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第 204 章

作品:《玄学大师在八零年代

    梦境

    苏秀秀为了破除文家的诅咒, 耗费了数年心血,翻阅了各种古籍。只可惜她想尽办法, 却始终都没有任何破解之策。

    这些年,在苏秀秀的照顾下, 瞎婆婆过得很舒心。

    这一世,瞎婆婆不靠算命为生, 也没做什么损Y德的事情,顶多也就陪客人聊聊天, 顺便化解一下那人的心结。

    瞎婆婆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她的心胸豁达, 说起话来有理有据, 别人也比较容易听进去。

    这些事也是积福缘攒Y德的。对瞎婆婆并没有什么负面影响。

    瞎婆婆身体一向不错,只可惜她仍是不喜欢与人接触。

    苏秀秀结婚时,瞎婆婆没有去;苏秀秀生孩子的时候, 她仍是没有去。只是默默地送上了两条长命锁, 让苏秀秀给孩子带上。

    苏秀秀和孟庭松带着孩子,来过小院一次。

    瞎婆婆细细端详了一下孩子,这才开口道:“小的那个虽然身体根基不太好。只要你小心照顾, 把他留下来。过个三五年,也会一生顺遂。至于大的那个命就更好了。

    只是他们也有文家血脉,秀秀, 你以后别把他们常往我这边带。他们也受到影响就不好了?!?br />
    苏秀秀听了这话十分气闷, 却也没法反驳。不管怎么说, 那个诅咒仍是存在, 苏秀秀也不知道对双胞胎有没有影响。

    就这样,随着双胞胎年龄增长,他们只知道有位长辈住在这座小院里,却并没有再来见过瞎婆婆。

    *

    时光飞逝,眼见着就到了上辈子瞎婆婆的大限之时。

    瞎婆婆看上去仍是很年轻,状态也很好??伤招阈闳丛じ械?,瞎婆婆恐怕很难逃过这一劫。

    她急得不行,干脆就搬到瞎婆婆的小院子里住了下来。

    瞎婆婆见她已经心意已决,也不便再劝她什么。只说道:“这样也好,师徒一场,你送我一程?!?br />
    苏秀秀却没接这话。

    *

    那天晚上,月亮似乎格外地亮,还带着一丝丝地寒气。

    苏秀秀不顾瞎婆婆的反对,执意要跟她住在同一房间,并且睡在床的外侧。

    上床后,苏秀秀根本就睡不着,瞎婆婆却很快就呼吸沉稳下来。

    苏秀秀也不敢动,只得端端正正地平躺着。

    这一夜的时间似乎过得很慢。苏秀秀也搞不清楚到底几点了,她只是猜测着已经过了午夜。

    苏秀秀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僵硬住了,她的眼皮也慢慢地沉了下来,似乎很快就要沉入了黑甜的梦境之中。

    在半梦半醒之间,她耳边传来了锁链被拖动的声音。

    有一刻,苏秀秀感觉到一股刺骨地寒意。

    那股寒意由远及近,苏秀秀也不知道如何赶走这种感觉。她只知道再这样下去,瞎婆婆可能就死定了。

    霎那间,苏秀秀上辈子的回忆开始不断地在脑海中旋转。

    上辈子,她一无所有,孤身一人;只有瞎婆婆一心待她好,总是心疼她,照顾她。

    瞎婆婆给她吃食,给她衣穿,两人相伴行走江湖,相依为命。

    苏秀秀实在没办法再次眼睁睁地看着,瞎婆婆这样死去。单单只是因为那个诅咒。

    前后两辈子的怨愤,在苏秀秀地心底不断地压缩积累着。

    直到下一刻,突然爆裂开来。

    “走开!”苏秀秀大吼一声,同时也带起了一阵涟漪。

    与此同时,瞎婆婆也睁开了那双异色的双眸,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苏秀秀。

    可惜,苏秀秀很快就陷入了黑甜的梦境之中,再也没有睁开眼。

    一直到隔天下午,她才醒了过来。这时,瞎婆婆已经不再床里侧躺着了。

    苏秀秀惊出一身冷汗,她下意识地想要起身下床。

    可还没有动,瞎婆婆就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对她说道:“别动,你脱力了?!?br />
    “您没什么事吧?”苏秀秀连忙问道。

    瞎婆婆垂着眼睛说道:“我能有什么事?只是恐怕你得在我这里调养一段时间了?!?br />
    她说完,就端着瓷碗过来,苏秀秀本来想接过瓷碗,这才发现她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瞎婆婆又说,“你把气力都用尽了,躺几天就能缓过来了?!?br />
    说着,就拿起勺子喂苏秀秀喝汤。

    那汤并不难喝,可它实际上却是一种药。

    苏秀秀很快把汤药吃完了,她只觉得眼皮发沉,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次,她的梦境开始不受控制地变化着。

    有上辈子的事,也有这辈子的事,有孟庭松,也有两个孩子,也有父亲母亲,甚至还有舅舅一家和外公。

    一切都像浮光掠影一般,飞快地旋转着。后来,苏秀秀甚至觉得她是被梦境拖着往前走。

    慢慢地,苏秀秀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不清,看到的东西更像是影子。

    苏秀秀知道那些人似乎就是文家的祖先。

    在某一个古老的年代里,文氏一族和另一个旧时大族发生了冲突,两家斗得很凶。

    文家费了好大力气,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文家也因此元气大伤,至于文家的对手也变得更加凄惨。

    苏秀秀隐约看得出,一位绣嫁衣的准新娘,等来的只是恋人的尸体。

    女人悲愤交加,穿着血红的嫁衣,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诅咒文氏一族的人世世代代都短命,并且不得善终。

    这些年,苏秀秀已经在练灵气,她对自己的梦控制力也很强。

    可在这个模糊的梦里,苏秀秀只觉得力不从心。

    关键时刻,她甚至口喷鲜血,才终于打断了那个仪式。

    可古怪地是,苏秀秀在梦中喷出了血;在现实中,她也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口喷鲜血。

    还好瞎婆婆一直在看着她,一见苏秀秀这种状况,立马用自己的灵气护住了苏秀秀的心脉。

    那苏秀秀也昏迷了两天才再次醒过来。

    *

    再后来,瞎婆婆帮着苏秀秀调理了小半年,苏秀秀气色才慢慢恢复,只是从那以后,她就瘦了下来。

    很长时间里,五乃乃都一直在想办法汤喝帮闺女进补,苏秀秀全都吃了,可却始终没能再胖回去。

    瞎婆婆也隔三差五就熬一些调理身体的药,叫人拿过来给苏秀秀喝。

    到了后来,苏秀秀一看见中药和汤就头疼。

    她一直试图跟家人们证明,她身体很好,还能长命百岁。

    只可惜家里人并不相信。瞎婆婆虽然也会出门看她,却从来不肯帮她做证。

    就这样,三十多岁的苏秀秀,反而成了家里最娇气,最受宠爱的那一个。

    就连两个儿子都会照顾母亲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