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燕华女校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民国的学校也是春秋两季入学, 虽然眼下已入了冬, 但这阵子南方一直不安稳, 总有举家北上来盛州避难的, 因此教会学校也提供了作为C班生的入学资格。民国时期的教育并不正规,C班学生的学历参差不齐,有的之前也是在家聘的家庭教师。而因为学位少,学生多,因此特意设置了入学考试, 六十分算合格,用来安排之后的年级与班级。

    教会学校对英文极其重视,英文的课时数也是最多的。而入学时,英语也是放在首要的。不过顾舒窈并不是很担心这个。

    顾舒窈不想去了学校仍因殷鹤成的关系被人注意, 或者说, 她根本就不愿和殷鹤成有牵连,因此去之前特意跟殷鹤成说明, 她去学校只准备用化名。

    殷鹤成其实也有这样的打算。送顾舒窈去上学这件事他并没有跟老夫人说, 只说准备接顾舒窈去官邸住。老夫人知道殷鹤成近段军务繁忙, 一直宿在官邸, 还以为他们两个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 痛快答应了。

    快成婚了竟同意她做这样的事情,现在想想都荒唐, 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答应的?大概是鬼迷心窍了吧。

    不过被她先提出来用化名, 殷鹤成反而不高兴了, “这样也行, 不过要是你考试不合格,学校不要你,我也不方便再出面帮你说什么?!辈还耸骜嚎瓷先ゲ⒉唤橐?。

    报纸上公布的日期是三日后,殷鹤成专门派了辆汽车负责她的接送。

    殷鹤成的车从车身到车牌都太招摇了,而这个司机的存在也让顾舒窈觉得不自在,总觉得是在被人监视、禁锢着。因此,在离燕华女子教会学?;褂辛教踅值牡氖焙?,顾舒窈便吩咐司机停车,下午也只到这来接她。

    殷鹤成之前找人跟燕华女校的校长打过招呼,不过应该没有说顾舒窈是他的未婚妻。

    在女中的校门口,有一位女教师特意来接顾舒窈。她与顾舒窈打招呼:“听说你才来盛州不久,还住的习惯么?”

    考场设在一幢两层的洋楼中,门柱和窗沿上有攀花的浮雕。顾舒窈跟着女教师走了进去??汲〔淮?,大概有十几个女学生,看年纪小一点的十一二岁,大一点十六七八岁都有。除此之外,还有一位教师在台上分发试卷,后来似乎又陆陆续续进来了人。

    教会学校的考试题目分为语法、文学欣赏、文法作文、翻译四大块,总共是一百分,顾舒窈看着题目出了会神,这上面的题对她而言不算难,但也不能答得太好,毕竟喊上她的那位“恩师”过来答题,能有二十分就不错了。虽然这样很可能让她只能被分在最低的年级,不利于尽快毕业,但还是先进去再说吧,万一殷鹤成多疑,又或者是那位戴小姐来生事呢?

    顾舒窈在姓名栏上写上“舒窈”,然后算着分开始做题,做对几道题再特意错几个,靠客观题做到六十出头的分数也就够了,文法作文和翻译几乎是全空着的。

    顾舒窈正心猿意马写着答卷,忽然有人走了过来,听着皮鞋的声响应该是个男人,那人在她背后站了好一会儿,终于没忍住走上前来,将手按在她的答卷一角,久久没有移开。那是一只男人的手,修长白净,写起字来一定很好看。

    顾舒窈抬起头来一看,站在她跟前的那个人居然是何宗文。只见他皱着眉头看过她错误百出的试卷,又看了一眼她试卷上填写的名字,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她,和她面面相觑。

    顾舒窈才想起来,何宗文说过他兼了很多职,想必就在这所教会中学兼了课。

    怎么能不尴尬呢?他原以为在国外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小姐,居然被他在一所中学遇见,当着他的面,将一份不是很难的英语试题做错差不多一半。顾舒窈真希望他已经收到并核对了那份翻译稿,要不然这位何社长恐怕得担心自己识人不明了。而且这个人告诉他的名字与试卷上的名字还不相同。

    考试结束后,顾舒窈见何宗文正在收试卷,不好意思打扰他。何况当着这么多人面也不方便,所以交了卷就往外走,那知走了几步便被何宗文叫住了。

    其他女教师不知道他们两认识,有些意外地朝这边看。何宗文也意识到了,便大步朝外走去,经过顾舒窈的时候轻轻咳了一声,示意她跟上去。

    冬天的早晨稍有些冷,但阳光不错,将楼前的那一片草地烘得金灿灿的。走廊上没什么人,他与她一先一后走着。

    顾舒窈没忍住,走上前问:“何先生,我前几天让人给布里斯送去了翻译稿,你收到了么?”

    他点头,“布里斯已经交给我了,我核对了一遍基本没什么差错,翻译得很好!”说完,他看向顾舒窈,皱了皱眉头,“但是顾小姐你今天的试卷答得不是很好,你是只会法文么还是?”他尴尬地笑了笑,欲言又止“我原以为你……”

    他虽然没说完,但顾舒窈怎么不明白他想说什么呢,只是该从哪解释呢?

    正说着话,有教师从另一边走来,顾舒窈只好道:“先回去吧,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再谈?!?br />
    “再谈吧,对了,我翻译稿的稿费还没有结给你呢?!?br />
    而燕华女中那一头的一间办公室里,校长王楚兴女士正在核查刚刚批阅完试卷,当看到那张名叫舒窈的学生的试卷时,她手中的笔停顿了下,前几天她的一位过去的学生正好与她提过这个人,虽然她的学生是来给这个女学生报名考试的,但是无意透露出这个人品行不检点,年纪轻轻没结过婚却堕过胎。

    王校长虽然不赞成什么“男尊女卑”、“三从四德”,但依旧厌恶不洁身自好的女人。她拿着笔想在这张评分为六十一的试卷上再找点错处,却偏偏像故意设计的一般,完全无缝可钻,对的都是客观题,她再挑不出任何错来。

    王校长正头疼着,有人敲了敲她办公室的门,开门一看,是她新近招来的兼职老师中最令她满意的一位,叫作何宗文。

    顾舒窈最终被分到了高中组,这样更有利于她早点毕业,顾舒窈很高兴,她知道如果没有何宗文,肯定不是这样的结果。

    一位女教师领着顾舒窈和另一个C班生先去领了校服和课本、然后待着她们去看了眼教室便结束了。第一天没有课,何宗文恰好也是,因此一早就在教学楼边上等着她了。

    正好到了吃中饭的点,何宗文说学校外不远有家西餐厅不错。顾舒窈跟司机说的五点钟接她,现在时间还早,刚好可以在那里和何宗文谈一谈。

    只是还没走几步,迎面就碰上了几位在上体育课的女学生,那几位女学生都认得何宗文,虽然叫的“何老师”,眼睛却在瞥顾舒窈,看她手里拿着校服,便知道应该是新来的C班生。

    待她们走了,何宗文才想起来,“她们好像和你是一个班的,我也教她们?!?br />
    何宗文带她去的西餐厅在盛州颇有名气,装潢也十分上档次,他们坐在落地窗边上,一眼就可以看到楼下的街景。这家西餐厅提供西式大菜,面包、西点、冷食,何宗文点了不少,顾舒窈看他这架势便知道他是要请她的客,点餐的时候却也没拦他。

    这是顾舒窈第一次在外面吃东西,眼角眉梢掩不住的欣喜,他看见也笑了,“舒小姐,你是我见过最有意思的人?!?br />
    顾舒窈有点不好意思,开门见山:“相比于我在学校用的名字,我告诉你的要更真实一些?!?br />
    他闻言又笑了,“早几年,我和家里边刚决裂的时候,也用过好几个假名。我相信你一定有你的苦衷,你哪天愿意告诉我的时候再告诉我也不迟,说不定我还能帮你?!?br />
    顾舒窈忙问他:“那你用了假名之后,成功逃走了么?”

    他摇了摇头,“我爸很固执,那时候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我带回去。因此动用了警察署的人,在码头、车站巡逻,看到和我年纪相仿的便要察看身份证件。直到后来我回家和我父亲彻底断绝关系,他才肯让我离开?!?/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