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灯火阑珊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大学?顾舒窈听何宗文这样说。突然抬起头来。他迎上她欣喜的目光, 也笑着朝她点了点头。何宗文很早之前就说过,顾舒窈在燕华女中不过是在浪费时间, 她的才华需要更大的舞台去施展

    何宗文告诉顾舒窈,目前大学招生是由每个学校自行命题, 而燕北女大的本科生入学只考试国文、外文、中国历史、外国历史四门, 何宗文跟顾舒窈介绍完这些后,低头看着她道:“书尧, 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并不难?!?br />
    顾舒窈现在和殷鹤成解除婚约,她也没必要东躲西藏, 能在这就近读大学已经很不错了。何况,她有一种预感——眼下的太平维持不了太久,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如今国内军阀混战, 过不了多久。国外也是战事连连, 她一直想去的法国也在其中。

    顾舒窈虽然十分向往大学, 但是仍很冷静,她问何宗文:“恒逸, 入学考试是什么时候?”

    “一周之后?!?br />
    虽然这个时空的历史和顾舒窈所知道的相比,的确发生了许多变化, 但顾舒窈的学习能力在, 这些中外历史她临考前复习一段时间便好, 并不是一件难事。

    她虽然和殷鹤成已经解除婚约,可她还是顾舒窈, 一个只读了半期不到女校的旧派小姐, 突然考上了大学, 她自己想想都觉得可疑。

    百年之后的那个她其实早就取得了硕士学位,可如果她不上这个大学,在别人眼中,她就永远是那个愚昧无知的顾小姐。

    顾舒窈想了想,跟何宗文说出了自己的难处:“我连女中都没有读完,现在考大学实在是太快了?!?br />
    何宗文听顾舒窈这么说,想起她之前一直隐藏自己的才华,她虽然已经解除了婚约,但她似乎还有些顾虑。何宗文虽然不知道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见顾舒窈犹豫,也没勉强她,又给她出主意,“如果不想考试,其实还可以去读燕华女大的预科,反正你年纪也还小?!?br />
    这个时代的大学除了本科之外,大部分的学?;股枇恕霸た瓢唷?。预科学制一年,是为今后本科的学习打基础,在预科班读书的学生,有一半以上的几率免试进入本科就读。

    顾舒窈觉得这个办法可行,既能达到目的,也不会显得太突兀,循序渐进才不会让人生疑。她并不担心时间,因为对她来说经历比学历更重要,她只要将来能合理解释她会的多国外语便好。再者说,燕北大学是学分制,她有足够的信心提前毕业。

    反正顾舒窈上大学的目的,一来是给她今后的职业发展铺路,二来便是借这个机会感受这个年代的大学生活。这个时代能上大学的人都是佼佼者,大学教授更是精英荟萃,能有机会结交她们比她究竟读的是本科还是预科重要得多。

    因为何宗文在燕北女大有认识的人,所以顾舒窈即使没有从燕华女中真正毕业,也顺利让她有资格进入燕北女大的预科班。因为是女子大学的关系,何宗文亲自出面总有些奇怪,孔熙好在燕北女大念书,何宗文有些事情便嘱咐得她。

    顾舒窈原本因为孔熙之前告诉她何宗文喜欢她,因此不太愿意何宗文这样帮她,但这一段时间接触下来,却发现何宗文待她仍是朋友的客气,便也没多心了。

    这段时间顾舒窈在家也没闲着,以前洋房交由顾勤山打点,如今都得由她去管,还好以前顾家药房的吴叔还算得力,也替顾舒窈省了不少心。另外,顾舒窈也替何宗文翻译了不少外文书,无论是法语、德语还是英语,她来者不拒。毕竟何宗文帮了她这么多忙,顾舒窈又是个不喜欢欠别人太多的人,她也想不到别的法子去报答他。

    元宵节前夕,陈师长主动派律师到洋楼来请求和解,非但不计较苏氏被抓进监狱的事,还答应在不干涉陈夫人今后婚姻自由的条件下每月给她生活费,这几乎是按照顾舒窈曾经提的要求来的,唯一多了一条便是让陈夫人将在法院起诉他重婚的案子撤下来。

    虽然陈师长要求陈夫人撤诉,可那些条件摆在那,陈夫人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她其实并不想和陈师长打官司,事情能这样解决再好不过。

    顾舒窈看着陈夫人惊喜的表情,也暗暗为陈夫人高兴,不过顾舒窈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殷鹤成的作用在。

    没过两天,陈师长到陈公馆来和陈夫人签协议,陈师长虽然仍不大高兴,却也不像从前那样耀武扬威,陈师长平和地拿起笔,正准备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陈夫人突然将他手中的协议拿过来,当着他的面将答应每个月给他生活费那一条划掉了。

    陈师长看傻了眼,不知道陈夫人想干什么。陈师长其实一直害怕陈夫人拒绝签字,因为若是陈夫人不同意协议离婚,便是要告他重婚的。吴静怡虽然以前在陈公馆叫过一阵西楼太太,但是他和吴静怡之间并没有婚书,也不是明媒正娶,其实也算不上重婚,因此陈师长的赢面不小。只是过完年后盛军内部既在整顿军纪,又在调整职务,这个岔子上他出不得纰漏,真正打起了官司无论输赢对他都没有好处,何况上次殷鹤成的副官还跟他旁敲侧击地说起这些,陈师长自然知道是谁的意思。

    顾舒窈明白陈夫人的意思,顾舒窈记得她姨妈跟她说过,她要把钱扔在陈师长脸上。陈师长说她离开他之后没有活路,她便偏偏不要他的钱,她如今当着他的面划掉那一条就是同样的意思。

    陈夫人划完之后,将协议还给律师,“再拟一份?!彼底?,又转向陈曜东,“陈曜东,我不要你的什么生活费!”

    顾舒窈在一旁微笑望着陈夫人,陈夫人以后肯定是要嫁人的,便没有一直拿着前夫生活费的道理,拿了他的钱免不了受他干涉,不要他的反而干脆。

    倒是陈师长在一旁皱紧了眉头,却又不好说什么,他没想到那个他在家欺负了十几年的软弱女人居然也会有这样一天。他也不好说什么“你不要不识好歹,你今后会后悔?!闭庋幕?,因为他知道那位顾小姐开药房卖西药确实是赚了不少,陈夫人一直在药房帮忙,她外甥女自然不会亏待她,因为她的确可以不在乎这么些钱。

    律师拿来改好的协议给陈夫人签字,这么多天下来,陈夫人也的确已经看开了,她用钢笔写下自己名字时,一丝留念也没有,反而像解脱一般轻轻一笑。

    陈夫人签字的时候,然而陈夫人嘴角释然的笑意让陈师长稍有些惊讶,结婚十几年,他还从未从他这位续弦夫人脸上见过这样的神情。顾舒窈这回也没有和陈师长发生争执,反而还让佣人端了茶,毕竟陈师长在燕北势力也大,好聚好散也未尝不可。这份离婚协议签了之后,虽然陈夫人不会再起诉陈师长的重婚罪,但这也是留了后手的,万一哪天陈师长想来报复或是其他,倒是都可以将这旧账拿起来接着算。

    而在盛州医院,张建清的伤势也逐渐好转,他之前断掉的骨头医生都已经替他接好了,只需要再静养一段时间。不过张建明没怎么挨打,他伤得轻,却也一直赖在医院里。

    顾舒窈见他一直都没有联系他之前来盛州说要找的人,觉得有些奇怪,又问他:“你们来盛州究竟是想做什么?”

    张建明知道瞒不下去,支支吾吾道:“一位姓黄的军官派人找到我和我哥,后来又给了我们一笔钱,还说如果我们能来盛州帮着陈夫人离婚,还能在给我们一笔钱?!彼硎蔷醯米约罕┞读四谛淖钫媸档南敕?,又连忙跟陈夫人解释道:“您可是我们的亲姑妈,就算没有钱我们也要帮你讨回公道?!?br />
    顾舒窈倒是出了神,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花钱“请”他们来盛州帮着离婚?那位姓黄的军官到是谁,顾舒窈忽然想到了殷鹤成身边跟着的副官也姓黄,只是她不太敢相信。如果真是这样,殷鹤成最开始打的又是什么主意?

    顾舒窈正式入学是在元宵节那一天,陈夫人知道顾舒窈要去大学念预科,先是惊讶,却也替她高兴。顾舒窈去学校之前,换上学生装给陈夫人看,陈夫人看了她好一会,笑着连连感叹:“你这样一打扮,感觉你一下子小了好几岁?!彼底庞秩霉耸骜鹤?,她亲自替顾舒窈用丝带系了一个学生扎的头发。

    顾舒窈到了班上,才发现班里还有两三位她之前在燕华女中的同学,那个喜欢何宗文、名叫青曼的女生也在,她们看见顾舒窈都吃了一惊,因为顾舒窈在燕华女中才读了小半期就不见踪影,而且当时何宗文同时消失,因此那阵子燕华女中都在传顾舒窈的消息,因为她们都不知道顾舒窈的真实身份,所以一时之间班上流言四起,有传言说她因为和何老师关系不正当,因此两人都被开除,也有传言说何老师不过是辞职去隔壁燕华大学教书了,他们之间并无关联。而顾舒窈则是被家里人带回去成婚了,顾舒窈走的第二天,她们看到有盛军的人去校长办公室,恐怕就是为她去了,因此她们又纷纷猜测顾舒窈的身份并没有她们知道的简单。

    总之,她们完全没有想到会在预科班里遇见她。燕北女大不比燕华女中,它的氛围更加包容,学生也不只是富家小姐,因此连青曼也收敛不少。而从燕华毕业的学生有一部分去了国外深造,有一部分像她们一样在国内读预科或是直接考上大学,当然还有一些家里等她们一毕业,就立即将她们嫁出去。顾舒窈也看见了青曼她们,与她们擦肩的时候,大方与她们打招呼。

    旁边那两个女生见了,也连忙笑着朝顾舒窈挥手,只有那个叫青曼的看上去稍有些不悦。顾舒窈也不去和她计较,顾舒窈知道她喜欢何宗文,何宗文因为她的原因离开,青曼稍有些不高兴也是正常的。

    上午有法语课和国文课,都是燕北女大里教有名气的老师,虽然国文课的老师只是兼职,但他讲课十分生动,谈吐间便可窥见功底,而法语课的老师则是一个法国人。

    虽然是预科,但燕北女大是开放的,不比燕华女中管得严。因为是元宵节,下午便没什么课让他们都过节去了。何宗文之前就和顾舒窈说好元宵节待她逛花灯,因此一直在她们学校门口等她。顾舒窈正好想体验一下这个时期的节日,因此没有拒绝。

    不过放学的时候,青曼走在顾舒窈前面,她原本是准备找她家的汽车,却无意看见校门口的何宗文,她跑上前去,一时高兴得说不出话来,过了会才道:“何老师好,你好记得我么?我是你燕华女中的学生,青曼?!?br />
    何宗文对学生自是用心的,一眼就认了出来,笑着说:“我当然记得你,你是上我英语课最认真的那几个!”

    青曼笑得高兴,还想再说什么。正好顾舒窈走了出来,何宗文跟青曼告别,往顾舒窈那边走去。顾舒窈一眼便看到了朝她走来的何宗文,并没有注意到青曼。

    虽然顾舒窈和青曼年纪差不多大,但是认得认知总是先入为主的,他和顾舒窈最开始并不是在学校认识,所以并没有和对青曼一样,将顾舒窈当成自己的学生。

    青曼看着何宗文与顾舒窈离开的背影,一个人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说不出来的不舒服。难道传言说的是真的,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了?

    盛州的元宵节也是格外热闹的,比百年后大城市中的元宵节要隆重得多,街上锣鼓喧天,人山人海,路上有艺人在表演舞龙舞狮,还有人踩高跷。顾舒窈其实早听五姨太他们说过这些外头的热闹,只是以前被困在帅府里,没机会出来看,如今却是真正的自由了。顾舒窈一直感何宗文帮她读预科的事,因此主动请他在路边吃了碗汤圆。

    她虽然又恢复了学生的身份,却也开着一家大药房,何宗文也没有推辞,反而开她玩笑:“那就谢谢顾老板了?!彼饷匆凰?,顾舒窈也笑了。

    入夜后便更加热闹了,除了之前的游.街,有人放烟火,还有人在街上提灯游.行。何宗文见顾舒窈一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模样,笑了笑,也替她买了一盏灯。

    街边上也挂着各种样式的灯,有走马灯、骰子灯、关公灯,看上去五颜六色的,顾舒窈和何宗文边逛边看,跟着人流往前走。

    而此时,从他们身后的街道上开过来几辆汽车,因为街上太热闹,提灯游街占了半边马路,因此那几辆车行的不太顺畅。人们忙着看花灯,都只稍往边上避让,也没有谁注意到车上的人究竟是谁。

    车上的人透过车窗,也在看外面的焰火与花灯,他今天在北营行辕那边和梁师长检查了布防,老夫人让厨房做了汤团,正等着他回帅府过元宵。

    路上堵得厉害,司机鸣的几声喇叭也淹没在锣鼓声中了,黄副官原想带着人下去清道,却被殷鹤成拦住了。他看上去不怎么着急,自顾点了根烟。只是点完火抬头的瞬间,他的余光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他车边走过。

    而这时,路上终于松动了些,汽车开始正常向前行驶。阑珊的灯火中,他不自觉往外望去,一眼便找到了那个纤细的背影,只是那个人的身边还有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两人似乎在边走边交谈,聊的十分投机。

    不过那个人穿的是学生装,长发还用浅蓝色的丝带系着,并不是他熟悉的模样。他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