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永平百货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舒窈在公馆过了一夜, 她的卧室在殷鹤成旁边, 比在帅府与他同住一室要舒坦得多。想必殷鹤成也是, 谁会喜欢睡沙发呢?

    他昨晚答应了让她上学, 可那也是他喝醉了说的话,顾舒窈担心他不认账??傻惫耸骜旱诙煨牙吹氖焙?,殷鹤成早就已经去北营行辕了。

    佣人做好早餐端过来,是西式的,有吐司、煎蛋、水果和酸奶。昨晚给她端茶的佣人不知是从哪知道了她的身份, 早上再开口唤她时已经冠了姓氏,叫她“顾小姐”了。

    她与殷鹤成并未成婚,帅府佣人唤她“少乃乃”,是当初老夫人为了稳顾小姐的心特意吩咐的。

    而在官邸不一样, 这里的佣人并不知道他与殷鹤成的那些事, 又看着他们分房睡,因此只叫她“顾小姐”。顾舒窈更喜欢后者。

    顾舒窈还记挂着翻译稿未改完, 便吩咐侍从官派司机送她回帅府。因为殷鹤成并没有嘱咐过要送顾舒窈回去, 侍从官怕少帅那不好交代, 稍稍犹豫了下后, 才让司机送顾舒窈回去。

    顾舒窈一回帅府, 颂菊就跟她说有人给她送了东西过来。顾舒窈接过一看,是一个信封。她拆开看, 里面居然是一张美国三旗银行的支票, 面额是八万。

    原来是赌场那陈六将钱退回来了, 反正也是他们出千赚来的, 顾舒窈理所当然地收下了。

    顾舒窈知当务之急是将翻译稿改完并送出去,待颂菊走后,顾舒窈便将门倒锁上了。这次她特地检查了一番,卧室的门锁已换成新的了。上次她在卧室改翻译稿,殷鹤成之所以能突然进来,其实是因为那一次她*他解除婚约,他摔门而走将锁摔坏了。

    离何宗文给她的期限只有两天了,顾舒窈必须抓紧改完并送到布里斯那去。

    顾舒窈蹲在地上,将书桌底下藏着的法文册子和笔记本都取出来,起身的时候她自己也觉得好笑,总是在衣柜书桌下藏东西,怎么活得像只老鼠一样。

    卧室每日都有佣人过来打扫,再这样下去,说不准哪天就被人发现了。什么时候她才能光明正大地拥有自己的事业呢?

    好在那法文册子只有薄薄一本,从繁体改成简体效率也高,她只花了六七个钟头就写完了。

    佣人以为她在睡午觉,没敢打扰她。直到快到用晚饭的点,有人来敲她的门。

    然而帅府的厨房是随时开火的,无论她几点钟起厨房都可以单独替她再做一份,所以按理说,她就算睡得再久,佣人也不该来敲她的门打扰她。

    莫非是有什么事?顾舒窈走到床边将被子弄乱,佯装迷糊地去开门,居然是五姨太太。

    五姨太见她睡眼惺忪,有些不好意思,“听她们说你午觉都没吃就睡了,又到晚饭的点了,我怕你还不起连着一觉睡到晚上去了?!?br />
    顾舒窈笑了笑,道:“昨天在酒会上喝了些酒,一直晕晕的?!?br />
    五姨太挑眉,好奇问了句:“昨夜都没回来,是歇的官邸那边么?”

    顾舒窈点头,五姨太惊讶地“啧”了几声,握着顾舒窈的手背,道:“哎呀,看来雁亭是真的对你上心了,司令当初也就带过夫人去过那边住?!?br />
    真是对冤家呀,早晚都要到一起的,当初何必闹出那些事来?父母之言媒妁之言这是天经地义的的事情,千百年都是这样过来的,到这个年头怎么就不好了呢?瞎折腾一番,倒真可惜了那个孩子。

    顾舒窈刚想问五姨太前来是为何事,只见又有佣人捧着衣服进来,有洋装也有旗袍。

    五姨太连忙解释:“王经理今天下午又送了些新到的款式过来,我见你没醒,帮你挑了这些留下了?!庇值屯吩诠耸骜憾咔嵘溃骸把阃に迪不赌愦┱庑??!?br />
    相比于袄裙,她也更喜欢穿这些??赡蔷洹把阃に迪不赌愦┱飧??!比盟挪皇亲涛?。

    又不是他穿,要他喜欢做什么?

    五姨太许是见着顾舒窈并不是很高兴,有些误会了。转过身又去瞧了瞧那些衣服,皱着眉头试探着问顾舒窈:“舒窈,姨娘挑的这些你都不喜欢么?”

    五姨太原是老太太房里的丫鬟,当初老太太见殷司令原配过世后既不续弦也不纳妾,害怕殷家香火不旺,便把房里的人塞给了殷司令。谁知道塞进房里七、八年,肚子里没一点消息。

    五姨太因为是丫鬟出身,前几年还小心谨慎,后面渐渐心也就浮了,骨子里越自卑面子上就越心高气傲,最怕府里的丫鬟在背后议论她,也怕别人说她的不是、看不起她。

    因此平日喜欢买衣服、买皮鞋、买珠宝翡翠,把自己装扮得珠光宝气的。平日里帅府里花销最大的就是她,好在帅府也不差这些钱。也因为这个,虽然五姨太以前是老夫人跟前伺候的人,但老夫人却更信赖六姨太了,整个家都交给六姨太管着。

    顾舒窈有自己的打算,因着顾小姐以前和五姨太打过交道,顾舒窈也大概了解她的为人与喜好,便道:“姨娘挑的自然是满意的,我只想着老是麻烦姨娘过意不去,哪天也让我陪着姨娘去逛逛百货大楼?!?br />
    这几天五姨太给顾舒窈挑衣服挑花了眼,自己早就起了这样的心思,早就约了王经理说要过去一趟。现在有人陪着她正好,六姨太明里暗里总嫌她花销大,拉着这位未过门的少乃乃一起,即使再买多些,六姨太看在人家的面子上,也不好再说她什么了,于是一拍即合:“这样正好,你也可以挑自个儿中意的,就明天上午吧?!?br />
    顾舒窈笑着点头,心里暗暗高兴,她终于又有名正言顺出帅府的机会了。

    第二天清早,五姨太就让司机送他和顾舒窈去百货大楼了。那是一层六楼的哥特风格建筑,五姨太轻车熟路带着顾舒窈往门口走。

    五姨太算是这永平百货最阔绰的金主,也是不敢不卖帅府的面子,王经理亲自到楼下领着她和顾舒窈上去。一上楼,售货小姐已经捧着新到的款式站一排等着了,五姨太拉着顾舒窈坐到皮沙发上,王经理亲自端了两杯咖啡过来,又指挥着售货小姐端着新货从她们面前一一走过。

    看到满意的,五姨太便稍稍动下下巴,模样看上去有些颐指气使,比平日在帅府里神气百倍。

    不过这一件衣服里就是好大一笔利润,售货小姐高兴还来不及,谁都不敢和她去计较。

    五姨太拉过顾舒窈的手臂,得意洋洋地感叹道:“这才是名媛的做派呢,姨娘是老了,你还年轻,学着些。你若有喜欢的,赶紧挑一件?!?br />
    顾舒窈不置可否地一笑,看出五姨太还未尽兴,便借口去洗手间了。售货小姐本来要给顾舒窈带路,顾舒窈笑着推辞了。正好那头五姨太看新货忙的不可开交,那售货小姐便先回去了。

    顾舒窈趁她们不注意连忙从一侧偏僻的楼梯下楼,从后门出去,随便找了个拉黄包车的师傅,将用牛皮纸包好的法语书册和笔记本交给师傅,又给了他一块大洋,“请你将这交给苏德西路三百零一号的布鲁斯先生,我已经在这牛皮纸上注明了,你送到后,他还会给你钱的?!?br />
    顾舒窈害怕万一遇上了拿钱就走了,因此留了后手,但也不想给布鲁斯添太多麻烦,因此自己付了多的,写明了只要布鲁斯打赏一笔小额的小费即可。

    一块大洋对拉黄包车的师傅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那师傅捡着这样一单生意高兴坏了,连连点头:“放心放心,就算命丢了,也要帮小姐送到!”

    顾舒窈见他承诺至此,笑了笑,“这里面的书并不值钱,只是朋友急着要,拜托您了,请务必送到?!?br />
    看着黄包车师傅离开,顾舒窈又赶紧回楼上,说不上万无一失,但这是她最后的法子了,两边都不能暴露身份,除了亲自拿给去,挑个陌生人帮忙送已经是最好的法子了。

    顾舒窈回去时,五姨太已经选好一堆衣服了,许是她看着顾舒窈并没有买什么,全是自己的,担心回去被老夫人数落,又给顾舒窈挑了几样东西。顾舒窈不想再驳她面子,随意看了眼便说好。

    打好包后,王经理亲自拎着手提袋送五姨太和顾舒窈出百货大楼。

    回到帅府已是十一点多,佣人帮忙拎着一众手提袋跟在后面,顾舒窈扶着五姨太进门,五姨太抱怨:“这才买点东西就十一点钟了,怪不得我最后都快饿了,以后还是让王经理直接送到帅府来就好?!?br />
    一进门,佣人接过顾舒窈身上的大衣,她里面穿的是一条淡蓝色长裙,裙边缀着精致的蕾丝。

    顾舒窈才走两步,竟看见沙发上坐着戴绮珠,她两腿紧并坐在沙发上,十分优雅,见顾舒窈和五姨太进来,起身喊了声,“五姨太、顾小姐?!?br />
    戴绮珠目光扫向顾舒窈时,看着她的这身穿着微微皱了下眉。难怪这顾小姐突然想着要去上学,原来是想着从内到外改变了。只是十七岁才去教会学校念书,也未免太晚了些。

    五姨太不太喜欢这位戴小姐,稍稍打了下招呼,就上楼去吩咐佣人拾掇她新买的衣服了。刚走到楼梯上,便看见殷鹤成从楼梯上走下,对她喊了声:“五姨娘?!?br />
    戴绮珠回头看了一眼殷鹤成,微笑着对顾舒窈开口:“听少帅说,顾小姐你想去燕华教会中学念书?”

    顾舒窈正好想等殷鹤成下来跟他说这件事,索性也在沙发上坐下。

    戴绮珠笑道,“真巧,我就是燕华女子教会中学毕业的?!彼底?,突然“哦”了一声,对顾舒窈说:“对了,顾小姐你知不知道教会学校如果招C班生是要考试英文的?!?br />
    戴绮珠正说着话,殷鹤成已经往这边走来。戴绮珠突然挑了挑眉,对着顾舒窈微微一笑,“miss gu,can you speak english?”

    戴绮珠这个简单问句故意说的极慢,顾舒窈只觉得好笑,为什么这位戴小姐这么喜欢在她面前讲英文?以前她的同事都不喜欢在她面前说外语,因为她耳朵尖,别人一丁点口音发音问题都听的出来。所以谁都不喜欢在她面前开口,生怕落了个关公面前耍大刀的下场,她倒好。

    反正也不是什么长难句,顾舒窈懒得再装模作样,看了一眼戴绮珠,随口道了句:“yes,of course.”然后又用英语问她,“戴小姐,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影么?”

    顾舒窈注意到戴绮珠皱着眉头面色窘迫,殷鹤成也看了她一眼,眼底居然带了些笑。

    顾舒窈讪讪笑了笑:“鹤闻才教的我,很容易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