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 104 章(大修)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顾书尧才发现殷鹤成也跟来了, 此刻就站在走廊上。顾书尧方才忙着跟周雪梅解释,没有注意到他在,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就站在那儿, 刚才曹延钧和何宗平说的那些话他应该是一句不落都听见了。殷鹤成是认识何宗平的, 上一次在帅府殷鹤成还和何宗平打过照面,也知道他是何宗文的堂弟。曹延钧说她有男朋友,而何宗平那一句“嫂子”更加明显。

    虽然她和何宗文的相处方式已经又退回了朋友的层面,但曹延钧他们都不知道。然而他们当着殷鹤成这样说出来,顾书尧倒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蛐碚庋?,他们今后都能更好地摆正彼此的位置。

    倒是何宗平原本是来替顾书尧解围的, 却不想殷鹤成也在。当初在殷老太太的寿宴上,他曾准备帮他堂兄带这位顾小姐逃离帅府,结果差一点就被抓了个现行。那时顾小姐还是这位少帅的未婚妻,现在却成了他堂兄的女朋友。如今仔细想一想,何宗平觉得是不太妥当,好像故意在帮着他堂兄抢他的女人一样。毕竟殷鹤成不是一般人物,他不仅手握重兵, 现在又是陆军总长, 将他惹恼了绝不是什么能轻易收场的事。

    何宗平有些心虚, 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少帅?!笨梢蠛壮擅挥欣硭? 直接往顾书尧那边的走廊走去。

    顾书尧看着殷鹤成朝自己走过来, 稍稍往一旁避开一步。刚才他还抓着她的手不放, 她不知道他现在想做什么。然而殷鹤成并没有在她身边停下, 而是直接从她身边走过去。他从她身边经过时候,只冷冷扫了一眼,视线很快就移开了,就像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他终于如她所愿了。他从来就是个冷淡的人,若想对谁置之不理,他能比她做得更好。

    曹延钧因为周雪梅的事情心急火燎,并没有去注意旁的。这是外交晚宴,哪能让周雪梅这样胡闹!居然还当着法国公使的面又是倒红酒又是撒酒疯。

    不过曹延钧也分得清轻重,没有在这个关头和周雪梅争执,曹延钧自知时间不多,简明扼要对周雪梅道:“你仔细看看她像谁?!?br />
    周雪梅之前气昏了头,又喝得醉醺醺的,连顾书尧的正脸都没怎么仔细看,更别说什么侧脸。经曹延钧一提醒,周雪梅才发现顾书尧的侧脸和曹延钧的二妹曹思绮十分相像。曹延钧和他的二妹曹思绮兄妹感情好,周雪梅是知道的。何况连何宗平都叫上嫂子了,的确没有什么好怀疑。

    曹延钧不太耐烦地看了周雪梅一眼,吩咐下属:“她喝醉了,你们先送她回去?!彼底?,自己转过身也准备先离开。

    然而周雪梅并不死心,反而被曹延钧这种冷淡的态度激怒了,“曹延钧,你站??!”相比面对顾书尧,周雪梅对曹延钧的态度更加激烈。

    曹延钧闻声紧紧皱了下眉,却只得停步,回头吩咐顾书尧和何宗平先离开。

    这是曹次长的家务事,他们在这听也不是事,反而容易刺激到周雪梅。何况她和曹延钧都在这里,大厅里反倒没什么人照顾,而程敬祥和那几位外国将军马上就要来了。

    顾书尧走回大厅的时候,发现有人在看她,她能发觉有些目光并不都是善意的。毕竟周雪梅刚才周雪梅还是引起了不小的S乱。身正不怕影子斜,顾书尧快步往大厅中央走去,并不去管这些。

    不一会儿,程敬祥的汽车在迎宾馆前停步,几乎是同时,那几位将军也来了。顾书尧跟着外交部的几位司长也上前去招待。

    顾书尧上前给他们翻译,虽然她只是曹延钧的外文秘书,回国也不过半个月,但她几场翻译下来,在整个长河政府也算是小有名气。若她是个男人,一定是前途无量。因此巴西勒他们一来,他们都主动让顾书尧去翻译。

    顾书尧陪着程敬祥和几位将军往里走。程敬祥一进来,坐在一旁沙发上休息的将领、官员纷纷站起来,殷鹤成则和一众司令过来迎接。

    顾书尧站在程敬祥的边上,离殷鹤成只有一步之遥。殷鹤成也和巴西勒他们谈话,他虽然听着顾书尧替他翻译,却一眼都没有瞧她。

    也是在这个时候,殷鹤成的侍从官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殷鹤成便出去了。只是他出门的时候,顾书尧没有注意到殷鹤成这个时候倒回过头看了眼她。

    殷鹤成再回来的时候,她身旁已经多了一位了,曹梦绮轻轻挽着殷鹤成的手臂,唇边有浅浅的笑,殷鹤成和她一并走过来,时不时低头看她一眼,脸上隐约有笑意。

    这是顾书尧第一次见曹梦绮,她一进来便是整个宴会厅中一道不可错过的风景。曹梦绮她的皮肤白皙,仪态优美,一身浅蓝色的修身长裙,颈上的金刚石项链在灯光下熠熠生辉。亲眼见到似乎比上次杂志上看到的仍要惊艳。

    等她走近了,还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那是一种恬淡的香味,和她的气质很配。无论是她的衣着还是举止,从头到尾都挑不出差错来。

    顾书尧只看了一眼曹梦绮,便借着替程敬祥翻译了,哪知才说了几句,有一只手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肩膀。顾书尧回头一看,是曹梦绮。曹梦绮朝着她微微一笑,轻声道:“我来吧?!?br />
    曹梦绮因为精通英、法双语,又是名门出身,因此在她哥哥还没有当这个外交次长的时候,她就经常被聘为外交部的兼职翻译,酒宴会议时常都是她替程敬祥。

    顾书尧听曹梦绮这么说,也没说什么,点了下头,从程敬祥身边退了一步,替她腾出位置来。

    曹延钧正好这个时候回来了,他见状朝顾书尧皱了下眉,似乎他觉得有些不太妥当。顾书尧摇了下头,并无所谓,不过也在一旁听着。

    随后程敬祥和几位外国将军上台致辞,曹梦绮跟随他们到台上去翻译。巴西勒将军每说完一句,麦克风里便传出曹梦绮清晰、温柔的声音。她从小便是焦点人物,习惯了在大家的注视下表现,在台上大方得体。

    顾书尧在台下站着等候,听见一旁两位年轻官员在议论.。一个叹了口气:“能娶这曹三小姐,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br />
    另一个人笑着道:“想得倒美,人家现在可是名花有主了?!彼底磐蠛壮赡潜咛Я讼峦?,“那位可不是你我惹得起的?!?br />
    顾书尧顺着他们的视线不经意往殷鹤成那边看了一眼,程敬祥、曹延钧以及一众总统府的官员都在台上,而殷鹤成只和几个司令坐在台下看着。从上次的交谈中顾书尧也看得出,殷鹤成似乎对联合美英法制日没有太多兴趣。他虽然和穆明庚一样明确反对,但也并没有多支持。

    在酒宴上,威尔逊和巴西勒他们都表了态,愿意提供军火给中方军队。英美法的装备要比国内兵工厂生产的要好,拿了这些武器不止可以对付日本,将来若是相互打起来,也能用得上。

    此外,明北不仅靠近燕北,离乾都也近,借这个机会将军队拉过来,是一件一举多得的事情,如今天下纷纭变幻,谁知道几年之后会是怎样的局势。

    不一会儿,巴西勒、威尔逊以及程敬祥他们都从台上下来,有司令走上前去和他们寒暄。一时间人有些多,顾书尧走过去帮忙。也是这个时候,殷鹤成也起身走过来,在曹梦绮身边停步手极其自然地扶在她腰上。曹梦绮似乎知道是他,回过头冲他嫣然一笑,那一瞬他绷着的脸上也有淡淡的笑意。

    顾书尧不去看他们,也是在这个时候,有几位司令过来和巴西勒说话,曹梦绮帮着他们翻译,他们问的是有关军火的问题,殷鹤成也在一旁听着。

    然而巴西勒说完一段话后,曹梦绮一时哽住了,她不明白一个词的意思,说了两遍都在同一个地方卡住了。顾书尧站在曹梦绮的后面,连忙小声提醒她,“布朗德,法军的一种迫击炮?!?br />
    曹梦绮这才得以继续说下去。顾书尧说的格外小声,并没有喧宾夺主的打算,可殷鹤成还是听见了,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也是在这个时候,有人拍了下她的肩,顾书尧回头一看是之前扶她的那位将领方中石。他是吴地一位将领,是吴地陈司令手下的得意干将,因为陈司令最近身体不适,因此方中石替他过来参加晚宴。

    方石中说想请她帮忙翻译一下,他想和威尔逊说两句话。顾书尧便和方石中往威尔逊那边走了。她没有注意到。她走的时候有人在看她。

    他问威尔逊的问题十分到位,大概过问了巴西勒他们对日本下一步举措的猜测。顾书尧明白他当初这样问就是想知道万一打起来,英美法三方到底会做出怎样的援助准备。

    顾书尧之前也听说过方中石的名声,他年纪四十出头,却打过不少胜仗,没有什么背景靠着一场场硬仗慢慢爬到了今天的位置。在今天的酒宴上,他或许是那个真正想着和日本打仗的人。

    替他翻译完之后,顾书尧主动和他道:“方师长,今后如果需要翻译,都可以找我,我乐意效劳!”

    宴会结束是十点半,曹延钧陪着程敬祥先走了,许是觉得今天的事,顾书尧带在身边不方便,便没让她跟着。

    何宗平说送她回公馆,哪知刚出迎宾馆的门,便在门口遇上了殷鹤成和曹梦绮,他们似乎也刚从里面出来。人已经不多了,顾书尧原想装作没看见,哪知才走了几步,却听见曹梦绮主动叫她,“顾小姐,你等等?!?br />
    殷鹤成似乎也没有料到,看了曹梦绮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