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再生波澜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虽然殷鹤成走了, 但是顾舒窈没有身份证件, 洋楼外又有人守着, 她照样不自由。

    殷鹤成走的那天晚上,顾舒窈久久没有入眠,她一个人躺在床上, 望着天花板出了很久的神。

    顾舒窈尝试过和殷鹤成沟通,可每次都徒劳无功,她知道他一旦认定的事情,并没有那么容易改变。等他从林北回来, 估计就要准备婚事了。而一旦成婚,他与她之前那些口头上的约定便通通不作数。因此她不能坐以待毙。顾舒窈总觉得殷鹤成这回去林北就像老天给她的机会, 她必须抓住试一试。

    如果想要顺利逃走, 她首先需要一张新的身份证件。

    然而怎么才能找到人重新去帮她办一张呢?这并不是容易做到的事情。当初何宗文正好是有朋友在,才能帮助他,而何宗文现在自身难保, 她自己并没有什么人脉。

    顾舒窈思考了一会,突然想起百年之后街头的那种小广告, 如果真的办不了,假证能不能办呢?假证虽然会被查出来, 但或许也能蒙混一阵子, 至少为她逃跑多争取些时间,毕竟民国时期的防伪技术并没有那么发达。

    然而, 先不谈办.假证是否可行, 毕竟这种事情已经上不了台面, 只能算旁门走道,又去哪儿找呢。

    顾舒窈仔细想了想,她认识的人中或许有能力帮她且愿意帮她做这件事的,顾舒窈只想到一个人——布鲁斯。

    布鲁斯是个连军火、西药都敢经手的人,认识了不少人,应该有他自己的门路,而且顾舒窈正好打算独自一人逃往法国。她知道布鲁斯公司的地址,最好能找个机会过去。

    但是这一次,她绝不能再牵连任何人了,必须足够谨慎才行。

    真要做到那样实在不容易,能摆脱身后的侍从就是个问题,想着想着,顾舒窈觉得累,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那天晚上她做了一场噩梦,醒来的时候浑身是汗,却记不清楚梦中的内容,只觉得头疼的厉害。

    顾舒窈披了衣服起身,看到窗上凝了一层水雾,觉得有些闷,便将窗户打开一小截透气。她的房间正好对着楼下的街道,一打开窗,就瞧见楼下街道上背对着她站了个穿西装的男人,他的身边还跟了几个侍从,穿的是盛军陆军的戎装。

    顾舒窈已经对他们盛军的军装十分熟悉了,既然那个人出行能带这么些侍从,而且他的身形有军人的挺拔,想必也是位军官。顾舒窈一想到这,突然冒出一个有些荒唐的念头。

    不过,她仔细看了会,那个人虽然背对着她,但她能认出并不是殷鹤成。殷鹤成身量要比他要高些,而且她还注意到那个人刚刚还C了会腰,殷鹤成向来注重仪表,不会做出这种动作。

    那个人究竟是谁?殷鹤成才走,这个人到法租界来做什么?

    正出着神,隔壁洋楼外的勾花铁门轻轻一响,孔熙走了出来,那个穿着西服的男人听见声响立即迎了上去。顾舒窈这才看清,那人居然是任子延,顾舒窈知道殷鹤成与任子延关系一向不错,但顾舒窈和任子延接触并不多,而且她还对他有些防备,因为她记得任子延在殷公馆的酒会上请她跳过两支舞,还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去试探过她。

    不过令顾舒窈觉得更奇怪的是:任子延与孔熙是怎么认识的?

    孔熙捧着书正准备去燕北女大上课,一推开门便看见了任子延,而且发现他正在对着她笑。她只是觉得他眼熟,稍稍皱了皱眉,又看了他一眼后,还是从他身边绕了过去。

    任子延也在打量她,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大衣,大衣里是一身墨绿色的旗袍。此外,她的颈上还戴了一条雅致的珍珠项链??扇巫友忧萍松陨杂行┦?,还是她当初穿的那身学生装更惊艳些。

    任子延虽然这样想着,却还是追了上去,“孔小姐,好久不见?!?br />
    孔熙转过身,“先生,你认得我?”

    “前阵子在帅府,你忘了?”任子延朝孔熙挑了挑眉。

    帅府?孔熙仔仔细细想了一番,突然抬眸一笑,“是你!”只是那笑容不过一瞬,便沉了下去,他父亲一直对盛军的军官排斥,她不想与他们走得近。

    任子延自然感觉到了她神色的变化,忽然觉得有些门路,于是上前道:“真是好缘分,又在这法租界碰着了孔小姐?!彼底?,他又问:“孔小姐是去上学么?”

    孔熙对任子延殷勤的态度有些反感,勉强笑了笑,没有将那份反感太表露出来,“我快迟到了,还麻烦先生让一让?!?br />
    任子延是风月场上的惯家子,总是涎皮赖脸的,他哪肯善罢甘休,又上前走了两步,正好挡住孔熙的去路,“我车就在旁边,我正好要往燕北女大那去,孔小姐介意我顺路送你么?”

    任子延虽然挡了孔熙,却也只是稍稍往她那走了一步,并没有动手动脚,还算收敛。

    可孔熙已经不高兴了,他怎么知道她是燕北女大的?孔熙被任子延烦得有些恼了,刚想发作,却听见背后有人唤她,“孔熙,你不是说要坐我的车么?”

    孔熙和任子延同时回头看去,才发现是顾舒窈。顾舒窈假装才看见任子延,往前走了两步,笑道:“你怎么在这?”

    任子延挑了下眉,惊讶道:“我来法租界办点事,正好路过。嫂子,原来你也住这呀?!?br />
    孔熙听见任子延极其自然地唤顾舒窈嫂子,看了顾舒窈一眼。

    顾舒窈和任子延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对方装模作样,却也都不戳穿,只笑着绕圈子。

    顾舒窈刚才在一旁大概听清了任子延和孔熙的对话,才反应过来,孔熙并不认识任子延。她突然记起上次带孔熙去帅府的时候任子延也在,难道是任子延一眼就看上了?

    不过放在他们这些军官身上也不奇怪,女人对他们来说从来都是多多益善,并不要多喜欢多用心,只要能让他们觉得新鲜刺激就好,而孔熙这样的大学生歌舞厅和戏院里可见不着。

    顾舒窈拉过孔熙的手,孔熙稍稍一僵,却也没有拒绝。遇上任子延这样的人,万一他胡搅蛮缠起来,她一个女学生该怎么办?她正好想脱身,还好顾舒窈前来替她解围。

    顾舒窈虽然和任子延不熟,但好歹之前打过几个照面,他和殷鹤成关系不一般,自然也不会为难她。

    顾舒窈冲着任子延笑了笑,直接道:“孔熙上学要迟到了,我正好要去药房,我送她,先告辞了?!彼低?,拉着孔熙的手就走。

    “嫂子的药房不是就在这法租界里么?”任子延不急不慢地笑着开口,叫住顾舒窈。

    看来他清楚得很,顾舒窈笑了笑,也不慌张,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语气轻松:“顺路这件事,只要我和孔熙都觉得顺路就成,你们军官事情多,这点小事就不劳烦你了?!?br />
    任子延虽然也是军官,或许是他喜欢笑的缘故,他并没有给人带来命令式压迫感,因此顾舒窈虽然防着他,应对他却十分自如。

    顾舒窈让孔熙先上车,待顾舒窈将车门锁好后,孔熙偏过头看了她一眼,有些难为情地说了声“谢谢?!?br />
    不过,如果孔熙当初没有跟着顾舒窈去帅府,就不会被任子延纠缠,可她们谁都没提。

    任子延摇了摇头,看着顾舒窈和孔熙一同坐上汽车离去,眼中的笑意渐渐收敛,眉头却越皱越深。

    任子延其实昨天晚上才见了赵聚仁。

    那次殷老夫人寿宴之后,赵聚仁和戴绮珠一个被收押进了军事监狱,一个被软禁在了一幢洋楼里,除了有人送一日三餐外,完全与世隔绝。当时潘主任见殷鹤成怒火大,建议枪决,不过殷鹤成却回绝了。

    可他们两个逃了死罪却仍是不甘心,总叫嚷着要见少帅,赵聚仁更是写了一封信给殷鹤成,然而殷鹤成只看了一眼便撕了,之后也一直没有搭理,还下命令不准赵聚仁他们再向他汇报。

    殷鹤成前往林北剿匪后,他的一些事务便交给任子延打理。任子延听说赵聚仁一直有要事禀告,而殷鹤成一直没有见他,任子延懒得被他烦,索性去瞧了瞧。

    任子延原本就是个无聊的人,赵副官和戴秘书那几个人被殷鹤成关押的事,他之前便听说了,去之前他心里边大概也有了些盘算。不过就算赵聚仁要说的只是一些殷鹤成的风流事,他也不介意去听听。

    果真,赵聚仁要说的只是些有关女人的事,大概是他曾经受殷鹤成吩咐去调查后,得到的一些线索,任子延听起来觉得有些琐碎。不过那个女人的变化,他也很感兴趣。

    顾舒窈借着送孔熙的机会,在盛州城里四处逛了逛。虽然没人敢拦着她,但一路上她都被殷鹤成的三个侍从紧紧跟随着,其中两个侍从是亲兄弟,一个叫吴宝书,一个叫吴宝同,二十出头,却都是死心眼,只要一出洋楼,无论顾舒窈去哪都寸步不离地跟着。他们虽然都穿着便装,但张口闭口都是少帅,顾舒窈快被他们气得哭笑不得。而另一位侍从官则有四十出头,姓王,做事十分老成。有他们三个在,顾舒窈想偷偷跑去哪都不可能,不比从前在燕华女校送她上学的司机好糊弄。

    顾舒窈去药房看了一圈,这几天基本上已经布置好了,顾勤山请人帮着挑了个良辰,过段时间就营业。顾舒窈被人跟着也做不了什么,干脆先回洋楼。

    一回去,发现洋楼里来了位贵客,罗氏正殷勤招待着。顾舒窈抬头一看,居然是五姨太。她坐在陈夫人旁边,正拉着她的手,不知在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