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断绝关系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舒窈记得,以前顾勤山和罗氏每次从帅府要到钱之后,都会再给顾小姐稍稍置办一点首饰。罗氏还真是个精明人,舍得拿出些小恩小惠来,却把账算在顾舒窈头上,借着她与殷鹤成的事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殷家要钱,这把她当什么了?

    顾舒窈知道,顾小姐这哥哥嫂子贪得无厌,想让她做一棵长久的摇钱树,自然是不会同意她解除婚约,可偏偏在那个时代,她的婚事自己根本做不了主。也难怪她那次与殷鹤成摊牌,他根本就不当回事。

    还不如趁着这机会,和这兄长嫂子早早撇清干系,将来解除婚约也少了重阻碍。

    顾舒窈稍稍推开还赖着自己的罗氏,冲她嫣然一笑,明知故问:“嫂子,你们是来帅府要钱的么?”

    罗氏哪能承认,那张哭啼的脸微微一僵,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慌忙否认:“舒窈,你是不是糊涂了,我们怎么是来要钱的,我们可是来给你讨说法的,你人还没嫁过去,怎么胳膊肘竟往外拐?!?br />
    顾舒窈点了点头,又抬头望向殷鹤成,“你听见了吧,他们不要你的钱?!?br />
    从前的顾小姐夹在这中间,得不着便宜还得受委屈。顾舒窈自然不干,她的语气不冷不淡,既断了罗氏的退路,还让殷鹤成难堪。她才说完,戴绮珠惊诧地看了她一眼,站在殷鹤成身后的任子延闻言眉毛也微微一扬,饶有兴致地抬眼去看顾舒窈,现如今敢这样当众扫殷鹤成脸的人怕是不多了,这顾小姐还真是有意思。

    殷鹤成的脸色不太好看,“既然这样,那更好?!彼低昃鸵?。

    罗氏急了,可刚才话已说出口,她现在又说不得什么,脸憋得通红。

    只是顾舒窈没料到她胆子大,竟准备上去拦殷鹤成。顾舒窈先一步扣住罗氏的手,笑着问:“嫂子,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罗氏一时情急,袖子一甩,气急败坏道:“你自己问问你哥,家里的药铺折了多少钱?赌桌上又输了多少钱?欠了多少钱?”

    戴绮珠听完勾唇一笑,骨气看来并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挣来的,话说的再硬气,也抵不住家里人扯后腿。殷鹤成转过身,吩咐戴绮珠先领着温特医生他们上去,只剩任子延和副官在一旁陪着他。殷鹤成刚回过头,却看见顾舒窈十分平静地将自己身上的耳坠子、翡翠镯子一件件取下,然后整整齐齐放在桌上,对罗氏和顾勤山道:“这些都是我从家里带来的,不够的话,我楼上还有,都可以给你们?!?br />
    殷鹤成素来看不起她哥哥,也看不起顾家人,在他眼中都是些没骨气的。他蹙了蹙眉,将皮手套摘下给副官,微微偏过头去看她,那双月牙一般的杏眼中,眸光虽然淡淡的,却无比坚定。

    罗氏看出了顾舒窈想和他们断绝往来的意思,在一旁煽风点火,“舒窈,做人可不能忘本啊,你自己嫁了好人家,大富大贵,就不管娘家死活了?”

    顾勤山这才回过神来,上前一步问顾舒窈:“妹子,你这么做是怎么个意思?”

    顾舒窈在脑中顺了一下顾小姐的回忆,不紧不慢道:“我从没有忘本,一直记得祖辈兴盛顾家的不易,而如今顾家上百年的家业衰落于你手,你还恬不知耻借我的名义来这里要钱?我用不着你们这样的关心?!?br />
    顾舒窈这几句话说的重,而且字字踩中顾勤山的痛脚,他向来脾气冲,嘴里嚷嚷着:“你这只白眼狼,以前吃我的、用我的,如今忘恩负义,看我今天不教训你!”说着,扬起手就往顾舒窈脸上扇。

    沙发上顾舒窈那两个侄女吓坏了,顾勤山虽然没本事,但是在家里经常动手打罗氏,时不时就把她们娘亲打得鼻青脸肿。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在家里时常挨打的罗氏,此刻居然有些幸灾乐祸。

    六姨太见状吓了一跳,连忙吩咐侍从过去拦。只是顾舒窈和顾勤山本来就隔得近,顾舒窈没料到他会动手,慌乱中往后退了一步。眼看着顾勤山的手就要挥到脸上来,却突然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掐住手腕。

    顾舒窈回头一看,竟是殷鹤成。只见他沉着脸稍一用力,顾勤山手上的骨头咔嚓作响。

    他冷声开口:“这里还轮不到你来教训人?!?br />
    顾勤山在家里虽然作威作福,但在外头是个窝囊废,他哪里是殷鹤成的对手,手腕疼的厉害,忙不迭地求饶。殷鹤成看了一眼顾舒窈,微微敛目,才将手松开,“送客?!?br />
    顾舒窈受了惊吓,站在一旁还没反应过来。倒是一旁的任子延有些惊讶,打量了殷鹤成好几眼。

    不一会儿,卫戎赶过来将顾勤山“请”出了小会客室,罗氏见丈夫被赶了出去,也连忙跟着去外头了。他们离开后,殷鹤成在原地站了片刻,也同任子延一起去了楼上。

    六姨太见顾舒窈还愣在一旁,连忙扶着她去沙发上坐,安慰道:“爷们脾气都大,也不是又多大的仇怨,你别放在心上,雁亭也是为了护着你?!?br />
    顾舒窈听完才意识到,六姨太是怕她觉得哥哥被赶出去了没脸,毕竟当着这么多佣人的面。

    不过,顾舒窈并不在乎,她并不想在帅府长期待下去,也不想同这顾勤山又过多往来。

    顾舒窈也的确有些意外,她不知道殷鹤成刚刚的用意,难不成真和六姨太说的一样是在维护她?

    他维护她?顾舒窈顺着这个念头想了下,自己都觉得荒唐,恐怕是他看准了时机借题发挥,再者,在他的府邸里,让一个外人飞扬跋扈,岂不是损了他的威风?

    顾舒窈不想让六姨太多心,从茶几上拿了几粒水果糖给两个侄女,语气轻松道:“那是他们活该?!?br />
    说完,顾舒窈便去逗她的两个侄女去了。稍大一点的那个七岁,叫顾兰芳,小一点的才三岁,叫顾梅芬。顾家的女孩眼睛都好看,弯弯的,像月初的娥眉月,虽然穿着半旧的袄裙,看上去却像年历里的女娃,六姨太看着也很是喜欢。

    兰芳和梅芬并排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紧紧握着顾舒窈刚刚给她们的水果糖,糖纸已经皱皱巴巴,却始终不敢吃。兰芳还知道唤顾舒窈一声“姑姑”,梅芬却是一声不吭,问什么也都不敢答,怯生生的,应该是方才吓坏了。顾勤山在家脾生性暴躁,输了钱有只敢在家里发脾气,恐怕这两个孩子也受了不少委屈。顾舒窈虽然想和她这哥哥嫂嫂划清界限,但并不想连累孩子。

    六姨太陪着顾舒窈逗了会孩子,看着时机合适,又劝顾舒窈:“毕竟是自家兄弟,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不过是一时糊涂,你可别往心里去?!?br />
    六姨太是个周到客气的人,许是为了维护顾舒窈的颜面,又吩咐佣人在另一处会客室安顿顾勤山和罗氏。不过罗氏觉得没面子,非但不领情,还跑过来领着两个孩子走了。

    她进来的时候,顾舒窈正在帮梅芬拆糖纸,梅芬刚想接,就被罗氏抢过去扔掉了,“你当她是姑姑,可人家六亲不认,不把你当外甥女?!彼低?,狠狠瞪了顾舒窈一眼。

    顾舒窈无所谓,正好想和他们断干净了,日后才轮不着他们对她的婚事指手画脚。

    顾舒窈从小会客室回卧室后,乏得不行,直接睡了午觉。那天下午,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她回到了顾小姐的老宅,应该是春日里,院中开了大片的梨花。她指着开得最盛的那簇说想要,还是少年的顾勤山立即躬下身子将她驼在肩上,她够了许久还是够不着。他索性爬到树上,谁知道树枝断裂,他直接从树上摔下来,养了三个月才好。

    顾舒窈是在这个时候醒来的,她知道这些应该是先前顾小姐的记忆。她突然想起六姨太说的那句“斩断骨头连着筋”,于顾小姐就是的。说来真奇怪,她明明不是顾小姐,却拥有她的身体、她的记忆。她原以为她可以对顾勤山的兄妹之情毫不在意,也不必在意,可这个梦呢?

    顾舒窈刚醒来,颂菊突然急匆匆跑上来敲门,问她话时却又吞吞吐吐的:“少乃乃,您嫂子说要见您,在客厅里等了半晌了?!?br />
    顾舒窈跟着颂菊下楼,罗氏一看见顾舒窈过来,连忙从沙发上起身,猛地扑过来,在她跟前跪下:“舒窈妹子,我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来求你了?!?br />
    顾舒窈见她这阵势吃了一惊,不知状况,于是扶罗氏起身,问她怎么了。

    罗氏哭哭啼啼地跟顾舒窈诉苦,“你哥哥又去赌了!”

    “他没有钱拿什么去赌?”

    “他输红了眼,怎么劝都不听,把你们顾家的地契押上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