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 100 章(小修)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程敬祥和美、法将领的这场会晤是有曹延钧安排的, 半正式非公开的, 目的是联美、法而制日。顾书尧虽然只是曹延钧的外文秘书,但曹延钧愿意给她机会, 便让她临时充当程敬祥这场会晤的法文翻译。

    顾书尧对这次会晤十分重视,穿的是她在法国置办的一身粗花呢套装,这是法国最新的款式, 融入了男装的设计元素,显得她行为举止间利落且干练, 和她一百年后的着装倒很相似。

    程敬祥的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会客的隔间,虽然是隔间, 却也宽阔, 摆的都是前清亲王府留下了的紫檀木家具。程敬祥、曹延钧以及两位外国将领分别坐在两端的官帽椅上,顾书尧则坐在程敬祥右后方的凳子上充当翻译。不过顾书尧也注意到,程敬祥右手边的官帽椅还空着。

    或许忌惮日本在华势力过大, 美、法这回还算慷慨,他们愿意为长河政府提供军火。无论是乾军还是盛军,在装备上自然是比不过日本的明北军,但如果美法两国愿意提供援助便不一样了。

    不过美、法两国愿意这样做, 自然也有他们的条件。眼下俄国成立了新政府, 与美、法等国都存在着利益上的冲突,因此法国的巴西勒将军希望将来在方便且必要的时候, 长河政府也能派出一些兵力北上, 对俄国的新政府施加压力。

    国家之间从来没有永恒的联盟, 只会有永恒的利益, 虽然还是要借助外国的势力,而他们也各有目的,但目前来说,也是一条好的途径。而且,北边的俄国这些年一直侵略中国的领土,前年才和盛军开过战。

    顾书尧正在向程敬祥翻译巴西勒将军说的话,突然有人敲了下隔间的门。这并不是公开的会议,这个时候会是谁过来?

    然而像是在等什么人一样,程敬祥的秘书长康宣礼一听到敲门声,便连忙起身,亲自赶过去开门了。能让康宣礼亲自去开门的人,顾书尧的确也有些好奇。

    不过,顾书尧有她的职业素养,并没有偏过头去看,仍旧有条不紊地做着她的翻译工作。

    康宣礼将门打开,威尔逊闻声往门口看去,来人他并不陌生,是长河政府陆军部的陆军总长殷鹤成。虽然殷鹤成不常在乾都,但威尔逊他以及他父亲都打过照面,知道殷鹤成是如今盛军实际上的统帅,年纪虽轻,但很有手腕,代替他父亲雄踞一方。

    威尔逊抬了下眼,然后朝殷鹤成轻轻点了下头,殷鹤成微微一笑,也向威尔逊点头致意,然后便往里走。

    康宣礼原在前面给殷鹤成引路,然而才走了几步,却发现殷鹤成突然停步,一个人蹙着眉站在原地,痴痴然望着前方。

    康宣礼见状连忙走回去,抬了下手替殷鹤成引路,小声提醒道:“少帅,那里给您留了位置?!?br />
    可殷鹤成似乎没有听见,仍望着前方??敌裼行┎幻魉?,顺着殷鹤成的视线望去,才发现他的目光竟停留在曹延钧的那位女秘书身上。

    程敬祥原本在低头听顾书尧翻译,可殷鹤成久不过来,他也有些奇怪,抬起头来往门口看了一眼。顾书尧注意到程敬祥分心,适时打住,也跟着程敬祥偏头看去。

    顾书尧抬眸,只是不经意的一眼,却与一道深刻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顾书尧虽然是有些意外,但早就有了会遇见殷鹤成的准备,因此还算镇定,望向殷鹤成的眼神磊落且大方,只稍微皱了一下眉。

    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会怎么提防他。她甚至潜意识里觉得殷鹤成出现或许会对联美法制日的举措不利。他从前和日本过于亲密,以至于她始终无法相信他。

    然而也是在他们视线相遇的那一瞬间,殷鹤成突然回过神来,略略偏了下头,走过去和威尔逊以及巴西勒握手,然后在程敬祥身边落座。

    殷鹤成就坐在程敬祥的右手边,只隔着一张茶几,顾书尧坐在茶几后的圆凳上。她其实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里遇见。

    他们离得很近,她能清楚地看到他金色肩章上的星花。

    殷鹤成处事一向周到,主动和威尔逊以及巴西勒致歉,解释他因为军务耽误了行程。巴西勒上一次见殷鹤成还是去年在乾都,虽然只有匆匆一面,但对殷鹤成印象深刻,并颇有好感。

    殷鹤成随身并没有带翻译,他虽然懂英语,却不会法语。因此巴西勒却与殷鹤成说的话,殷鹤成听不懂。

    他其实还是需要翻译的。巴西勒对殷鹤成说完话后,顾书尧稍稍顿了一下,却还是用她稳重的语调低声将内容翻译出来,“少帅,我们快有一年没有见了,今天见到你真的很高兴?!?br />
    倒也是巧,她和他算起来,正好也是一年未见。

    顾书尧说完话不久,右前方的那个人的后颈上突然泛红一片。他实在没忍住,回过头望了她一眼。

    只是他对上的却是一双极其镇定的眼眸。她刚才应该是在低头记录会议内容,正好抬起头来,虽有些意外,却更多的是冷静。这样的神情无疑是一道鲜明的分割线,将她和那句话,甚至是她与他都撇的一干二净。

    许是见他失神,她轻轻抬了一下下巴,示意巴西勒将军还等着他回答。

    殷鹤成被她一提醒,立刻收回了视线,转过头去与巴西勒继续交谈。作为翻译,顾书尧有她的职责,因此依旧为程敬祥和殷鹤成翻译法文。她控制好自己的语气,开口更是不紧不慢??伤故且几芯醯?,每次她说话的时候,有人似乎在用余光看她。

    好在殷鹤成来的实在有些晚,眼看着快到中午,下午威尔逊和巴西勒都还有别的事,因此没过多久会晤便结束了。

    巴西勒和威尔逊与程敬祥、殷鹤成告别后先行离开。威尔逊许是还有话和要和曹延钧说,特地让曹延钧送的他。

    程敬祥还和殷鹤成在谈话,顾书尧并不想和殷鹤成再有交集,于是跟着曹延钧出了程敬祥办公室。然而曹延钧并没有让顾书尧陪同,只让她在走廊上先等他,过会再带她一起去迎宾馆准备一场外交酒宴。

    顾书尧识趣地停步,想必他们的谈话内容并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但顾舒窈也好奇他们到底要说什么?

    顾书尧并不想再撞见殷鹤成,特意站在了拐角不起眼的地方。然而才站了一会,便听到有人喊了一句“顾秘书,你怎么还在这?!?。

    顾书尧原在低头出神,闻声抬头却发现是程敬祥身边的秘书长康宣礼,他已经笑着朝她走上前来。

    而康宣礼的身后还站着人,为首的那人顾书尧一眼便看到了,只是她特意不去看他。除了那个人,陆军次长也在,此外还有几个人顾书尧认不得,但看他们身上的戎装,似乎可以分辨出是分省的司令,正好和康宣礼一起经过这里。

    顾书尧只用余光扫了殷鹤成一眼,不再去看他,微笑着回答康宣礼道:“我在这里等曹次长?!比缓蟪懔说阃?,示意他们先走。

    然而康宣礼并没有走的意思,又问:“顾秘书是在巴黎大学念的书?”

    康宣礼之前也听说过曹延钧想让顾书尧去外交部任职的事,当时不过当笑话听听罢了,然而这一次亲眼看顾书尧翻译,才发觉她不论是语言水平还是仪态风度都不亚于外交部目前的那些男翻译,甚至比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要好得多。而康宣礼看顾书尧的年纪也不过十八九岁,年纪轻轻就能有这样,康宣礼对她生了几分好奇。

    顾书尧听康宣礼这样问,也只好道:“秘书长,是的?!?br />
    “你一个姑娘家真是不简单呀?!?br />
    殷鹤成身边的陆军次长周毅原以为顾书尧留学法国这件事不过是传着玩的,毕竟这年头女学生能去国外留学少之又少,而且往往都非富即贵,怪不得曹延钧敢为她提那样荒唐的申请。周毅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也问顾书尧道:“顾小姐是哪里人?令尊是?”

    殷鹤成见他们问她话不动声色,只在一旁看着,看上去并不着急走。他不着急,其他人也没有着急的道理。

    这样刨根究底并不礼貌,而且还当着那个人的面,顾书尧不太想回答。但周毅怎么说也是陆军部次长,和曹延钧是平级,而且论年纪已经是顾书尧的长辈。顾书尧不想得罪周毅,何况他问的这些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事情。

    顾书尧也大概知道周毅想问什么,于是道:“周次长,我是盛北人,父亲只是一个乡绅,您应该不认识?!?br />
    顾小姐父亲虽然只是乡绅,但祖上是前清重臣,还救过大名鼎鼎的殷定原,和帅府结了儿女亲家,这件事情长河政府这边很多人都知道。但是顾书尧连顾小姐父亲的姓名提都没提,她并不想让他们知道她与殷鹤成的丝毫联系。

    然而顾书尧话音刚落,就有司令模样的人笑着对殷鹤成道:“雁亭,你们燕北六省可真是人杰地灵?!?br />
    殷鹤成只笑了下,没说什么。

    周毅也笑着偏头看了眼殷鹤成,然后转过头对顾书尧,道:“还真是巧了,顾秘书居然是盛北人?你知不知道,你们燕北六省现在都是由少帅督查的?!敝芤阍菊驹诠耸橐⒑鸵蠛壮闪饺酥?,说着,他往旁边让了一步,还对着顾书尧朝殷鹤成抬了下手,像是要介绍她和殷鹤成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