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第 89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你马上就要订婚了?他果然没有猜错, 她已经知道了??赡蔷浠挂诤趺质鞘裁匆馑??她不想留在这只是害怕以后不好再嫁他人?是何宗文?还是她的哪个大学男同学?

    殷鹤成原本还有些心虚, 可她这么一句话那些情绪又都烟消云散了, 反而更加不想顺她的心。

    他忽然也觉得莫名, 他为什么要在她面前心虚?

    顾舒窈见他一直没有说话, 挣扎着要起来。她的伤口是刚刚缝合的, 现在还是肿胀的, 轻轻一动就容易裂开。她才将手从被子中抽出来,手臂上的纱布上就渗出一层血。

    哪知她刚有起身的打算,他却突然欺近, 一只手撑在她枕边,一只手则紧紧按住她另一边的肩膀,她完全动弹不得。透过那层薄薄的丝质睡裙,她能感受到从他手掌心传来的温度。

    她哪里是他的对手?何况她那一只手还不能动。她挣不脱, 索性偏过头不去看他,和往常一样。顾舒窈努力地保持着平静,可这一次不同以往, 有一股气在她胸口翻涌。

    她虽然说自己十七岁,可其实并不是这个年纪,若按曾经的年纪来算,她只比他小一岁,也已经二十五了, 她以前也爱过人,更爱错过人。她那一辈子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自然知道殷鹤成这种人不是她能随便招惹的, 他待一个人好与不好都太过随心所欲。

    于她来说,戴绮珠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殷鹤成虽然方才过来的那一下稍有些冲动,顾舒窈知道他是个冷静的人,想着他不会再怎样。哪知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却突然靠得更近,几乎伏在她身上。

    他的唇紧贴在她的耳侧,“你今晚就睡在这,哪都不许去?!彼祷暗纳羲淙缓芮?,还是命令的口吻,可他嘴里的热气全都呵在了她脖子上。他之前答应说的是换一间卧室,如今他恼了,反而变本加厉了。

    他是故意的,他不喜欢她总是这样偏着头回避他,随便有点什么反应都比这样要好。

    也是在这个时候,卧室的房门突然响了一下?;莆液鸵桓龌な慷俗乓慌桃┳吡私?。日本人那边又有了动静,黄维忠想找殷鹤成汇报,可也不好贸然进去。正好那边医生说顾小姐手上的伤口有感染的迹象,之前请示过少帅,已经准备注射抗菌药?;な渴掷锬米乓?,稍微敲了下门就扭开了锁,黄维忠索性跟在护士的后面走了进去。

    看到眼前这一幕,他们都吃了一惊,那护士年纪轻,更是连脸都红了。

    黄维忠虽然一直都知道顾舒窈和殷鹤成的关系??伤蠢?,少帅是个有担当的人,毕竟顾小姐还怀过他的骨肉,又稍微留了点情。即使和她没关系了,和一般的女人也不一样,少帅出面替她解围也在情理之中。只是现在又是要做什么?乾都曹小姐那边不是都有订婚的打算了么?不过他想了想,哪个高级军官身边没有好几个女人,虽然从正儿八经的未婚妻落得个没名没分的下场是有些奇怪。

    殷鹤成听到门响正准备回头,却也是这一瞬,顾舒窈突然抬起那只受了伤的手,对着他的脸狠狠扇了一巴掌。

    他虽然平时反应快,可他靠得太近,还分了神,那一巴掌结结实实落在他脸上。

    殷鹤成挨了她一巴掌,一把握住她的手,这是他这么多年来训练出来的反应。顾舒窈也不再逃避,也盯着殷鹤成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到底要干什么,离我远一点!”她强作镇定,可她的情绪已经很激动了,浑身发着抖,脸更是通红的。

    然而他只握了一会,回过神来后,即刻就松开了。

    黄维忠这回着实吓了一跳,他原本进来就冒失了,居然眼见着少帅被顾小姐扇了耳光。他如果没记错,连殷司令都没有这样打过少帅,更别提女人了。他看着情况不对,原想去上前去劝,可转念想想,这种事哪有他说话的分,想了想连忙带着护士准备从卧室离开。哪知刚准备将门关上,殷鹤成突然回头,吼了一声,“都瞎了么?叫医生来!”

    黄维忠站在原地愣了一下,才匆忙去喊医生。等他过来才发现,顾小姐手臂上的伤口全裂开了,得拆了线重新缝合一遍?;莆矣挚戳艘谎垡蠛壮?,才发现他脸颊边上还有一道抓痕,估摸着顾小姐下手不轻,也难怪伤口成了这样。

    枪伤本就难治,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折腾势必是会感染的,好在殷鹤成的官邸里有磺胺。自从他那次受了伤,还是费尽心思买到了磺胺,不过剂量不大,因此医生刚才用之前还特意等殷鹤成回来跟他禀报。

    殷鹤成站在一旁看着医生给顾舒窈缝针,可他脑海中反复在闪一个片段,那是在燕北大学礼堂里,他突然看到一个人朝顾舒窈开枪,那一瞬他突然觉得害怕。他已经很久没有害怕这种感觉了。

    然而那种感觉是稍纵即逝的,理智才是那个时常占据他情绪的。外有日本的明北军,内有殷敬林,他父亲身体又不好,整个燕北六省岌岌可危。这才是他更应该在意的。

    殷鹤成在卧室里站了一会,便走出去了?;莆艺糜惺虑橐惚?,跟着殷鹤成走了出去。

    只是他刚准备开口,殷鹤成突然扫了他一眼,语气极冷,“进我房间之前先敲门,没有命令不许进?;莆?,这个也要我教你么?”

    殷鹤成的语气并不轻,黄维忠忙不迭地认错。直到殷鹤成过问,他才敢接着汇报:殷敬林给警察厅下了命令,要严查此事,正满大街地搜查上次主要参与演讲的学生。

    黄维忠知道,殷敬林虽然身后有日本人撑腰,可近卫旅依然在少帅手上,他只能调动警察厅的人,警察厅那些个纸老虎自然不是近卫旅的对手,只是如果他们和近卫旅的人发生了冲突,或许少帅的人和殷敬林的人将来发生了什么冲突,日本人乘虚而入谁都不可知。

    殷鹤成听完皱了下眉,“回北营行辕?!北阋裁辉偎凳裁?。

    殷鹤成离开官邸时,顾舒窈的手术还没动完。他像是在故意回避她,连着几天她都没有再见他。她也想过回去,可官邸照顾她的医生、护士自那件事之后都变得格外缄默,除了给她输液、换药,其余的话一句不多说,更别提去帮她给家里打电话。她因为伤口裂开,接下来的愈合也不怎么顺利,吃了不少苦头,人更是时而清楚,时而昏沉,浑浑噩噩过了好几天。

    有一天早晨她起来的时候,她的床头柜上看见了一只打火机,她以前见过一只一样的,自然认得??傻诙煲辉?,那只打火机又不见了。

    随后几天他的伤开始好转,顾舒窈也可以下床走动了。顾舒窈不知道殷鹤成是什么打算,但她明白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趁着佣人不注意,她偷偷去了客厅往法租界的洋楼打了通电话。

    他们连话都不和而她多说,自然是不允许她擅自用电话的。顾舒窈像做贼一样,飞速拨出一串熟悉的号码,好在姨妈这几天一直在担心顾舒窈,一直在电话机前等消息,顾舒窈一打过去就有人接了。姨妈之前一直不知道她的下落,还以为她被警察厅的人抓进监狱了,正在托人找关系,听到顾舒窈在麓林官邸,她先是意外,不过听顾舒窈一细说,便去喊司机一起来官邸接人了。

    顾舒窈躺在床上惴惴不安地等着,洋楼离官邸也不是很远,最多三刻钟就可以到。果然,过了大概半个钟头,卧室外便出现了脚步声,那步子迈得轻,一听就知道是妇人走路的声音,不过来的比顾舒窈想象的要快。

    然而当门一打开,顾舒窈才发现进来的并不是姨妈,而是五姨太。五姨太是奉老夫人的命过来的。

    五姨太是被殷老夫人吩咐来的,这段时间殷鹤成回帅府的时间比往常少,通常只是看了眼殷司令后便走了,有时连饭都不在帅府用,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他前段日子要去乾都,老夫人是知道的。老夫人精明,原以为还是上次职位调动的事,但还是觉得不对劲,便让人打探官邸和行辕的情况。

    一问不要紧,问了才吓一跳,那个顾小姐居然又被他孙子接近官邸了,还睡在他的卧室里?;樵级冀獬?,这算什么事?何况乾都那边才是一门真正的好姻缘,那边的曹小姐教养好、身份也高贵,配他们家雁亭才是刚刚好,只是殷老夫人看那曹小姐照片的时候也愣了一下,曹梦琦看着和面熟得很,当初殷老夫人想了许久才明白其中要害,不过仍有些不敢置信,她不相信他的孙子是因为那个人,如今看来怕真是被她猜中了。

    顾舒窈见是五姨太,微微吃了一惊,她其实也不希望被她们看到她在这里,有些难堪,只稍微点头打了下招呼。

    洋楼里的侍从官、佣人也是认得五姨太的,她突然到官邸来也都很意外。侍从官连忙往殷鹤成办公室打电话,结果打了许久都没打通,最终是被行辕那边另外的人接道,听那人说,少帅一个钟头前回帅府了,好像是帅府那边打电话过来,说老夫人身体不大好。

    五姨太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坐下,上下打量她,目光最终落在她手臂上的纱布上。毕竟以前也打过交道,而且雁亭对她似乎又念念不忘,五姨太也不好太按着老夫人说的做,先跟她寒暄了两句,“你手上这伤要不要紧?”

    顾舒窈心情并不好,只简略地答了几句。五姨太也不大高兴了,与她说起了正事:“顾小姐,我这次来也不是别的意思,是老夫人让我来的。你现在和雁亭解除了婚约,再这么睡在他床上,也不太妥当吧?再怎么说,你也还没嫁过人呢?”

    五姨太话虽这么说着,可最后那句话的语气却格外奇怪,顾舒窈知道,在她们看来,她虽然没有嫁过人,但已经小产过,又和殷鹤成在同一张床上躺了好几个月,和嫁过人没什么区别了。

    不过五姨太也明白,若是雁亭对这个顾小姐一点意思都没有,是不可能让她住回来的,她想了想又说:“雁亭对你还是留了情的,不过他马上就要订婚了,这不仅是他的意思,也是老夫人的意思。不过老夫人也说了,雁亭要是喜欢你,你想跟着他也无妨,不过不许干扰他今后的婚事。你也知道,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有些事情一旦决定了,就回不了头了?!蔽逡烫档阶詈蟮氖焙?,嘴角没忍住扬了起来,她从心底里觉得痛快。这顾小姐以前不就是仗着她少奶奶的身份么?如今听老夫人的语气,连让她进门的打算都没有,还不如她这个姨太太,真是此一时彼一时。

    成了夫妻还时不时闹别扭呢,这种无名无分的,爷们一生气便被扫地出门了,还不得时刻夹紧尾巴做人,整日巴结讨好着?

    让她跟着殷鹤成在官邸住着,又要她别拦着殷鹤成与别的女人结婚,这难不成是要她做姨太太?顾舒窈觉得好笑,这便是这个年代的可悲之处,男人可以堂而皇之地拥有很多女人,还能给她们编上号。

    顾舒窈听五姨太这么说,直接回绝她:“请您替我转告老夫人,请她老人家放心,我不喜欢殷鹤成,不想也不会和殷鹤成在一起,另外,我现在已经准备走了,不准备在官邸住下去,只求殷鹤成早日放了我的同学和朋友?!?br />
    五姨太知道顾舒窈心气高,这个时候还嘴硬,还要她转告老夫人,还要求释放她的什么朋友?五姨太听完也不乐意了,冷笑道:“走?你什么时候走?之前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也不看你走?偏偏要老夫人派我过来撵你走的时候又要说走了?”五姨太来之前,老夫人已经接着装病要殷鹤成回帅府了,她现在就算说的难听点,也没有人给这顾小姐撑腰。

    之前要不是有雁亭在,她不也是什么东西都不算!

    然而五姨太话音刚落,便有佣人过来传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上就要换地图了!!!

    读者群:572425567(之后都是日更,催更可以来这里,不过需要提供晋江客户号……)

    推荐基友文:

    《九零年代做厨神》by冬日奶茶

    温晓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重回到17岁那年,

    已经在国际美食大赛取得优良成绩,

    即将成为新一代食神杯冠军得住的她,

    重生了?!

    本以为按部就班的生活却再次碰见隔壁的坏脾气胖子学霸,

    一切都乱了套。

    直到很久以后,胖子减肥成功,她才知道,

    这不就是她大学暗恋未果的初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