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帅府初见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殷鹤成差不多是被骗回来的。不知殷鹤成是真的军务繁忙抽不开身,还是存心避着顾舒窈,之前孟主任往北营行辕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什么用,反而说把少帅惹烦了,不敢再打了。

    最后还是六姨太亲自出马,谎称老夫人因为久不见他回来,急火攻心,身子不大安好了。殷鹤成的母亲早逝,是殷老夫人一手带大的,与老夫人很是亲近,这才答应回来。

    这一回,陈夫人更加重视,一大早便带了一屋子佣人进来,替她更衣梳妆。

    陈夫人说:“六姨太对少帅说的是老夫人卧病在床,为了将戏做真,还通知了其他平时有来往的高官家眷?!?br />
    顾舒窈诧异,“怎么喊这么多人过来?”

    陈夫人笑了笑,“也是老太太自己爱热闹,喊她们来凑桌麻将就是了。六姨太的意思是,趁着这么多人在,正好让老夫人亲口承认你的身份。这些都是盛军高级将领的夫人,少帅怎么着也得顾及脸面?!?br />
    居然是这样的打算!顾舒窈有些意外。

    不过,她也有她的计划,也不慌张。于是默不作声,任一群人收拾着自己。

    这次陈夫人又给她新置办些时新的衣裳??晒耸骜嚎戳搜酆?,还是稍稍有些失望。顾书尧印象中的民国女子,不是旗袍洋装窈窕婀娜,便是月白色学生装清纯可人,而到了她这,却尽是些看上去厚重累赘的旧式袄裙。

    陈夫人亲自给她挑了身粉白色袄裙,虽然样式老了些,颜色倒也鲜嫩。两个丫鬟在一旁忙前忙后,服侍着顾书尧里里外外裹了好几层,好不容易才扣上襟上的双喜扣,又伺候着她到梳妆台前梳头点绛去了。

    顾舒窈端详着镜中的自己,额前的一搓式刘海呈垂丝状,后面的头发则盘成发髻,鬓角还簪了一小串珠花。这样的梳妆配上方才的那一身袄裙,虽然说不上难看,却给人一种旧派的压抑,活像民国电视剧里久居深庭的小媳妇。

    她以前上班都是自己化一点淡妆,既精致也显气质。论长相,顾小姐的容貌比她从前漂亮得多。一双杏眼大而有神,笑起来像是两弯月牙,若是好好打扮,在现代怎么说也是个八、九分的美女。如今却打扮成了这副模样……

    顾舒窈忽然想起什么,猛地弯腰低头,仔仔细细察看一番后,才松了一口气——得亏不是小脚!

    陈夫人还以为顾舒窈在看新做的绣花鞋,于是笑着将她扶起来,拎着她前前后后转了一圈,忍不住赞叹:“年轻真是好,好好打扮一番鲜鲜嫩嫩的,哪个男人看了不喜欢?!?br />
    说着,又在她耳边与她老生常谈,“你这次可千万千万别惹少帅生气,人家爷们在外头风光惯了,哪能回家受你的气。你去同他温言细语服个软,什么事就都没了,老话不是说么,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br />
    顾舒窈不愿与殷鹤成有太多纠葛,辩了句嘴,“姨妈,我和他还没有结婚呢?!?br />
    陈夫人看着顾舒窈较真,不乐意了,“没成婚是没成婚,可他沾了你身子,难不成就这样算了,你不嫁给他还嫁给谁?”

    这个时代依旧是从前那一套,认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像她这样失了清白,再想嫁个好人家几乎是不可能了。不过顾舒窈并不在意,她从小就独立,在她和这位顾小姐相同年纪的时候,她早就一个人拉着行李箱到异国他乡求学。她从来都不需要依附谁,婚姻对她而言并不是必需品。

    当然这些话她不能和谁说,最好是能让殷鹤成以为自己心灰意冷,然后顺其自然答应解除婚约。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坦白自己的真实身份。毕竟穿越这种事说起来荒诞无稽,谁会信呢。

    不过,顾舒窈认为自己胜算极大。上次在陈夫人给她的报纸里,除了时事要闻,他还发现一张小报,这种报纸专门刊登这个时代风云人物的桃色新闻。而殷鹤成就在显著的版面,他家世显赫、年轻有为,又是留过学回来的,自然是小报记者们最爱报导的人物。不过,翻来覆去就是那么些内容,无非说他与他的一位秘书小姐出双入对、十分般配,又或者说他总捧哪位电影女明星的场,二人关系不一般。

    无论他喜欢的是哪一个,他既然有心仪的人,肯定是愿意和她解除婚约的,不然之前拖着不成婚做什么?说不定这段日子避着不见,就是在*着她先开口。这样想着,顾舒窈倒没那么排斥见她了。

    殷鹤今晚就会回来,而且还会在帅府留宿。顾舒窈知道不能再耗下去了,不然她鸠占鹊巢占着人家卧室得多尴尬?难道还要与他同床共枕?真像六姨太说的来年再生一个孩子?

    顾舒窈想想就头疼,看来最好是今晚就从帅府搬出去。只要婚约一解除,她就可以先去陈公馆借住一晚,然后再假借回顾家的名目离开那。到那个时候,她就真正自由了。

    顾小姐那儿还有些银元、首饰,带着也能撑一段时机,之后她可以另谋出路。虽然不一定能和从前一样做同声翻译获得高薪,但她在报纸上到看过,这个时代的一些公司,也招收接受过教育的女性作文员。虽然工资不多,一月只有几大洋,但是养活自己也是可以的。

    只是殷鹤成会不会因为顾及老夫人,因而不同意呢?顾舒窈管不了这么多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先做好准备准没错。

    傍晚的时候,顾舒窈找了个借口回卧室收拾东西,她捡了几身素淡的衣裳,和钱财放在一起,然后用之前顾小姐的包袱装好。那个包袱的花色虽然老气,不过囊鼓鼓的一袋,刚好放得下。

    顾舒窈刚准备去藏包裹,陈夫人却推门进来找她,“老夫人和六姨太她们都在客厅了,大家都等着你呢?!?br />
    顾舒窈不愿先惊动陈夫人,就近将包袱藏在沙发背后,若无其事笑着答道:“姨妈,我刚准备下去找你,你就来了?!?br />
    顾舒窈跟着陈夫人下楼,才发现好些人已经到了。通明的灯火将整个客厅映衬得金碧辉煌,客厅的中心摆了一张麻将桌,老夫人戴着一副老花眼镜,正弓着背和几位贵妇正打着麻将,六姨太也在其中,就坐在老夫人上手的位置。除了几位坐在一侧观牌的,一旁的沙发上还坐了几位在闲聊。都是些衣着华丽的贵妇人,其中还有赶时髦的烫了时新的手推式卷发。

    “来晚了,来晚了,让老夫人久等了,真过意不去……”陈夫人连声道歉。

    六姨太闻声回过头,笑着喊了声:“老夫人,还不快看,你孙媳妇来了!”

    老夫人心情看上去不错,见顾舒窈来了,端了端眼镜,笑着招呼她过去。

    顾舒窈才走过去,便发觉十几双眼睛全都朝她投来,那眼神中又打探的、讶异的各式各样,而且还有意无意地盯着她的小腹看。

    之前顾小姐怀孕的消息帅府上下瞒的算严实,殷老太太也只告诉了任子延一个外人,也是看在他和殷鹤成交情不错,特意让他去当说客。然而这天下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特别是顾小姐往盛江里那么一跳,她有身孕而后又跳江小产的消息就这么虚虚实实地传出去了。这种辨不清真假的轶事反而容易成为人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顾舒窈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只得故作腼腆的笑了笑。殷老太太怎么不明白,觉得脸上无光,顿时脸色就Y沉了下去。

    “哎呦,顾小姐一来,我一高兴都忘记到我出牌了……”六夫人忽然笑道,说着她顺手出了张“四万”,好巧不巧,正好点了老太太的炮。老太太一高兴,又和大家一起忙着算胡子去了。

    顾舒窈也识趣,悄悄从麻将桌边走开了。她听到有佣人说,餐厅那边菜已经准备好了,不过没有老夫人吩咐还没有上桌,好像是因为殷鹤成和另外几位夫人都还没到,等得无聊了,干脆凑了桌麻将先消遣着。

    顾舒不认识什么人,本想去找张夫人,却发现她正同一位太太正在讲话??醋派袂檠纤?,谈的应该是挺重要的事情。顾舒窈不方便走过去,却隐隐约约听到了些,好像是什么生子的偏方。顾舒窈开始以为是在替她问,吓了一跳。后来才意识到陈夫人自己也一直没有生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特别是女人,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年代。

    客厅中暖气滋滋地响着,顾书尧觉得房中又闷又热,或许不仅是暖气的缘故,还有这房中的氛围。她借着去盥洗室的名头,找了个机会去外头透透气。

    顾舒窈不知道该去哪,离开客厅,独自走到了走廊上。走廊一侧的玻璃窗凝着一层白雾,她闷坏了,正想望望远处,于是伸手直接抹去玻璃上的水雾。

    洋楼外传来汽车发动机熄火前的颤声,顾舒窈闻声往外望去,只见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福特轿车。雪越下越大,大雪纷扬,在车身上覆了薄薄一层浅白?;杌频某档葡?,立着一个披着短款狐裘撑着黑伞的女人,像是在等什么人。那女人身材窈窕,面容姣好,看上去又有些眼熟,总像是在哪见过,却又想不起!

    噢!顾舒窈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是她!她就是那个模糊记忆中的漂亮女人,总算找到她了!顾舒窈占据这具身体正是发生都是在顾小姐见她之后,或许她就是导致这场离奇穿越的关键。

    顾舒窈有些激动,连忙穿过走廊右拐,快步往外走去。两旁的卫戎近侍没有拦她,可是她忘了门前还有几级台阶。

    她太过着急,一脚踩空俯身往前跌去,却不料正好跌入一个硬朗而陌生的胸膛。一时间,沾染着硝烟气息的烟草香味铺天盖地地将她包围。那人的背挺得笔直,胸膛如同铜墙铁壁一般,分毫未动,然后利落地伸手稳住她的腰身。惊慌中,她来不及去辨认,只看见有雪花落在那人藏蓝戎装的冰冷肩章上。

    顾舒窈一心惦记着那个神秘女人,生怕她突然走掉,与她失之交臂。因此没有留心自己究竟撞了谁,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后,便将自己从那人身上推离,直接从他身边绕过。

    可才走了两步,她的胳膊却被人紧紧握住。顾舒窈回过头,正是方才那人。她站在阶下仰视着他,那是个极其俊朗英挺的年轻男人,戎装马靴、器宇轩昂,他的身后是一大片一大片雪夜的星空,如絮飘雪盘旋而下。他的上将军帽下,淡淡投向她的是一双冷眼,眉宇之间尽是凛冽之色。

    顾舒窈还没回过神来,门外立着的两排近戎侍卫突然立正上枪行礼,那动作干脆而整齐,如同天边劈过的闪电,震人心魄,“少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