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好自为之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任子延刚从吴秋丽的宴会上回来, 殷鹤成没去,任子延也觉得没什么意思, 在那里坐了会喝了几杯白兰地后,便到法租界来找孔熙来了。

    任子延其实一老远就看见顾舒窈洋楼前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还穿着盛军的戎装, 而且根据背影他也猜到了三分。只是隔得远,白兰地后劲又足, 任子延不太敢认,毕竟殷鹤成和这位顾小姐已经解除了婚姻, 而且前一段时间殷鹤成连提都不愿提顾小姐。

    任子延看清是殷鹤成后,着实吃了一惊。刚才吴秋丽还在问少帅最近忙什么去了,任子延还说他军务繁忙抽不开身, 没成想转头就在顾小姐这里碰到了他!

    任子延酒喝多了有些上头, 见殷鹤成没有说话, 也不管他尴尬与否,又问了一遍:“雁亭, 你怎么会在这里?”

    殷鹤成自然记得他在任子延面前说过什么话,好在他素来镇定, 不漏痕迹地将自己的手从顾舒窈手腕上收回来, 反客为主般扫了一眼任子延与孔熙。

    孔熙看到殷鹤成在看她和任子延, 于是往任子延相反的方向退了一步,与他将距离拉开。任子延即使喝了酒, 也还是是注意到了, 不过他想着孔熙这样的女学生脸皮薄, 便也没放在心上。

    孔熙抬起眸,小心看了眼殷鹤成,又去打量顾舒窈,前一阵子她因为和任子延走得近了些,曾庆乾他们对她已经有些看法,反而和顾舒窈热火朝天地排练话剧。想起顾舒窈的新话剧剧本更是好笑,居然和曾庆乾写了一出提倡自由恋爱的好戏,没想到明面一套,背地一套,自己却在和前未婚夫纠缠不清。也难怪她在学校只敢用假名,若是曾庆乾知道她是什么人,不清楚他还肯不肯与她一起排话剧?

    顾舒窈开始还庆幸有人过来替她解了围,可见到孔熙之后她高兴不起来,之前好不容易才消除了些误会,今天这莫名其妙的一出不知今后又改如何解释。她虽然已经发觉和孔熙在性格上不太合得来,并不一定要强求着做朋友,但她还是担心孔熙会跟曾庆乾他们说什么。

    顾舒窈想了想,当着任子延和孔熙的面对殷鹤成道:“谢谢少帅今天路见不平出手相助,不过我那个侄女还是受了些惊吓,我得先回去安慰她了?!彼淙桓詹藕鸵蠛壮刹⒉挥淇?,但还是这样说着。她其实是说给任子延和孔熙听得,至少不会被他们认为是和殷鹤成在家门前幽会。

    殷鹤成看上去虽然神色已经恢复如常,可他并没有去接她的话,连看都不去看她。

    正好这个时候黄维忠已经命令司机将车开过来了,殷鹤成朝任子延点了下头算是告辞,紧接着头也不回地往汽车那边走去。

    任子延见情况不对,嘱咐孔熙自己先回去,然后自己去追殷鹤成,“雁亭雁亭,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br />
    顾舒窈原本已往洋楼里走,见任子延和殷鹤成都走了,而孔熙仍在原地目送他们,索性折回去对孔熙道:“孔熙,梅芬最喜欢你,你能帮我去劝劝她么?”

    孔熙虽然不太高兴,却也问她:“梅芬怎么了?”

    顾舒窈淡淡道:“因为生意上的一些事情,刚才有人过来闹事,梅芬受了惊吓?!彼桓孜跛盗艘徊糠?。

    “那少帅呢?”

    “少帅正好路过?!惫耸骜阂惭ё趴孜醭坪粢蠛壮勺魃偎?。

    顾舒窈才说完,孔熙却突然笑了一下,“反正在你身上巧合也多,我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你。我今天没空,你的事我以后还是少参与些的好?!笨孜跛低瓯阕吡?。

    顾舒窈已经快摸透孔熙的性子,她其实已经猜到孔熙不会进来。梅芬现在情绪不稳定,说不准又会说出什么胡话,顾舒窈其实并不想让孔熙见到她,顾舒窈这么说不过借机会与孔熙解释。

    顾舒窈望着孔熙的背影道:“孔熙,我以后应该都不会和少帅见面了,希望你能在学校继续替我保守秘密,谢谢你?!?br />
    “看我心情?!彼挪缴远倭艘幌潞?,头都没回,直接往前走去。

    那一边殷鹤成一上车就开始抽烟,任子延主动凑过来替他点烟,待他抽完一根后,任子延才佯装无事地开口:“今天那个吴秋丽还在问我,说少帅怎么没来?”

    殷鹤成看了眼任子延,“你不也提前走了么?有什么可去的?!?br />
    “诶,雁亭……”任子延还想争辩,殷鹤成却打断他,“你和那个女学生不要走得太近了?!?br />
    殷鹤成这话一说出口,任子延当即就不爱听了,他和孔熙并没有怎么样,仅仅是他时不时投其所好请孔熙看两场外国电影、偶尔还陪她去书店看看书。外国电影里男人女人叽叽歪歪,任子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书他也是一个字看不下去??伤兰辈坏?,因此磨平了耐心竭尽全力地讨好,虽然到现在为止他其实连孔熙的手都还没摸着。

    他殷鹤成倒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大晚上地跑到顾舒窈楼下说偶遇,这话拿着糊弄三岁小孩还行。

    任子延当然知道殷鹤成在担心什么,可他之前那个未婚妻更加可疑,若不是见她和殷鹤成解除了婚约,任子延并不打算放过她。

    任子延喝了些酒还不太清醒,挑了下眉戏谑道:“现在顾小姐不也是大学生了么?和孔熙还是一个学校的呢?!?br />
    殷鹤成明白任子延想说什么,见他喝了酒也不和他多说。他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他想,他又没有像任子延一样不可自拔,他不过是看在之前的那一点儿情份上,管她是顾舒窈还是什么王舒窈,对他而言都不重要。

    殷鹤成虽然看上去不动声色,可他今天的举动实在太可疑,任子延也只将信将疑。

    任子延实在难以理解殷鹤成,他任子延费那么大劲追求孔熙,不过是人没到手勾得他心痒痒,可殷鹤成不一样,虽然顾小姐现在的确是变了样子,但是曾经她连孩子都替他怀过,人早就是他的了,他还有什么想头?老话说得好,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

    殷鹤成开始是从北营行辕临时赶过来的,他还有公务没处理完,便和任子延先回了北营官邸。殷鹤成回到他的办公室处理公务,他原要派人送他回去:“醉醺醺的在行辕像什么样子?你先回去?!?br />
    任子延喝多了酒,不怎么想走动,死皮赖脸在殷鹤成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打了会盹。

    眯了不到半个钟头,任子延便被开关门的声音吵醒,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黄维忠走了进来,皱着眉头支支吾吾的,似乎有些为难。

    “什么事?说?!币蠛壮商肺驶莆?。

    黄维忠犹豫了会才道:“洋楼那边传来消息,说戴小姐已经连着好几天天不肯吃东西了,说一定要见您一面,不然就绝食?!被莆艺秸骄ぞさ?,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向少帅报告这件事,自从戴小姐被软禁之后,三天两头地吵着要见少帅。前几次他还禀告了,可少帅不仅没有去的意思,还嫌烦,黄维忠之后也不敢再提了。只是这一回,那边将事情说得很严重,他把事情压着,万一戴小姐有个三长两短呢?

    任子延听到黄维忠向殷鹤成报告的是这个,没忍住笑了出来,才去了顾小姐那,这边又来了戴小姐,谁叫他殷鹤成之前处处留情?

    任子延原以为殷鹤成不会去,没想到殷鹤成看到他笑后敛了敛目,对黄维忠道:“跟那边说,我一个钟头之后过去一趟?!?br />
    任子延十分惊讶地看了殷鹤成一眼,他记得殷鹤成之前是完全不见戴绮珠的,难不成真的怕她死了?

    黄维忠一走,殷鹤成低下头又开始批阅文件,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三刻钟之后,他处理完公务,这才从椅子上站起来。

    殷鹤成站在原地冷着眼打量她,她见他没有过来的意思,自己走了过去。

    她走到他跟前站定,一边看着他,一边当着他的面脱下外面那件的风衣,他这才注意到,她那件风衣底下,只穿了一条藕粉色丝绸质地的吊带睡裙。

    戴绮珠见他神色稍有变化,以为他动情,又伸过手来去解他戎装上的扣子。

    然而那只手刚碰到第一颗扣子就被殷鹤成按住了,他皱了下眉,冷静地将她的手拿开,然后又弯下腰捡起地上她那件大衣,重新披回她身上。

    戴绮珠尤不死心,“你将我一个人关在这里,我快寂寞疯了,你知道么?我每天都在想你,留声机里放着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跳的那支曲子?!彼底潘⒓醋?,将唱针放回唱片。

    不一会儿,卧室里响起华尔兹的乐曲声,她忽然露出笑容来,像从前一样踩着节奏一步一步走到他身边。

    可他的面色依旧冷淡,过了一会儿才问她:“想说的话都说完了么?”

    她被他冰冷的态度吓了一跳,听出了他要走的意思,连忙上前抱着他去挽留,“少帅,你就看在之前的情分上,原谅我,求求你原谅我,我们重新来过……”

    他将她推开,仍皱着眉,嘴角却有一丝极淡的笑,似乎还带了些许鄙夷。只听他不紧不慢地开口,口气是极冷的,“就凭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我留你的性命已经是看在往日的情面上了,我以后不会再见你?;褂?,你知道太多的军务,这几年我不能放你走,以后你想去哪我不管你?!彼低晁辉俟芩?,轻轻带上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就像他从来都没有来过。

    他从洋楼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料峭的晚风从他面上刮过,他皱着眉扫了一眼眼前这栋楼,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想的,居然会同意到这边来。他原以为是他如今心软了,对谁都一样??梢豢醇麋仓?,他才发现他根本心软不起来。

    那边顾舒窈回到洋楼,梅芬依旧在卧室哭闹个不停,想起梅芬方才说的那些话顾舒窈就生气。

    她听久了,心也有些软了下来。其实也理解梅芬,毕竟今天是罗氏的生日,又在这样的日子遇见了殷鹤成。想了想,等梅芬哭声停歇了些,她让阿秀给她热了晚饭端了进去。

    罗氏和顾勤山都不会教孩子,两个孩子习惯和性格上或多或少都有缺陷,好在她们年纪都还小,好好教也是可以教好的。越是这样,接受教育越为重要。

    刘四爷一被抓,复生药房那天直接没有开门,药店门外还贴上了转让字样的纸,一问才知道是生意完全坐不下去,刘四爷的儿子便自己做主,准备将他们家的药房卖出去。

    而复兴的生意经此之后反而还往好的那边走了。顾舒窈正好想在城西开家药房,正好那边装修正好是学着她来的,索性就将那间药房买了下来做了分店。不过几天,就将复生的牌匾换成复兴,又另外将复兴的西药放了进去。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反而像是给顾舒窈打了个广告,大家都知道她的药是有独家代理权的,生意从此更加好了。

    许长洲去了燕西,姨妈正好留在盛州,顾舒窈便让姨妈暂时替她打点着法租界的药房,吴叔则先去城西的药房将那边扶上正轨。

    顾舒窈先前请了两天假,她原本还有些担心,孔熙是否在她不在学校的这段日子里对曾庆乾他们泄露她的身份。不过顾舒窈一问才知道,孔熙最近也请假了,一直都没来学校。听人说,孔熙好像去燕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