章氏药业留给你?”

    章世经听了这话,顿时如同痴傻了一般,他问道:“怎么这样?你骗人的吧,章老头你胡说!

    在我小时候,你任由他们作践我,欺负我,我那些手段还不都是跟你这几房好姨太太好儿子们学的。现在倒好,你觉得我心狠手辣?你怎么不想想当初他们怎么折腾我的。我发过誓,一旦那天我得势,定要让这些人都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现在也好,这些人也什么都没得到?;罡?,他们倒霉,活该,你们章家富不过三代。子孙都是废物,连我都弄不过?!?br />
    章世经越说越疯狂,最后甚至仰天长啸,就如同疯子一般。

    然而,章家众人却再也没有开口。

    不管怎么说,他们争了几十年的家产,最后还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落到了老大手里。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章家乱成了一团,章老爷子却带着苏秀秀他们搬进了一个小别墅里。

    苏秀秀也不知道章世经那天说的那些话,到底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她也分不清楚,外公到底对外婆和母亲还有没有留恋?

    章家那几房虽然也过来闹腾过,却都被老爷子给赶走了。

    他的决定并没有改变,就连他最喜欢的小老婆也并不例外。

    小老婆特意抱着儿子来向他哭诉,想要更多家产,却被章老爷子狠心拒绝了。

    小老婆一时不忿,带着章家小少爷出国定居了,当然也带走了属于她的那份财产。

    偏偏都这样了,章老爷子仍是没有改变心意。他的双眼,就如老井,没有任何波澜。

    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所以,才变得这样安静。

    苏秀秀曾经给老爷子把过脉,就这几天的事情了。所以,她到底还是留了下来,打算陪伴外公最后一段时间。

    孟庭松几乎每天都跟鲁老板去考察,大舅舅和大表哥也要忙章氏药业的事情。

    所以,通常只有苏秀秀这个懂医术的小辈,经常陪伴在老爷子的左右。

    只是老爷子本来不爱说话,苏秀秀也是个安静的人。

    有时候,两人在花园里坐上大半天,却没有一句言语。

    苏秀秀始终没办法管章老爷子叫外公,章老爷子倒也不勉强她。

    就这样,某天早上,老爷子的精神似乎非常好。

    吃完早饭,他破天荒跟苏秀秀聊了几句天。

    “你跟你母亲长得很像?!闭吕弦用嫖薇砬榈厮底?,他的脸布满了皱纹,就像一朵破败的老菊花。

    苏秀秀说:“大舅舅也是这么说的?!?br />
    “那他有没有说过,你母亲长得很像你外婆?”老爷子又问。

    “没有?!彼招阈阋×艘⊥?。

    老爷子叹道:“算了,还是别说这些了,有些东西本来就该给你的?!?br />
    正说着,家里的老仆人搬来了一个古香古色的妆奁箱子。

    章老爷子摸着那个箱子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母亲出生的时候,你外婆曾经说过,要给我们家大闺女准备丰厚的嫁妆,让她嫁得风风光光的。

    我们都没能看见大闺女出嫁的那一天,不过嫁妆我却早已备下了。这些东西就该是你的,你拿走吧?!?br />
    苏秀秀却摇摇头,开口说道:“我早就嫁人了,也不需要这些嫁妆了?!?br />
    老爷子听了这话,忍不住闷笑道?!澳阋晕艺娌恢滥忝磕曜簧偾??你大舅舅跟防贼似的,就怕我算计你为章家当牛做马,为此也答应了我的条件??晌叶嫉搅苏夥萆?,我哪来的时间和经历,再去改变继承人?

    至于这些东西本来就不是你的,是你外婆留给你母亲的。你母亲的东西,难道你也不要?”

    苏秀秀这才开口说道:“那我就收下了?!?br />
    章老爷子点头道:“好了,也没什么事了,你还是早些回家去吧。

    本来就只剩下点血缘关系,没有半点情分在,你实在不该在我身上耗费太多时间。

    有着功夫,倒不如打理好你的买卖,多赚点钱呢。

    做生意要胆大心细,下手要稳要准要狠。我这么多子孙,没想到就你最像我了?!?br />
    老爷子絮絮叨叨地说着,苏秀秀默默地在一旁听着,也不打断他。

    两人聊了很久。

    当天晚上,老爷子就咽了气。

    直到老爷子过了头七,苏秀秀这才跟着孟庭松起身回家了。

    章家的人除了大舅舅一家,其他人并不知道,章老爷子又送了苏秀秀一箱子嫁妆。

    他们本来不愿意把家产分给苏秀秀,可章世博在前边挡着,别人也不敢说什么。

    *

    至于苏秋萍怎么样了,苏秀秀并不关心。只听说,因为她是假冒的,章世经又被关进了精神病院。方家很快就跟苏秋萍解除了婚约。

    再后来,就没有人见过苏秋萍了。

    有人说,她好像找个老男人嫁了。也有人说,她好像回老家去了。

    不过这些都跟苏秀秀没关系了。这辈子,她只是拿回了属于她自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