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戏院偶遇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那个时候的电影院并不叫电影院,大多称作大戏院。殷鹤成带顾舒窈去的,是盛州城里数一数二的凯旋大戏院。戴绮珠并没有跟去,她中途上了另一辆车,奉殷鹤成的命办什么事去了。怪不得这位秘书戴小姐患得患失,她虽然是殷鹤成的秘书,看上去总与他形影不离,可殷鹤成要是想去见别的什么女人,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将她指使开了。

    汽车刚停在凯旋大戏院门口,戏院的周老板早就带着人候在那了。

    顾舒窈下了车,虽然比之前好了许多,但还是扶着车身缓了一会儿,胸口闷闷的,想呕吐却又吐不出。殷鹤成下车站在她身旁,皱着眉只用余光看她。他手稍一抬,副官适时上前递给顾舒窈一张方帕。

    顾舒窈跟在殷鹤成后面,映入眼帘是一幢三层的西洋建筑,三扇红质敞开着,橱窗里摆放着新上映电影的海报,拱形玻璃窗上还装饰着小灯泡。

    趁着他们没注意,顾舒窈环顾了一圈周围,周边立了许多高楼,有饭店也有百货大楼,灯火通明,想必是盛州城的中心。那闪烁着的灯光仿佛在像顾舒窈眨眼,告诉她它们才是她向往的。

    周老板迎上前来,身旁本来还跟了几位浓妆艳抹、身材窈窕的女招侍,那几位本来望着殷鹤成眼波流转,看见他身后还跟着顾舒窈后,面面相觑,一个个小心打量着她。谁都知道少帅有一个旧派的未婚妻,看顾舒窈的穿着,并不难认。

    这年头并不安稳,前些年军阀混战,紧接着匪患不断,日本又对燕北六省虎视眈眈。戏院的生意不好做,便请了年轻貌美的女招侍代替男人的“三行”,名为卖茶,说白了和妓院的“打茶围”没什么分别。

    周老板是个识相的,看了一眼顾舒窈后,不动声色就将女招侍们打发走了,弯腰亲自请殷鹤成一行入三楼的包厢。

    能来凯旋大戏院的都算是贵客,可一路上遇着殷鹤成,都避让到一旁,十分礼貌地与他打招呼,连带着还问候了顾舒窈。

    旋梯经过二楼的时候,从上面走来一群喝得醉醺醺的军官。中间是盛军的两位师长,二人搂着几个女侍,被五六个兵簇拥着摇摇晃晃往下走。

    顾舒窈凭着顾小姐的记忆,一眼就认出其中一位就是她的姨父,陈夫人的丈夫。

    “要我说,这电影还没有戏好听,要声音没声音,要颜色没颜色。要不是因为爷想你们了,才不来呢!”陈曜东用破楼哦嗓子大声叫嚷着,看见殷鹤成一行人上来,浑身一激灵,酒醒了一大半,赶忙带好军帽敬礼,“少帅!”

    “姨父?!惫耸骜好涣系交嵩谡饫镒布玛锥?,还是眼前这样的场面,她有些为陈夫人不值,这声“姨父”喊得十分僵硬。

    陈曜东顾忌殷鹤成,因此并没有介意顾舒窈,只草草应了一声。

    殷鹤成治军严谨,除了剿匪,还一直整顿军纪。承军前几年松散懒散,甚至有军官染上鸦片烟,殷鹤成上任以来一直严抓军纪。那两位师长虽然年纪远在殷鹤成之上,陈曜东更是殷司令的表亲,但依旧忌惮他,在一旁赔笑半晌后才悻悻离去。

    顾舒窈忽然记起上回陈夫人对她说的,说爷们在外头风光惯了,回家怎么能容得你胡闹??醋懦率Τぁ胺绻狻比绱?,顾舒窈不由心疼陈夫人,不知陈夫人是因为忙她的事,在陈师长身上分了心,还是陈师长素来如此?

    在现代遇上这种事,女方厉害的抓住把柄,准能狠狠收拾一顿丈夫??稍谡飧瞿甏??男人三妻四妾、寻花问柳在他们眼中看来在正常不过。论呼风唤雨,殷鹤成比陈师长更胜一筹,顾舒窈难以想象殷鹤成在外是怎么个情形。

    顾舒窈出了片刻的神,才发现已经到了三楼。戏院内部和现代的电影院并不相同,楼上设有包厢,桌上摆着茶水、水果,副官带着卫戎近侍守在包厢外,周老板亲自在一旁伺候茶水。

    电影是早就选好的,不知是迁就了顾舒窈的口味,还是殷鹤成兴致使然,电影放的是由戏曲改编而成的电影,银幕中戏子带着如意冠,手持鸳鸯剑身手利落,黑白画质虽然还算清楚,却没有声音。

    顾舒窈刚看两眼时还觉得新鲜,看久了却没什么意思,与其待在这还不如,还不如去盛州城别处看一看。她观察对面的殷鹤成,只见他斜靠在沙发上,燃了一支烟,也是意兴阑珊,只有周老板在一旁殷勤地端茶倒水。

    顾舒窈发现,才十分钟,殷鹤成便已经看了三回表,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有什么事。

    顾舒窈一心等着殷鹤成提前离场,自己也好混出去四处逛逛,可他迟迟没有走的意思,等得急了,她突然有了主意。

    正好有侍从进来送水果,顾舒窈朝着周老板道:“嗳,周老板,我想问您一个事?!?。

    周老板立即回过头来,十分客气,“顾小姐有什么问题,您请说,我一定知无不答?!惫耸骜核淙豢醋胖芾习?,余光却注意到殷鹤成闻声也扫了她一眼。

    顾舒窈抓准了时机故作无知,指着银幕,语气夸张:“周老板,这布里怎么还藏着人?还不做声,可以叫他们出来演么?”

    周老板正在抚着杯盖喝茶,没料到她会这样问,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送水果的侍从也没忍住笑意,唯独殷鹤成一人不动声色。

    意识到自己失态后,周老板赶忙看了眼殷鹤成,生怕惹他不快。他若是得罪了殷鹤成,不晓得日后这生意还做不做得成。

    周老板擦了擦额间的冷汗,小心翼翼答道:“顾小姐说笑了,这电影呀就和那皮影戏差不多,这是光影戏,又要用电,所以叫作电影?!?br />
    殷鹤成看了眼表,突然站起来,对顾舒窈道:“我还有事,过会司机会来接你?!?br />
    周老板吓坏了,连忙站起身挽留殷鹤成,可他去意已决,怎么可能留得???

    顾舒窈坐在暗处,弯唇一笑。每个人都有软肋,像殷鹤成这样权高位重的人最好面子,当众折他的脸自然是让他走的良策。

    周老板亲自去送殷鹤成,包厢里一时只有她一个人在。顾舒窈算着时间,估计着他们已经下楼,赶紧偷偷打开包厢门。原以为可以溜出去,却发现殷鹤成的副官还在门外,“顾小姐,您要去哪?我陪您去?!?br />
    顾舒窈只得借口上洗手间,那位姓赵的副官终于没有跟来,只是远远看着她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顾舒窈对着盥洗池前的镜子发呆,里面的她穿着淡紫色的袄裙,梳着旧式的妆发,陌生得连自己都认不得。

    正出着神,她听见门外的走廊上有人说话,一人说的法语,一人说的中文,因为曾经的职业习惯,顾舒窈忍不住在脑中翻译每一句外文。

    那人用法语说的是,“我和我朋友走散了,你能不能帮我找到他?!?br />
    显然,和那人谈话的女招侍不懂法语,用夹杂着中文的英语支支吾吾和他交流:“hello,您说的what?”

    法国男人以为对方会英语,又换成英语问了一遍,谁知还是一问三不知。

    盛州是燕北六省最繁华的城市,因此也有不少外国人,女招侍们通常也会说上一两句英语,但也就那么一两句,常常是用来博君一笑的。

    顾舒窈走出洗手间,便看见了那个年轻的法国男人。因为双方都不懂彼此的意思,他已经焦头烂额,抓着头发四处走动。那人一时没有注意,不小心撞到了顾舒窈身上。

    他用法语说:“对不起?!?br />
    顾舒窈想都没想,极其自然用法语回了一句,“没关系?!辈乓痪浠?,法国男人突然抬起头来,激动地握住顾舒窈的胳膊,又立即松开:“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小姐,你会讲法语?”

    顾舒窈原本不想暴露自己,但事已至此也不好袖手旁观。顾舒窈朝包厢方向看了一眼,殷鹤成的人并没有跟来,于是她带着法国男人走去走廊尽头。交谈一番才知道,这个法国男人叫布里斯,大学毕业刚从法国来盛州,他本来和一位中国朋友来凯旋大戏院看电影,但是走散了。

    顾舒窈转过身,刚准备将布里斯要找的人的衣着特征告诉招侍,抬头便看见走廊那头正好走来一位穿着白色西服的先生,和布里斯之前的描述十分相似,于是指给他看,“那位是你朋友么?”

    布里斯抬头,脸上立刻浮现起灿烂的笑来。他一边招手一边朝那人阔步走去,走了几步,突然转过身来,回到顾舒窈面前,眨了眨眼:“谢谢你,你是我见过法语说得最好的中国人?;褂?,小姐你真的很美?!?br />
    顾舒窈望着布里斯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法国男人的浪漫与热情果然是不分年代的。

    顾舒窈又望了一眼包厢,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时间去别处转转。刚往旋转楼梯的方向走了两步,身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

    顾舒窈以为是赵副官,吓了一跳,回头却发现是那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

    他极为绅士地自报家门:“小姐,你好,我叫何宗文,是布里斯的朋友?!?br />
    顾舒窈上下打量这个男人,他一身白色西装,皮鞋擦得很亮,看上去斯文又潇洒,不像是个坏人,于是问他:“何先生有何贵干?”

    “是这样的,我刚从法国回国,带了一批书籍回来,想译成中文版,但奈何人手不够。我朋友跟我说你法语说得特别好,如果你有兴趣,你以后可以随时联系我?!彼底?,从西服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递给顾舒窈。

    顾舒窈接过去一看,上面写着:何宗文,众益书社副社长,底下还有这家书社的地址。顾舒窈表面平静,可心脏已经在胸口砰砰直跳,她真正盼望的生活似乎离她越来越近了。

    何宗文前脚刚走,赵副官后脚便找了过来:“顾小姐,电影已经放映结束了,少帅派来接您的车已经在楼下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