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帅府纠葛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喝水?永梅连忙进去,小心觑了眼顾舒窈的脸色。

    永梅在心里宽慰自己,前头那些话她说得轻,少乃乃应该没听见,后头的话虽然是冲着她说的,但不都是众所周知的实话么?再者说,这少乃乃如今没了孩子,不过是个空壳子,她自己都难在帅府立足,听见了又能怎么着?何况帅府里的人都知道少乃乃是个胡搅蛮缠的,她虽然脾气不好,心眼也小,但又总抓不住理,因此即使她怀着孕,老夫人有时都不肯听她的。

    永梅这样想着,底气更加足了,怕什么?免得在小丫鬟跟前失了脸面。

    她从桌上的壶中随意倒了杯凉水,觑了眼顾舒窈,径直端了过去。她脸上虽然挂了一点敷衍的笑,但轻率的动作并不恭敬。

    哪知她的手刚刚伸到顾舒窈跟前,就被顾舒窈推开了,语气冷淡:“你不知道我现在喝不得冷水么?”

    永梅心里咯噔一声,连忙又换了杯热水过来。刚端过来,顾舒窈连看都没看,又道:“还不够烫,换一杯?!?br />
    永梅被顾舒窈指使着来来回回倒了三四回水,她也明白了,这少乃乃就是在故意折腾她。她在帅府伺候了七、八年,方才她大话也讲了,如今却在新进府的小丫头的面前折了脸,她今后该怎么在佣人中立威?这个乡下小姐究竟算什么东西?

    想着永梅脸色也不大好看了,胡乱倒了杯水,然后将杯子重重搁在床头柜上,发出钝响,“水温刚刚好,少乃乃慢用?!?br />
    小丫鬟颂菊意识到情形不对,连忙去看顾舒窈的脸色,好在她仍只是抱胸靠在床头,脸上并无怒色。她的嘴角还带了一丝半点的笑意,让人捉摸不透,“水温合不合适,是我说了算。你这些年到底是怎么当差的,连杯水都倒不好么?重倒!”

    永梅脸色难看,颂菊连忙从永梅手中接过杯子,重新去倒水。

    却不料顾舒窈突然开口:“别动,我只要她倒?!彼底?,又转过头嘱咐永梅:“你听好了,我要的是刚烧开的水,还要倒满,你倒好直接给我端过来?!?br />
    主仆有别,即使永梅心里有一千个不乐意,可顾舒窈既然特意吩咐了,她还是得照做,于是下楼提来滚烫的开。

    永梅提着铜制水壶朝那只小巧的景德镇青花瓷杯中倒满开水,看着腾起的水汽,在心里咒骂:“烫不死你?!?br />
    只是永梅端起瓷杯,才发觉这杯身竟是如此烫手,走了两步便忍不住想松手。

    顾舒窈却在这个时候对她说:“对了,你脚下这栽绒地毯是特意从法国买的,若是烫了开水就毁了,你当心些?!?br />
    永梅吓了一跳,连忙放缓步子,生怕水洒出来??赡潜嗽谑中奶痰挠倘缯朐?,她离顾舒窈还有一段距离,走了几步便已难以坚持。

    手里烫的厉害,可又没有办法,走也不是扔也不是,只能强忍着,实属煎熬。过了一会了,她浑身开始发抖,眼看着进退两难,急得不知该怎么办。

    顾舒窈只想给她个教训,无意折磨她,便披衣下床走到永梅跟前,接过她手中的杯子。

    永梅如释重负,小心吹着手,原本以为顾舒窈会去喝,不料看见顾舒窈将手轻轻一撂,装满开水的杯子滚落在地,地毯湿了一大块。

    永梅眸光中带着惊讶与愤怒,抬头望向顾舒窈。

    她神色轻松地开口:“哎呀,不小心打翻了?!?br />
    原本站在一旁的颂菊连忙扑过来,跪在地上擦水。顾舒窈知道她是个老实的,不愿牵连她啊,便扶她起来,“别擦了,不过是块地毯,没什么大不了,再买一块就是了?!?br />
    说得多轻巧呀,永梅听到这句话犹如剜心,她顾舒窈与她永梅怎会一样?即使少帅不情愿,她也是老夫人让她住进这间卧室的,她如今是这个房间的主人,里面的一物一件她都可以随意处置。退一万步,这地毯她也赔得起。他娘家再怎么没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还没到变卖家当的地步,区区一块进口地毯还是买得起的。

    永梅一时间觉得受了羞辱,面红耳赤,带着哭腔埋怨:“少乃乃,我虽然只是个下人,可我伺候老夫人也有七、八年了,老夫人也不曾这样刁难我?!?br />
    顾舒窈反驳她,“不,你在帅府里虽然是做佣人,但只是薪水不多,并不是什么不体面的事情,用不着觉得低人一等。不过,人虽然不分高低贵贱,但人的品格有高下之分,我不喜欢落井下石的人?!?br />
    永梅有些心虚,却仍然嘴硬,“我不懂你说什么?!?br />
    顾舒窈笑了,索性讲话挑明,“要不过会我就让颂菊去禀告老夫人和六姨太,让少帅纳你做姨太太可好?!?br />
    颂菊本就胆子小,被顾舒窈吓得不轻,在一旁连连求饶。

    永梅这时才明白,她刚刚说的话这位少乃乃是一句不落的听到了。若是顾舒窈同从前一样撒泼胡闹,老夫人还不一定听她的??裳矍暗纳倌四嗣佳鄣?,不紧不慢,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她怎么能不害怕。

    永梅向来是个欺软怕硬的角儿,府里的丫鬟被她欺负遍了,也都畏惧她。永梅愣在原地半晌,小心观察着顾舒窈的脸色,自知惹了不该惹的麻烦,膝盖渐渐发软,没站稳“噗通”一声跪下,“少乃乃,我爹娘都走得早,我是大姐,底下还有三个妹妹一个弟弟,他们都要靠我养活,如果我被帅府赶出去,我们家全都给饿死,您不要和我计较,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br />
    顾舒窈不喜欢他们动不动下跪这一套,连忙招呼她起来??捎烂芬谰晒蜃?,顾舒窈只得道:“放心,只要你能安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我绝不会为难你的?!?br />
    她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这样跪来跪去她自己看着也难受。这样一折腾,顾舒窈心里头更烦闷了。

    然而这帅府中烦闷的不止顾舒窈一人。不知是谁嘴快,竟向殷老夫人说漏了顾舒窈长兄要来殷府讨说法的事。老夫人本就还在为痛失曾孙的事伤心。好家伙,真是火上浇油。

    因此,殷家几位姨太太这几日都守在殷老夫人房中,寸步不敢离。老夫人背靠在锦缎枕头上,脸色铁青,闭着眼一言不发。

    四姨太是个没眼力劲的,以为老夫人在打瞌睡,压根没察觉到老太太此时正憋着火。

    四姨太素来好吃懒做,在老夫人房里帮着端茶倒水已有好几个时辰,想着正好偷个懒。她看见茶几上摆了几盘松子、杏仁,没忍住坐过去偷偷嗑起来。她自作聪明以为自己声音轻,却不料在这个安静的房中,这不合时宜的“噼啪”声响尤为突兀。

    六姨太带着四岁的儿子殷鹤闻本站在老夫人床前,小男孩听见声音回过头去,馋得干瞪着眼咽口水。

    四姨太见了,笑着小声招呼:“鹤闻,到姨娘这来,姨娘给你剥?!?br />
    五姨太闻声瞥了一眼四姨太,看着她的吃相撇了撇嘴,掩着帕子发笑。不料这个时候老夫人阖着的眼突然圆睁,骂道:“吃吃吃!成天就知道吃,瞧着你这肚子一日比一日大,也不见你生个儿子出来!别人都要到府上讨说法了,你还惦记着吃!”

    四姨太吓得了个寒颤,连忙撂了手,手中的松子连同松子壳散落一地,五姨太也赶紧敛了笑。

    老夫人狠狠瞪了她们两一眼,气得直咳嗽。六姨太察言观色,坐上前来给老夫人捶背顺气,“哎哟,我的老祖宗呀,不过是一百大洋打发的事,没什么可着急的,您不要因为这个气坏了身子,划不来!”

    老夫人气还没消,板着脸道:“当年帅爷落难的时候,一来是为了报恩,二来也是看着顾家是书香门第,没成想宅子迁到了乡下,顾老爷又过世得早,子女都是这个模样。早晓得,就不该定什么亲!”

    “您这就是气话了,雁亭这门子亲事全燕北可早就都知道了?!?br />
    殷老夫人深深叹了口气,退一万步,即使顾勤山不要脸讹钱,他们殷家可是看重脸面的,想悔婚谈何容易。

    六姨太见老太太有些动摇,又道:“那丫头遭了不少罪,也知道错了,一直说对不起老祖宗,要来您这给您赔不是呢?”

    “赔不是?她赔得起么?那可是我曾孙的命!”老夫人虽然这样说着,但那张紧绷着的脸也稍稍松动了,毕竟年纪一大,心肠也就慢慢软了。

    再怎么说雁亭也有过错,之前老夫人自己也觉得亏欠了顾舒窈。这样想了想,便也没方才那么气了。老夫人扭过头,目光瞥向架子床内侧,有些搁不下脸,道:“这几日雪大路滑,她身子又没好,还是过些日子等雪停了,她想来再让她来吧?!彼底?,老夫人又想起什么,转头交代六姨太:“雁亭呢?军中事务再忙,他也该回来看一看了,真是不像话!”

    “行,我过会就让孟主任往北营行辕打电话?!彼低?,六姨太往一旁使了个眼色,殷鹤闻跑过来扑进老夫人怀中,“乃乃不要生气了,不然鹤闻也会难过的?!?br />
    老夫人终于笑了,爱怜地抚着男孩柔软的头发,“我的心肝哟,还是我们雁冰心疼乃乃,不像你大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