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第 106 章(小修)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周雪梅家境殷实, 顾书尧是清楚的,但是顾书尧没想到周雪梅会主动去登报,比她想象的要干脆、痛快得多。这个年代, 能有底气和魄力去登这样报纸的人怕是寥寥无几了, 只是在顾书尧惊讶之余,周雪梅的报纸一出,之前她和曹延钧的传言便更甚了。

    顾书尧没有想到,即使国难当头,那些花边新闻依旧有他的销处。有人信,有人不信,但纷纷扰扰之间却的确已经成了饭后的谈资。似乎说多了日本在明北增兵一事会让人恐慌, 谈一谈那些无关痛痒的反而成了调剂,或许这可以称作一种精神上的鸦.片。

    这件事也传到了黄维忠耳朵里, 除了他之外,那几个跟了殷鹤成几年的侍从官也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都知道最近这位风口浪尖上的顾秘书是谁。然而,殷鹤成却一直对这件事不闻也不问。

    黄维忠看得出殷鹤成自从那回从酒宴上回来后心情都不怎么好,因此殷鹤成不提, 黄维忠和那几个侍从官一个字都不敢说。正好鸿西口那边出了些事,殷鹤成还离开乾都去了一趟鸿西口。

    不过黄维忠也发觉,少帅自从上次看到顾小姐后,便一直都没回过盛州, 过去的一年里他虽然也来乾都, 最多待两三天便回去了, 因此乾都的行馆多半是空着的。这一次,除了中途去了一趟鸿西口,连着十几天都都在乾都了。

    盛州的事情任洪安和任子延在替殷鹤成打理,鸿西口那边也是严阵以待。殷司令戎马一生,这些打仗的事殷老夫人看惯了,倒并不怎么担心,殷鹤成从来没有在乾都待过这么久,殷老夫人反倒觉得高兴。

    顾书尧也替自己想出路,私人秘书原本就不用聘书的,任职和罢免也不用通过长河政府。顾书尧明白,曹延钧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再让她当他的秘书。不过她来乾都最初的目的并不是做曹延钧的秘书,她并不准备永远在长河政府待下去,更多的是想借这个机会多认识些人。虽然她手上掌握着新型磺胺药,另一种抗菌药也在尝试着提高产量,但是如果没有军队辅助,也是无济于事。

    穆明庚对制日持反对态度,殷鹤成也没有多支持,虽然殷鹤成当初不知是迫于压力还是其他,最终没有签十项条款,可顾书尧对他的信任已经所剩无几了?;蛐硭?,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多少信任可言,她看得出他的确想有一番成就,但他这种念头始于为国为民还是仅仅是对权利的汲汲营营,顾书尧并不敢确认。因此就算抛开之前与他的关系不论,就事论事,她也不想与他有什么交集。

    幸好在之前的晚宴上,顾书尧也认识了一些司令将领,方中石便是其中一位。方中石身处吴地,虽然只是师长,但整个吴军都没有依附于程敬祥与穆明庚任何一方,虽然他的兵力比不上乾军和盛军,但这两天接触下来,却发现方中石是个实干的角色。

    方中石对顾书尧印象深刻,因此顾书尧去他的行馆找方中石,毛遂自荐想担任他外文秘书时,方中石十分高兴,“顾秘书,不怕你笑话,我是个粗人,这辈子就只知道打仗,洋文什么一概不知。我是发自内心地佩服你们这些读书人,特别是你这种留过洋的?!?br />
    虽然顾书尧之前是曹延钧的秘书,但方中石想必也听到些风声,但方中石似乎并不在乎,也没有多问。

    与此同时,顾书尧也还是很谨慎,磺胺药的事她一直都没有说,因为她不能武断地判断方中石的立场与决心,而在他身边担任秘书正好是一个深入了解的机会。

    和顾书尧相比,曹延钧的处境要更麻烦些,曹延钧身为外交官,经常代表整个国家、政府与外国人谈判,他的自身形象比政府一般官员重要些。曹延钧原想等事态平息下去,却不想周雪梅一离婚,整件事情愈演愈烈,整个曹公馆都在想着如何解决这件事。

    他的大嫂汪氏虽然是个没怎么读过书的妇人,但心思比一般人更要细致。她其实也不喜欢周雪梅,借这个机会离婚,如果没有报上那些事,汪氏反而是高兴的。汪氏一直都在帮着曹延钧想主意,正好这几天曹梦绮被《丽媛》杂志请去拍照,汪氏突然有了主意。

    汪氏主动去公馆找顾书尧是三天后,那天顾书尧因为发烧一直躺在公馆里,其实她从晚宴回来开始便有些不舒服,这几天一直下雪,她在外跑多了又着了凉。何宗平虽然答应何宗文照顾她,但也没有细致到饮食起居,毕竟何宗平还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幸好夏太太平时没什么事,许是看着顾书尧一个人在乾都,没什么人照顾,因此她经常给顾书尧煎好药送过来,一日三餐也是她端给顾书尧的。

    顾书尧中午的时候听到敲门声,原以为是夏太太,才发现是个陌生的女人,三十岁出头的样子,一身精致的旗袍,雍容华贵,一双眼中也有久居福贵而生出的骄矜。

    顾书尧虽然不太认得那位夫人,不过瞧着有些眼熟。只是顾书尧烧久了有些发晕,想了许久都没记起来,直到那位夫人主动介绍自己,“顾小姐是么,我是曹延陵的夫人,也是曹次长的大嫂?!?br />
    汪氏这么一说,顾书尧才想起来上一次去曹公馆的时候见过汪氏。顾书尧不知道汪氏的来历,虽然脑子里发胀得厉害,不过还是对汪氏很客气,亲自给她端了水过来。

    汪氏虽然知道曹延钧不可能和顾书尧有什么私情,但是这件事她还是觉得是因为顾书尧而起。周雪梅嫁进曹家几年,虽然脾气不大好,但闹成这样也是头一次。

    汪氏喝了一口茶,将话摊开了跟顾书尧讲,“顾小姐,最近几天的报纸你看了么?你也是上得了台面的人,应该知道,现在的舆论对你和少文都很不利。我和他大哥考虑了很久,觉得还是有必要做个澄清,你应该知道,你和思绮长得很相像?!?br />
    看着顾书尧点了下头,汪氏继续道:“正因为你和思绮长得像,所以周氏再怎么闹,我们都没有怀疑过你和少文,但是外人不知道,他们可不这么想?!?br />
    顾书尧虽然不太舒服,但汪氏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汪氏的意思她大概也明白了,只问了句:“您打算怎么做?”顾书尧虽然不想和曹家有太多关系,但她还是清楚利害关系。

    汪氏最开始跟曹延钧说的是,“要不直接跟爸妈说一声,让他们把这顾小姐认作女儿算了,她和思绮梦绮长得像,本来和咱们曹家是缘分?!钡苎泳煌?,汪氏又想了个折中的法子,认不认作曹家的女儿这事不妨日后再说,当务之急是要让那些外人察觉到曹延钧只是将这顾小姐当作妹妹这一点,而最好的佐证就是顾书尧的这张脸。

    思绮虽然不在了,可从有些角度看,她和梦绮还是很像的,如此相像的两个人,自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到时候再稍微给些暗示,别人怎么说怎么想,是亲妹妹还是什么表妹堂妹,便由他们说去了。

    汪氏是有备而来,话说一半,直接从她的包里取出一张照片来。

    顾书尧看了一眼,才发现那照片上的人是她,那是她在法国拍过的一张半身像,她之前填档案袋的时候给过曹延钧这张照片。

    汪氏开门见山道:“顾小姐,你应该知道《丽媛》画报经常请我们家梦绮去做他们的封面女郎,说实话,你这张照片说是梦绮我也会相信。梦绮和她们杂志社的主编说过了,如果你答应的话,这一期的封面就放你的照片,而且署你顾小姐的名字,你只用给我底片就好?!?br />
    听汪氏的语气,曹梦绮似乎也已经答应了。汪氏的主意的确高明,而且一点也不刻意。

    让顾书尧去顶替曹梦绮做新一期的封面女郎,他们长得相像,拿到画报的人第一反应都会以为这就是曹梦绮,然而却在封面上看到她顾书尧的名字。正好曹梦绮是上一期的封面女郎,正好便于她们去对比辨认,她和曹梦绮长得相像这一点也就人尽皆知了。

    能登上《丽媛》的封面都是名媛丽人,《丽媛》画报在国内销量一直领先,是时尚的风向标,这对登上封面的人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肯定。这顾小姐虽然是留过洋镀过金的,不仅会几国语言能跟着曹延钧出入外交场合,形象气质也不差,但汪氏也打听过这顾小姐的身世,虽然没问出各究竟,但大概听说父亲只是燕北的乡绅。按理说,这顾小姐还没有资格,还是人家主编以为她和曹家真的有什么血缘关系才答应的。

    汪氏见顾书尧一直没答应,皱眉问了一声,“顾小姐,你要是不满意这张照片还可以再拍,不过……”她瞧了顾书尧一眼,看上去病恹恹的,怕是一时半会拍不出她手里那张照片的□□了??凸鄣慕?,汪氏也觉得那张照片拍的非常不错,而且这张照片《丽媛》画报的主编一眼就看中了。

    顾书尧自己也在衡量利弊,她虽然不想和曹家交往过密,但理智告诉她,这样一来对她和曹延钧都只有好处,一来可以解决流言蜚语,二来《丽媛》画报一登,可以增加她的名声。她虽然不在乎也不想要这个虚名,可有人会在乎。想和那些司令打交道、谈合作,她一介女流没有什么地位,人家未必看得上她,这或许是一条出路。这件事确实对她的名声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这世道原本就对女人有偏见,若是这样引人浮想联翩的传闻多了,谁还会和她谈什么救国之道。

    而对于曹延钧来说,也不会因为和她的所谓“不正当关系”耽误了自己的事业,毕竟曹延钧可以算是她的伯乐,她不能害他。

    之前顾书尧也想过如何才能摆平这场舆论风波,何宗平在报社也认识些人,对顾书尧说:“若是这些报导太离谱了,我找人去跟这些报社说!你想去登报澄清也行?!敝皇?,登报澄清的法子似乎不太可行,不仅显得刻意,也不会有多少人相信。何况将自己的隐私公之于众,本就是一件难堪的事情。

    顾书尧想了想,从书桌里翻出了这张照片的底片交给汪氏。

    这一期的画报原本是想放曹梦绮,中间的几张C画仍是她,但封面临时改成了顾书尧,所以发行也快。她那一期《丽媛》封面加上了“姊妹花”这样的字眼,果然如汪氏所料,这一期的画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一来是这张照片着实惊艳,二来这位顾小姐的身世一时众说纷纭,议论开了,便没人再提从前那档子事了,只当是周雪梅吃醋吃疯魔了,连曹次长的妹妹也受了牵连。同时,也有其他画报主动来联络顾书尧,想请她做新一期的封面女郎,毕竟她现在是乾都这阵子的焦点人物。

    只是《丽媛》画报的发行不仅仅在乾都,全国各地都有销售,盛州的旧人也有人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