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法文字迹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陈师长听说殷鹤成来了, 连忙赶过来殷勤地留殷鹤成用晚餐。不过, 殷鹤成似乎还有事, 只在客厅里寒暄了几句就要带顾舒窈走。

    他就站在那, 抬头看她却不说话,光影在他身上勾勒出挺拔的轮廓,给她一种无形的压力。他来的太不是时候,顾舒窈望着他,抿了抿唇, 悄悄将身上的法文书册与笔记本藏了藏,免得它们掉出来。

    陈夫人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她没有借口再留下去,低着头不太情愿地下楼梯。

    他习惯在人前与她假装眷侣, 在她下最后几阶台阶的时候, 走过来极有风度地伸手扶她。顾舒窈稍微犹豫了下,他看着她微微蹙眉, 她只好朝他伸过手去。

    他面上挂着笑, 极其自然地揽过她的腰, 跟陈师长陈夫人告别。

    顾舒窈的不情愿都写在脸上, 一到汽车边上, 她便从他的怀中挣出来,坐到后座最里面, 离他远远的, 转过头去看车窗外的风景。

    他侧过头扫了她一眼, 也没说什么, 低头看了一眼表。

    殷鹤成今天应该是真的有事,司机开车比往常也要快些,顾舒窈原以为这些天已经渐渐适应了坐车,只是当她看着车外的景物越来越快地倒退,久违的那份不安又涌了出来,明明外头天色明亮,可她觉得这车正疯了一般驶往无边无际的黑暗,又回到了出车祸的那个夜晚……她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但不知不觉中,她的手已经一点点抓紧身下的坐垫。那毕竟是一场夺走她性命的车祸,并没有那么容易忘却。

    顾舒窈再也承受不了,差点失口叫出来,却听到殷鹤成突然吩咐司机,口气依旧是不冷不淡,“时间还早,车开那么快做什么?”

    司机连忙应了一声降下车速,她的那颗心也终于得以沉下。她抬头看了一眼他,却发现他已靠在座位上假寐去了。从她的角度看去,他的侧脸轮廓分明,即使闭着眼也不怒自威。

    汽车开到帅府之后,殷鹤成没有下车,直接让司机送他回北营行辕。那一晚顾舒窈睡得不是很安稳,她心有余悸,害怕殷鹤成会像上回那样中途回来,还好他一整夜都没回。

    早起的时候,她往沙发上看了一眼,却被颂菊瞧见了。颂菊以为她在意少帅夜不归宿,连忙解释:“少乃乃,上回听少帅对老夫人她们说,这阵子军中事物挺忙的,少帅都宿在官邸?!?br />
    官邸离北营行辕近,他从前为了避着顾小姐总去那住。现在他又去官邸了,不过这对顾舒窈来说也不失为是一件好事,顾舒窈难以想象他们再共寝一室会有多尴尬。

    然而即使殷鹤成不在,顾舒窈也没有多么自由。她一出洋楼大门,便看见草坪上六姨太正推着殷司令在散步,四姨太和五姨太她们也在一旁伺候着。

    这是顾舒窈穿越以来第一次见殷司令,前阵子殷司令因为中风一直卧病在床,如今终于稍稍好些,想必是殷鹤成请来的德国医生起了作用。

    按理说顾舒窈早就应该去探望殷司令,可那时候她和殷鹤成的事就够令人头疼了,也没有人去提点她,也就忘了去了。

    这几天天气都不错,阳光大好,顾舒窈走过去,殷鹤成因为中风腿脚已不大方便,但意识已经清楚了,看见顾舒窈唤她,还笑着向她点头。殷司令如今说话也不大利落,有些口齿不清,但顾舒窈还是听清了他在说什么,“雁亭已经跟我说了,年后你们就成婚,我和你父亲给你们定亲一定就是十几年,终于让我给等到了?!彼底磐耸骜菏直成锨崆崤牧艘慌?。

    殷司令虽然戎马一生,或许是上了年纪,看上去十分慈和,眉眼也总带着笑。

    六姨太笑道:“定原,你可要好好恢复,等明年舒窈给雁亭生个大胖小子,你得抱得动才行?!?br />
    六姨太这句话本没有错,可殷司令的嘴角瞬间就沉了。顾舒窈还记得,陈夫人跟她说过,她那个小产流掉的孩子有四个来月,已经可以辨出是个男婴。

    虽然刚出事的那会,帅府上上下下都瞒着殷司令,但总归不能一直瞒下去,殷司令应该早就知道了。

    六姨太似乎意识到自己失言,连忙从佣人手上接过半只削好的苹果给殷司令,只是苹果刚递到殷司令嘴边,他便抬手拒绝,六姨太又劝了一下,殷司令一挥手直接将苹果打到地上去了。

    一旁伺候的人都吓坏了,顾舒窈低着头,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十几年前,是顾舒窈的爹救下了行军途中重伤的殷司令,殷司令为了报恩才特意定下的儿女亲家。想必殷司令是极其看重这门婚事的。她不想去说假话哄骗他,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个道理顾舒窈是懂的。

    好在殷鹤闻突然跑过来,伏在殷司令膝上一顿撒娇,殷司令的脸色才渐渐好转起来,四姨太将殷鹤闻上次学英文学一半就睡倒在凳子底下的事情说来玩,引得大家哈哈大笑。殷鹤闻瞥了一眼六姨太的眼色,自觉不妙,看到顾舒窈也在,便跑过去抱住顾舒窈的膝盖,还抬头冲她眯着眼笑:“舒窈姐,走,陪我弹钢琴、学英文去?!?br />
    说完,拉起顾舒窈就跑。顾舒窈自然懂他的心思,但之前答应过他,也不去拒绝。于是抬头去看六姨太她们。六姨太朝顾舒窈笑着点了点头,允许她先离开。也是,她待在这,难免让殷司令联想起那件事伤心。

    四姨太诧异:“怎么舒窈还会英文?”

    殷鹤闻道:“舒窈姐姐不会英文,但有她陪着,我就能肯学?!?br />
    顾舒窈同殷司令道别,临走前,四姨太开殷鹤闻玩笑,“还叫什么舒窈姐,早就该改口叫嫂子了。你吃了我那么多好东西,也没见你这么喜欢我?!币蠛孜懦潘囊烫隽烁龉砹?,顾舒窈回头故作羞赧地笑了笑,便跟着殷鹤闻走了。

    不一会儿,便从殷鹤闻房中传来动听的钢琴声,虽然是简单的曲谱,但胜在弹得流畅,四姨太咬了一口苹果,笑道:“鹤闻这钢琴比去年他学的那什么梵婀玲拉起来好听多了,那好家伙?!痹诔〉娜巳急ナ芤蠛孜胖砗恳话愕蔫箧沽嵘勰?,四姨太话音刚落,连殷司令都笑了起来。

    不过他们不会知道,此时的殷鹤闻其实正躺在地板的角落里,翘着小二郎腿看连环画。殷鹤闻对音乐的确既没什么天赋也没什么兴趣,顾舒窈也不想勉强他,她难得有机会能练会琴。

    不过,看见他总是躺着看书。顾舒窈看不过去,边弹琴边劝他:“鹤闻,坐起来,这样对眼睛不好?!?br />
    殷鹤闻除了*他背英语和弹琴,其余都还算听话。他爬着坐了起来,放下连环画,偏着脑袋看着顾舒窈弹了会琴,像个大人一样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嗳,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左右手搭配的,我每回弹着右手就忘了左手?!彼低暧终酒鹄?,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跑到顾舒窈边上道:“舒窈嫂子,一个钟头到了,可以“陪”我写英文作业了?!?br />
    顾舒窈阖上琴盖,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不准叫嫂子,只能叫姐,不然我不帮你写作业?!?br />
    殷鹤闻人小鬼大,惊讶地凑到顾舒窈跟前,神神秘秘道:“舒窈姐,你不会是不想嫁给我大哥吧?!奔耸骜褐晃剐γ淮鸹?,又一个人头头是道地分析:“我大哥吧,看上去是凶了点,但他人其实挺好的,男人嘛,不总得威风点?我大哥个子高,长得还好看,又会弹钢琴、说日语。对,他枪法还好,百米开外一打一个准,都是红心,打仗治军都厉害,正式的陆军学院毕业,现在日本那个首相还一直说我大哥是他的得意门生呢……”

    殷鹤闻没头没尾地说了很多,一个劲地夸他哥好,像个卖瓜的“王婆”,顾舒窈看穿了殷鹤闻的心思,觉得好笑:“你就这么怕我走了之后,没人给你弹钢琴?”

    殷鹤闻挠了挠头,讪讪地笑着:“舒窈姐,说正经的,喜欢我大哥的女人是真的多,为了讨好我大哥,每回她们见着我都要过来揉我的脸,烦都烦死了……”话说一半殷鹤闻突然愣了愣,因为他突然记起他眼前的这位以前就特别爱对他做这种事,怎么现在?嗳,女人心海底针呐,真是一天一个主意!

    顾舒窈其实也在出神,她之前只知道殷鹤成在忙着剿匪,并没有去了解过他的军务,她没有想到殷鹤成居然还是日本首相的学生,他会日语又从日本陆军学院毕业,和日本人还走得那样近。虽然此民国非彼民国,但是却和她学过的那段历史有那么多的相似性,她不能不担心。那么殷鹤成呢,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殷鹤闻看到顾舒窈神情严肃,还以为顾舒窈是后悔了,拉着她去书桌写英文作业。

    他的英文作业其实就是一些简单的抄写,都是一些他之前听写错了的简单单词,殷鹤闻分了一半给顾舒窈,还反复交代要她一定模仿好他的字迹。

    顾舒窈心不在焉,只听殷鹤闻在一旁抱怨:“这些外国字歪七扭八的,和蚯蚓一样?!?br />
    她笑了笑,瞥了他一眼,“说得像你汉字写得多好一样?!?br />
    殷鹤闻不服气,直接从凳子上跳下,去找他的汉字簿,得意洋洋地拿给顾舒窈看。

    顾舒窈只看了一眼便愣住了,那一个个字迹工整的繁体字在她眼前跳跃,她才想起来,她给何宗文翻译的法文全都写成了简体。

    最初她穿越过来时,虽然阅读报纸没太多障碍,也只是连着成句读还行,如果单独认起来还是有些困难。好在她对语言、文字都极有天赋,连着阅读了一段时期的报纸后,便也都会了。而她这次犯错,实在不应该?;故且蛭槐哒展顺路蛉?,一边通宵翻译,情急之下疏忽了。

    何宗文是给了她十天的时间,而如今七天已经过去了,她居然出了这样的问题,顾舒窈突然有些着急,她该如何按时完成并交给他?

    顾舒窈给殷鹤闻抄完单词后,立刻回殷鹤成房中将房门到锁好。她从衣柜底下翻出昨晚藏好的法文书与笔记本,打开笔记本一看,发现需要改成繁体的字还有许多,只能重写了!好在笔记本还剩了一半多,而从简体改成繁体也比直接翻译要更容易。

    在卧室靠近窗台的地方,有一张殷鹤成的办公桌,他的桌面经常是空着的,他只要一离开就会将所有档案、书籍及时收好上锁,这是他的习惯。顾舒窈拿出在殷鹤闻那顺来的钢笔,坐在桌前,重新用繁体誊写她的翻译稿。

    她工作起来极度专心,以至于没有听到门外的脚步声,门锁扭动的时候,她突然反应过来,应了声“谁?”,然后慌忙将书册与笔记本就近塞到殷鹤成桌下??删驮谀且凰布?,还是有一张纸从那本法文小册子中飘出来了,那上面是几个她写了又划的法语单词。

    何宗文给她的那本法文书册里有一页印刷不清楚,特别是有几个单词只有模糊的轮廓,所以她当时翻译的时候就在草稿之上大致比划,猜测是哪几个单词。

    她连忙起身去捡,只是当她弯腰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她明明记得上了锁,却看到一双擦拭干净的军靴向她走来。在她分神的片刻,他已经弯腰捡起那张纸。

    只见殷鹤成蹙着眉头看了看,然后抬眼看她,问:“这是你的么?”

    她不能说是,但如果她回答不是,那这张纸又可以推给谁呢?这上面的字迹虽然潦草,却已成体,不像是一个孩子的字。

    “你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他又问了一遍,一边问一边敛目盯着她看,像是要将她看透。

    他话音刚落,殷鹤闻突然跑了进来,他不知道殷鹤成已经回来,还没进卧室,便朝里面喊道:“舒窈姐姐,你快过来,你刚刚少抄了一页?!?br />
    殷鹤成转过身去,问:“抄什么?”

    他问的时候,殷鹤闻刚刚踏进卧室门,整个身子往后一缩,打了个寒颤,然后站在门口支支吾吾不敢说话。顾舒窈心生一计,连忙走上前去,从殷鹤闻手中拿过抄写好的单词簿递给殷鹤成,“抄单词,鹤闻在教我学英文?!?br />
    她这话说完,连殷鹤闻自己都吃了一惊,好在他机灵,反应也快,连忙点头:“对,我教的舒窈姐姐?!?br />
    殷鹤闻教人学英文?殷鹤闻的顽劣与不好学在帅府人尽皆知,他前几天被人教时还会打瞌睡,怎么去教别人?好在那个被他“教”的人是顾舒窈,她曾经的浅薄无知也是名声在外。如果殷鹤闻算五十步,那么她顾舒窈足足有一百步整。

    殷鹤成素来沉稳,他什么都没说,随手翻了几页,又看了那纸一眼。

    殷鹤成也是会英语的,那张纸上写的却是法语单词,不过法语同英语一样都是由字母组成,顾舒窈刻意放低声音,装作不好意思,“我胡乱写的,可能写错了?!?br />
    他突然抬头,问她:“你学英文做什么?”

    她坦然迎上他的目光,说出了那句她早就想说的话:“殷鹤成,我才十七岁,我想去上学?!?br />
    他只扫了她一眼,低着头将那张纸折好,连同单词册一起还给她,冷淡道:“没有这个必要?!?/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