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峥嵘岁月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舒窈因为在语言上占优势,因此学得毫不费力, 课余也有更多的时间去做别的事情。在这个年代, 大学生的生活是最为丰富的,特别是燕北女大和燕北大学还隔得近。

    王美娟特别喜欢去隔壁燕北大学玩, 还总拉着顾舒窈一起。王美娟是藏不住秘密的人,没过几天便告诉顾舒窈她喜欢燕北大学的曾庆乾。

    曾庆乾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不仅和何宗文创办了《公正报》, 在学校也是书社社长,而最近还在排演话剧。男女同校这个倡议自从前清覆灭之后,一直有教育界的人士提起,如今虽然没做到男女同校, 但之前那些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已不复存在,男校女校的同学一起排演话剧也是学校默认的。

    王美娟带着顾舒窈去燕北大学看曾庆乾排练,顾舒窈才发现话剧改编自莎士比亚的戏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男主角罗密欧由曾庆乾扮演, 而饰演朱丽叶的女主角是孔熙。

    彩排在燕北大学的礼堂中, 那是一幢融合希腊式与罗马式的建筑,有九百余个座位, 能容纳上千人。不过彩排的时候只有话剧团的人和少部分的学生聚在台下围观。

    顾舒窈也陪着王美娟在台下看了会,彩排时舞台上亮着灯,孔熙和曾庆乾的身影在聚光灯下, 衬得人也光芒万丈。特别是孔熙, 她五官精致, 身材也高挑, 而她在舞台上的自信又给她添了一重美。

    孔熙在燕北女大一直很有名气,底下好几个男生就是冲着她来看彩排的,当然也有不少女生特意来看曾庆乾。

    王美娟看到舞台上的孔熙自惭形秽,“孔熙学姐这么优秀,怪不得人家能站在台上,要是我站在那上面一定紧张地忘词,我要是有她一半优秀就好?!?br />
    一半优秀?又是这句话,顾舒窈看了一眼王美娟,在她话中听出些妄自菲薄的意思??伤匆菜盗俗约赫驹谏厦嫒绾蔚幕?,人本来就是矛盾的,没有人愿意自甘平凡,然而渴望的同时却也胆怯。

    王美娟刚说完话,舞台上饰演罗密欧的曾庆乾说:“我相信你说的话。给我你的爱,我将接受重新洗礼,我将不再是罗密欧?!?br />
    轮到孔熙说台词,不过她似乎并不熟练,突然卡住了,正常排练便到此为止。已是下午五点,孔熙从舞台上匆匆走下来,便直接出了礼堂,并没有注意到顾舒窈在。

    舞台上的灯已经熄灭了,曾庆乾依旧站在台上,望着孔熙离开的背影出神。王美娟站在台下偷偷看着曾庆乾,小声道:“嗳,我感觉他不太高兴?!彼湔庋底?,却仍站在原地。

    顾舒窈想了想,直接拉着王美娟走过去,抬头跟曾庆乾打招呼。

    曾庆乾看到顾舒窈来了,也很意外,刚才绷紧了的脸色露出笑意来,“舒窈,你怎么来了?”说着立即从台上走下来。

    曾庆乾并没有忘记何宗文的嘱咐,当着大家的面只叫她舒窈。

    王美娟看着曾庆乾和顾舒窈似乎很熟悉,而且她还感觉到曾庆乾对顾舒窈格外客气,是那种带着钦佩的客气,王美娟有些惊讶。

    顾舒窈跟曾庆乾交谈了一段时间,才明白他们这出戏并没有排练多久,而孔熙总是有事耽误,因此连台词都不熟练。

    曾庆乾最初想排的剧并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而是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曾庆乾虽然没有出过国,但在国内也是接受的西式教育,观念也新,极力推崇男女平等。而莎士比亚的《第十二夜》正好塑造了几位有鲜明意识的女性,曾庆乾也喜欢用话剧这种形式去做一些宣传。只是孔熙当时坚持想排这一出,而合适的女演员又太少,曾庆乾没有办法才妥协。

    顾舒窈很庆幸虽然是平行时空,但几百年前的历史都是重合的,所以也有和他们讨论的余地,她也更喜欢《第十二夜》。

    王美娟觉得曾庆乾无论说什么都对,在一旁点着头,却又不敢说什么,不过她的举动还是被顾舒窈看见了。

    曾庆乾想了想,却又道:“不过适合且愿意来演女演员实在太少了?!?br />
    顾舒窈笑了笑,看了眼王美娟,然后对曾庆乾道:“这是我同学,叫王美娟,她其实对话剧很感兴趣,如果你愿意给她一个机会那就最好了?!?br />
    曾庆乾正愁找不到合适的女演员,眼前那个王美娟除了有些怯懦,其他倒都还好。他喜出望外,望着王美娟笑道:“你如果愿意,我们明后天就可以试一下戏,愿意来实在是太好了?!?br />
    曾庆乾穿着燕北大学白色的校服,浓眉大眼,而他整个人看上去又意气风发,也难怪王美娟喜欢他。

    王美娟脸胀得通红,说不出话来,却看着曾庆乾点了点头。

    曾庆乾又问顾舒窈,“舒窈也要一起么?”顾舒窈摇了摇头,只笑:“恒逸交代我的事我最近都忙不完了,以后有空再说,不过如果你需要翻译修改剧本,我随时可以帮你?!惫耸骜旱娜泛苊?,既要打理药房,还要帮何宗文翻译写稿,但这其实也只是一个原因,顾舒窈其实自己并不愿意去演话剧出风头,相比这个,她更愿意做一些幕后的工作。

    一出礼堂门,王美娟故作镇定的脸色突然露出笑来,激动地握着顾舒窈的手道:“舒窈,真是太谢谢你了!”

    “喜欢自然要找机会尝试了解?!彼肓讼胗侄酝趺谰甑溃骸叭耸强梢曰ハ辔?,你还可以更自信一些,其实你很漂亮也很优秀?!蓖趺谰甑娜烦さ貌淮?,不过行事谈吐不够大方,特别是在曾庆乾面前,因此给她在气质上稍微减了些分。

    无论平凡抑或不平凡,每一个人都有去喜欢去爱的权利。

    曾庆乾也的确是一个优秀的人,不仅在排演话剧上认真负责,也经常组织一些学生运动。前几日公共租界出了一桩日本巡警打伤中国商贩的事。因为租界归属外国人自治,盛州政府C不了手。曾庆乾十分气愤,带着学生一起去租界门前示威,又给商贩筹集了医药费。顾舒窈气不过日本巡警这种行为,也跟着他们去了,还捐了比一般学生好几倍的钱。连曾庆乾也没有想到,这位顾舒窈居然出手这么阔绰。他们不会知道,她除了是学生还是如今盛州城中最兴旺的一家药房的老板。

    除此之外,顾舒窈还写了一篇有关时事评论发表在《公正报》上,用文字声援他们。日本巡警的做法早就激起了民愤,虽然许多人并没有和这些学生一起示威,那天的《公正报》却销售一空,大家在用这种方式,暗自支持他们。

    早先是何宗文带着顾舒窈进入他们这个圈子,如今虽然何宗文不在盛州,顾舒窈自己却也渐渐融入其中,倒是孔熙来的时间越来越短。曾庆乾身边的几个同学最初看见孔熙对顾舒窈态度不佳,原是向着孔熙的,他们不明白曾庆乾为何这么看重顾舒窈,每次讨论会都让她参与,不过后来接触下来才发现这位舒小姐的确不相同,虽然说话说得少,每次却有独到的观点,人也爽快。

    顾舒窈不过十七岁,又生了一张标志的脸,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只当她是少不更事、刚进入大学的女学生。慢慢地,在他们经常聚会的那七八个人里,有两个男生同时开始对她有别样的好感,不过还没有挑明,只暗暗较着劲。那两个男生一个叫刘志超,一个叫吴楚雄。

    曾庆乾其实感觉得到何宗文对顾舒窈的特别,不过见刘、吴二人没有挑明,便也由他们了。

    一次他们刚排完话剧,顾舒窈陪同张美娟也在,他们一行八个人去学校对面的馆子聚餐,他们一起走在马路上,有说有笑的。刘志超自从和吴楚雄较劲以来,吴楚雄个性外向,便一直喜欢开刘志超的玩笑,一群人正说笑着,几辆车突然从马路上驶过,顾舒窈原本挽着张美娟的手走在最外头,见有车从一旁开过,刘志超和吴楚雄同时赶到顾舒窈身边,替她虚挡着车。两个人争先恐后的,差点还撞在一起,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起初那几辆还开得平稳,突然中间的那辆为主的车突然放缓了速度。

    见这几辆车突然缓行,却意味不明,他们这行人都偏过头去看,中间那辆车的车窗降下了半截,隐约可以看见汽车后座上坐了个穿戎装的男人,不过那个人直视着前方,并没有看他们。

    吴楚雄眼睛尖,看了一眼车牌后,又往车里望去,有些不可置信道:“这里面坐着的好像是殷鹤成?!?br />
    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虽然经常谈论这个人,时褒时贬,可当他真正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却又是具有威慑的。连同顾舒窈在内,他们都有些不明状况,曾庆乾原想再仔细看一眼,那辆车已经急速从他们身边驶过。

    顾舒窈望着已经驶远的汽车出了会神,自从她从他的官邸搬出去,便彻底与他断了联系,他也守信再也没来干扰过她。虽然只过去了一个多月,可如今身边的环境与人都有极大的变化,和那个人的过往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得让她有些恍惚。

    梁师长也坐在车上,看到一旁的殷鹤成脸色不大好看,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司机也觉得奇怪,其实原本从帅府直接到北营行辕是不必走这段路的,可这些天少帅总要先回一趟麓林官邸,便都要从这边绕行,这条路上学校多,人来人往,行车并不方便。

    梁师长想起刚才殷鹤成看到那群经过的学生后才吩咐的司机,想着应该与他们相关,看了眼殷鹤成的脸色后,试着道:“现在的这些学生呀,真是越来越激进了,前几天公共租界闹得不可开交,真不知道他们一天到晚要做什么!”

    殷鹤成敛了敛目,语气稍有些轻蔑,“除了空谈一天到晚还能做什么?”

    殷鹤成原本是不动声色的人,极少流露出这样的态度,梁师长有些诧异地打量了他一眼,他没再有说话,而是直接低过头去点烟,眉头一点一点蹙紧,似乎在做着什么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