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有口难辩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侍从官特意放低了声音,听不清说了什么。顾舒窈离得近,隐隐约约听见“遇袭”这样的字眼。

    殷鹤成转过身来,环视一周,吩咐道:“梁夫人出事了,诸位夫人今晚最好留在舎下,过会会命人通知府上,明日再送诸位回府。雁亭先出去将此事处理好?!?br />
    殷鹤成的语气镇定自若,无端让人觉得安心??伤蛔弑闾ネ馕廊旨岬纳?,将帅府团团维住。不一会儿,又开过来十几辆载满士兵的军用卡车??凑庹笫?,想必是出大事了。

    好在帅府卧室众多,十几位夫人很快就安顿好了。陈夫人陪着顾舒窈上楼,安慰道:“怎么今天偏偏出了这事,不过看少帅今日待你的态度,想必是回心转意了?!?br />
    顾舒窈还在想着那位狐裘女人,可之前顾小姐对她的记忆不剩多少,于是对陈夫人道:“姨妈,我今天看到他的秘书了,就在他车上?!?br />
    陈夫人一惊,问:“是那位戴小姐么?”她叹了口气,想了想:“那个女人我虽然没见过,不过听人说是和少帅在舞会上认识的,还会洋文,据说出身也不错。男人嘛,在外头总有些交际,但是说到头来,正主只有一位,你要学会留住他的心?!?br />
    正说着话,门外传来轻微的S动,顾舒窈打开门正好看见颂菊匆匆过去,于是问她。

    颂菊一向胆子小,脸上惊魂未定:“梁夫人的车在城外遭遇伏击,司机当场中弹身亡。近卫旅刚刚在府上抓了几个佣人去审问,说是有人走漏了风声,跟梁夫人遇袭一事有关?!?br />
    陈夫人忧心忡忡,道:“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不会出什么乱子吧?!彼低?,她想起了什么,又道:“去年也出过这样的事,在府里抓出西北孟军的J细,好在后来都抓出来毙了?!?br />
    陈夫人看着顾舒窈默不作声,以为她一个姑娘家害怕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连忙扯开话题,“你看看,雁亭也不容易。女人可以躲起来,可他们爷们却要出门处理这些事?!?br />
    她不知道顾舒窈担心的其实是别的。她的行为举止和顾小姐有些出入,穿越这样的事说出去没人信,万一被谁发现,那真是百口莫辩,当作同伙抓起来就完了。

    过一会儿,又传来梁夫人在医院抢救失败的消息,陈夫人素来心肠软,连连抹着眼泪:“梁夫人是个极好的人,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

    顾舒窈安慰陈夫人,突然想起殷鹤成之前说,他让他的司机先送的梁夫人。是不是有人把梁夫人当做殷鹤成了?难道这些都是冲着他来的?

    陈夫人走后,顾舒窈连忙将之前的那些报纸收起来。现在时局紧张,稍有风吹草动,便容易草木皆兵,她千万不能成为替死鬼。

    顾舒窈想到这些,一直都没有睡好,半夜里还听到楼下有卫兵的踏步声。后半夜的时候,顾舒窈迷迷糊糊的。半醒半睡中,她忽然觉得卧室通往阳台的门口站了个人。

    顾舒窈浑身一激灵,连忙睁开眼,竟看到殷鹤成正站在门口抽烟,点燃的香烟明灭,如同星芒。顾舒窈刚想问他,“你怎么回来了?”可转念一想这其实是人家的卧室。

    顾舒窈不知该如何应对,在想是否要闭着眼睛装睡,却发现殷鹤成已经注意到她。

    躲不过就直面,顾舒窈索性撑着坐起来,单刀直入,说:“殷鹤成,我想和你解除婚约?!?br />
    他没说话,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抽着烟。

    像重重一拳打在了空气上,顾舒窈没料到他会这样反应,十分受挫,却也不死心。她想着顾小姐的处境,装模作样地说:“我累了,不想再同你纠缠。这样对你也好,你以后想娶谁、喜欢谁都跟我没关系,我也不会再来烦你?!?br />
    他一个眼波扫过来,在她面上停留片刻,又望向窗外去了。

    顾舒窈受不了他这样毫不在意的态度,也别过脸去??上赶敢幌?,才发现刚才一着急自己说错了话。这话本来没有错,可这话从她顾舒窈说出来太过奇怪,听起来不觉得释怀,反而酸溜溜的。

    他走过来,将烟在茶几上的烟灰缸中按灭,“你不用再说了,孩子的事只要老夫人原谅你,我也不会计较。我既然碰了你,会对你负责的?!彼饩浠暗囊馑挤置魇蔷醯盟谟芄首?。

    被他这样曲解,顾舒窈憋屈得很,真以为自己对他死心塌地?费尽心机只是想委曲求全?

    顾舒窈真想将心里的话一股脑儿全吐出来,可又该如何辩解呢?在这个年代,女人失节是天大的事情,失了身就只能作为附属品跟随那个男人一生。这样荒唐的事情,可偏偏无论男人、女人都认为理所当然。

    一想起才抓的那几个佣人,顾舒窈又把喉咙里的话给憋回去了。她现在是顾小姐,讲话做事受传统礼教影响了十几年,她如果说轻了,他便觉得她装腔作势、欲擒故纵,若真与他辩个鲜明,殷鹤成这么敏锐的人,怎么会察觉不了?

    怎么做都不对,顾舒窈一时之间感觉陷入僵局,生了闷气,于是往大床上一倒,缩进被窝里,不再看他也不再说话。

    可顾舒窈才闭眼没多久,便感觉床的另一侧微微下陷,她知道是他过来了。

    顾舒窈警觉地回过头,发现他刚将腰间佩枪取下,正在解衬衣的纽扣。

    她与殷鹤成已有夫妻之实,有些事情有一就有二,何况她现在躺在他的床上,若是他对她做了什么,别人也觉得是理所当然。顾舒窈平时遇事再怎么镇定,并没有经历过这些,也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平静地问她,“你想要我干什么?”

    她瞪着他没有说话,却见他背过身将衬衣脱下,露出结实的后背来。她低过头,避过眼不去看他,却望向床头柜上的手.枪。

    她在美国的时候摸过朋友的手.枪,会一些简单的C作,此外她还跟着教练练过女子防身术。顾舒窈盯着手.枪,手心里全是汗,理智告诉她这只是最后的退路,绝不是上策。

    她想了想,决定以退为进,对殷鹤成说:“史密斯医生说我的身体还没有从流产中恢复,现在还不能……”

    他不温不热地开口:“成婚前,我不会再碰你。成婚后,我也不想碰你,但如果老夫人想要曾孙,我还是不会违背她。到时你也只需生下一男半女,然后在家伺候老夫人就好。其余我的事,不用你管?!?br />
    这算是什么混账话?他就是向她挑明了,他即使娶她也不是妻子,而只是一个替他传宗接代、照顾老人的人。

    虽然这些话听着就让人生气,不过顾舒窈没有计较,因为她更在意前半句,只要成婚前两不相犯也是件好事,对她而言就是解决了燃眉之急。于是掀了被子坐起来,顺着他的话说:“既然这样,成婚前我再住你卧室也不妥当,今晚就搬出去?!?br />
    “不必了,我睡沙发?!?br />
    他起身去换睡袍,又点燃一根烟,抽两口就掐灭了。拿了床被子走去沙发,脚却不知道绊倒了沙发边的什么。他低头一看,才发现是一个装得满满的包袱,系的结松动了,还可以看见里面叠好的衣物。他认得,这些都是顾舒窈的。

    他皱了皱眉,去看顾舒窈,她已经闭上眼睡了。月色轻轻浅浅从玻璃窗透进来,她缩在被子里,小小的一团,只露出小半张清秀的脸来。他看了一眼,视线又移开了。

    顾舒窈一夜没有睡好,一直都在防备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听到他的呼吸声,才任自己被睡意席卷。她睡得迟,醒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殷鹤成已经不在了。

    还是陈夫人进来,顾舒窈听见才醒的。她以为是殷鹤成,下意识看了眼床的另一边。

    这个举动被陈夫人收进眼底,她冲着顾舒窈暧昧一笑:“听说少帅昨夜睡在这了?!?br />
    顾舒窈知道陈夫人想问什么,直接否认,“和您想的不一样?!?br />
    陈夫人心情好,开她玩笑,“我还没说怎么想的,你怎么就先说和我想的不一样了?!彼耸骜撼员?,笑了笑,“神秘兮兮道:“刚刚我听五姨太说,少帅今早跟老夫人承诺,过了年就娶你过门?!?/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