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请君入瓮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大学生都是极有朝气的, 顾舒窈乐意与他们待在一起。有些事她早就抛到脑后去了,若不是这回突然在路上遇见殷鹤成, 转眼一个多月就这样过去了,她甚至觉得从前那个帅府中的未婚妻和自己是两个人。

    到了他们预约的她身旁的同学议论殷鹤成, 吴楚雄还记着前两天公共租界的事, 愤愤不平道:“盛军里的亲日派殷鹤成就算一个,他是日本陆军军事学院毕业的, 日本现在的那个首相田中相本一直把他当做得意门生?!?br />
    又有一个男同学“啧”了一声,“日本人的得意门生, 今后他要是袭了他父亲的职,不知道还会干出什么事来!”

    顾舒窈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男生以及吴楚雄一眼,他们眼里都充斥着鄙夷, 可她突然记起有一天晚上他曾对她说过的话, 他说他在日本的那几年如履薄冰, 因为生怕丢了中国人的脸。如果真按殷鹤成所说,他怎么会卖国求荣呢?可顾舒窈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他。

    她知道她以后和殷鹤成应该也不会有多少关联了, 除非是某一天他们站上了对立面。

    顾舒窈出了片刻的神,听见刘志超放低声音说:“我听人说他们盛军内部派系斗争也厉害, 殷鹤成和他叔父各成一派, 他父亲自去年起一直没露过面, 对外只说高血压需要静养,恐怕没这么简单。老帅一倒, 少帅日子估计就不好过了?!?br />
    “呵, 他本来就是个酒囊饭袋, 靠着他父亲才走到今天,没有他爹他什么都不是!”吴楚雄轻笑了一声,突然道:“如果殷定原是我爹,我没比他差!”

    顾舒窈听着吴楚雄这话稍有些不舒服,却也没说什么,倒是刘志超反驳他:“你这样说太偏激了?!?br />
    吴楚雄和刘志超一直唱对台戏,他依旧不服气,“我偏激?我哪里偏激?”

    曾庆乾一直没说话,这是终于开口:“撇开他殷鹤成对日本暧昧的态度不谈,他那个人还是有能耐的,前阵子林北剿匪你们可别忘了,之前那位副司令加上殷鹤成他叔父两个人好几年都没平定下来,殷鹤成前后才用不到一年?!?br />
    吴楚雄是个听不进别人观点的人,同时他这样迫切地发言也无非是想在顾舒窈面前表现自己。吴楚雄本来还想说话,他偷偷看了顾舒窈一眼,却发现她皱着眉头完全没有看他,这才不再说话。

    顾舒窈虽然不赞同他们所有的观点,但她觉得将来如果真的发生什么,他们这群人应该敢站出来阻挡。日本巡警在公共租界打人的事也给顾舒窈敲了一记警钟,虽然现在没有外国侵略者入侵,除了南边几方交战以外,盛州、乾都这一块也还算安定,可仍有外国人在中国设租界,他们依旧虎视眈眈。

    顾舒窈不知道凭借一己之力能做些什么,虽然学生们是有些激进,但那一腔热血与爱国之情是不能否认的?;蛐砣蘸蟾且黄鸩渭拥窖硕腥?,是她近段面对她知道的历史能够做的事情。同时她也决心将药房开办得更大,只有手下拥有实业,才有机会加有盛州的商会,才能在一些事情上具有话语权。

    顾舒窈最开始隐藏身份是害怕她身边的同学因为她的过去而不愿意接纳她,而现在她和他们已经逐渐熟悉,将来好好解释后或许可以不用隐瞒。顾舒窈接触到的这些同学都是这个年代的佼佼者,将来从商也好,做别的事也罢,他们都是很好的人脉资源。

    梁师长先陪殷鹤成回了北营行辕,然后去又查看了布防。殷鹤成回到办公室是下午五点一刻,他的几位部下过来找他汇报,走的时候也才五点三刻。办公室里只有殷鹤成一个人,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还有时间,于是坐在沙发上抽了会烟。他平时忙起来还好,稍一空下来只觉得浑身不痛快。

    他自然知道这份不痛快来自哪里,他原本不是什么长情的人,也不相信这世上什么破镜重圆的事情,他其实明白有些人突然离开了的确一开始会有些不习惯,可放一放或是遇着了新的什么人,便也就淡下去了。不过是他现在不得空,没找到新的寄托,才会去翻来覆去想起之前的。

    任子延上回跟他提起她上大学的事,他起先只觉得生气,可后来想想十五那天晚上灯火黯淡,他不过匆匆一瞥看见一个背影,怎么可能有那么巧合的事。他越这样想越觉得好奇,那几天总是忍不住去想像那个人的模样,女大学生?任子延还认不出的女大学生?

    一个多月不见,她一身学生装的模样的确没有让他失望,可她身边那些个吵吵嚷嚷的人却看得他生气,居然还不止一个?也难怪陈曜东之前不允许他前妻再嫁,他心一横,突然也起了这个念头。

    殷鹤成想了想,将黄副官叫进来,皱着眉头吩咐道:“你找几个人,盯着燕北女大和燕北大学那边,可给我盯紧了,别出什么乱子?!?br />
    黄副官是灵泛的人,今天梁师长没注意的他可是注意到了,少帅让司机开慢些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黄副官有些意外,往车外一看不禁吃了一惊,那群大学生里竟然还有顾小姐,而他身边那几个男学生对她也很殷勤。这婚姻才解除了不到两个月便这样,黄维忠完全不敢去看殷鹤成的脸色,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可如今殷鹤成这样吩咐了,黄维忠也不好再装傻,连忙应了一声“是”。他原本怕在这个时候惹殷鹤成不快,想先退出去,没想到却被殷鹤成叫住了,“顾勤山和他妻子现在关在哪?”

    黄维忠听殷鹤成这样问吓了一跳,最开始殷鹤成将顾勤山夫妻二人直接交给他去办,他是个懂得看脸色的人,知道殷鹤成动了大怒,虽然殷鹤成说的是查通匪一案,可黄维忠连审都没审,直接直接将人收进了盛州监狱,后来她看少帅和顾小姐解除婚约,更是把顾勤山和罗氏忘了,一直将他们关在监狱里。

    现在看来,虽然少帅和顾小姐解除了婚约,但看着苗头好像不大对劲。他在少帅身边也跟了三年,之前少帅的事他都清楚,要是和从前那些一样,眼下已经快两个月,早就该抛到脑后去了。

    黄维忠犹豫了片刻,看着殷鹤成似乎已经消了气,小心翼翼试探道:“少帅,您的意思是不是要把他们放出来……”黄维忠看着殷鹤成的脸色觉得似乎不是这么个意思,话还没说完自己就止住了。

    殷鹤成抽了口烟,敛着目淡淡道:“关了这么久,也该让他们和外界有些联系,跟监狱那边说,要顾勤山寄封信回去?!?br />
    殷鹤成也没想过将他们永远关下去,两个月下来他的气也消了些,现在看来他们似乎有了新的用处。

    黄维忠刚走,任子延便过来了,他是来迎殷鹤成去他伯父的任公馆,他的伯父已经在府邸里摆了一桌宴席只等着殷鹤成过去。

    任子延的父亲洪任平是盛军的旧部,现在是盛军第三集团军的军长,而他的伯父任洪安时任巡阅使署总参议,也是以前殷司令的高级幕僚。任洪安是老谋深算的角色,之前两边都不得罪,如今倒有了投靠殷鹤成的意思。

    一顿饭过后,任洪安请殷鹤成去他的茶室喝茶,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眼前这位少帅是他任洪安看着长大了,去年开始他便代为处理殷司令的军务,年纪轻倒不见有什么差错,如今一交谈的确是沉得住气的人。

    其实是乾都那边有人先找过任洪安,乾都那边政局也不稳定,几方势力蠢蠢欲动,和盛州这边联手对谁都有好处,乾都那边那位和任洪安是旧友,于是特意请他过来转达。

    任洪安先和殷鹤成谈了会殷司令的近况,一边说话一边将碧螺春搁进茶壶中,突然抬起头笑着问殷鹤成:“我听伯川说,少帅最近解除婚约了?这是好事!”

    殷鹤成抬眸看他,仍不动声色:“伯父这话怎么说?”

    一壶茶水煮开,任洪安刚好将话说完。任洪安是个深谋远虑的人,殷司令从一介草莽到节制六省的封疆大吏,自然也有他的功劳。

    任洪安向殷鹤成挑明了利害,殷鹤成原本是个理智冷静的人,这件事利弊摆在眼前,他也没有拒绝的道理,说来也巧他前几天才看到过照片。他虽没有回绝,只说:“谢谢伯父美意,不过这种事一时半会也急不得?!?br />
    话剧的正是演出就在几天后,顾舒窈虽然没有演话剧,不过后来应曾庆乾的邀请一直在忙着翻译、改编剧本。顾舒窈以前电影和话剧都看得多,对她而言也不算太难。

    之前孔熙不止是女主角,剧本改编也是她,然而这次孔熙自从那次退场后便不再来了?;蛐硎翘盗斯耸骜杭尤肓嘶熬缤?,连彩排都没来看过了。虽然最后曾庆乾在中文系找了个女生担任第一女主角,王美娟虽然只是个配角,但她为了在曾庆乾面前好好表现,台词背的一句不落,最终的演出也很成功。

    药房和药厂那边也步入了正轨,她前一阵子不仅联系布里斯给药厂新买了几台机器,还给自己置办了一台汽车。药房除了大宗交易由顾舒窈经手外,其余的事主要交由陈夫人和吴叔负责。此外,顾舒窈还准备在盛州城西再开一家分店,之前选择在法租界不过是害怕将来殷鹤成找她麻烦,如今看来是她多心了。盛州城西那边的商铺地段好,人流量比法租界还要大,她的药厂还能生产的西药,去那边再办一家西药房是只赢不亏的买卖。

    顾舒窈的心思大都放在学校和药厂药房,早出晚归的,陈夫人见她辛苦,连送走张家兄弟也没有去打扰她。

    话剧演出成功后,顾舒窈从学?;丶业氖奔湟缫恍?,那天她从学?;乩春?,先去的药房,药房那时候快要打烊,里面已经没有几个人。陈夫人正在柜台前清账,柜台另一边站了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正在和陈夫人说话。顾舒窈觉得那人眼熟,才想起来他是元宵节的时候她到洋楼送元宵的那一位。

    顾舒窈最开始只站在门口,陈夫人抬头看见顾舒窈来了,稍有些局促,那个男人许是察觉到陈夫人脸色不对劲转过身来,见是顾舒窈后,思考了一下,与她打招呼,“你就是顾小姐吧?”

    顾舒窈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笑着应道:“是的,请问您又是?”

    “我叫许长洲,是你姨妈的朋友?!毙沓ぶ藁瓜朐偎凳裁?,陈夫人“咳”了一声,让他先回去了。那位姓许的先生站在原地犹豫了会,还是听陈夫人的先走了。

    陈夫人和顾舒窈一起走回的洋楼,刚才那个场面顾舒窈自然明白,可她看那位许先生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会还没有成家?于是顾舒窈问陈夫人,“许先生到现在还没有娶妻么?”

    只要对方人品好,顾舒窈自然是支持陈夫人再嫁的,听陈夫人的语气,似乎对那位许长洲似乎也有些心思??烧飧瞿甏翟谟行┗炻?,一妻多妾大家认为天经地义,顾舒窈不想再让陈夫人受委屈。

    陈夫人立即答道:“没有,他没有妻子?!毕肓讼氤路蛉擞植钩涞溃骸八靶┠暌蛭馐О?,他之前的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他,现在已经和他离婚了?!?br />
    陈夫人有些难为情,犹豫了好久才跟顾舒窈小声交代:“他还认识你娘亲,小时候他家离我家很近,十几岁的时候就随他父亲去燕西做矿产生意,最近才回的盛州,我上次去医院给张建清送汤的时候遇见的他?!?br />
    她们一路说着话,没走几步就到了洋楼,顾舒窈原想和陈夫人接着聊,阿秀却急匆匆跑过来:“夫人,小姐,你们去看看顾家那两个小姊妹吧,刚刚有人送了封信过来,没想到梅芬拆开了,看完之后一直哭,连饭都不吃了。我不识字,也不敢随便找人看?!?br />
    信?顾舒窈皱了下眉,即刻吩咐阿秀,“把那封信拿过来,我看一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