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第 111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几天之后, 何宗文除了脸上的伤还有淤青外,感冒好的差不多了。也是那几天, 乾都出了大太阳, 街面上的雪渐渐晒融化,几乎每一处屋檐都在滴答滴答地化雪。

    何宗文和顾书尧一起去见了布里斯,他们是坐黄包车去的布里斯公司,一路上何宗文都主动牵顾书尧的手, 她也由他握着, 她能感觉到何宗文那晚之后对她的变化。

    距离上一次他们三个人在盛州会面已经有快一年的时间。一年过去, 他们三人身上都有了不小的变化, 不过一见面, 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相处方式。

    布里斯一见到何宗文,便开他的玩笑:“看你这满身的伤,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我们法国学的是打架呢?”

    何宗文一笑而过, 却也不忘向布里斯重新介绍顾书尧,“这位书小姐, 是我女朋友?!?br />
    布里斯惊讶不已, 连忙问顾书尧:“他是不是开玩笑?”

    顾书尧没有犹豫, 摇了下头,笑着道:“他说的是真的?!?br />
    如今药厂和设备都已经安排好, 顾书尧便开始准备生产磺胺?;前返纳洳凰闾?,她的原料易得, 工艺流程也不是很复杂。不过顾书尧害怕泄露生产工艺, 特意给盛州那边打了电话, 让许长洲派了几位信得过的技术人员过来。没过几天,便合成出了顾书尧所需要的新型磺胺药。不过顾书尧并没有拿出来售卖的打算,从生产到运输都是在暗中进行的。

    虽然有了药,但长河政府那边却没了动静,自从穆明庚去明北谈判,用武力威慑日本退兵的计划便一直搁浅。方中石一直留在乾都,但也没有消息。

    何宗文病愈后便从顾书尧公寓里搬了出去,然后一直住在何宗平家,他之前原本要去他大姐何佳仪家,因为脸上伤还未愈,怕她姐姐担心,便一直都没有去。

    因为何昌任和穆明庚走得近,何、穆两家也结了亲,何宗文的姐夫便是穆明庚的亲侄子。何宗文脸上的伤一好,便去了他姐夫家,一来可以让他姐姐帮忙调和他和他父亲的关系,二来也能从他姐夫那打听些风声。

    穆明庚和日本人谈判的内容属于高度机密,不知是他姐夫不知道,还是不准备告诉她,何宗文并没有打探到什么。不过何佳仪告诉他,“老爷子已经知道你回来了,还听人说你在法国交往了女朋友?!彼底?,何佳仪暧昧笑了起来,拍了一下何宗文的手臂,“嗳,恒逸,这是真的么?她长什么模样,究竟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何宗文想了一下,决定避重就轻,只笑着说:“你应该知道她,她前不久还上过《丽媛》画报,好像就是上一期?!?br />
    何佳仪想了一下,突然记起来,“是不是姓顾?”她记不得名字了,只记得那位小姐姓顾,因为当时她听人说这位顾小姐和曹家似乎有关系,那时她还觉得奇怪,那画报上说的是姊妹花,结果一个姓曹一个却姓顾,她并不记得曹家有姓顾的亲戚。但这顾小姐侧脸却是和曹梦绮相像,因此她也没有特别去管这些闲事了。

    何宗文点了下头,“嗯,是的?!?br />
    何宗文只和何佳仪聊了一个多钟头便要离开了,临走时何佳仪突然跟他说:“你出国之后,老爷子身体便差了许多,我看着都心疼,你还是抽空多去看看他吧?!彼肓讼?,又补充道:“你那个女友也可以带上一起,老爷子应该会喜欢她的。不过,听你姐夫说,最近总统府确实又和和国.务院闹了不少梁子,但撇开你们男人的杀呀斗呀,这样的女朋友还是与我们家很般配的?!?br />
    或许是何宗文一直都没有回家,过了两天,何宗文便接到了何佳怡的电话,让他直接回家,最好还带着顾小姐一起来。

    和家里闹翻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而且他这回在乾都要待很长一段时间,总不能一直躲躲闪闪这样下去,何宗文想了想还是去了,而且邀请了顾书尧一起。他总觉得他们在一起缺少了什么,或许是见证的人还不够多?

    顾书尧和他并没有到谈婚论嫁见家长的地步,但顾书尧也体谅他,知道他因为和父亲不睦常年不回家,因此便陪着他去了,她也不想看着他和他的亲生父亲总是关系紧张。

    顾书尧跟着何宗文去了何公馆,何公馆的洋楼非常大,装饰也奢华气派,怪不得当初布里斯去过他家一趟后,一直喊他“何公子”。

    何宗文和顾书尧到的时候,何昌任和妻妾们都在客厅里等着他们回家了,何佳仪也在,看得出何昌任对他们这次回家有多么重视。不过何昌任倒不像顾书尧想象中的对何宗文严厉,反而让人觉得十分和蔼,以至于顾书尧完全不敢想象是他将何宗文极度三番绑回来。

    不过顾书尧也记得布里斯跟她说过,曹家原本还有一个大哥,但是一年前便因为风流病去世了。如今何家除了何宗文外,只另外有一个两岁的弟弟,何宗文是他唯一成年的儿子,也难怪和何昌任会突然改变态度。

    何昌任和何宗文说了好一会的家常,不过多数时间都是何昌任在说,何宗文接的话相比之下就少得多。他们父子俩能聊的话题其实很少,不一会儿何昌任便将能讲的都讲完了。

    许是看场面上一时都没什么话说了,何佳仪走过来,对着何昌任道:“爸,这是顾小姐?!?br />
    何昌任这时才仔细看了一眼顾书尧,先是笑了笑,不过他又皱了下眉:“我总觉得顾小姐在哪里见过一样?!?br />
    何佳仪立即接话,“顾小姐可是乾都的名人,上过《丽媛》画报的?!彼涫祷垢叹聪樽龉?,这件事也有很多人知道,但是何佳仪没说,或许是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并不怎么喜欢那位总统。

    听何佳仪说完,何昌任这才笑着应了一声,“原来是这样?!?br />
    何昌任没有记错,顾书尧确实是见过他的,那还是在殷老夫人的寿宴上,当时何昌任还对她和殷鹤成说明年来喝他们的喜酒。因为何昌任当时是代表长河政府来的高官,说起话来又不怒自威,因此顾书尧对他印象尤为深刻,她当时就觉得何昌任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果真,何昌任默了一会儿,问顾书尧:“顾小姐哪里人?”

    顾书尧不想说假话,有些事情总会被知道的,然而她刚想回答,却被何宗文阻扰,“书尧是曹延钧的远房表妹,和他们是一个地方的?!?br />
    顾书尧虽然没说什么,但看了眼何宗文。何昌任也没再问,但是看他的眼神,顾书尧感觉到他已经D察一切。

    顾书尧和何宗文一同在何公馆用的晚餐,后来何昌任又找了何宗文单独谈话。他们一直待到晚上九点才离开何公馆,她也没问何昌任后来喊他去书房谈了什么,她不喜欢过问太多别人的事情。

    何宗文没有在家里住,和顾舒窈一起离开的,顾书尧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她其实有些不高兴,何宗文刚才对他父亲说她是曹延钧的远房表妹,她内心深处其实并不想和曹公馆有太多关系。

    何宗文倒是主动和她讲他的事情,“我父亲说,想给我在长河政府安排职位,我也想历练一下?!?br />
    “恒逸,你不是不喜欢从政么?”

    “也不一定是坏事?!?br />
    顾书尧不置可否地点头,却也没有说什么。

    何宗文以为顾书尧还在生气,他想了想,解释道:“书尧,我父亲很传统,很看重门当户对这种,虽然我不在乎?!彼涫凳亲隽顺ぴ洞蛩愕?,说不定哪一天他们两就结婚了呢。而且他并没有把话说透,他们家在意的何止是门当户对,若是他们知道她就是殷鹤成那个未婚妻,怎么可能会同意他们在一起?

    何宗文想了想,又说:“书尧,话说回来,你是真的跟曹公馆有缘分,伯父伯母也都很喜欢你,不然他们也不会送那块玉给你?!?br />
    玉?顾书尧听何宗文这样说,连忙问了一声:“那块玉是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何宗文也没有瞒她,“我记得思绮有一块和这个一样的,如果曹家二老不是真心喜欢你,也不会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br />
    听何宗文怎么说,顾书尧觉得这块玉还是不能收,若是一块普通的玉便算了,可那是偏偏这玉对于曹家来说另有意义,顾书尧并没有什么认亲的打算,因此觉得自己这样收着玉有些不妥。

    顾书尧看了一眼何宗文,“对不起恒逸,我还是想做我自己?!?br />
    顾书尧第二天去了一趟曹公馆,她必须把这玉物归原主。不过顾书尧又有些不敢将这块玉亲自还给曹夫人,顾书尧可以想见曹夫人见到她时的失望。

    顾书尧在曹公馆门前停步,雪暴听见人来了在里头汪汪大叫,顾书尧原想让汪氏转交的,却看见曹梦绮走过来。

    曹梦绮是特意下来见她的,“我刚才正准备睡午觉呢,听见雪暴叫,往门口看了一眼,原来是你过来了?!彼底潘挚戳斯耸橐⒁谎?,“你是过来找我二哥的么?”

    顾书尧摇了摇头,她对曹梦绮印象还不错,相比于见曹延钧,倒更愿意将见她。顾书尧将装着玉的锦盒连同她送给曹家二老的礼物一并交给曹梦绮,“玉佩我实在不能收,这是我给伯父伯母的一点心意,感谢他们对我这么好?!?br />
    曹梦绮听她这么说,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毕竟她之前在舞会上碰到过顾书尧几次,她感觉顾书尧很乐意享受“名媛”这个头衔带给她的便利。

    顾书尧笑了一下,真诚地答复她:“我不过是在你光环下的赝品而已?!?br />
    然而她话音一落,曹梦绮的脸色突然就变了,她似笑非笑,“赝品?你哪里是赝品?”她又笑了笑,“顾小姐,我们谈谈吧。其实也没什么好谈的了,但有些话我还是想和你说?!?br />
    说完,她便带着顾书尧往洋楼旁的玫瑰园走。

    “你除了和我二姐想象,我们两其实也长得有些像,是不是?”她看顾书尧皱了下眉,“你别急着否认,我就问你有没有人说过我和你像?”

    “有?!惫耸橐⑻钩系氐阃?,“我第一次看见你就是在《丽媛》杂志上,封面是你一张画油画的人像,很惊艳!当时我朋友说,侧脸和我有些相像?!?br />
    “也有人这样对我说,大概几个月前,在盛州?!彼戳斯耸橐⒁谎?,也不再绕弯子,“说说你和殷鹤成的事可以么?我很好奇?!彼底潘植钩淞艘痪?,“我很好奇你们为什么会分开,不是已经订了婚么?而且我感觉得出他是在乎你的?!?br />
    曹梦绮果然已经知道了,不过顾书尧有些意外,曹梦绮问的坦率,口气也十分轻松。她似乎并不是很介意。顾书尧想了想,只道:“我和他不合适,所以就分开了?!彼恢啦苄〗憔烤棺龅氖裁创蛩?,因此也不好多说。

    “是你提出来的么?”

    “是?!?br />
    听顾书尧这么回答,曹梦绮居然笑了,“你真是不一般?!彼⒆殴耸橐⒖戳艘换?,又道:“他那晚酒宴的时候跟我说,他也不会和我订婚了。我原本以为他会去找你,可似乎他没有跟你说?”

    看到顾书尧稍有些惊讶,曹梦绮笑了笑,“那让我来跟你说说我和他吧,自从我发觉你的存在后,我便没有想过和他结婚了。虽然他的确有权势,也能让我过我想要的生活,可追求我的人多的是,我为什么要去当一个“赝品”?说实话,自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就是那个人了??吹剿阅愕姆从?,我就知道这桩婚事很快就可以了结?!?br />
    “那你为什么不主动提?”

    “这是我家里人给我找的婆家,我没你那么勇敢,不敢在外落一个任性胡闹的名声。我其实在美国有一个同学,他很优秀,现在在美国念博士。我想去美国,但我家里人不让,不过这件事之后便会不同了,他们总得想法子补偿我?!?br />
    “去美国挺好的,真的?!惫耸橐⑼蝗幌肫鹣籼筒苎泳?,他们原本也是同学,却变成了现在的这种境遇,可怜却又不值得同情。顾书尧想了想,只说:“你二哥也是在美国念的书?!?br />
    曹梦绮果然是聪明人,不过一个话锋便猜到了她想说什么,“已经知道了?”

    “应该是吧?!?br />
    “有时候看看我二哥,我就觉得看到了我的将来?!彼倭硕儆炙担骸八凳祷?,我起初知道你存在的时候,我的确不太高兴,我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不过,后来又觉得无所谓了?!?br />
    顾书尧只点了下头。

    “你难道不问为什么?”

    顾书尧笑了一下,索性满足她,“为什么?”

    “因为我后来发现上帝是公平的?!彼戳斯耸橐⒁谎?,“你又不止长得和我一个人像?!彼低?,她又打了个哈气,“我得上楼睡午觉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