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第 90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殷鹤成不在, 五姨太姑且算个能拿捏主意的, 因此佣人进来只对五姨太道:“五姨太, 有人过来接顾小姐?!?br />
    五姨太没想到有人会来接顾舒窈, 诧异问了一声, “谁来了?”

    顾舒窈听用人这样说, 于是起身往窗户那边走去。远远望去, 只见官邸铁门前停了一辆汽车,隔得太远,看不清车牌, 不过顾舒窈猜测应该是她姨妈来接她了。

    果真佣人也说,“那人说是顾小姐的姨妈,车已经停在官邸外了,让不让他们进来?”

    五姨太十分意外, 想着刚才自己说的话有些恼,不太情愿地看了顾舒窈一眼,迟迟没有说话。

    反倒是顾舒窈先开的口, “是我让我姨妈来的,你快去跟卫戎说,让他们放她进来?!?br />
    顾舒窈虽然这样说了,可佣人并没有照做,而是又看了五姨太一眼。顾舒窈在官邸处境本身就尴尬, 这些天佣人中一直有人在传,少帅脸上那道伤就是顾小姐挠的,因此少帅一直都没有再见她。

    好在五姨太并没有制止, 那佣人犹豫了一会,也只好按照顾舒窈的吩咐做了。

    不一会儿张姨妈便赶上来了,她听顾舒窈的吩咐带了一件浅色的风衣过来。她见顾舒窈手臂上还缠着纱布,急急匆匆地走过来,过问顾舒窈怎么了。

    顾舒窈不想让姨妈担心,摇了摇头只说,“小伤”。微笑着将风衣接过去搭在身上,即使她里面是一身睡裙,也不至于显得太尴尬。

    张姨妈原以为少帅在,却不想少帅不在,反倒是五姨太在卧室里。张姨妈和五姨太也稍有些交情,于是上前与她笑着打招呼。

    五姨太还在气头上,并不买她的账,只冷冷打量她。张姨妈身上穿的还是去年的旧料子,想必和陈师长离婚后,经济上还是要拮据很多。而且五姨太前几天刚好听到了些张姨妈的消息,都说从前的陈夫人和另一个男人在报纸上登报结婚。也不年轻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再嫁,五姨太觉得不齿。

    当初,虽然陈师长在职位上远不如殷司令,可她张素珍好歹是正房太太,五姨太从前还是要给她几分面子,如今倒是不必了。

    五姨太只觉得好笑,又扫了一眼顾舒窈,她们这姨甥两倒真是有意思,一个闹离婚,一个解除婚约,到头来,没了男人在后头撑腰,什么都不是了。

    就是这么个世道,不是说谁想改变就能改变的。

    张姨妈一直是逆来顺受的性子,被五姨太这样一看反而有些抬不起头来。顾舒窈不喜欢五姨太这种轻蔑的眼神,用她没受伤的那只手挽起姨妈的手臂,当着五姨太的面离开了。

    顾舒窈虽然伤还没完全康复,可背是挺直的,走得也干脆,一点留恋都没有。五姨太见顾舒窈这个模样并不像是在装模作样,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这究竟算是怎么回事,她好像也不太明白了。

    官邸中的侍从官并没有拦顾舒窈,因为他们并没有接到任何阻挠顾小姐出官邸的命令。如今还有人来接她,五姨太也在,想必少帅也是默许的。

    倒是有医生和护士追了上来,在背后喊了顾舒窈一声,“顾小姐,您这伤还没痊愈呢?!鄙偎刻於荚诠使诵〗愕纳耸?,万一顾小姐一走,这中间出了什么岔子,他们可担待不起。

    这些天来,医生和护士除了问她病情外,其余的话都不多说,顾舒窈没想到他们这个时候还记挂她的伤势,只道:“谢谢你们这么多天的照顾,我好的差不多了,我自己还有大夫?!?br />
    顾舒窈回到法租界之后,因为一直有警察厅的人在找她,并没有再住回自己的洋楼,而是跟着张姨妈暂时住进了许长洲新买的寓所里了。因为顾舒窈突然出事,姨妈和许长洲原定的酒席并没有办,但是已经登过报了,已经算是夫妻了。

    许长洲的矿产生意还没着落,他又是个有本事的人,复兴药房这一段时间都由他替顾舒窈管着。

    药房的大夫时不时来给顾舒窈换药,姨妈又替她炖了不少补品,顾舒窈的伤一日日地见好了。

    只是顾舒窈这几日听许长洲讲了一个不大好的消息。许长洲他们原以为顾舒窈是被警察厅的人抓走了,所以一直在托人打听监狱里的情况,如今倒是传来另一个消息:何宗文在里头得了急性肠炎,身体很不乐观。

    顾舒窈一直为这个事情着急,她现在已经打听清楚了,最初潘主任他们抓人是因为发表在报纸上她写的那篇文章。

    她惹的事不该由别人承担,顾舒窈甚至觉得不如她直接去承认,承认那篇文章就是出自她之手,那个笔名叫作书尧的人也是她。不过,她以前用这个笔名翻译过不少法语书,殷鹤成如果之前想找她,这些肯定是已经掌握了。虽然燕北女大的预科班也教法语,但是现在教的不过是些最浅显的语法与发音,何况她那些文章还是在她读大学预科之前就翻译好了的。

    这样一来,她从前的伪装便都暴露了,然而她并不在乎。自从礼堂那一出之后,顾舒窈发现,在这个年代想做一些什么事,往往要把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

    只是,如今除了殷鹤成,日本人也在蠢蠢欲动,她万一一张扬,或许并不能救出何宗文,倒把自己折进去了。她现在并不怕死,只是她觉得就这样被日本人抓走,是一件并没有多少意义的事情。

    正当顾舒窈焦头烂额之时,警察厅突然停止了之前全城的搜捕。也是那一天,顾舒窈还得到消息,监狱将释放一大批大学生。顾舒窈不知道为什么情况会进展得这么迅速,她也没多想。

    如今何宗文患上了肠胃炎,他父亲又明令禁止,估计没有谁敢去官他的事,而何宗文和曾庆乾他们被抓有她的缘故在。

    于是顾舒窈在释放那一天,亲自去监狱那边去接的他们。然而顾舒窈的车刚在门口停好,她便发现监狱门前已经停了另一辆车。她认得车牌,这辆车是殷鹤成的。果真她稍微往他车上看了一眼,便迷迷糊糊看见了车上坐着的人。

    别人或许认不出来,可她不同,她只需要一个轮廓。

    殷鹤成突然过来做什么,难道这释放的背后有问题,她正想着,曾庆乾扶着何宗文出来了。虽然他们在里头也没有遭什么虐待,可那一段自由着实是失去了自由的。

    何宗文看上去比她脸色还差,因为肠胃炎的缘故面黄肌瘦的,顾舒窈突然想起第一次在凯旋大戏院第一次见何宗文的情形,那个时候他还是风度翩翩的。顾舒窈看了他一眼,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如今顾舒窈伤好的差不多了,她并没有犹豫,直接从车上下来,走到何宗文的另一侧去扶他。

    何宗文和曾庆乾都没有想过顾舒窈会过来,都十分惊讶,特别是何宗文,当顾舒窈去扶他手的时候,他更是愣了一下。在他印象中,顾舒窈一直都在刻意与他保持距离,虽然何宗文也在心底告诫自己,这个时候不应该去讲究旁的。

    然而也是这个时候,旁边那辆车的车窗突然降了些下来,这回连曾庆乾和何宗文都注意到了??晒耸骜翰⒉槐芑?,不仅没有松开扶着何宗文的手,反而偏头望了那边一眼。不过她只看了那边一眼,她的目光并没有多停驻,只往那边稍微点了下头,连那个人的面容都没有看清。她只是想告诉那个人,她知道他在,也感谢他将他们都放出来,但是她也并不避讳在他面前去扶别的异性朋友。

    他们不过是陌生人,他可以再娶别人,她自然也可以和她的朋友坦然相处。

    倒是何宗文见顾舒窈的反应后,低头望了她一眼。何宗文皱了下眉,又往一旁的汽车中看去。殷鹤成正在一边抽烟,一边往窗外望去,似乎就是在盯着这边看。不过他面色冷淡,看不出什么喜怒。

    只是这种释放学生的事并不是什么大事,何宗文不明白殷鹤成为什么要亲自过来?

    顾舒窈将何宗文扶上车后,让司机直接载着他们回了法租界,反正上回殷鹤成那样当众将她抱走,估计她的身份也是瞒不住了。药房正好有医生,可以帮何宗文开些药先服着。

    黄维忠一直坐在副驾驶位上,他原先也不知道少帅为什么要突然过来,后来想想莫非是少帅早就猜到顾小姐也会过来了?

    只是刚才那一幕黄维忠看着胆战心惊的,顾小姐居然当着少帅的面,扶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少帅曾经还目睹过他们两一起在街上,那一次少帅还发了不小的脾气。

    顾小姐他们的车已经开走一会了,殷鹤成的车仍旧停在那??苫莆也桓易錾?,他从后视镜里小心打量殷鹤成,看着他一根烟抽完之后,殷鹤成才开口:“回行辕?!?br />
    殷鹤成的语气比黄维忠想象中的要平静得多,以至于汽车都启动了,黄维忠仍觉得意外,又通过后视镜确认了一遍,而这个时候殷鹤成已经闭上眼假寐了。

    从监狱到法租界也有一段不短的距离,许是因为警察厅又抓了些人进去,何宗文和曾庆乾已经知道了外面的情况,还过问她手臂上的伤势。

    顾舒窈自然只说没事,而何宗文依旧是忧心忡忡的,曾庆乾也一直愁眉不展。沉迷了一段时间,何宗文突然对顾舒窈说:“我和曾庆乾商量好了,我准备带他们去法国留学,这或许是唯一的出路了?!彼底潘又V氐赝蚬耸骜?,“书尧,你还想去么?”

    作者有话要说:  推基友的文,《婚婚入爱》作者:一宸

    卫凡最近比较惨,堂堂霸道总裁被逼去相亲,更惨的是,还被拒绝了?!

    姑娘给的理由一:太帅,养不住。

    卫凡: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我不是小白脸!

    姑娘给的理由二:看起来比较……冷淡。

    在婚后无尽的日子里,叶多终于发现自己当初看走了眼,特么的,压根,不,冷,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