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第 113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听方中石这样说, 顾书尧忙问了一声,“谁?”

    然而从方中石的口中, 顾书尧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燕北六省的少帅殷鹤成?!?br />
    “殷鹤成?”听方中石这么说,顾书尧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据她所知,方中石和殷鹤成并没有太多交情, 他还没有她了解殷鹤成。除去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十项条款,她以前还陪殷鹤成参加过日本同学会,在殷军长家招待过田中林野,他和田中林野像是多年的朋友, 而他和他恩师田中相本更是感情深厚, 殷鹤成甚至田中相本为挡过枪。和日本人有这些交情, 殷鹤成自然也能从日本得到不少好处。

    这些都是方石中不知道的, 这样一个人, 怎么可能会和日本人兵刃相见。

    前阵子英美法三国愿意提供军备支持时,他都是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如今长河政府不再提供任何弹药武器, 他哪里还会出兵?

    然而方中石十分肯定, 顾书尧虽然疑惑,但还是问了一句:“方师长为什么这么说?”

    方中石没有评价殷鹤成的为人,只与顾书尧谈论利弊, 他指着地图, 反问顾书尧:“你看看, 明北离哪最近?”

    顾书尧顺着方中石手指的地图望去, 那是一张极大的地图,但一想到广阔的疆域以比例缩小在这之上,再广再长也觉得它狭隘了。明北自然是离燕北最近,只要明北的日军攻克鸿西口,便可长驱直入燕北六省。顾书尧一时沉默了,日本在明北驻军十万,对于燕北六省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而燕北六省殷司令苦心经营了数十年,和日本人关系再密切,殷鹤成会掉以轻心?日本人在明北增兵便已经显露了他们的狼子野心,殷鹤成应该清楚。

    顾书尧想到这,忽然记起那次殷鹤成从林北回来在殷司令病床前说的那番话,不说他能胸怀家国,到底他也是看重燕北六省的。程敬祥一派亲欧美,听曹梦绮的话讲,殷鹤成如今有意和曹家生疏,那他下一步会怎么走呢?

    顾书尧想了想,问方中石:“方师长,你有多少把握?”她问的把握便是殷鹤成愿意出兵抗日的可能。

    方中石却只轻轻摇了下头,他方才的猜测不过是他根据时局揣测的。殷鹤成虽然是封疆大吏,割据一方,但名义上还是收长河政府统领的,中央下达的命令,按理说也是必须要执行的。

    虽然日本在明北驻军有损盛系的利益,但中央如果敢下这样的命令,必然会有在别的方面弥补盛系的高官将领,或是提供贷款,又或许暗中给予小部分人好处。

    方中石并无多少把握,殷鹤成是最后的希望,但这希望有多大,谁也不知道。

    他倒也坦诚,将难处也告诉顾书尧:“现在长河政府不仅一枪一弹不发,还下达了不许开拔的命令,所有的部队必须在营地驻军?!彼档秸?,他不由地怒气上涌,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这样荒唐的政府迟早要完蛋!从来都没有把国家的利益放在眼中!”

    可他有什么办法呢?他不过是个师长,调动军队还要司令审批,中央发过来的命令他没有不执行的选择。他想到这,又坐了回去,无奈地看了一眼顾书尧。

    对方中石来说,眼前的这位顾小姐虽然是从法国留学回来,懂几门外语,其实只是个丫头片子,可不知道为什么,方中石不由自主地愿意和她谈论这些,似乎并不仅仅因为她是他的秘书。

    “想必盛军的殷少帅也收到了,但如果他也按兵不动,举国上下不会有人敢出兵。再者说,就算盛军和明北军开战,日本在明北驻扎已久,论装备论日本,盛军未必会是日本人的对手。其实,当初英美法承诺的那些装备和日军相比也是远远不够的,日本的明北军一个旅的火炮就有十几架,抵我们一个师还有剩余?!?br />
    说到底,还是装备不够。

    顾书尧虽然一直参与他们的会议,但是具体签订的数目她并没有资格接触,所以一直都不清楚,不过现在想来也是,英美法三国其实也是侵略者,他们并没有理由帮助中国崛起,他们扶持中国要的只是控制日本在华的势力,防止日本一方过于强大,从而妨碍他们在这块土地上获取利益。

    这个道理其实顾书尧一直都懂,只是没有想到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艰难,百年后的外交多数是建立在平等互惠的基础上,哪有这般举步维艰。

    不过方中石也说:“如果你朋友能给盛军提供抗菌药,应该能多一重胜算?!?br />
    如今进退两难,现在该怎么走呢?难道要去联络殷鹤成?可是她上回和他说过那样的话,和他的关系还不如随便哪位不认识的司令、统帅。她不敢保证他会搭理她,而且她也不敢确信他会那样做。退一万步,他这回为了燕北的领土和日本发生冲突,她将磺胺药全给他,解除了?;?,将来他又会怎么做呢?

    她手中是有磺胺,在新型抗菌素没有生产出来之前,磺胺确实十分有用处。她现在手上有磺胺并没有公之于众,为的就是暗中支持一方。如果新型磺胺药谁都能够生产,抗菌药对战争一方的帮助便没有了。

    她其实心底里并不喜欢战争,也害怕去看那种鲜血淋漓的场景,可国难当头,这种事情必须要面对。就像她虽然不太愿意主动去找殷鹤成,但如果真的有必要,她也必须那么做。

    到底该怎么办?在这种事关兴亡的大事面前,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显得那么渺小。

    她还是问出了口,“方师长,那你知不知道殷鹤成现在在哪呢?”

    “我其实也在试着联系他,他应该还在乾都?!狈街惺窍挛缃拥轿馐∷玖罘⒗吹牡绫?,殷鹤成想必也是这个时候,无论他是留在乾都,还是会燕北,他此时应该都还在乾都。

    殷鹤成在乾都的行馆方中石是知道的,他几个钟头前已经派了人过去递了份帖子过去,殷鹤成究竟怎么想他也不清楚,贸然过去不妥当,便先派人前去探探口风。

    他们这边正谈论着殷鹤成,方中石派过去的士兵正好回来了。

    “帖子拿给少帅了么?他怎么说?”

    虽然方中石是在问他的士兵,顾书尧在一旁心却也跟着紧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既期待也有些害怕听到那个答复。

    顾书尧皱着眉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士兵,只见他蹙着眉头犹豫了半晌,最终竟从口袋中将那封帖子翻出来,“报告长官,属下没有见到殷少帅?!?br />
    “少帅不在府上?”

    “好像说是他去乾都剧院看电影去了,说今天特意去看一个电影女明星的首映?!?br />
    听戏?这个关头还有心思去看电影?可想想这才是真正的他。从前他和那些个女明星的花边新闻她也没有少看。顾书尧虽然没有报有太大希望,却还是觉得失望。

    不过那个士兵又说:“师长,今天行馆外等着见少帅的人又不少,不过都被拦了下来?!?br />
    方中石只点了下头,没有再说什么,他或许还是想错了。

    顾书尧还是不甘心,“就算没有殷鹤成、长河政府都不支持,您完全没有办法了么?”

    方中石满脸的倦色,看了一眼顾书尧又低过头去了。

    长河政府有他们的一套说辞。不只是从哪传来的消息,说日本其实想扩大双边矛盾,从而有机可乘。擅自与日本发生冲突,便正好中了日本的计,或许不采取措施,任日本增兵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这应该是一个办法吧?方中石尽力地说服自己,整个人却越发疲惫。他是无计可施了,他不过是个代替司令参加会议的将领,吴地的军队只有一部分在他手上,他不仅要听命于长河政府,还要听命于司令。

    顾书尧见状一时也不好多说什么,便与方中石先告辞了,直接去了药厂。顾书尧心事重重,并没有发现她从方中石的行馆出来后,一直有人尾随她,其实更早之前就有人一直跟着她了。

    她回了药厂。现在这个局势下,唯有这些抗菌药能让她稍许心安,这是她的切入口,也是她所剩不多的筹码。

    好在这边药厂的进展并没有让她失望,新型磺胺已经生产完毕且开始装箱,技术人员之前已经做过抽验,这批药的浓度和药效都没有任何问题。因为这是第一批次,所以生产的产量并不是很大。

    她在法国买了两批设备,另一批准备运回盛州,便可以提高生产效率。此外,乾都这样的风起云涌之地,一举一动都太惹眼了。

    只是药虽然生产出来了,却没有用武之处。顾书尧一面看着药厂的工人装箱,一面思考着下一步该怎样做。无论局势怎样发展,她都得想出在那个情况下应对的办法。

    顾书尧正出着神,忽然身后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她回头一看是布里斯。

    布里斯是专程来找她的,之前还特意去问了何宗文,找了半天才在药厂看见顾舒窈。

    布里斯一见到顾舒窈,长者皱纹的眼角立即漾出笑来,“书尧,我可找到你了,你这回得帮我一个忙,就占用你一个晚上的时间?!?br />
    布里斯帮过她不少忙,顾书尧没有拒绝,便直接从药厂出去上了布里斯的车,哪知车才启动,布里斯便立即吩咐司机立即转变方向。顾书尧不解,过了一会他才说:“有人在跟踪我们?!彼底庞种辶讼旅?,“感觉他们应该跟踪很久了,是跟踪的你么?”

    顾书尧摇了摇头,从后视镜里看到身后的那条尾巴已经甩开,便问布里斯:“感觉你到乾都之后警觉了不少,你最近在忙些什么生意?!?br />
    听顾书尧这样问,布里斯突然凑过来,挑了下眉,得意地笑道:“我如果说我在做军火买卖,你信不信?!彼底?,他又神采奕奕地补充道:“我今天要做的这笔买卖,足够装备十个师?!彼蔡钩希骸扒冀蚋鄱剂绫榱?,从德国佬找到了捷克人,几乎中国兵工厂的军火商都被我找来了,我也没有什么信得过的人,所以才找了你来做翻译。今天晚上可是有大买家?!?br />
    突然采购军火?还能装备十个师?顾书尧的第六感告诉她契机似乎到了。她也好奇究竟是什么人?

    “买家是谁?”

    布里斯没有回答她,严肃道,“我不能告诉你,今晚你听到一切也请你务必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何公子。这不是一件小事,但是书尧我相信你?!?br />
    顾书尧听布里斯这样说,也没有多问,跟着布里斯到了乾都港口边一座法国旅社,到的时候已经天黑了,沉沉暮色像是从天边压过来。不过透过夜色,她似乎可以看到乾都港口船上闪烁的灯光。

    旅社外有不少人,虽然看上去只是过往的行人,但顾书尧从他们警觉的神态可以看出,都是严阵以待的。

    布里斯才到,旅社的法国老板便告诉布里斯,人两分钟前刚刚到,现在都在二楼的包厢,包厢外站了好几个五大三粗的保镖,但都站得笔直。这个年代年代的外国军火商其实都是曾经退役的将领,他们这些保镖也是之前服过役的。

    顾书尧跟在布里斯身后进入包厢,一进门便看到包厢里一旁坐了几个外国人。不过布里斯只与他们简单打了下招呼,立即转向包厢另一侧的沙发上。

    顾书尧也跟着布里斯转过身去,只见暗处的沙发坐着几个人,正中的那一位刚好抬起头来,视线正好和她相撞。

    他的眼神沉静,可她却很是意外,因为她实在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