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突如其来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她情绪激动, 仍在滔滔不绝地说着, 他只站在原地看着她, 没有上前打断她的意思。

    “我不是在危言耸听, 我们的国家再这样下去就会有灭顶之灾。他们查封我们的报纸, 用枪炮来堵住我们的嘴!为什么?是他们心虚了、害怕了!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国家还有人清醒的人, 因为他们也知道所谓的“中日亲善”不过是谎言, 是诡计!所以他们不得不去掩盖真相!今天,我只想告诉大家,与其跪着做亡国奴, 不与尽早站起来搏一线生机!几千年前,我们的祖辈就告诉我们,“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 或轻于鸿毛!”,为保卫我泱泱华夏而死,死得其所!”顾舒窈说这话的时候, 目光扫向原本拿枪指着她的那位警察队长,却发现他早已缴了枪,正高举着手不知所措,而他身边还站了一位穿着戎装的士兵。顾舒窈一眼就认出来,这是盛军的人。

    舞台底下十分安静, 大家都在注视着她,连孔熙也在不由抬眼去打量她。

    顾舒窈说完后视线轻微移动,底下的学生跟着她偏过头, 也注意到了礼堂中局势的微妙变化,均十分惊讶。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盛军的士兵和警察厅的人站在了对立面?这些警察是来制止他们这场集会演讲的,那这些盛军的人过来又是什么意图呢

    顾舒窈也十分不解,皱着眉往台下望去,礼堂的布局是阶梯状的,自上而下均站满了人,人山人海,可她还是看见了礼堂后门口站着的那个人。她认得他,尽管他背着光站着,只有光影描绘出他的身形,可她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然而下一秒,她却看到素来镇定的他突然拿出枪从台阶上赶下来,朝她喊了一声,“有枪!小心!”

    她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几乎是同时,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她虽然避开了要害,可子弹还是击中了她的手臂!孔熙此时正站在后台,看到这一幕她吓得浑身打了下颤。顾舒窈本能地捂住伤口,剧烈的痛感从她臂上传来!除了痛之外,她其实并不怎么害怕,她这条命本来就是捡来的,她刚才站上台之前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然而持枪射击的人并不是警察,也不是殷鹤成的人,而是一个混在学生里的男人,他手里还举着一把手.枪。如果不细看,不会发现他和学生有什么区别。那人原本还想开第二枪,盛军士兵却已经赶来,与那人交了几枪火后,直接一枪击中了他的肩膀,他手中的枪也随之掉落。其实在那个人在举枪的时候,殷鹤成便已经发现了他,更是第一反应拿出了枪。然而即便他有枪枪十环的本事,即使台上站着的人是她,他也不能往学生堆里开枪!他的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

    听到枪声,有女学生尖叫起来,慌乱中有人往外跑去。同时,几位教授和话剧团的学生,以及顾舒窈班上的同学见顾舒窈中枪,都冲到台上去,他们不知道顾舒窈伤得怎么样。吴楚雄他们几个早已被警察厅的人放开,他也跟着往台上跑。

    那个警察队长看到刚才那一幕也吓到了,他们是受副司令指派过来的。他打听过了,副司令那边据说也是听得日本人的差遣。这位队长自然知道这学生中肯定藏了日本人的眼线,不然也不会有人及时向他们通风报信,却没有想到那个人居然还会开枪。

    舞台上围满了学生,顾舒窈虽然只伤了手臂,可她本来身体就不太好,因为流了不少的血,她已有些意识模糊,有吴楚雄在一旁扶着才勉强站立。他们都没碰到过这种情况,即使有孔教授他们在,也不免有些慌乱。

    眼见着顾舒窈臂上依然在淌血,还是孔熙想了个主意,她以前在树上看过紧急处理枪伤的方法,她让女同学们都将自己携带的手帕拿出来,系在一起先给顾舒窈包扎。不过包扎的同时,孔熙也忍住往台下看了一眼,警察已经撤离了,可盛军的人都还没有走,而殷鹤成正疾步往这边走来。吴楚雄也是认识的殷鹤成的,可他不明白殷鹤成此行前来究竟为何?似乎还在帮着他们解除警察厅的包围。

    替顾舒窈简单包扎好好之后,吴楚雄便扶着顾舒窈往台下走,准备送她去医院。几位教授已经先到礼堂外面去开车了,以便过会好载着他们去医院。

    顾舒窈虽然她嘴上说这没事,可双腿有些发软,才走了几步路就已经有些不稳了。吴楚雄虽然性格急躁,可在女同学面前仍是很有绅士风度的。他犹豫了好一会了,还是将顾舒窈打横抱了起来。都到这关头了,还顾忌什么!吴楚雄虽然力气不小,可他以前却没有这样抱过人,和扛东西自然是截然不同的,而且他还得顾及顾舒窈的伤口,因此他十分吃力。

    哪知吴楚雄刚走到舞台一侧楼梯的拐角处,便看见殷鹤成带着人迎面赶了过来。殷鹤成紧紧皱着眉去打量吴楚雄怀中的顾舒窈,哪知顾舒窈偏过头去,并不愿意看他。殷鹤成也没管她,又看了一眼她手上的伤,直接命令吴楚雄道:“把人给我!”

    “你要干什么?”吴楚雄往上面的台阶退去,他以为殷鹤成是来找顾舒窈兴师问罪的,连她受伤也不放过。吴楚雄原本走在前面,说话的这会儿,舞台上的人也都走了下来,都站在楼梯上与盛军的人僵持站着。

    “她需要立即将子弹取出来!”殷鹤成这句话说得简短有力,还蕴了些怒气在里头。不知是因为殷鹤成的答复,还是因为他夹带的怒气,吴楚雄稍稍一愣。

    然而就在吴楚雄出神的间隙,他怀里的人却已经被对方抱走了。吴楚雄和几个话剧团的男人原想过去将人抢回来,却被几个盛军士兵难住。

    黄维忠懒得和他们纠缠,直接道:“顾小姐以前是少帅的未婚妻,你们放心,少帅是不会对她怎样的?!?br />
    听到黄维忠这句话,不仅是吴楚雄,他身后的学生除了孔熙之外,一个个都面面相觑,只看着殷鹤成横抱着顾舒窈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跟大家分享一件趣事:

    我今天在晋江榜单上发现一篇“很有意思”的民国新文。

    我们男主殷鹤成是军官,那篇文男主也是军官(名字有一个字和我男主名字一样),另有一和女主有关联的军阀(有一个字还和我男主名字一样,凑一起就是鹤成~)

    我们女主顾书尧穿越,那篇文女主也穿越

    我们女主顾舒窈法语流利,可以充当翻译,那篇文女主法语也流利,依旧可以充当翻译

    我们男配何宗文从法国留学回来,那篇文里也有一个对女主有好感的角色也从法国留学回来

    我文里布里斯是法国商人,作为中介帮女主引进西药和机器,夸赞女主法文说的好,还一度被女主迷住。 那篇文也有一个法国商人,帮着提供技术,也夸赞女主法文说得好,并且被女主迷住。

    最搞笑的是:大家知道这个故事基本上都发生在“盛州”,而那篇文的背景城市也叫“盛州”。然而更有趣的是,这世上并不存在盛州这个城市,不过是我信手取的而已。呵呵

    那位作者写的很巧妙,故事行文并不相同,和我只能说是“心有灵犀”。

    我知道这种事情生气也没用,但我还是忍不住,一整晚因为这样的“心有灵犀”气得码不出字,实在对不起大家。先更一章短小的,白天再补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