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尘埃落定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她那条深紫色旗袍上绣了一只浅色的蝶,就在她襟前那枚盘香扣的边上。那知蝴蝶随着她的胸口深深起伏着, 像是突然有了生命, 翩飞进人的心里。

    解开那枚扣子,底下又是怎样的呢?

    殷鹤成抬起头, 也望着她看,用饶有兴致的眼神, 她现在这个样子他还没有见过。

    她嘴上说着那样的话, 身子却是一副这样的姿态,虽然他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如果她想通过取悦他去向他示好,他也并不介意上她这一回当。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 眼前站着的还是个吊了他许久胃口的女人,何况男人在这个时候是不用讲究风度的,而他今天不知怎么也比往常要亢奋。

    殷鹤成站起来, 走上前去搂她的腰, 一边低头去嗅她颈上的香味, 一边带着她往床那边走。她的呼吸急促,眼神已经涣散, 似乎沉醉其中。他看了一眼,直接将唇覆在她脖子上,慢慢吻到她唇上。她虽然没回应他, 却也难得没有将他推开。得了默许, 他的手也不再安于放在她腰上, 一路抚摸、揉捏上去, 然后从她脖子上的那枚盘香扣开始,一粒一粒往下解。当他用力将她压倒在床上的时候,她的胸前已经露出一大片洁白的肌肤,还泛着薄薄一层细密汗水。

    只是当他真正看到这些,却突然发现与他想象有些差距,解下衣裳,她和一般的女人其实没有什么分别,和他上回看到的也没有什么分别。他稍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吻了上去,手也没空着,开始摸着解她腰上的纽扣。许是见她一直没有回应,他觉得无趣,又在她腰上掐了一把。

    她虽然怀过他的孩子,可他之前只碰过她一次,所以他并不着急,有些东西他以后可以慢慢教她。

    他掐了她那一下后,她果真有了变化,只见她浑身发了一下颤。他也陷进了情.欲中,只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哪知她突然哑着嗓子叫了一声,“住手!别碰我!”

    她从一旁抓过被角,将自己的上半身盖住,她虽然依然出着汗,却不停发着抖,眼神里分明写满了厌恶与恐惧。这种神情看得他突然冷静下来,他虽然不喜欢在这种事上勉强谁,可她这样翻来覆去又是什么意思?他故意逆着她的意思来,一只手撑在她的枕侧,另一只手去掀她手里的被子,虽然没有用力,却是用一种亵玩的神情,刻意欣赏着她脸上的表情。她究竟想怎样,总得给他一个交代。

    她的手用力抓着被角,与他抗衡,“殷鹤成,我现在不太清醒,你先出去?!彼Φ胤呕汉粑?,艰难开口。

    他没理会,仍这样看着她。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求你出去,出去?!彼选俺鋈ァ闭饬礁鲎炙盗肆奖?,似乎还带了些哭腔。

    他不是个喜欢和女人较劲的人,平静地从她身上起来,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后,又低着头扫了她一眼。

    她此刻的样子很狼狈,头发凌乱,满身的汗,眼睛却紧紧闭着,看上去十分痛苦。

    殷鹤成看着她出了会神,眉头一点点蹙紧,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走回沙发,端起茶几上两杯茶闻了一下,随即放回桌上。

    他原想保持冷静,可他心里突然窜起一阵火,怎么也平息不了。总是这么些招!他的手猛地往桌上一扫,“砰”的两声脆响,两杯瓷做的茶盏接连砸了地,茶汤和碎片溅得四处都是。

    顾舒窈没想到殷鹤成会突然发作,她吓了一跳,睁开眼去看他,却发现他已经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大衣,头也不回地往门外走。顾舒窈原想撑着坐起来,将身上的衣服整理好,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浑身都是瘫软的。

    她侧着脸,看着撒了一地的茶汤,突然明白了,是这水里有问题,她和殷鹤成在卧室里说话,罗氏亲自上来端茶倒水的确反常,而她也是喝了这茶才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这样的手段顾舒窈不是没有听说过,如果是苏氏用在谁身上,她并不会觉得意外,可偏偏却是这具身体的至亲用这样龌龊的招数去害她,想着牺牲她去达成他们的目的。

    顾舒窈虽然并没有完全信任他们,却不曾想他们会这样对她,只觉得又气又恼。她紧紧抿着嘴,指甲嵌在掌心里竭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可她的意识仍是模糊的,身上还在源源不断冒着汗,这种感觉真令人绝望,她索性闭上眼,什么都不去想。

    殷鹤成原本已经走到门口,还是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在原地站了片刻后,最后折了回来,冷着脸走到她床边。

    “你还想做什么?”她听到他的脚步声,连忙睁开眼,只是她的喉咙嘶哑,已经不太说得出话。

    殷鹤成压下他心中的怒气,缓声道了句,“别怕?!?br />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伸手去碰她的旗袍,她原伸过手去拦,可她拦不住,然而过了一会她才发现,他居然是在帮她系扣子。

    “你走,我自己来?!?br />
    他没勉强她,待她说完,倒真按照她说的,直起腰往后退了一步??伤思赶露济幻?。他在一旁看着,从鼻腔里重重呼出一口气,重新俯过身来帮她系扣子。他虽然仍不太高兴,可动作是轻缓的。他离她很近,她能清楚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她偏过脸去,不想去看他。

    殷鹤成将她颈上最后一粒盘香扣扣好,她原以为殷鹤成会离开,没想到他突然伸手用力一捞,将她打横抱了起来。顾舒窈想去挣脱,却发现自己一丝力气也没有,连去恨谁怨谁的力气都没有,人轻飘飘的,像是灵魂上了天,离死也不远了。

    他将自己的大衣盖在她身上,裹得严严实实,只见她的脸露出来,他直接将门打开,抱着她从卧室走了出去。

    “去哪?”

    他回的生硬,“反正你今晚不该是在这里!”

    顾勤山和罗氏刚才听见摔杯子的声音,吓了一跳,知道自己弄巧成拙,连忙跑到楼上来察看,却发现殷鹤成抱着顾舒窈走了出来,脸上铁青。

    顾勤山心里打着鼓,跟在殷鹤成身后下楼,故作不知地上去问:“舒窈怎么了?”

    顾舒窈稍微清醒了些,半闭着眼看了一眼顾勤山,只觉得讽刺得很。

    殷鹤成完全没理会顾勤山,连看都没看他们,直接抱着人往洋楼外走。倒是黄副官看见殷鹤成的脸色心里一惊,他很久都没有看见少帅这样生气过了。

    顾勤山不识趣,还想上去问话,黄副官直接回过头,朝他使了个眼色,警告他:“你是不要命了么?”

    殷鹤成走到车前,他的侍从替他将车门打开,他自己没有进去,只将她放在汽车后座上,冷着脸将门关上。

    殷鹤成的视线越过顾勤山与罗氏,眼风朝黄副官那边一扫,黄副官立即走上前来,听殷鹤成与他吩咐。

    黄副官听完,十分惊讶,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看着殷鹤成直接走到驾驶位的位置,将车门拉开,“出去!”

    司机楞了一下,不敢犹豫,立即下了车。他的侍从一个个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殷鹤成的车开在前面,黄副官也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让人开车跟在殷鹤成后面。

    顾勤山和罗氏战战兢兢追了出来,黄副官见他们心虚的模样,睨了他们一眼,冷淡道:“现在害怕晚了,你们得跟我回去一趟?!彼底欧愿牢廊?,“带走!”

    顾勤山急了,“干什么,我可是你们少帅未婚妻的亲哥哥!”

    黄副官冷冷一笑,“就是少帅吩咐的,带走!”

    陈夫人看着殷鹤成将顾舒窈抱走,现在转头又将顾勤山他们带走,心里十分忐忑,上去问黄副官,黄副官顿了顿,只道:“夫人,这都是少帅的意思,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再者,顾勤山之前就和土匪有牵连,这件事与您无关,您先上楼休息吧?!?br />
    已经是深夜,盛州的街道上没有什么人,两旁的树上还挂着前几天下过的雪,而路旁还堆着爆竹的残屑。车厢后座里传来她的呼吸与啜泣声。他从后视镜里看了她,她依旧不太清醒,倒在汽车后座上。她早就将他的大衣掀开,她脸上仍是通红的。

    她这个样子实在太狼狈,他亲自开车,就是不想让她在他的侍从面前丢了颜面。

    他将车直接开到了官邸,将她抱回自己的卧室。她的脸靠在他的胸膛上,身上还盖着他的戎装,那种熟悉的烟草香味围绕在她身边,这一回却并没有让她觉得抵触。

    他原本吩咐侍从叫了医生,想了想还是算了,这种事情出在谁身上都不光彩。他原本连佣人都不打算叫进来,准备自己替她去换睡衣。她和他虽然一直没有成婚,可一直都在一张床上躺着,她身上不该看的他也看了,不该碰的他也碰了,实在没有什么嫌可以避。只是他一想起她之前看他的那种眼神,犹豫了一会,还是叫了女佣进来,只说她是发烧。

    他退了出去,等女佣替她擦拭完身体,换好睡衣后,他才进去。

    那一晚,她睡在他的床上,睡得不是很安稳,一直在做噩梦。

    而他一直都没有睡,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整宿的烟。听到她梦魇,他并没有走过去看她,依旧在沙发上自顾抽着烟,只皱着眉头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态度稍有些冷漠。

    许是今晚的几乎得逞让他失去了对她步步为营的兴致,又或许是他看到了她狼狈的模样让他生了厌弃,他终于能够冷静地去看待她。不过思来想去,她的确说不上来哪里特别,他之前的确是被冲昏了头脑,太不理智了,居然差点送了命替她去挡枪。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她不仅曾经和她哥哥一样用过不光彩的手段,除此之外,他和她之间还隔了一个未出世的孩子,他只要想到这些,就感觉有一根刺深深扎在他心上。之前发生的那些事,他看得出她也耿耿于怀,他们都没有必要再去勉强自己。

    她如今替他惹了一堆是非,殷老夫人已经同意他解除婚约,而他父亲也没有对他信守承诺。于他而言,这天底下漂亮、温柔、家世好的女人多得是,找一个没有心结纠葛的重新开始,未尝不是更好的选择。他素来是个理智、干脆的人,全身而退才是他该有的态度。

    他今晚原本并没有必要将她接回官邸,他想,他之所以带她回来,不过是想着居然有人会对这个亲妹妹用这样的手段,将她一个人留在那里,他会觉得有些于心不忍。不过是于心不忍,仅此而已。

    他抽了一整晚的烟,天亮的时候,她突然咳嗽了几声,他下意识将烟掐灭。

    不过顾舒窈还是醒了,她此时已经完全清醒,从床上撑着坐了起来。

    顾舒窈一眼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殷鹤成,他穿着一身中山装的深蓝色军装,见她醒了只淡淡望了一眼她,便准备起身离开了。

    发生了昨晚那样的事情,顾舒窈也觉得他们之间处境尴尬,但还是叫住他,“殷鹤成,昨天我还有话没有说完?!?br />
    他回过头看着她,平静道:“你说?!?br />
    她说不出来他今天哪里不同,可让她觉得他似乎在刻意疏远她,他这样的态度反而给了顾舒窈底气,她想了想,直截了当道:“我想和你谈谈解除婚约的事情?!?br />
    她原本也做了他会拒绝的准备,构思了言语去接着说服他,却没料到殷鹤成这回完全没有犹豫,“我其实也有这样的打算?!惫耸骜好幌氲剿嵴饷赐纯?,稍有些诧异。

    殷鹤成也看了顾舒窈一眼,他虽然已经觉得对她没有多少兴趣,可那毕竟也是一个怀过他的骨R、和他有过婚约的女人,和他断绝关系之后,想必再嫁他人也不容易?;蛐硎钦飧鲈倒?,使他稍微犹豫了一下。

    不过他也只稍稍皱了下眉,还是拿出他惯常用来交际的语气,与她客气说道:“钱、房子、车或是别的什么,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我会尽我所能去补偿你?!?/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