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前世疑云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殷老夫人现在正在气头上,现在告诉她这些怎么了得!

    陈夫人急了,连忙走上前去,拉住陈妙龄的手不让她走,低声下气地求她。

    陈妙龄脾气大得很,不管也不顾,用力地将手往回抽。陈夫人不放手,仍拉着她,陈妙龄突然发怒,狠狠推了陈夫人一把。

    陈夫人身子瘦弱,哪经得起她这样推,踉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好在顾舒窈赶紧下床将她扶住。哪知陈妙龄不肯善罢甘休,又上前来推搡。顾舒窈见她来势汹汹,连忙拉着陈夫人往旁边避开,反而是陈妙龄没收住力,摔在了地上。

    “张素珍!”陈妙龄恶人先告状,气急败坏地吼了起来,“你倒是涨胆子了,我今天非得把你们那些丑事都说出来!”

    陈夫人吓坏了,连忙去扶,可陈妙龄倒在地上死活不起来,仍伸手去推她。陈夫人是小脚,蹲下身子站不稳,竟也倒了地。陈曜东一向溺爱这个女儿,什么都由着她,而陈夫人这个续弦的夫人因为一直没有孩子,在家中的地位还不如旁人家里的姨太太。

    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想必是佣人听见动静了??醋偶膛桓卑诿髁艘虑槟执蟮奶?,陈夫人心里又急又慌,可实在无可奈何,只能紧紧咬着嘴唇抽泣。

    顾舒窈扫了一眼陈妙龄,走过去扶陈夫人起来,极为镇定地开口:“这件事情少帅都已经知道了,你以为老夫人真不知道么?其他人也不知道么?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揣着明白装糊涂罢了。殷老太太现在已经病了,哪个愚蠢的人要是这个时候过去挑破,那便是存心让老太太当着亲戚们的面难堪,故意要她病上加病。到时候出了事,你说殷司令和少帅会去怪谁呢?”

    最后一句话,她竟是笑着说的。陈妙龄被顾舒窈的一番话唬住了,脸上的嚣张与戾气瞬间塌了下来,她的确没想到这些,而顾舒窈的一番话不无道理。陈妙龄虽然仍憋着一口气,但利害摆在眼前,不敢再胡来,只得狠狠瞪着顾舒窈。

    陈夫人不由一惊,转头望向顾舒窈,她这外甥女向来是个没脑子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难不成跳个江还跳清醒了。

    顾舒窈笑了笑,她从前是部门数一数二的翻译官,跟着不少外交人员对外谈过判,早已见惯不惯外交场上的唇枪舌战,这样的小姑娘和那些场面相比,实在是小菜一碟。

    这时有人过来敲门,许是见迟迟没有动静,竟将门扭开了,来人是殷司令最喜爱的六姨太,去年年底殷帅中风,平日里在跟前伺候的就是她。殷司令的原配过世后,一直没有续弦,府中只有几位姨太太,而这位六姨太虽然不是最早入府,但是会做人,肚子又争气,前几年还给殷司令添了个小子,因此深受殷司令和老夫人喜欢。早两年,殷老太太就将府里的财政大权尽数交予她。虽然没有扶正,但和夫人没什么两样了。

    六姨太见陈妙龄躺在地上,忙让佣人过去扶,“哎哟,妙龄怎么在地上,快起来?!?br />
    陈妙龄还未开口,顾舒窈便也上前去扶她,回过头笑着答道:“妙龄太担心我了,走得急,居然平地栽了跟头?!?br />
    陈妙龄还置着气,却也不好发作,冷着脸爬起来。

    六姨太是何等精明的人,看了眼陈妙龄后,又稍带讶异地瞥了一眼顾舒窈,不过想着是别人家的家务事,她也不必C手,便也笑着带过去了。

    六姨太见顾舒窈下了地,搀着将她送回床。再躺回床上,顾舒窈的小腹又开始拧痛,看来流产对这具身体摧折得不轻。

    六姨太在顾舒窈床侧坐下,轻声道:“你这脸色苍白的呀,真是遭罪!过会我就让厨房给你炖些乌J红枣汤来,好好养一养。你还是年纪太轻。小产同坐月子没差别的,仔细着凉了。雁亭当初接到电话急坏了,不过眼下北边匪患实在严重,他走不开,要过几日才能回来看你。你可要好生养着,他还是心疼你的?!?br />
    六姨太说话十分妥帖,虽然顾舒窈知道这里头真假掺半,都捡着好话讲,但还是朝她抿唇一笑,“谢谢六姨太?!?br />
    这样得体的笑在从前的顾舒窈脸上鲜少见得到,六姨太微微一愣,其实自她进这个房间第一眼看到顾舒窈起,就察觉到她似乎变了。想必是孩子没了失了底气,不过,同从前那个还会像村妇一样破口大骂的她比,变了也是件好事。

    六姨太微微笑了笑:“你没事就好,老太太记挂着你,你娘家人也省得担心?!?br />
    六姨太走后,陈夫人又同顾舒窈说了好些掏心窝子的话,看着自己的外甥女遇事如此冷静,她自然松了口气,终于试探着问:“舒窈,老夫人她们真的都知道了?”

    顾舒窈淡然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吓唬她而已。现在孩子已经没了,知不知道也不重要了?!?br />
    张夫人突然想起了什么,问:“舒窈,姨妈一直想问你,他们都说你是跳江了,你究竟是不小心跌进盛江,还是?那天你可是见了谁?撞见了什么,怎么会突然……?”

    虽然顾舒窈在帅府境遇不好,但也不是一日两日的工夫,怎么会突然想不开,总得有个事由。

    顾舒窈自己也好奇,原先的顾小姐究竟经历了什么?她是否还可以从中找到她穿越的契机?

    顾舒窈努力地回想,一个女人的音容笑貌止不住地往她头里钻。那是一个极漂亮的女人,她穿着一身民国时期的白色修身套裙,优雅地坐在咖啡店的沙发上,她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翘着的二郎腿修长笔直,朝着她微微一笑。那笑虽然优雅得体,可顾舒窈凭借女人的第六感都能察觉,那笑中其实透着嘲讽。

    这个女人究竟是谁?她怎么也想不起来。她突然发现,别的的往事她记得清清楚楚,可这个女人以及有关少帅的回忆她确是模糊的,想必是之前的顾舒窈一心想要忘记吧。想着想着,顾舒窈越发头疼,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

    顾舒窈双手捧着脑袋,拼命摇着头,“我不知道,别问我,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陈夫人见状不妙,赶紧让佣人去叫史密斯大夫。

    上流社会都流行请外国的私人医生,何况这还是家丑,去医院实在太张扬了。殷家掌控着整个燕北,到底是要脸面的。

    史密斯大夫连忙赶过来,给顾舒窈注S了一支镇定剂后,她才平静睡去。

    顾舒窈再次醒来已是黄昏,卧室里没有开灯,暮色从窗台涌进来。这房里只有她一个人,极其安静,只有暖气滋滋的响声。

    她刚睡醒渴极了,本想喊人给她端杯水来,却听见门外有人在低语,仔细一听说的似乎还是她,于是不动声色地听着。翻译从来是个考验耳力的话,而她有一句不落的本事。

    黄昏时分,其他佣人都去餐厅伺候晚餐去了,只留了她们在顾舒窈住的套房中,因此说起话来并不顾忌。

    一个声音道:“我听说,少乃乃娘家又打电话来了,她哥哥说要到盛州城来讨个说法,说自己妹子差点丢了性命,要帅府给个交代?!惫耸骜核淙幻挥杏胍蠛壮烧桨萏贸汕?,可自从她有了身孕,或许是为了稳她的心,老夫人默认了她的身份,虽然她依旧处境尴尬,佣人见她还是要唤一声少乃乃。

    另一个更为泼辣的声音接了话:“呸,什么少乃乃,不过是个到帅府讨银子的。上个月,六姨太不是才用几百大洋打发她哥走么?叫花子似的。听说她那个哥哥现在又嫖又赌还抽鸦片烟,自那顾老爷一死,家产早就被他被败光了,现在就是想着把这位放帅府好接着捞钱。你说你见过还没成婚就赖在人家里住着的吗?婚还没结,肚子就大了,真是不要脸?!?br />
    顾舒窈这才明白,六姨太怎么突然上来看她,还同她说“娘家人省得担心?!痹词撬绺缒潜哂辛硕?。

    顾舒窈记忆中有这个人,叫作顾勤山。顾小姐上头只有她这一个哥哥,她的父母故去后,家业都交给顾勤山打理,而她这个女儿虽然还未出嫁,却也没什么份。哪知这个哥哥是个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后来又染上了鸦片,眼见着一日日坐吃山空,只差去卖地契了。

    那丫鬟说的没错,他如今找殷家的麻烦并不是真正关心顾舒窈,不过是借她来找殷家敲竹杠。骨R至亲居然也到了这个地步,顾舒窈替从前的顾小姐感到悲哀,这世上真正待她好的没有几个。不过于她而言也是好的,至少她将来离开可以少些负罪感。

    她并不想以顾小姐的身份纠缠在这些混乱的关系中,等她的身体养好了,她就要做离开的打算了。毕竟民国不比古代,女性意识开始觉醒,不乏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的女性精英。顾书尧从前业务精湛,精通八国语言,重大活动的翻译领导总是让她去,因此她的薪水职位都不逊于部门的男同事。她知道,她和顾小姐不一样,她有养活自己的本事,不用指靠着男人过活。

    她在心里打算着,门外那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过这回带了些哀怨,“不过,谁叫人家摊上一个有先见之明的爹,好巧不巧救了先前还没发迹的帅爷。说句不好听的,盛州城里洋气漂亮的小姐一大把,她要是没有那个爹,哪轮得到她这样一个土得掉渣的乡下小姐?说起来就好笑,上回这位摆弄少帅的留声机,没料想按着了开关,她听着响还以为那里头藏了个人,吓了个半死,“砰”一声就把留声机摔地上。那可是少帅从东京带回来的,听说还是哪个日本高官送的,贵重着呢,没见少帅后来越发不想见她。再说,像少帅这样年轻有为、仪表堂堂的人,怎么可能会愿意娶一个乡下小姐?就算娶了她,将来姨太太估计得纳十几个?!彼底?,又嬉笑道“你说,这样的福分会不会轮着我们呀,我在这帅府里伺候了七、八年,认识少帅的日子可比她长?!?br />
    真是越说越荒唐了,另一个丫鬟连忙说:“永梅姐,您别胡说了,仔细少乃乃听见?!?br />
    可先前那丫鬟似乎要证明自己不怕,非但不收敛,反而故意提高了嗓门,“听见?她听见又能怎样!现在肚子里没了孩子,老夫人恨得她牙痒痒,少帅一向不待见她,能不能当上少乃乃还说不准呢,门都没过真把自己当乃乃了……”

    顾舒窈见不得背地里落井下石、捧高踩低的小人,偏偏那话又扎耳得很。从前顾小姐的日子不好过,谁都敢欺负她。既然命运将她们牵扯到一起,就当为顾小姐出气,不能再软弱了。

    顾舒窈不动声色,听着外头那把唢呐似的嗓子还未停下,突然按下床边的开关,将卧室的灯打开。

    “噼啪”一声,从白炽灯中爆发出光亮,瞬间将整个房间照亮。光线顺着门缝漫出去,躲在角落大放厥词的永梅突然看到光影,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话立即就止住了。她打小就在帅府当差,不过是想在新来的丫鬟面前耍个威风。那灯是何时打开的?她不会真听见了吧?

    永梅心里打着鼓,房里冷声传来吩咐,“来人,我要喝水?!?/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