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枪伤初愈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见他醒了, 顾舒窈十分高兴, 脸上露出笑容来, “你什么时候醒的?要喝水么?”

    他很久都没见她这样笑过了,见她满心欢喜的样子, 他的嘴边也浮起了一丝笑,“不用,我没醒多久,看你睡着了, 不想吵醒你?!彼瓷先セ故怯行┢1? 伸手按了按自己的眉心, 又问顾舒窈:“我睡了几天?”

    “一周?!?br />
    听到时间, 他蹙了蹙眉, “黄副官在么?叫他进来?!?br />
    顾舒窈去叫黄副官, 他一直在门外守着,听到顾舒窈跟他说少帅醒了, 兴高采烈地走了进去。医生护士听到后也跟着进去,不过过一会儿又都出来了,只留了他和黄副官两个人在。

    她知道殷鹤成肯定是要问他剿匪有关的事, 为了避嫌, 直接去了厨房, 给他端了一碗药。那几支抗菌药已经用完了, 替他捡回了命, 剩下的还得用中药慢慢去调理。

    顾舒窈回房间的时候, 殷鹤成已经自己从床上坐起来了, 黄副官直接去了一楼,应该是殷鹤成吩咐了什么事。

    殷鹤成正在出神,她端着药走到他身边,他才注意到,“嗯”了一声。

    她淡淡地开口:“喝药?!?br />
    她用调羹舀了一勺药,吹凉了放到他嘴边,他很配合,就着她一口口地喝药,他喝的时候还看了她几眼,看她纤长细白的手,还看她精致恬淡的脸。

    殷鹤成昏迷的时候,顾舒窈其实喂过他不少药,可现在人醒着反而有些别扭了。她喂他喝了几勺后,实在喂不下去,将碗递给他,“已经不烫了,你自己喝吧?!?br />
    他稍有些意外地瞥了她一眼,却也没勉强她,端过碗抬头,喉结滚动了几下,便将碗里的药喝了个干净。

    待他喝完药,任子延和梁师长他们正好过来,一行六个人,都是殷鹤成的部下。他们先问候的殷鹤成,见顾舒窈也在,又点头朝顾舒窈致意,而任子延还意味深长地喊了声,“嫂子”。

    任子延开口喊她的时候,殷鹤成正好将碗递给她,顾舒窈总觉得任子延知道些什么,不太愿意与他相处,只笑着与他点了点头,接过碗起身就要走。

    哪知殷鹤成偏偏扣住她的手腕,又揽过她的腰,硬是扶着她坐在他身侧,并不打算放她走。顾舒窈有些意外,去看殷鹤成,可他已经神色自若地去与梁师长他们交谈了。

    梁师长他们并无所谓,以前殷司令也时常带着夫人在身边,再者说少帅受了伤,留个女人在身边照顾也应该。

    倒是任子延见殷鹤成这个态度,皱了皱眉,不过也不好再说什么。

    听他们的谈话,任子延和梁师长今天晚上才从林北回盛州,那边剿匪很顺利,按他交代的剿抚并用,负隅顽抗的尽数歼灭,投降归顺则进行收编,还抚恤了受匪祸影响的难民。

    一时之间,他殷鹤成在全国名声大震,都说他“虎父无犬子”。

    他很冷静,先前还认真听他们汇报,到了溜须拍马的时候,只不置可否的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顾舒窈也听出来了,他们说的都是这几天报上有的消息,她自己也识趣,待殷鹤成与他们说话的时候,轻轻扳开他的手,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梁师长他们也都出来了,与顾舒窈打了招呼后便走了,只剩下任子延还在。毕竟夜已深,他们走的时候还打了几个哈气。

    殷鹤成卧室里,任子延站在殷鹤成床边,他仍不甘心,跟殷鹤成半真半假地开玩笑:“雁亭,我前几天审了那个周三,到听说一桩趣事?!?br />
    殷鹤成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只瞥了他一眼,语气冷淡:“什么事?”

    “周三交代说,他肩膀上那两枪是顾小姐干的,在路上还用枪顶着他的脑袋要挟他和司机,不过倒也奇怪,她不准他们往凤凰岭去?!?br />
    他漫不经心地问:“还有么?”

    殷鹤成这不经意的态度让任子延气急败坏,他短促地“呵”了一声,“嗳,雁亭!我看你是被色.欲冲昏了头脑,当初派人去调查她的人可是你!”

    哪知殷鹤成并不买他的账,脸突然一沉:“任子延,这件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

    当初派人调查她的人的确是他,可他自己已经验过了,她就是那个和他有婚约,与他有过肌肤之亲还怀过他孩子的女人。她的变化他也看在眼里,虽然他也不知道她是遇见了什么人遭遇了什么让她有了改变,可他的女人还轮不到别人去C手,他自然有他的法子。

    任子延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上次确实处理得不太妥当,自己也心虚,便悻悻走了。

    顾舒窈直接回了自己的那间卧室,这几天她都是睡在殷鹤成房间。自从那天殷鹤成看见她和何宗文在一起走,她便再也没有回来过。她卧室里还是和原来相同的陈设,拉开衣柜的门,里面还挂着她在燕华女中的校服。

    之前的那些经历在她脑子里打转,让她觉得屈辱、难受,他不清醒时她只盼着他醒来,可他一醒又让她只想疏离,殷鹤成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她看不透,也不想一辈子做个被人玩弄在股掌中的玩意,靠着他的施舍过活。

    她在心里下定决心,等他伤养好了,一定要离开他。她是欠他一条命,可以有其他的方式去偿还,用不着用自己的一辈子去还他。

    顾舒窈想着殷鹤成已经醒转,便不用她再日夜不离地守着,毕竟官邸里还有一大把佣人,她总在他身边觉得有些别扭。

    顾舒窈吩咐佣人给他端了碗小米粥过去,她则在自己卧室洗漱,可她刚准备躺下,却有佣人敲她的门,说少帅叫她过去。

    她已经换了睡衣,于是披了件大衣过去。发现他卧室里只留了床头灯,正坐在床上看书。她闻到了空气中里药膏的气味,应该是刚刚才给他换过药,佣人端着一碗小米粥从她边上走出来,她看了一眼,才吃了两口。

    她原本只是想问他一句,“有什么事么?”没忍住,直接从佣人手里拿过小米粥,在他身边坐下,却没说话。

    他看书看一半,发觉她来了,抬头去看她,才发现她正盯着他看,脸色不太好看。

    他皱了下眉,她趁着他出神的工夫将他手里的书抽走:“可以呀,殷鹤成。好了伤疤忘了疼,好不容易好那么一点,就这样糟践你自己?”

    他脸上忽然有了笑意,伸过手去碰她的下巴,开她玩笑:“怎么,这么怕守望门寡?”

    她不喜欢他那样碰她,身子往后躲了下,摸着小米粥还热,便将碗塞给他,“我只想等你快些好!”

    他心情不错,接着问她,“那等我好了之后呢?”

    她沉默了一会儿,只说:“喝粥?!?br />
    他只将她刚才的反应当做羞赧,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已经起了兴致,自己喝了两口后,便说他右边肩膀上有伤,要她来喂他。

    他明白她在乎他的伤势,这对她来说是一个不会拒绝的理由。

    她就坐在他身旁,因为刚刚洗完澡的缘故,头发没有干透披在肩上,身上还有淡淡的香味。

    她接过碗靠过来,细致地喂他喝粥,卧室里黯淡的灯光映在她脸上,又给她添了一道温柔。

    那个拿着枪杀死方全的她确实让他有那么一点惊艳,可他还是更喜欢她现在这个模样。在外杀敌征战是男人的事,枪子他也愿意替她去挨,但她也要有女人该有的样子,替她生儿育女、照顾好整个家,这才是她该做的事。

    等他喝完粥,她问他是否要让她和佣人端着盆来帮他洗漱,他想了想,说不用,只让她扶着起了身,自己直接去了卧室的洗漱间。

    他身体确实是比其他人好,感染一好,除了脸色不太好,背后那点伤。他似乎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她本想等他出来再走,坐了一会还是坐不住,想要离开,哪知她刚把卧室门打开,他就从洗漱间出来了,问她:“半夜三更的,去哪?”

    听他这语气,他是要她留下。他问的极其自然,可他们在官邸一直都是分房睡的。

    他已回到床上,不过只坐在床侧,转过头对她说:“过来,扶我一下?!?br />
    她刚扶着她躺下,他一把扣住她手腕,稍微一用力就将她拉了下来。

    刚刚好一点儿又回到了原来的模样,顾舒窈只觉得他难以理喻。

    他虽然不再发烧,可背上的伤口还没长好,一碰总容易牵扯着伤口,想到这她总觉得欠了他什么,索性顺了他的心,背对着他在他身旁躺下。

    她睡不着,这夜里特别静,还能隐约听到楼下岗哨巡逻的脚步声。

    不知过了多久,顾舒窈突然感觉头发被人牵扯着,稍微有些痒。她翻过身去看,一缕发丝正好从他手指上滑过。

    “你也睡不着?”他见她转过身来,凑过来将她揽在怀里,“我前几天睡得太久,现在反而睡不着了?!?br />
    顾舒窈推了他一下,他轻轻“嘶”了一声。

    她缩回手,语气却仍不太好,“你不是不痛的么?”

    在暗处待久了,即使只有幽暗的月色也能看清楚彼此的脸。她问他的时候,看见他笑了一下。

    他看着她,随口说道:“我其实以前也中过几次枪,不过都没这回凶险?!彼底庞中α诵?,“这回我自己也差点觉得活不过来了?!?br />
    他语气轻松,并不当回事,反倒让她觉得难受,“别瞎说?!?br />
    他一边伸手去碰她的眉毛,一边和她说话,夜里很安静,他的声音也很低,“我十六岁起就在我父亲部队里服役,十七岁的时候我父亲送我去日本的陆军军事学院,虽然那不是我第一次去日本,但我那个时候很害怕?!?br />
    她按住他抚她眉的手,问他:“你怕什么?”

    “我身边的同学、老师大多是日本人,中国人很少,我怕我做的不够好丢了中国人的脸,也丢了我父亲的脸。所以,我总是最好的那一个,我的恩师因此格外器重我,我和他关系一直都不错。后来有一次实战演习,有人走了火,我替他挡了一枪,那是我第一次受伤。后来回国之后,跟着我叔父去赤河剿匪,也中过弹,不过那次运气好,只伤了手臂?!?br />
    他说起他在日本留学的事,她其实想说她也有过相似的经历与状态,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只说:“你以后还是在外还是要更当心些?!?br />
    他望着她“嗯”了一声,她就在他怀里,他没忍住,低过头贴在她耳侧轻声道:“舒窈,过了年我就二十六了,我真的想要个孩子,特别是这次之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