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礼堂演讲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舒窈这几天一直在苦恼着该怎么将何宗文他们救出来, 在这个年代说到底还是人治社会, 法律不怎么行得通。顾舒窈突然意识到, 她在这个年代活得有些过于单薄了, 还不能凭借一己之力去左右一些事情。抛开她从前的身份, 她现在只是一个学生, 一个药商, 如果将来真有一天,日本侵华了她又能做什么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顾舒窈却听到风声, 之前代理副司令一职的殷敬林被正式任命为副司令。

    这个消息还是许长洲告诉顾舒窈的,那时顾舒窈正在洋楼里和姨妈一起用晚餐,许长洲刚从外边回来,跟顾舒窈说:“顾小姐, 你或许想不到,现在外面都在传,殷鹤成的叔父殷敬林成了副司令, 就是今天的事情?!?br />
    顾舒窈也的确有些意外,在她印象中,殷鹤成做事向来是十拿九稳,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

    许长洲也说:“我听人说,盛军的将领其实多半是支持殷鹤成的, 他父亲的边防印信也在他手上,日本首相又是他的老师,他如果非要做那个司令, 殷敬如根本不是他的对手,长河政府拿他没一点办法,不知道他这回怎么就妥协了?”

    许长洲说的没有错,长河政府虽然是名义上的中央政府,但各省兵权分散在地方。如果殷司令身体无恙,副司令的职位直接由他指定。因为他病了,这份权利才落到了长河政府手上。

    不过许长洲又说:“乾都的局势比燕北还要复杂,龙盘虎踞的,谁手上没有好几万兵力,恐怕殷鹤成是担心他一旦有所举动,要对付的人不止他叔父一个吧?!?br />
    第二天,顾舒窈取了燕北大学,学生们正在为两日后的集会演讲筹划着,因为不能明目张胆地举行集会演讲,吴楚雄他们便在校园里张贴话剧演出的海报,而事实上话剧的男主角已经被抓走了,这不过是个幌子。只是想借机让学生们聚集,然后进行反对日本“十项条款”的演讲。因为日本在华报纸一直在宣传“中日亲善”,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十项对款”对中国对燕北意味着什么,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孔熙自从回盛州之后便跟任子延断了来往,她告诉吴楚雄他们,也告诉自己,她之前和任子延纠缠不清不过是为了获得一些盛军内部的消息,索性将殷鹤成和田中林野一起去燕西的事也都交代了。

    孔熙是孔教授的女儿,之前一直去他们一起参与讨论会,大家没有理由不信任她。吴楚雄因为自己当初错怪孔熙而有些懊恼,正好她口才也不错,之前还拿过演讲比赛的前几名,索性让孔熙负责演讲。正好孔熙是孔教授的女儿,又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由她上台演讲也具有影响力。

    然而,也是在那一天,几乎所有的报纸都突然刊登了长河政府宣布了盛军的调任情况:之前代理副司令一直的殷敬林正式被任命为副司令。

    吴楚雄他们看到报纸上的新闻既惊讶也高兴,围作一团庆贺:“真是件好事!”

    顾舒窈其实早就得到了消息,可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上前提醒他们:“我听人说,殷敬林前不久和明北军也去过燕西?!?br />
    顾舒窈说这句话的时候,孔熙虽然什么都没说,却皱着眉看了她一眼。

    吴楚雄回过头,也道:“那也比殷鹤成也要好,至少他还不是什么日本人的学生?!?br />
    话虽是这么说,可顾舒窈记得上次田中林野来盛州时的酒会还是在殷公馆办的,殷敬林对日本人的态度也并没有多鲜明。果然,那一天下午,由日本政府控制的报纸上出现了这位刚刚上任的殷副司令与明北军参谋长、以及日本使团会晤的新闻与合影,这位殷副司令似乎毫不顾忌与日本人关系密切,也并不在乎民众对他的看法。吴楚雄他们看到这些新闻十分意外,局势似乎并没有他们想象的乐观,毕竟他们能得到的消息也有限。

    顾舒窈在一旁看着他们讨论了一会,她虽然支持他们的做法,也佩服他们的热血与勇气,只是现在局势复杂,何宗文和曾庆乾还没有放出来,似乎并不能只通过集会演讲解决问题。

    顾舒窈想了想,干脆先找个事由离开了,她去华强路找布里斯。

    布里斯听顾舒窈讲到何宗文被抓这件事后,先是惊讶了一番,一把拿起手边的一个电话簿,翻了几页之后准备拨号。

    “你这是要打给谁?”

    “给他父亲,我不会中文,过会你来说。几年前我其实去过何宗文的家里,你可能不知道他的父亲是长河政府的高官,那个时候我们都叫何宗文何公子?!?br />
    顾舒窈摇头,“他和他家里又决裂了,上次已经打过一次电话了,而且恒逸如果知道我们这么做,他自己应该也是不愿意的?!?br />
    听这么说,布里斯拨号拨一半便止住了,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嚷了几句:“他如果是个法国人,我还能去找法国领事馆去交涉!我也只是个商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布里斯刚才因为着急,语气也不太好。过了一会儿,才平复下来道:“说真的,这燕北的局势我看着并不乐观,想必离打仗也不远了,过阵子我准备去乾都一趟?!?br />
    顾舒窈其实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过她已经考虑好几天了,所以还算冷静,她以前就在报纸上看到过一些有关乾都长河政府的新闻,或许正好利用那边错综复杂的关系,于是跟布里斯说:“布里斯,你可以帮我,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br />
    “什么忙?你说?!?br />
    “我想买麻药和磺胺,不过我这回更多?!惫耸骜褐廊缃裾鲋泄木佣既鄙俦匾奈饕?,因此每一场战役都死伤惨重。顾舒窈之前也看了不少报纸,乾都那边有好几位掌控几省兵力的督军司令长住。如果她能掌握一部分西药,便有了与某个派系的军队将领谈判的筹码,虽然她知道乱世之中更多的是枭雄,可她不信找不出一位忠肝义胆之辈。

    “你不要命了?”布里斯低声道:“上次你是自用,我才敢卖给你,我不妨告诉你上次那位德国佬之所以东躲西藏,就是因为被几方势力威胁。你如果敢拿到市面上卖,不出两天就会摊上大麻烦!书小姐,在这样一个世道,钱其实没那么重要?!彼底潘肟嫘λ担骸巴蛞挥幸惶?,你们的政府垮了,说不定你们的钱就不是钱了!”

    顾舒窈这回却不觉得布里斯的话风趣,只淡淡道:“我并不打算卖,我不会声张出去的?!奔祭锼挂谰苫骋?,她索性坦白:“我不知道何宗文他们会被关多久,我也想去乾都,总得想些办法?!?br />
    听顾舒窈这么说,布里斯才松口:“那个德国佬已经去乾都了,燕北现在不太平,他不敢在盛州多留,不过我还是可以联系到他?!辈祭锼瓜肓讼胗炙担骸吧匣馗愕幕前肥谴慷茸罡叩?,如果你想大批量地买,只能买到纯度更低的磺胺粉,但是价格也不低?!?br />
    “钱不是问题,我回去就可以筹,但是那个德国人一定会卖给我么?”

    布里斯笑了笑,“有我在呢,不过你不能四处透露,免得有人去找他麻烦?!?br />
    那一边,任子延去帅府找殷鹤成,帅府里老夫人和几位姨太太脸色都不太好看,殷老夫人更是往乾都、往几个殷司令旧部家里都打了电话,询问他们是怎么回事。在她看来,孙子和那个姨娘养的儿子亲疏是截然不同的。

    任子延找到殷鹤成的时候,殷鹤成正在书房里看书,任子延看他这么淡然反倒急了,将一沓报纸给殷鹤成看,“雁亭,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不着急?他这个吃相想必是今后的名声都不要了。说真的,雁亭,殷敬林那些个整日疏于训练的兵,你一个师过去就能收拾干净,怕什么?何必被他压这么一头?!?br />
    殷鹤成望着任子延,十分冷静,敛着目反问任子延:“明北军四万精锐部队,武器装备均在我军之上,凭我现在的实力能打赢么?我和殷敬林一起内讧,你能保证西边的明北军、北面的乾军不会乘虚而入?”

    任子延被殷鹤成问的无话可说,只叹了声气,“你和那个田中林野那么多年朋友,就不能谈一谈么,非要闹到今天这个地步?!?br />
    殷鹤成没有理会任子延,他扫了几眼报上殷敬林和日本大使的合影,然后将那份报纸扔会给任子延,“他高兴得太早,对日本人承诺得太多,可他忘了边防印信还在我手上,所以现在该他着急了,才要靠这种新闻去向日本人表忠?!?br />
    任子延才想起这个,殷敬林即便当了这个副司令,没有边防印信在,“十项条款”他也签不成。而且负责盛州城驻防的近卫旅也是在他殷鹤成手中,殷敬林不过空有个副司令的名头罢了。不过任子延犹豫了一下,又说:“殷伯父身体这个样子,长河政府不知道还会怎么做。要我说,那个穆明庚真不够意思!”日本人可以扶持殷敬如当副司令,将来也可以让他当司令,这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殷鹤成将书阖上,视线投向远处,语气却坚定,“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币蠛壮煽戳艘谎廴巫友佑炙?,“对了,你叔父过会也要来?!?br />
    任子延索性留在帅府里等任洪安,任洪安过来其实只是为了一件事,乾都曹延陵想带着他妹妹和殷鹤成见上一面,另外任洪安也给殷鹤成透露长河政府陆军总长空缺一事,陆军总长虽然没有军权,但也是陆军部的最高行政官。

    殷鹤成自然知道他们的意思,没有犹豫,“我也该去乾都看看了,这样吧,专列上午走,明天傍晚就可以到?!?br />
    任子延见殷鹤成回答得这么爽快,暗自替他高兴,雁亭原来还是拎得清的,顾小姐这样的女人除了会给他惹麻烦,对他没有半点帮助。而曹三小姐就不一样了,姐夫是总统,哥哥是升级院院长,掌握政府经济大权。据任子延所知,那位曹小姐原本还有个二姐,没想到年纪轻轻就去世了,现在不少人都盯在那曹三小姐身上。雁亭如果真的娶了她,前途自是不可限量,将来何止燕北六???殷敬林这一时得意与之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

    任洪安回去不久后,殷鹤成便接到了曹延陵亲自从乾都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倒是十分客气:“听说少帅明天要到乾都来,舍妹一直仰慕少帅,明日一同来为少帅接风洗尘?!?br />
    殷鹤成听到曹延陵提起他妹妹,脑海中突然浮现起一张脸来,那是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他稍微出了一下神,才笑着应道:“曹院长真是太客气了?!?br />
    然而殷鹤成才将电话放下,嘴角的笑意便不在了。那张脸重重叠叠散开后,是另一个人的面容。

    外头的天已经完全黑了,卧室里的那盏白炽灯晃得他有些难受,他走过去将灯关了。外面是个月明星稀的夜,有清浅的月色从窗外透进来。他走回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月光正好照在他办公桌上,白茫茫的在桌面上晕开,却依旧让他觉得晃眼。

    他索性将眼阖上,捏了捏眉心,去想一些燕北、乾都的局势近况。这个念头一起,他便也没有心思再去想别的了。说到底,他是个会让自己冷静的人。

    第二天,特意找来近卫旅旅长过来训话,让他严密掌控盛州城里的风吹草动,同时更要保证帅府的绝对安全。另外他也嘱咐任子延替他注意着盛州的动向,盛州城外不远还有他的部队。

    专列原定在上午十点从盛州火车站出发,殷鹤成的车队从帅府开往盛州火车站?;鸪嫡疽苍诔潜?,正好路过燕北大学,刚经过那边他便看见街上成群结队的学生正在往一处走,男男女女都有,不是在□□,而是像要去哪参加什么活动。他只稍微看了一眼,正准备收回视线,却突然发现那些学生手中都拿着一张同样颜色的纸。

    殷鹤成是个敏感的人,然后吩咐司机靠边停下,然后派了个穿便服的侍从官下车去打听。不一会儿,那侍从官拿来一张宣传报。像是有预兆一样,他一眼就找到了那个人的名字。

    编剧?他倒不知道她还会当编剧,编的又是什么剧呢?他敛着眼往上扫了一眼那宣传册上的提要:反抗包办婚姻,追求自由恋爱。原来她是这么想的,他看着纸上那几行字突然觉得有些讽刺。

    侍从官还在外站着等殷鹤成示下,却看着殷鹤成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因此也不敢再多问,只静静候着。

    黄维忠也发觉了,虽说专列的出发时间全凭殷鹤成的心意,但盛州里乾都还是有那么一段距离,十点不走,傍晚到不了?;莆叶纷诺ㄗ犹嵝蚜艘痪?,“少帅?”

    他将那张宣传册折了两下,扔在一旁,“走?!?br />
    说完,他闭上眼开始假寐。只是没过多久,远处突然传来整齐的跑步声,殷鹤成是个敏锐的人,特别是对这种声音。他睁开眼往外一看,才发现是警察厅的人,背着枪一共四五十几号人正小跑着往燕北大学那边去。警察厅本就没什么人,一起来了这么多,想必是什么极其要紧的事?!?br />
    黄维忠他们也看到了,“少帅,他们好像往燕北大学去了,应该就是往刚才那些学生去的地方?!辈还莆乙部戳搜郾?,已经九点三刻了?;莆倚⌒囊硪淼奈室蠛壮桑骸吧偎?,要不派几个人过去瞧瞧?另外通知近卫旅……”

    黄维忠还没说完,殷鹤成已经开口命令司机:“掉头,去燕北大学?!彼底庞肿犯莆医淮骸澳闳ネㄖ缆??!币蠛壮煽瓷先ゲ⒉辉趺锤咝?,黄维忠也不敢再说什么,只好立即下车去传达殷鹤成的命令。

    另一边,燕北大学的礼堂里渐渐站满了人,有特意过来集会的学生,也有以为是话剧看着人多跟过来看热闹的,就比如燕北女大顾舒窈那几个同学,她们单纯只是好奇顾舒窈和王美娟这段时间究竟排练出了什么剧?还有些看笑话的情绪在里面,就比如顾舒窈班上那个叫做青曼的女生。

    除了学生,礼堂座位的前排还坐着燕北大学好几位老师,孔教授也在,他觉得他的学生们是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

    吴楚雄他们最开始以为殷敬林出任副司令是好事,却发现殷敬林对日本的态度谄媚到露骨,相比殷鹤成有过之而无不及。照他这个样子,“十项条款”就是这几天的事情。因此今天的演讲的主题就是“明耻卫国?!?,他誓要将日本“十项条款”的阴谋揭开。

    舞台背后挂着一重幕布,而中央放着一只麦克风,几束聚光灯投下来,正好对着舞台中央。吴楚雄见人差不多了,便吩咐人将幕布拉开。

    酒红色的幕布往两边收拢,底下的人才发现舞台上什么道具都没有,只有背景墙上贴着四张黄色的宣纸,上面用苍劲有力的字体写着四个大字,“明耻卫国”。

    底下即刻有人质疑,“不是要演话剧么?这是做什么?”因为人多,随之便有轻微的骚乱。

    “同学们,安静一下,我有比话剧更为重要的事情想跟大家说!”吴楚雄刚说完这句话,突然有学生跑上台来,对吴楚雄急急忙忙道:“不好了不好了,有警察往这边来了!你快过去看看!”

    吴楚雄连忙交代孔熙先上台,自己则带了几个男生去礼堂后门去把守。警察厅的人应该已经听到了什么风声,他不能被他们阻止。

    然而吴楚雄带着人到礼堂门口,却发现礼堂已经被警察厅的人围得水泄不通。他想去拦,直接被一个警察扯住衣领,学生哪里是他们这些人的对手?

    孔熙因为格外重视这次演讲,还准备了发言稿,然而她刚走到麦克风前说了两句,二十几个拿着枪的警察就闯进来了,大声斥问:“你们在干什么?”

    孔熙被他们一打断,一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与此同时,礼堂哪只喇叭里方才抑扬顿挫的女声也停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个警察队长模样的人当着众人的面将手.枪上膛,然后用枪指着台上,吼道:“台上的人给我下来!什么“明耻卫国”,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十项条款”是促进中日亲善、中日共荣的政策,谁还敢在这里造谣生事,我就毙了谁!”

    一看到这些警察拿出枪来,整个礼堂都开始骚动,有人开始尖叫,孔教授他们也站出来,示意同学不要慌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话筒里响起了另一个女声??捉淌谔吠?,才发现竟然是顾舒窈,她一向只负责幕后工作,从不出风头,却在这个时候冲了上来。

    她的身形看上去柔弱而单薄,可她的声音铿锵有力,一丝畏惧也没有:“同学们,我告诉你们,“十项条款”从来不是什么中日亲善,日本人只会侵略,从来没有亲善可言。他们要在燕北修铁路,在燕北采矿,在燕北殖民,是□□裸的狼子野心!不出十年,整个燕北就是第二个明州半岛,就是日本人的天下!燕北一旦失守,日寇全面侵华也就不远了!”

    她越说越激动,底下学生也不再说话,全都面色凝重地望着她。警察队长得到的命令是把这些学生镇压下来,但是最好不要开枪。他见台上那个女学生并不怕他,觉得颜面扫地,直接举起枪来鸣枪示警!

    麦克风的音质有些失真,殷鹤成虽然没有听出是谁,却在车上将里面那人的演讲听得一字不落。大学真是藏龙卧虎,他没想到一个女学生居然还有这样的魄力。他正听着,忽然从礼堂里传来一声枪响。

    殷鹤成直接开门下车,他穿着戎装,把守的警察看了眼他的军衔一眼便知道是谁,“少帅,您来这做什么?”

    “让开!”

    那几个警察是奉命守在这,见殷鹤成突然过来,只道:“少帅,我们这是奉殷副司令的命令过来的,您别为难小的?!?br />
    听他这么说,殷鹤成身边的卫戎直接上前,一把就将那几个警察推开了。警察哪里横得过正经当兵的,不过一推便不敢再说话,立刻变得恭敬起来。

    “出了什么事,让他来找我殷鹤成!”

    他话音刚落,近卫旅的人正好赶了过来,四五辆卡车上全是穿着蓝色戎装的盛军,手里拿着形式步.枪,身手也十分利落,警察自然不敢和近卫旅的人对峙,见盛军的人持枪过来,一个个在原地动都不敢动。

    吴楚雄和几个学生正被几个警察押在礼堂外,见殷鹤成的人居然突然过来,还与警察署的人起了冲突,十分惊讶。

    殷鹤成直接往礼堂的后门走,黄维忠和几个侍从官走过去,替他将门推开。

    礼堂中那个女声演讲还在继续,并没有被刚才的枪声吓退,“落后就要挨打,我恳请诸位铭记今日“十项条款”之耻,只有我们的国家强大了,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国土,才不会被列强肆意践踏!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青年学子,更当肩负国家兴亡的重任!”

    她说的太投入,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并没有看到有人赶了进来。台下的学生也跟着热血沸腾,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礼堂的门大敞着,殷鹤成一身戎装站在门口,近卫旅的人早已进去控制局面,警察队长见是殷鹤成来了,即刻交枪收敛了。

    黄维忠站在殷鹤成的旁边,一眼就认出台上的人是顾舒窈。他没想到顾小姐居然能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样的话!他不仅惊讶不已,还第一次对一个女人生了敬意。

    黄维忠侧过头去看少帅,才发先他望着聚光灯下那个正慷慨激昂演讲的人,早已失了神。

    作者有话要说:  久等了久等了,来一章粗长的弥补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