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初显锋芒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虽然不知道何宗文的父亲是什么人, 但是顾舒窈知道, 动用警察署或是军队在燕北六省里找一个人, 对殷鹤成而言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顾舒窈自知逃走无望, 叹了口气。何宗文看着她,还想说什么,正好侍者过来上菜了。

    待菜上齐再谈话时,顾舒窈已经换了一个话题,她问他:“如果要在你们书社供职, 需要怎样的学历?”

    何宗文正在切牛排,听她这么说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问她:“这就是你来燕华女中读书的原因么?”

    她点头承认,他却笑了, “你如果想来随时都可以来, 我们书社正缺人手,而且你不一定要坐班。我是书社的副社长, 社长其实只是挂名的投资人, 书社里一般的事务都是由我负责?!彼肓讼胗值溃骸安还蟹菅Ю彩呛玫??!?br />
    顾舒窈欣喜不已, “那太好了, 谢谢你!”不知为何, 她对何宗文有种特殊的信任,索性跟他坦白:“其实除了法语, 英徳俄日葡西意, 这些也都是可以的?!?br />
    她报菜名一般说出一大串语言, 这回连何宗文也吃了一惊, 连连摇头笑道:“书小姐,你总是给我惊喜!说实话,你应该做我的老师才是。我上次看了你的试卷,总觉得你不该是那样的水平?!彼辶酥迕?,试探着问:“书小姐,我不知道会不会冒犯你,但是我还是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掩饰你的才华?我认为,你应该直接去大学,而不是在女中浪费时间。最近几年教育发展很快,虽然男女还不同校,但盛州也开始有燕北女子大学了。对了,女大就在燕华女中边上,改天我可以带你去看看,这附近大学很多的?!?br />
    上大学?上中学都让顾舒窈兴奋不已,何况是大学?女子教会学校在男尊女卑,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旧思想左右下的民国已属不易,但其目的除了培养学生外,传教也是一部分。此外,它开设的课程也以基础为主,顾舒窈的确学不到太多。

    而民国时期的大学就不同了,不仅名师荟萃,同学中亦佼佼者甚多,虽然民国的科学技术不如百年后,但是大学的文化氛围并不逊色分毫!能够进入大学该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

    顾舒窈没想到在这个年代居然还能碰到这样一个人,他不仅愿意与她平等地交流,还主动为她提供各种机会,虽然他并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这么想着,顾舒窈觉得自己有些混账,可转念一想,何宗文也是一个藏着秘密的人,彼此都不过问,也算扯平了。

    何宗文见她没有说话,以为是她担心没有中学学历,连忙道:“你就算没有学历也不要紧,我在教育部和燕北女大都有朋友?!?br />
    虽然她知道殷鹤成军务繁忙,送她上学不过是当件小事看待,并不会花太多心思,可一下从中学进入大学,未免也太快了?

    “何先生,我很感激你,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br />
    “你很有天赋,不能这样被埋没,不过没关系,你可以再仔细考虑考虑,想好了再给我答复?!焙巫谖男硎羌耸骜荷袂楣谀?,挑开话题,“对了!布里斯一直跟我说想见你。他跟我说,那天侍从告诉他有人送东西过来,他以为是你,特意穿戴整齐追了出去,结果却发现是个五十多岁拉黄包车的男人?!?br />
    顾舒窈听完也笑了,“布里斯先生是个很有趣的人,我其实也很想见他?!?br />
    一顿饭吃了很久,中途何宗文去了趟洗手间。他再回来坐定后,递给顾舒窈一张稿费单和两张十元面值的钞票,“自从收到你的翻译稿后,我一直都待在身上,还去过两次凯旋大戏院,不过没有遇见你,今天终于可以给你了?!?br />
    二十块大洋对一般人来说也算很大一笔收入了,顾舒窈接过稿费单看也没看,直接扭过头兴高采烈地喊侍者过来,拿钱买单时却被侍者告知已被付过钱了。想必何宗文刚才去的那趟洗手间,就是去结账了,他特意买完单才将稿费给她。

    顾舒窈回过头,何宗文正微笑着看着她,“第一次和书小姐吃饭,自然是我请客的?!?br />
    顾舒窈没有和他客气,大方道了谢,爽快道:“那我改天请你喝咖啡!”

    他也爽快,“乐意至极!”

    吃完饭,从西餐厅门口出来,已经快五点了,何宗文和顾舒窈走了几步,问她:“你家离这远么?”

    顾舒窈知道何宗文应该是想送她,她不想连累他,婉拒了,“不远,司机在前面路口等我?!?br />
    何宗文笑了笑,朝他点头,然后看着她的背影朝穿过马路,往另一头街道走去了。过了好一会儿,前面很远处的路口驶出一辆黑色轿车,他看不清车牌,但隐约可以辨认出这辆汽车要价不菲。

    司机送顾舒窈回了官邸,顾舒窈到洋楼的时候,太阳刚好落山。

    路过一楼的会客厅,殷鹤成正在和他第二集团军底下三位师长谈公务。他坐在中央,三位师长围坐在周围听他吩咐。顾舒窈只听了个大概,好像提到什么训练整顿相关、武器装备。他们谈的投入,不过殷鹤成是个细致敏锐的人。她走过去的时候,他突然抬头,看着她拿着校服经过。

    那几位师长注意到殷鹤成分神,也跟着他的视线回头望去,见是顾舒窈后,愣了片刻,才朝着她点头致意。

    顾舒窈回到卧室,迫不及待地去试校服,燕华女中校服的设计结合了中西两式的风格,上衣是月白色的袄子,裙子是西式百褶裙,还搭了一双矮跟皮鞋。她又学着学校里其他女学生,将头发扎成两股织成辫子垂在两侧。

    顾舒窈走到穿衣镜前,偏着头看了一眼自己,说不上多惊艳,但却是自己喜欢的模样,十七岁的年纪,就该是这样呀。

    正照着镜子,佣人过来传话,说用晚餐了。她心情好,步子也迈得轻快,皮鞋踏在地板上像是欢快的鼓点,敲在了谁的心上。

    顾舒窈原以为殷鹤成还在楼下,却不料一开门就看见了他。殷鹤成就站在门边,已换好了戎装,正在戴手套,看样子准备出门。

    官邸并没有多少人,除了殷鹤成的侍从官,官邸的佣人算上丫鬟、花匠、听差、厨子统共三十多个,相比帅府,要少很多了。殷鹤成一出门,官邸里就更没什么人约束她了。

    她难得心情好,收起了往常同他的敌意,朝着他嫣然一笑,“这么晚还出门?”

    殷鹤成偏头打量了她一番,低低应了一声“嗯”,便往楼下走去。才下了几阶台阶,他不知想起了什么,唇角突然扬了扬。

    第二天顾舒窈清早一起床,便看见殷鹤成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抽烟。

    她一走过去,他便抬头看见她了。她问了声“早”,便去餐厅用早餐,他也往餐厅走,在她对面坐下,随口道:“我过会要去北营行辕,正好顺路送你?!?br />
    虽然殷鹤成也坐在车上,顾舒窈也只让司机送到离学校两条街的街道,然后自己一个人往学校走。

    燕华女中的规模不大,一个班只有大概十五、六个人,顾舒窈走入自己的班级,教室的桌椅呈长条状,一共五排两列。顾舒窈站在门口看了一眼她的同学,她们年纪与顾舒窈相仿,因为女中规定不允许学生佩戴首饰、也不允许化妆,所以一眼看去都清纯干净。

    只是有几个女学生似乎不是很欢迎她,她刚一走到哪个空位,旁边的人便在她到之前将一大摞书推在那边的桌子上。

    毕竟是学费抵普通人一年薪水的教会学校,也不免有些大小姐派头,顾舒窈笑着摇了摇头,并无所谓。

    她看了一眼,昨天那个与她一同C班的女学生正坐在最后排,她便在她旁边坐下。

    一个女教师走进来介绍她和另一个C班生,顾舒窈突然听到有人在背后议论,“据说只考了六十一分,以前都不学英文的么,估计有是哪个小地方跑过来避难的。我今天来的时候还看见她,自己一个人走路来的,家里没钱,来燕华女中凑什么热闹?”

    顾舒窈回头看一眼,正在说话的那个女学生鹅蛋脸高鼻梁,顾舒窈记得昨天刚见过她,就是和何宗文一起走时遇见的那群女学生中的一个。顾舒窈对她印象最深,因为顾舒窈昨天就察觉到了她眼神中的敌意。

    正说着话,何宗文走进来了,他站在讲台上,环视了一周,才看到坐在角落里的顾舒窈,然后笑了笑,低头去拿粉笔。

    他一笑,顾舒窈就看到前面的几个女学生在暗暗起哄,“青曼,何老师刚刚在对你笑?!?br />
    而那个青曼就是方才那个说话的,顾舒窈这才明白,她们不喜欢她,原来是因为何宗文。

    顾舒窈这才抬眼打量了一番何宗文,只见他外面套着一件浅灰色马甲,里面则是被熨得平整的白色衬衣,他的衬衣袖口往上卷了两截,显得人英俊而又干练。他又是从国外回来的,受过良好教育,会说英法双语,难怪有女学生偷偷喜欢他。

    何宗文上的是文学欣赏课,讲的是课本上的一篇英文寓言。不过讲之前,他突然拿起一本橙色封皮的英文小说道:“这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原版小说,我想请几个同学朗读一下那篇课文,最好的同学可以得到这本小说作为奖励?!?br />
    那个叫青曼的女生第一个举手,可她太紧张,太想赢得何宗文的青睐了,连断句都断的结结巴巴。英文原版小说很难得,即使班上女生都知道陆青曼喜欢何宗文,还是陆陆续续有人五六个人站起来。

    可何宗文看上去并不是很满意,问:“还有么?”

    又有人站起来,他依旧不甘心:“还有么?”

    顾舒窈自从车祸之后来到民国之后,几乎都住在帅府中。而在帅府,她这一身本事非但不能使她收益,还会被怀疑被牵连,趋利避害的本能让她渐渐习惯了韬光养晦。因此,她并没有站起来的打算。

    谁知何宗文直接点了她的名,“那位新来的舒窈同学,你来试一下?!?br />
    顾舒窈站起来,何宗文正看着她,眼神里含着鼓励。他的眼神莫名让她觉得安稳。

    顾舒窈不紧不慢地开始念文章,一开口是标准的牛津腔,自然且流畅,引得前排同学面面相觑,纷纷转过头来惊讶望着她。

    其实,燕华女中已经是盛州最好的女子教会学校,培养的的就是会英语的名媛淑女,可顾舒窈的英文比她们还要好,要好得多。

    谁读得最好已经一目已然,何宗文走到她身边,对她微微一笑,亲手将英文书送给她。驻足的片刻,他突然用只有他们两才能听清的声音对她道:“不要掩饰你的才华,这本书我一开始就是准备送给你的?!?br />
    顾舒窈感激何宗文,上回她还答应请他喝咖啡,因此放学之后特意去他办公室找他,幸好何宗文还在。那间办公室里只剩下何宗文,顾舒窈索性走进去,笑着道:“何老师,有兴趣喝杯喝咖啡么?”

    何宗文正在看作业,见是她来,立即站起来,“好,我把这收拾一下就走?!?br />
    顾舒窈转过身却发现办公室门口正站在张校长,只见她申请严肃,紧紧盯着何宗文与顾舒窈。她连忙喊了一声“张校长”,可张校长没有应她,转过身就走了。

    顾舒窈有些惶然,何宗文安慰她,“张校长人很友善,刚才应该是没听见?!?br />
    顾舒窈本来说请何宗文喝咖啡,可走在路上却饿了,她一直喜欢吃牛排,而上次那西餐厅的牛排正好对她胃口,于是又改请何宗文吃西餐。不过这一次她提前跟何宗文声明,这回是她买单。

    何宗文见她态度坚决,笑了笑,也没有再推辞。这顿饭吃到了下午五点半,期间何宗文对顾舒窈说,他燕北大学与燕北女校的几位朋友过几天有一个聚会,邀请了他去,他想带着她一起,问她是否愿意。

    顾舒窈想了一会,虽然顾忌殷鹤成,还是没忍住她对民国时期象牙塔的憧憬,欣然答应了。

    顾舒窈回到官邸是下午六点,并平常晚了快一个小时。这阵子殷鹤成军务繁忙,经常不在官邸。她原以为殷鹤成不在,途径二楼的餐厅的时候却被人叫?。骸霸趺床呕乩??”

    顾舒窈才发现殷鹤成已坐在餐桌前,一边抽烟一边等她。餐桌是西式的长桌,铺着洁白的桌布。倒也是巧,晚上这一顿也是西餐,七分熟的牛排,搭配煎蛋、水果。

    佣人给顾舒窈拉开椅子,她在他对面坐下。他见她手里拿了一本书,于是朝她伸手,“什么书?给我看看?!?br />
    顾舒窈犹豫了一会才递给他,殷鹤成接过去随手翻了翻,看了她一眼,“上了一天学,就开始看英文书了?”

    “看不太懂,随便翻翻?!彼豢诜袢?。

    随便翻翻?这样厚的一本英文书怎么随便翻呢?闻言他突然笑了笑。

    他的态度让她有些诧异,她看了一眼他,他手边的高脚杯里盛了葡萄酒,难道是又喝多了?

    顾舒窈知道他军中事务多,并没有时间去管她的学业,但看着他手里拿着何宗文送他的书有些不安,于是刻意从他手中拿回了书,扯开话题,跟他谈别的。大概是讲学校里的一些见闻,譬如学校的建筑、女学生的穿着,课程的设置等等。其实都是些极为琐碎的事,她叙叙地说着。他没有打断她,低头切着牛排,时不时抬头看她一眼。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问她:“你怎么不吃牛排?我上次看你在殷公馆还是很喜欢的?!?br />
    她微微一愣,她的确喜欢吃牛排,官邸的牛排都是最上乘的,质地韧嫩、汁浓味厚??伤挛绮糯罂於湟昧艘欢?,怎么还吃得下?

    可他难得心情不错,顾舒窈顺着他的意切了两块牛排,抬头试探着对他道:“从女中毕业之后,我想接着去读大学,你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