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黄雀在后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舒窈拿着布里斯的名片去了律所, 找到了那位姓陈的律师。

    顾舒窈让他帮忙处理两件事, 第一件便是让他帮陈夫人写一份律师函, 这位陈律师虽然在燕北小有名气,也处理过一些离婚案, 但这样去帮家中长辈来离婚倒也是头一遭。

    顾舒窈跟这位陈律师描述了陈夫人在家中被陈曜东殴打,并被姨太太夺走妻子身份的经历,好让他通通写入律师函中,作为证据。虽然那个时代男人都兴纳姨太太, 但家里面弄出什么“东楼太太”“西楼太太”的简直闻所未闻, 就好比一百年后的重婚罪, 因此陈夫人如果想离婚也不是没有胜算。

    顾舒窈知道, 其实如果要委托律师, 本应该让陈夫人也出面, 可顾舒窈也明白,现在是她自己时间紧迫, 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去*陈夫人。别人的私事即使是至亲,也只能由他们做决定,旁人只能建议与提供帮助。所以顾舒窈此刻能做的便是先给陈夫人请好律师, 写好律师函, 只要她日后有了那个念头, 便可以直接联系这位律师向盛州的法院起诉。

    此外, 顾舒窈又请陈律师帮她做了另一件事, 他让陈律师拟了一份赠与合同, 将她手中所有西药的特许经营权转让给陈夫人。她兄嫂的为人她再清楚不过, 他们的品性不是一朝一夕能改的,如果没有什么威胁他们,她一走,陈夫人在法租界的洋楼根本住不了几日。

    顾舒窈回洋楼之后,直接去找陈夫人。她到陈夫人卧室的时候,她正在练习着用钢笔写字,因为顾舒窈之前跟她说过,让她在药房帮着管账,陈夫人识字,以前也管过一段时间陈府的开支,因此对她来说并不太为难。

    顾舒窈走到陈夫人跟前,将草拟的律师函、赠与合同以及特许经营许可证都交给她。陈夫人打开一看愣住了,她并不是惊讶顾舒窈擅做主张替她请了离婚的律师,而是她自己察觉到了什么,问顾舒窈:“你这是要做什么?你是要去哪?”

    顾舒窈考虑再三,还是与陈夫人说出实情:“姨妈,我准备在殷鹤成回盛州前离开燕北,但是请您千万不要说出去?!?br />
    “为什么?”

    顾舒窈十分冷静,“我不爱他,也不想和他结婚?!?br />
    陈夫人十分诧异,她明明看着少帅与这个外甥女的关系一点点缓和,当初她即使有了身孕,少帅都不肯回帅府看她,现在少帅终于肯接纳她了,怎么她又不肯结婚了呢?更何况,她的清白早就给了少帅,她不嫁给他,日后还能嫁给谁?

    只是当陈夫人望向顾舒窈时,却发现顾舒窈的神情十分镇定,并不像是一时冲动后做出的决定。当初是陈夫人给顾舒窈出的馊主意,以为那样就能*着少帅回心转意,结果反而差点闹出人命来,陈夫人因此一直对这个外甥女存了份愧疚。

    按陈夫人从前的性子,她肯定是要上前去劝的。她以前觉得只要夫家有权势就好,一辈子跟着锦衣玉食,还能兴旺娘家,其余的并不怎么重要,大家都是那样过来的??伤源泳私凑庖幌盗惺虑橹?,反倒觉得自己失去了劝说别人的资格?;蛐?,她外甥女的选择才是对的。

    陈夫人沉默了许久,突然抬头问顾舒窈:“你想去哪?”

    顾舒窈朝着陈夫人露出一个微笑,她明白陈夫人既然这样问了,便是已经决定不阻扰她了。

    “去很远的地方,或许会出国?!?br />
    “出国?有人陪你么?”陈夫人从未出过国,因此非常意外。而她记得她这个外甥女除了盛州城和自己家,也没有去过别的地方,怎么会突然出国呢?只是这段时间她明显觉得她这个外甥女变化了许多,人总是会变的,或许她是新认识了什么人,让她有了这样的变化,她虽然仍觉得不太妥当,但或许这并不是件坏事。至少她知道她要什么,她在决定她自己的人生。

    顾舒窈害怕陈夫人担心,因此点了点头,但她也不想陈夫人误会,以为她是要和谁去私奔,所以又特意多解释了几句,“前一段时间,我去燕华女中上过一阵学。在那里,我忽然明白了很多道理,关于婚姻,关于人生。姨妈,我和殷鹤成是不可能有未来的,自从那个孩子没了,我就对他彻底死了心,后来你们看到的,不过是我和他在做戏,如今洋楼外的人,都是他派来监视我的!陪同我离开是我的几位朋友,他们正好要去国外留学,所以带我一起去,您不用记挂我?!?br />
    “什么时候走?舒窈你还会回来么?”

    顾舒窈知回答了第一个问题,“过几天吧,等药房营业再说?!?br />
    第二个问题把她问住了,她还会回来么?顾舒窈之前做了打算,在法国拿到学历之后,便回国去南方的一些省份工作。毕竟国难当头,她不能走了就不回来。

    可即便是那样,她如果是装作被匪贼劫走的,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回盛州了吧。陈夫人的事情,顾舒窈虽然为她做了打算,但说不上万无一失,她哥哥恶癖颇多,又是个贪图小利的,药房也好、药厂也罢,并不能保证能长久。她这样一走了之,很多事情都无法顾及了,她也觉得自己自私。

    可如果不走,正月一过就要结婚了,现如今年关将至,时间一天比一天少,殷鹤成也快从林北回来了。

    顾舒窈只要一想到殷鹤成无形之中就有一种压迫感,那个人虽然待她不算坏,却掌控着她的人生,剥夺她的自由。将来如果真的生了孩子,她还能做到离开么?

    顾舒窈正出着神,顾勤山过来敲门,他已经到处找遍了,见陈夫人这里门关着,便想着顾舒窈一定在这。

    陈夫人的房间顾勤山自然不方便进去,顾舒窈走出来,顾勤山兴高采烈道:“药房的牌匾已经做好送来了,正准备挂上去,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那几个字写的呀,气派极了!”

    那方匾额要等到营业那天才挂上去,顾勤山现在先将它搬到洋楼来。顾舒窈下楼一看,一眼便看到了门口那方写着鎏金大字的匾额。

    梅芳正好认识几个字,一个字一个字指着念,“复兴药房”。

    顾舒窈听到她稚嫩的声音,忽然心头一酸。因为药房的名字就是前几天她取的,顾勤山最开始打算还将它叫做“顾家药房”,顾舒窈之前嫌这名字太小气,便另外取了一个。

    她起名字之前想了很久?一般的什么“回春”、“复生”没什么新意,她突然想起这片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人民都饱受苦难,正如被病痛折磨的患者。从个人来说,从死到生,是复生。那么一个国家,从饱受欺凌到繁荣昌盛便是复兴。顾舒窈想了想,最终提笔在纸上写上两个字——“复兴”。

    她知道日后或许还有面临更大的灾难,而她顾舒窈作为一个能前瞻的人,更有义务与责任去面对那些事情??┓恳饕┎荒芙鼻笏嚼旁谑孜?,最好是能在某些紧急时刻出一份力。复兴是一个国的复生,意味着侵略者被驱逐出境,也意味着从此国富力强、海晏河清。

    只是今天,她突然有些无所适从,她当时提笔写下“复兴”二字时的期望是真实的,她如今对陈夫人的担忧歉疚是真实的,而她此刻对自由的渴盼也是真实的,究竟该怎么做呢?

    药房的开业是在六天后,那一天,燕北最有名的那几家报社报社显著的版面是一则新闻与一则广告,新闻是盛军第一集团军军长殷鹤成剿匪大捷,而广告则是顾舒窈的进口西药。

    除了报刊上的广告,药房门前摆满了大型的广告牌,门口还挂上了颜色鲜艳的彩旗,引来行人的注目。此外,顾舒窈又去印发了宣传新药的传单,让药房的伙计派发给过往的行人,上面不仅介绍了西药的功效,还写着“凭此宣传单可前往复兴大药房领取试用药”一份。

    这些都是顾舒窈想出来的营销手段,因此即使有同行作梗,那一天来药房领药、买药的人依旧络绎不绝。人实在太多,陈夫人本来只负责管账的,也出来帮着张罗。

    生意太好,所有的人都忙得不亦乐乎,顾舒窈负责发药,领药的人非常多,她连着发了两个钟头,已经到了下午三点多。

    在药房的好处便是侍从不会跟着她,忙完一阵后,顾舒窈出门透了一会气。

    顾舒窈走到第一块广告牌前,忽然想起她跟布里斯的约定,离四点已经不远了,顾舒窈趁人不备,偷偷走到广告牌后。在墙壁的缝隙中,她果然看到了一个牛皮纸袋。

    顾舒窈连忙将它拿出来,虽然牛皮纸袋没有很大,但她能感觉到枪的重量。顾舒窈之前在她穿的这件大衣里面缝了内袋,她将枪和身份证件都放了进去。

    顾舒窈刚从广告牌后走出来,转头便看见了任子延,他之前跟顾舒窈说开业要过来捧场,顾舒窈只当他说说而已,没想到真的过来了。

    任子延往广告牌后探了半个脑袋进去,“哟,嫂子,生意这么好,一个人躲在这里享清福呢?”

    顾舒窈隐隐有些不安,镇定朝任子延笑了笑,也与他开玩笑,“来晚了呀,送的药都发完了,可没给你留?!彼底鸥蚜思妇?,便让顾勤山招待他了,自己则跑到药房的仓库,将子弹、枪还有证件都拿出来。顾舒窈将子弹放入枪中,然后重新塞回大衣里面的口袋。

    顾舒窈从仓库走到洋房大堂时,钟表指向三点五十五分,任子延站在前门和顾勤山说着话,她想着避开任子延,于是从后门走了出去。陈夫人本来在柜台里忙活,看到顾舒窈出门,许是意识到什么,抬头去看她。顾舒窈正好回过头,两人的目光正好相撞。

    陈夫人朝她笑了笑,像是在鼓励她。

    顾舒窈点点头,往外走去。不知怎的,明明马上就要走了,她却一点也不激动。

    药房后门依旧摆了广告牌,上面印着“复兴药房”四个大字。顾舒窈围着药房绕了半周,站在侧面正好可以看到在空中纷飞的彩旗,以及匾额上的红绸,“复兴药房”四个鎏金大字在阳光下晃得她睁不开眼。

    她心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突如其来却十分强烈,不走了……

    她望着牌匾出神,有一辆黑色轿车正好在她身边停下。

    鬼使神差中,又有另一股力量吸引着她,留在这里她依旧什么事都做不了。她留在洋楼开药房不过是殷鹤成暂时赏赐给他的自由,等他一回盛州,迟早会让她回帅府,迟早会和她结婚,到那时她只能成为他的附庸,沦为一个没有自由的生育机器。与其现在留下委曲求全,还不如学成之后再归国!

    内心的挣扎让顾舒窈分了神,她走过去将车门拉开,钻进车厢,却她发现车里并不是只有司机一个人。

    而另一侧的街道上,一位司机坐在驾驶位上左顾右盼,始终没有等到他要等的人。

    顾舒窈几乎是被人一把拉进去的,她刚一进去,车门马上被关上,汽车立即启动,那辆车几乎狂飙着从法租界的路上开出去。顾舒窈自觉不妙,一把抓住车门拉手,只是车门还没打开,却被人用湿毛巾捂住口鼻。不一会儿,她身后的男人眼看着她倒了下去。

    任子延在大堂与顾勤山闲聊,有侍从过来与他耳语,他笑了笑,朝顾勤山道:“先走了,顾老板?!?br />
    顾勤山本来想找顾舒窈一起送任子延,却发现人不见了,四处问人:“我妹子呢?”

    陈夫人连忙对他道:“我刚刚才瞧见她,回洋楼了?!比巫友右炎叩揭┓棵趴?,听到陈夫人这句话,回头瞥了她一眼。

    他的侍从告诉他,顾小姐上了周三爷属下的车,是顾小姐自己上前打开的门,她一进去,汽车便驶离了法租界。

    他们会去哪呢?他们背后的那个人又是谁?他已经守了整整十天,按理说殷鹤成在林北连着打了五场胜仗,可他们这伙人一点动静都没有。

    现在他们和顾小姐终于见了面,他们会一起去找那个人么?他其实并没有直接的证据,或许是因为顾舒窈形??梢?,所以他潜意识里早就将他们归为一伙。

    有侍从官说要不要跟少帅说一声,任子延回绝了,“现在还不是时候?!?br />
    将盛军里那个人揪出来之前,任子延并不打算打草惊蛇,也不打算告诉殷鹤成。难不成盛军里的那条大鱼就是她?以前走漏的风声也是从她那来的,任子延想了想,还是觉得不现实。

    不过,他后来得到的情报是:汽车并没有城区停留,而是出了城一路飞驰去了北边。任子延这才警惕起来,难道之前都想错了?

    顾勤山一直没有找到顾舒窈,他愿意为她是出门了,下午六点药店准备关门的时候,却在门口捡到一只耳环,被包在一张纸中。那耳环他认得,是顾舒窈的,她来盛州之前经常戴。

    顾勤山觉得有些奇怪,打开那张纸一看,吓了一跳,那不是之前那张突然取消的订单吗?难不成?他不敢往下想,连忙去找洋楼里的那几位侍从官,

    那一边,几辆汽车一路往北飞速行驶了好几个钟头,顾舒窈躺靠在汽车后座的角落。因为她昏死过去,因此只简单绑了她的手腕??晒耸骜浩涫狄恢笔切炎诺?。毛巾捂过她口鼻的时候,她强迫自己不去呼吸,然后假装昏死过去。其实自从她那次从酒楼逃开,她便做过无数种最坏的打算。万一被他们抓到乐该怎么办?她都想过。这毕竟是乱世,他们手上又都有枪,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这一路上汽车停过两次,第一次是停车是往车里加过一回油,第二次停车时又有人上了车,是个男人,就坐在顾舒窈左侧。她听见那个男人冷笑:“不错呀,居然还是把这个娘们捉住了?!惫耸骜喝系媚侨说纳?,就是周三爷。

    “可不是,守了她三天,她身边一直跟着人。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能不把握???今天倒真像是老天爷开眼,本来为了躲那位任参谋长的车,没想到躲着躲着,就躲到她跟前来了?!?br />
    顾舒窈虽然没睁眼,大体估计了一番,这车里包括她一共四个人,司机、身旁的周三爷,副驾驶上还有一个,那个人应该就是最开始拉她上车的男人,也是之前周三爷身边跟着的那个人,名叫方全。而他们这一行总共有三辆车,正往林北走,不过殷鹤成在林北往东,正自东往西剿匪,许是西边还有匪贼没有剿灭,所以他们打算往西边走。

    此外,顾舒窈还听到了许多她醒的时候不会听到的话。他们交谈的内容真实精彩,比如他们嘴中时常提到一位爷,似乎还在任政府还是盛军中任了什么职,官位颇高,之前和匪贼还有往来。他们当初和顾勤山联系,就是想拖殷鹤成下水。而那位爷如今交给他们的任务便是除掉殷鹤成。

    顾舒窈这才想起,想必之前梁夫人的遇袭就是他们所为。

    过了一会儿,顾舒窈又听到他们说,前方还有一个隐蔽的山寨,沿路两边设了埋伏,只等着殷鹤成待人追过来。事发突然,殷鹤成的部队离这又上百公里,不可能一晚上都赶过来,只能带着一小部分人驱车追过来。

    顾舒窈依旧装着睡,手却在身后偷偷解着她手上的绳子,那种麻绳很粗,她的手又被反绑在后面,解起绳子来有些费力,她花了四个钟头终于成功扯开了绳头,只等着机会到来,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她并不准备等谁来救她。

    只是顾舒窈才将麻绳解开,车子突然加速起来,周三爷着了急。听他们的语气,似乎真的有人追过来了,隐隐约约还听见枪响。

    难道殷鹤成真的带人来了?

    “他娘的,殷鹤成的人怎么可能来这么早!”周三爷抱怨了声,又问司机,“凤凰岭还要多久才能到?”

    “快了快了,再往前面走五里路,到了分叉路往右再开一段就到了?!?br />
    “方全,你带人先拦着他们,必须先把这个娘们带到岭上去,不然全都白忙活!”

    车子略微减了速,紧接着后面噼里啪啦传来一阵枪响,而这辆汽车一路狂飙,将枪声远远甩在身后,想必追兵都被他们的人挡住了。

    眼看着分叉路就要到了,司机松了口气,却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冷声吩咐,“往左!”

    凤凰岭明明在右边,为什么要往左走?可那明明就是周三爷的声音。司机觉得奇怪,刚准备回头,却听到周三爷朝他吼,“往左,往左,混账东西,你耳朵聋了么?”周三爷虽然凶,可语气战战兢兢的。

    司机连忙转变方向,却依旧不明所以。他斗着胆子看了一眼后视镜,才发现刚才昏死过去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此刻正拿着一把上膛的枪抵着周三爷的阳关X,“告诉他,直接往前开,不要停!手别从方向盘上松开,不然我先毙了你,再要了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