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第 110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他说完, 顾书尧挽着何宗文的胳膊, 朝他点了点头, 她的脸上还有笑意。

    殷鹤成敛目看了她最后一眼,直接转过身去。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微微偏过头用手碰了一下下巴,然后加快步伐,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目送着他离开,天上还下着大雪, 他没有撑伞, 一个人穿过马路, 往街角汽车车灯照来的方向走去。那道藏蓝色的背影虽然依旧英挺, 却在这漫天风雪中显得有些单薄。不一会儿,黄维忠和他的侍从官赶过来给他撑伞,接他上汽车。又过了一会, 那几辆汽车依次启动离开了, 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顾书尧将手从何宗文的胳膊上松开, 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她弯腰将地上的伞捡起来,给何宗文撑伞, “恒逸,对不起,因为我才出这种事?!彼挚戳搜劢直? 之前何宗平的那辆汽车也不在了, “恒逸, 你先去我公寓,我那有外伤药?!焙巫谖暮罄从职ち艘蠛壮珊眉赶?,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何宗文只看着她,没有说话。

    顾书尧说完将伞替给何宗文,自己走到公寓门口继续去开门。她低着头神情专注地用力扭钥匙,像是在和锁较劲一样。何宗文走到她身边,看了她一会儿还是没忍住问道,“你为什么要骗他?”

    她的手顿了一下,连头都没有抬,只冷声回绝,“我没有骗他?!比欢低旰?,似乎失去了摆弄那把锁的耐心,不耐烦地反复拧了几下,然后开始用力地敲门。

    何宗文也没再说什么,可他的记忆是清晰的,她说殷鹤成负伤时她想过他死,可何宗文记得的却是她急匆匆去布里斯那买磺胺,一整个上午心神不宁,他跟她说话她几乎完全听不进去。

    那时,他还在想她口中那个“为了救她负伤的朋友”究竟是谁。

    已经很晚了,房东应该已就睡了,何宗文伸手过来,“书尧,我再试试吧?!?br />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了声,“好”。她抬头的时候,远处一点路灯的光照过来,正好映在她眼眸里,却是黯淡的。

    她许是注意到他在看她,避过头去:“这天太冷了?!?br />
    何宗文轻轻一试,门竟然就这样开了。忽然马路上有传来汽车往这边驶来的声音,何宗文警觉地回头一看。她看都没看,只淡淡道:“他不会再回来了,据我对他的了解?!彼涫凳歉龊妹孀拥娜?,她今天说了这样的话,他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再理她。不过这也并无所谓,他订婚在即,本就该各过各的人生。

    她没有说错,那两辆汽车并不是殷鹤成的车,只是有汽车恰巧路过而已。路上已经开始结冰,车已经不太好走了,那两辆车驶过一个并不陡上坡,尝试了好几次才勉强通过。

    她的公寓在二楼,一室一厅不是很大,好在她东西也不多,简洁且整洁。顾书尧去卧室拿药,何宗文在客厅给何宗平打了通电话过去,刚刚那个司机先走了,他想要他堂弟派人来接他回去。

    那个司机其实是给何宗平通风报信去了,几分钟前刚好回去。何宗平已经听他说起这件事,正担心着。他原想过来帮忙,却不知怎么办。一来路上结了冰,汽车已经开不了,二来他听司机的描述,便猜测到那个打人的人是殷鹤成,便更加不太敢来了,他怕万一火上浇油反而不好收场。

    何宗文和何宗平一通话,他才知道现在全乾都城都因为结冰封城了,街上一个人都没有。

    顾书尧在卧室里拿药,却也听到了只言片语。她走过回客厅时,何宗文已经打完电话了,在灯光下,他脸上的伤痕更加明显,那个人下手不是一般的重。

    虽然何宗文没有说什么,还对着她笑了一下,但顾书尧能感觉到他心情沉重,而且看着也十分疲惫。也是,刚刚回国便被殷鹤成莫名其妙打了一顿,还被他指责与她纠缠不清,谁能受得了?说到底,他才是她的男朋友,至少在别人眼中是这样,虽然他们相处的方式更像是朋友。

    顾书尧看着他满身的伤十分过意不去,她坐到何宗文身边用棉球给他用碘酒消毒,都是新伤口,顾书尧尽可能地放缓动作。然而碰到他眼边一处伤时,他虽然没吭声,却没忍住轻轻缩了一下。

    “对不起?!惫耸橐⒘νO率?。

    何宗文没有说话,突然一把握住她的手,皱着眉看着她。

    他很少用这样的眼神看她,顾书尧觉得有些奇怪。在下一秒,何宗文突然靠过来将她一把抱住,在她耳边郑重说道:“书尧,我以后会好好尽一个男友的职责?!?br />
    突如其来的拥抱,又突然说了这样一番话,顾书尧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抱她抱得很紧,她虽然没有说话,却也轻轻用手攀着他的后背。

    他的头抵在她肩上,不一会儿,他突然觉得他的头开始便沉。顾书尧喊了他几声,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顾书尧这才注意到何宗文的身体此刻格外地热。

    他的外套一直是给她披着的,外面天寒地冻的,刚刚又在外待了那么久,肯定是着凉了。顾书尧想了想,轻轻将他扶坐在沙发上,给他涂了碘酒,然后将他扶去床上,又替他熬了一碗姜汤,喂着他喝了。

    他虽然睡着了,她还是用调羹一勺一勺将药都喂到了他嘴里。她之前也不会照顾人,她最开始学着这样给人喂药还是殷鹤成负伤那一会。

    她一想到这,忽然觉得今晚那些话的确说的太重了,如果不是他突然跑过来打人,还掏出了枪来,她也不会被他激怒然后口不择言。

    她其实根本没有盼过他死,那段时间她更多的是守在他身边等着他醒来,她就怕他醒不来。

    顾书尧摇了摇头,她不知道怎么突然想起那一个人的事情,还是面对着何宗文,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走神是不道德的。

    顾书尧深吸了一口气,关了卧室的灯,去客厅的沙发上休息。

    外面的雪依旧在下,伴随着呼啸着的北风,她睡不着,抱膝坐在沙发上听了一整夜的风声。

    下雪其实也是有声音的,只要那个夜晚足够安静。

    殷鹤成那一晚也没有睡,他坐在书房的窗边抽烟。他背后的窗户半开着,雪压在窗外的翠竹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黄维忠原以为少帅回来会发怒,却发现他一点怒气都没有。

    殷鹤成格外地冷静,脑子里一直回想着她今晚跟他说过的话,她说她一直在对着他演戏,她说她当初甚至盼着他死。

    痛是会让人清醒的。他其实原本想告诉她,他不会和曹梦绮结婚。在曹公馆的舞会上,他就认输了,舞池里的分分钟就像凌迟,他捱不过,连一支舞的时间都捱不过。

    可如今更多的是麻木,或许她说得对,一开始就错了,所以从头到尾都是错的,他做的越多,便错的越多。

    那场雪下了一夜,整座乾都城仿佛一夜之间白了头。

    何宗文的感冒养了几天才好,那几天因为冰雪交通不便,因此顾书尧也没怎么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