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校园生活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十五之后, 何宗文又回了一趟乾都,他原先说只去半个月, 却过了二十天也没有回来。顾舒窈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却也不知道怎么联系, 问了孔熙, 后来才知道是他自己在处理一些事。

    何宗文临走前跟顾舒窈交代,希望她能替他们新筹办的那份报纸写一些文章, 何宗文还跟顾舒窈说,她上次她写苏氏的那篇文章逻辑清楚, 所以除了翻译之外,也希望她写一些时事评论,顾舒窈欣然答应了, 她在报纸上发表文章都是用的“书尧”这个笔名, 而她其实也更喜欢用“书尧”这个身份活在这个世上。

    不过, 顾舒窈在燕北女大的校园生活也开始走入正轨,她本来就独立惯了, 即使何宗文不在,她也没感觉缺少什么, 只是一开始有些担心他。

    燕北女大预科主修外语和国文, 因为在这个年代大学的所有科目, 无论是理、工、医、商、经济、教育等等,这些课程的教科书、阅读材料甚至是随堂考都是外文, 因此预科多半是强化语言学习, 其中最重要的语言是英语、法语和德语, 学生可以选择一到多门学习。

    预科班一共只有二十个女学生,刚刚开学没有多久,同宿舍的女学生关系最好,青曼则和几个燕华女校的同学来往密切,顾舒窈既没有住寝室,还要打理药房的事情,并没有太多时间和那些同学解除,同时她之前在燕华只上了半期就莫名退学,因此和那几个从燕华的同学关系也不密切。

    而青曼上回撞见了顾舒窈和何宗文在一起,因此她对顾舒窈十分反感,一开始更是拉拢着那几个燕华的女同学不与顾舒窈交往。

    然而顾舒窈并不在意,她总是坐在角落靠窗的位置,自顾自地看书。听见青曼和几个同学谈论她,只是抬头看她们一眼,目光是极其沉静的,却又像已经将她们看穿一样。她的态度波澜不惊,反而让她们的故意挑衅显得难堪。

    顾舒窈在这个时代学会了韬光养晦,百年后的那个她从前虽然业务精湛,但自身的天赋加重了她身上年轻人的浮躁,习惯锋芒毕露??烧饧父鲈鹿?,她却渐渐明白思考与观察其实比盲目展现自身更加重要。她如今要做的是不着痕?;巯滤窈笞粤Ω枰木?,同时开始慢慢适应这个时代的社会环境。她不能一直依靠、仪仗谁,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等着她去做。

    而对于班上的女同学来说,顾舒窈又是非常神秘的。她家境背景没有人知道,而她在班上说话也很少,几乎不会主动发言,但是成绩总是上游。

    不知是失去了兴致,还是对她有一种畏惧,一段时间之后,青曼也不再刻意找顾舒窈麻烦。

    预科班上与顾舒窈关系最好的是顾舒窈的同桌,叫作王美娟。

    王美娟是盛州本地人,她之前看青曼她们总是排斥顾舒窈,还以为是顾舒窈存在人品问题,因此也刻意与她疏远。然而后来慢慢接触下来,王美娟才发现是青曼她们无端生事,而她的这位同桌只是不太爱说话而已。

    王美娟在女大学生里算是比较普通的,中产阶级的家境,性格也温和。不过王美娟并不是很喜欢读书,听他说是她哥哥*她上的学,因为听说上过学的女学生能嫁的更好。后来顾舒窈无意听王美娟说起,才知道她原来就是永平百货那位王经理的妹妹。

    王美娟最大的爱好便是在课后看各种各样的书籍画报,其中一种叫作《丽媛》的画报她看的最多。顾舒窈之前并没有接触过这类画报,觉得十分好奇,便找王美娟借过来看看,顾舒窈刚从王美娟手上接过来,引入眼帘是封面上那个极其标志的年轻女子。只见她妆容精致,穿着时下最时髦的西洋长裙坐在椅子上画油画,她回过头来微微笑着,一双眼中蕴藏着道不尽的风韵。

    顾舒窈不禁感叹了一句,“这是谁呀?气质真好?!?br />
    王美娟看了顾舒窈一眼,“这你都不知道?乾都曹家的三小姐曹梦绮,去年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最近这几期《丽媛》杂志的封面都是她!你要知道她们家家世显赫,她大姐还是程敬祥的夫人?!彼底庞指刑镜溃骸罢獠攀钦嬲拿?,我要是有她一半美貌就好了?!?br />
    顾舒窈听王美娟这么说,装模作样地打量了她一番,一本正经地开她玩笑:“一半肯定不止,依我看有一半多?!?br />
    王美娟笑着推搡了顾舒窈,佯装生气地将《丽媛》从顾舒窈手上抢过来。顾舒窈朝她笑了笑,王美娟看着顾舒窈稍微顿了一下,突然道:“舒窈,你有没有觉得你和曹梦绮长得有点像?!?br />
    顾舒窈拿过那本杂志看了一眼,倒没发现哪里相像,她抬头问王美娟:“哪里像?”

    王美娟思考了一会,“侧脸像?!彼底庞纸又境榛乩?,笑着道:“你照镜子又看不到你的侧脸,我说像就像!”

    顾舒窈没把王美娟的话放在心上,又看了一眼画报上的女人,一笑置之后便也没去管了。

    那一头,盛军新年过后的职位调动就在眼前,因着殷军长手上有一张殷司令签署的让其代理副司令一职的文件,虽然殷鹤成仍揽着军权,但眼下局势并不乐观,虽然支持他的盛军将领占多数,但这个关头他仍必须小心应对,出不得什么差错。

    他有些心力交瘁,一回帅府殷老夫人和五姨太他们却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不知从哪弄了些照片来,直接在他卧室的办公桌上。他的办公桌上没有搁置东西的习惯,这些照片自是极为惹眼的。他自然知道是什么,可他连看都没看,只觉得无比的烦。手就势一扫,一沓照片便直接落了地,只有最底下那几张还留在桌面上。

    他已经拿出烟,已经低过头准备点烟,视线原本无意从桌上一张照片上扫过时,却突然停滞住了。他原觉得奇怪,拿起来一看,才发现是他自己认错了人。

    他抽了口烟,将照片玩捏似地翻转过来,果然看到照片背面有一行字——乾都曹公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