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静水生澜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佣人端了茶水点心上来, 孔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却一副不怎么高兴的样子, 不知在想些什么。顾舒窈轻轻喊了一声, 她也只敷衍一般笑了下, 并不理会, 反而拿起了她刚刚放在茶几上的书,一副准备走的架势。

    孔熙就是这样的性格, 高兴与不高兴都写在脸上。顾舒窈有些奇怪,想去问她怎么了。正好五姨太从外头进来,看佣人提着那一堆购物手提袋, 便知是又从百货商场回来。

    想必五姨太是逛累了,挥了挥手,让佣人帮她将新买的东西提上楼, 自己直接在顾舒窈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见顾舒窈旁边还坐在一位小姐, 五姨太上下打量了一番, 看样子是个女学生。

    五姨太没想到顾舒窈在盛州还有这样的朋友,十分好奇, 便问她:“舒窈,这位小姐是你朋友么?”五姨太虽是对顾舒窈说, 其实也是在跟孔熙打招呼, 她的圈子里大都是些一同打麻将的夫人太太, 这样的女学生她也感兴趣。

    顾舒窈笑着道:“这位是孔熙, 我在麓林官邸住的那段时间认识的?!彼低瓯闳タ纯孜? 哪知孔熙心情不好, 谁的面子都不给,只冷冷抬眸扫了一眼五姨太。

    五姨太的脸瞬间就黑了,她最见不得别人给她脸色看,她算什么?五姨太也用挑剔地眼神睨了回去,不过是个穷学生,身上穿的衣服是去年冬天的款式,料子也不是最上档次的,有什么资格在她这个帅府姨太太面前甩脸子?

    顾舒窈皱了皱眉,这两个人认都不认识怎么就开始较上劲了?

    孔熙突然转过头,对顾舒窈道:“顾小姐,我有些话想单独和你说?!?br />
    五姨太以为孔熙是嫌她多余,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咖啡杯重重搁在茶几上,又去吩咐佣人给她添新的。五姨太虽然没说什么,但意思很明显,她不打算走,要走你们走。

    顾舒窈察觉到五姨太不高兴,更要周全些,连忙跟她道别,“五姨太,我带孔小姐出去走走?!蔽逡烫獠鸥斯耸骜阂桓鲂α?,却不去看孔熙。不就是多读了两句书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心气儿再高,要是将来嫁的不好,好不如她这个姨太太。

    顾舒窈也感觉到孔熙应该有话跟她说,来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到帅府就变了脸色?于是拉着她往洋楼旁边人少的草坪上走。

    刚到草坪附近,孔熙就将顾舒窈的手甩开,开门见山:“相比于在这个外头逛,我更想去顾小姐的卧室坐坐,看看您未婚夫给老夫人准备的是什么礼物?!?br />
    哪有去别人卧室的?若是一般闺阁小姐的卧室,闺中密友进去看看也无妨,可这还是她和殷鹤成一起睡的房间。

    顾舒窈这下也明白了,孔熙刚刚听到殷鹤成的那句话了,恐怕是误会了什么。

    见顾舒窈没有答复她,孔熙见又咄咄*人地开口:“我原以为你们只是订了婚的关系,怎么还同居了?”说着冷冷笑了笑,“顾小姐,别告诉我你们之间还清白?!?。

    顾舒窈沉默了会,决定还是不去隐瞒,索性都告诉她,“我之前怀过他的孩子,不过三、四个月的时候就流产了。从那之后,我和他就一直都没有发生过关系??孜?,我是真的想离开这里,想离开他?!?br />
    显然,孔熙更感兴趣的是前半句,挑了下眉,语带讥讽:“顾小姐,你真是不简单啊,这些事你都跟恒逸说过么?”

    “我为什么要跟他说?”为什么要别人面前自揭伤疤?顾舒窈被她说得也有些恼了。

    “你难道不知道恒逸喜欢你?为了你他准备工作事业都抛下,和你一起去法国!你倒是好手段,这边和你的未婚夫纠缠,那边又去吊着恒逸!你别解释,殷鹤成对你怎么样,我刚刚是看见了的,我看着你也乐意与他那样?!彼档哪茄?,就是殷鹤成搭的那一下腰,和他对顾舒窈亲昵的语气??孜跗涫狄彩鞘芄魇浇逃?,也没少与人跳交谊舞,牵一下手搭一下腰其实不算什么,可是刚刚她却觉得刺眼得很,她想或许是因为恒逸的缘故,她和何宗文很早之前便认识了,就和自己哥哥一样,他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两面三刀的女人,孔熙觉得生气。

    若不是从孔熙嘴里说出来,顾舒窈还真不知道何宗文待她的情谊,她一直都只将何宗文当做朋友,他帮她,她也只以为是朋友之间的相助。

    可感情的事又该如何解释?告诉孔熙她既不喜欢殷鹤成,而且只把何宗文当普通朋友?

    顾舒窈想了想,只说:“抱歉,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绝对不会让何先生陪我去法国??孜?,谢谢你跟我说这些?!?br />
    孔熙不买她的账,耸了耸肩,“我也很抱歉,顾小姐,你今天实在太让我意外了!你闺中密友这个角色我是演不下去了,你的事情我也会从头到尾跟恒逸说清楚!我们不能看谁善良就欺负、利用谁,对吧顾小姐?作为他的朋友,我绝不会看着他被人利用!告辞了,顾小姐!”说完,她便头也不回气冲冲地走了。

    顾舒窈知道依孔熙的性子,她就算吩咐司机送她也会拒绝,免得让她生气,便也没去管她了。顾舒窈知道,他们愿意帮她并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她可以感激接受,但不能去强求。特别是她知道何宗文居然喜欢她之后,她不能去利用他的感情。

    可她依旧不明白,何宗文为什么会喜欢她?她一直觉得何宗文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像他这样的人,从来都不缺乏异性喜欢。而她与何宗文的接触并不是很多,她也没帮过他什么?怎么会就这样喜欢上她了呢?

    顾舒窈觉得有些难受,帅府的寿宴是一个千载难逢,她真的很想离开,如果何宗文知道她的那些事情之后,又会怎样看待她呢?还会不会继续帮她呢?她又该怎么和何宗文解释呢?有太多都需要解释了。

    顾舒窈从大衣的口袋里取出那条红色围巾,轻轻握在手心里,接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孔熙捧着书从帅府大门走出去,走了一会,气也渐消了些,她从来是遇事冲动的脾气,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她刚刚揪着别人的隐私不放,这样的做法的确是有些过分,可她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生气?

    因为岗哨注意到孔熙刚刚是和顾舒窈一起进来的,也没去拦她。刚走出帅府,一辆汽车在她身侧停下,车窗降下来,她微微弓过身子一看,才发现是殷鹤成。

    殷鹤成看了她一眼,面上有些微的笑,让人觉得礼貌且周全。倒是靠里有一个人往外探出头来,殷勤地向她打招呼,似乎就是刚刚那个一直在殷鹤成身旁的人,看他的穿着,应该也是盛军的人。

    殷鹤成回过头,皱着眉看了任子延一眼,又向孔熙道:“怎么这就走了,舒窈没派车送你?”

    说着又吩咐侍从官下去派车,孔熙原本十分厌恶盛军的人,并不想与他们有什么交集。她犹豫了会,殷鹤成又看了她一眼,她不知怎地便答应了,朝着殷鹤成露出笑容,“少帅,谢谢你了?!?br />
    殷鹤成点头与她致意,不一会儿,便阖上窗让司机将车开走了。

    车开了一会,任子延扶住座椅转过半个身子,从后面的玻璃去看孔熙,愤愤不平道:“明明是我先看到她,才让司机停车,怎么好意都归在你身上了?”见车驶远了,他才坐回来,对殷鹤成感叹道:“第一次发现女人剪短发也这么漂亮!读过书的女人的确不一样?!?br />
    殷鹤成只看了眼任子延,不置可否地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一周后便是殷老夫人的寿宴,顾舒窈在此期间又去了一次法租界。租界的药店正在装修,听顾勤山说,药厂那边也快好了,法国药商那边送了几箱成品过来,又派了专家来协助他们生产。

    顾舒窈跟着顾勤山去药房看了眼后,又去了顾勤山为她准备的房间,在洋楼的顶层,虽比不上帅府,但也算宽敞,往外走有一间大的阳台,从那里看过去,可以看到租界里各式各样的建筑。顾舒窈将顾家的地契、店契,以及新买的厂契、许可证藏放在枕头下,这都是留给他们的。她如一走了之,也要给她这哥哥嫂嫂留条活路。她如果人间蒸发,她的哥哥嫂嫂多少会受到些影响,但毕竟药房开在法租界里,殷鹤成应该也不会太过分。

    她虽然不是真正的顾小姐,可既然现在有了这个身份在,仍要承担属于这个身份的责任。

    顾舒窈始终都没有去敲隔壁洋楼的门,顾舒窈走的时候,罗氏还问她,“看你跟隔壁孔小姐玩得好,怎么今天不去找她?”

    顾舒窈只笑了笑,便上车了,汽车途径隔壁洋楼的时候,她只看了眼,便收回视线了。

    她已经对孔熙做过解释,其他的她不能勉强,毕竟人家帮她是可能招致灾患的??孜踔鞍锼切?,她已经很感激了。她现在贸然前去,说不定会给她给孔熙都带来麻烦。

    从洋楼走后,顾舒窈又去了三旗银行取了部分现金出来备用。无论能不能走,她都要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