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顾家地契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勤山他人呢?”

    罗氏见顾舒窈直接喊的名字,害怕顾舒窈真与他们划清界限,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头,道:“你哥输烂了就离开赌坊了,但地契什么都还押在那。舒窈啊,你快想想办法,把它们都赎回来?!?br />
    赎回来?顾家的地契、房契、店契若是赎起来,怎么可能是一笔小数,最少值几万大洋,而盛州城里一位大学教授的月薪也不过几百块钱。

    顾舒窈面对罗氏的哭啼并不怎么动容,语气平静:“他输了地契,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可是没有脸再去殷家要钱了?!?br />
    罗氏见顾舒窈依旧冷着脸,连忙去门口将两个孩子牵进来。外头冰天雪地的,兰芳和梅芬的脸都冻得通红。顾舒窈看不过去,连忙让佣人带过去先洗把脸,再领着去餐厅吃些热食。

    罗氏察言观色,立即道:“不用找殷家要钱,舒窈你还记不记得你父亲给你的那只翡翠白菜?”

    若不是罗氏提起,顾舒窈还真没将那对翡翠白菜当回事,以为只是一般的装饰品,那次她准备离开帅府时,甚至都没想过将它带走。

    顾小姐的记忆总是要她刻意去回忆时才能想起,顾舒窈才记起那翡翠白菜是顾家世代传下来的。

    顾家祖上是前清重臣,因此府中收藏了不少珍奇,而最为贵重的便是这块翡翠。听说这样雕琢精美的翡翠世上只有两只,另一只本藏在紫禁城里,外国联军攻城时流落了出来,至今不知所踪。也正因为这个,顾舒窈手上这只也更值钱了。

    顾小姐的父亲临终前将翡翠白菜给她作嫁妆,想必一来是看着亲家烈火烹油,若嫁妆太薄未免显得寒碜。二来,他就那么一儿一女,家业全给了不务正业的儿子,总得给女儿留条退路??上衷诘购?,这只翡翠白菜也被人看上了。顾舒窈觉得好笑,原来她这嫂子早就替她打算好了。

    不过,既然是嫁妆,她正好有机会做一笔文章。

    顾舒窈知道她这哥哥嫂子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悔改的,于是不做声,往那间稍为偏僻的小会客室走去。

    客厅里人多而杂说话不方便,小会客室里只有她们两人。顾舒窈坐到沙发上,低着头装模作样地思考,像是在艰难抉择。

    罗氏跟着坐了过来,亲昵地将手放在顾舒窈的膝盖上,小心地窥视着她的脸色,“舒窈,我知道这如意对你十分重要,可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到时我们一家子流落街头是小,丢了祖宗的家业是大,你爹爹若是泉下有知……”

    顾舒窈不吃罗氏这一套,不过想吊吊罗氏的胃口,于是微微抬起头,瞥了她一眼,“要不我把它当掉?”

    罗氏立即喜笑颜开:“哎呀,舒窈真是明事理,嫂子正是这个意思!”

    顾舒窈叹了口气,故作犹豫:“可这是爹爹替我准备的嫁妆?!?br />
    “无妨,待你出嫁,嫂子再给你备一份就是了?!?br />
    顾舒窈摇头,一口回绝了,“父亲临终前反复嘱咐我日后拿它作嫁妆,我不能违背。再说,这翡翠白菜作嫁妆的事,殷家也是早就知道的?!?br />
    罗氏一口气被顾舒窈提了又吊,似乎说通了这会子又绕了回去,只觉得百爪挠心,又不敢多说什么,生怕她反悔不干了。

    “我还有一个办法?!惫耸骜翰唤舨宦乜?。

    “你快说!”

    “翡翠玉白菜可以先当掉赎地契,但是哥哥将来得给我把它赎回来?!?br />
    不过是句话,罗氏忙不迭地点头答应,应一句话又不掉R,赎不赎得回是以后的事,她可不用管。却不料顾舒窈道:“既然翡翠玉白菜是我的嫁妆,那么一日赎不回来,我一日不成婚?!?br />
    罗氏犹豫了下,可没有别的法子,还是满口答应了。

    顾舒窈回房里不仅取了那只翡翠白菜,还带上那张名片,她难得有机会出去一趟,殷鹤成还不在身边,怎能不抓???

    顾舒窈跟六姨太提前招呼了声,打听了下盛州城里稳妥的当铺。六姨太应是不太想C手别家的事,想着只是周济亲戚也没多问,还派了车送顾舒窈出去。

    顾舒窈先去的赌场,找到了赌场的管事让他开价。管事虽然一直听顾勤山吹嘘他的姑爷是殷鹤成,但又知道殷鹤成并未娶妻,也没听见什么风声,因此以为是顾勤山吹牛,并没有当真。毕竟这天底下想和殷家攀亲戚的多了去了。若他真和殷家有关系,怎么还会有人让他故意去赢顾勤山那个蠢东西的钱呢?

    见顾舒窈前来询价,看着不过是个未出阁的姑娘,管事态度颇有些傲慢,躺靠在一张红木圈椅上,随手比了个“八”,“顾家地契、房契、店契加起来,至少值这个数!”说着上下打量了一眼顾舒窈,笑得下流:“姑娘若是一时筹不来钱,也可以用别的办法慢慢还?!?br />
    罗氏闻言急了,恶狠狠地骂了几句粗话。

    倒是顾舒窈一点也不慌张,反倒看了他一眼,冷冷一笑:“不必了?!彼低?,转过身带着罗氏便走了。

    赌坊果然是个藏污纳垢的地,可恨的是顾勤山还沉迷于此,非但自己时常过来,还要连累妻子、妹妹陪他趟这趟浑水,好在顾舒窈之前大小场面都见识过,也能做到面不改色。若是换作之前久居深闺的顾小姐,又该怎么去应对?

    顾舒窈紧接着又去了当铺,当铺的掌柜仔仔细细验了一遍货,他是个识货的,验完后大吃一惊,扶了扶眼镜,诧异地望了一眼顾舒窈。不过他看到她坐的是帅府的车,便也明白了。

    因为知道她和帅府有关联,因此既没敢太压她的价,开了足足十万的价,还立即派人去银行取钞票。

    再回到赌坊的时候已是傍晚,装着钞票的钱箱太沉,顾舒窈让司机帮忙提着,也提防着万一赌坊的人看见这么多钱后耍赖,两个女人进去难免不是对手。

    赌坊的打手领着顾舒窈一行进去,好在赌坊的管事还在。顾舒窈直接让司机将钱箱放在桌上,然后亲自打开推向管事,“这里八万,你点点数?!?br />
    管事看着顾舒窈一时出了会神,他没想到眼前这位年纪不大的小姐真能拿出这么多钱来,想着她之前讲话不卑不亢,居然还敢到赌坊来问他价钱,与那些闺阁里的小家碧玉截然不同。难不成?

    管事没敢收钱,站起身来忙让底下的人去沏茶,然后请顾舒窈和罗氏他们落座,思来想去才问:“敢问您和帅府是什么关系?”

    顾舒窈不想答,她终于明白为何这赌坊管事态度转变会如此之快。她不喜欢这种狐假虎威的感觉,更不想去沾殷鹤成的光。

    罗氏却替她答了,语气倨傲:“哼!什么关系?你不知道顾家的小姐就是殷鹤成的夫人,帅府的少乃乃么?”

    顾舒窈淡淡扫了罗氏一眼,在罗氏看来,顾小姐曾经怀过殷鹤成的骨R,有了夫妻之实,因此不管过不过门就已经是少乃乃了,倒还有几分引以为荣的滋味在里头。

    罗氏的话音刚落,那管事脸色陡然苍白,连忙将钱箱子推了回去,“少乃乃,这我可不能收?!币幌氲阶约悍讲啪尤欢宰乓蠛壮傻呐撕月矣?,吓得魂飞魄散,赶紧从袖口掏出那张地契,说着又连着扇了自己好几个耳光,“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少乃乃不要见怪,若早知道是您,一定亲自去迎接您。这些地契什么都送给您了,小的不要钱?!?br />
    罗氏欢天喜地,连忙伸手去接,却被顾舒窈拦住,“你接做什么?”

    “这是我家的地契,我为什么不能拿?”

    顾舒窈没有理她,拿过地契、房契、店契收好,对赌坊的管事道:“钱该多少就是多少,不过要麻烦你立一张字据,这些不是还给顾勤山,而是卖给我顾舒窈?!?br />
    罗氏大惊,瞪大了眼,“舒窈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舒窈微微一笑,“什么意思呀?难道不是谁花的钱就是谁的,天经地义?!惫耸骜褐砸弊怕奘细墩獗是?,就是要名正言顺拿走顾家的家业,与其寄希望于她和顾勤山改过自新,不如握在自己手上放心,这样还能*着他们收敛。此外,那只翡翠白菜她一时半会也还不想赎回来,她还能靠它拖一拖婚事,何乐而不为呢?

    “对对对,少乃乃说得对?!闭底呕?,那管事已将字据写好,白纸黑字写着将地契、房契、店契都转让于顾舒窈。

    管事亲手递到顾舒窈手中,指着钱箱又道:“如果您嫌重,可以先寄放在小的这,过几日亲自给你送府上去,就当是小的孝敬少乃乃您的?!?br />
    顾舒窈收起地契和字据,回过头望向一旁哭丧着脸的罗氏,笑得通透:“地契已经拿到了,你也该告诉我顾勤山去哪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