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第 114 章

作品:《回到民国当名媛

    黄昏的时候, 方中石派去的士兵还说殷鹤成去电影院捧哪个女明星的场去了。顾书尧原以为殷鹤成此刻正沉溺于声色犬马之中,完全没想到还在这里见到他。

    原来他对外宣称的看电影不过是个幌子, 她下午说不上来的那些气其实都白生了。

    他能在出现这里,她其实是很高兴的。

    然而面前的那个人恰恰相反,他似乎并不想见她。他只在她刚进门时皱了下眉,疑惑地盯着她看了一眼, 然后就没有再看她了, 脸色也变得冷峻起来。

    不知是他不愿意理会她, 还是对她这个看似无关之人的出现不满?;莆乙苍? 他就跟在殷鹤成旁边,看到顾书尧过来正有些惊讶地看着她好一会,然后朝她点了下头, 他们今天倒都没有穿军装。

    布里斯察觉到殷鹤成脸色的变化,笑着走过去朝殷鹤成伸出手,他也站起来和布里斯握手。

    布里斯以为他介意他带闲杂人过来, 于是用他日渐流利的中文解释:“少帅,这位是书尧书小姐?!?br />
    可他并不怎么想听下去,朝布里斯点了下头, 便直接带着身后的侍从官走到中央的圆桌上就座。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 他一眼都没有看她。

    身居高位久了的人, 往往更看重脸面,她那天那样的话都说了, 他怎么可能还愿意理会她。

    有些事情她一直没有告诉布里斯, 布里斯也一直以为她真的姓书。书小姐, 书尧,那是她的笔名,她还用这个名字在报纸上长篇大论地讽刺过他,那一阵子街头巷尾都在笑他“J立J群”。

    不过事到如今,顾书尧也不去管,她跟着布里斯走过去。圆桌的另一侧坐着的是来自德国和西班牙的两位军火商。

    殷鹤成是不知道她会这两门语言的,她从法国留学回来,会英语和法语还是有据可循,德语和西班牙语却是怎么都说不通,毕竟一年之前她还是他身边什么外语都不会的未婚妻。

    或许是他冷淡的态度给了她底气,既然是陌生人,便可不问过去。那位德国军火商率先起身与殷鹤成致意,随后西班牙的军火商也向殷鹤成问候,顾书尧没有犹豫,直接将他们所说的话翻译给殷鹤成。

    她突然开口,那个人原本视线全然偏离她,头却不自觉往她那边转了一下。不过他也表露出过多的惊讶,打过招呼后直奔主题询问他们目前在售军火的情况。

    这里只有她一个翻译,将中文译成外文依旧要靠她,若不是时间紧急,估计也不会两位说不通语言的军火商安排在一起,布里斯也不会想起她。

    她先说的德语,后说的西班牙语,可以明显听得出是两种不同的语言,却是一样的流畅。连她对面的两位军火商都不禁抬起头来看她。那个人虽然始终没有看她,可他对面坐着的人的神情却还是尽数落入他的眼中,他不禁蹙了下眉。

    倒是黄维忠在一旁惊讶地目瞪口呆,也不顾别人的目光,眼眨都不眨地盯着顾书尧看,像是想辨个真伪来。一年的时间,顾小姐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他在长河政府看到她做秘书时就已经够惊讶,他知道她会英语和法语,如今面前坐的这两位却是德国和西班牙人,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精通这么多门语言,简直不可思议。

    殷鹤成和黄维忠比倒还淡然,只见他低头默了片刻,等顾书尧说完后,抬头问德国的那位商人:“五万支毛瑟步.枪都带了多少过来?”待德国人回复后,又转过头去询问那位西班牙军火商迫击炮的情况。

    他完全没有看她,她在他面前唯一的存在感便是每次都要等她说完后,他才会开口。然而这对任何一个翻译而言都没有区别。

    他对他们枪支火炮的每一个型号都了如指掌,她突然想起当初在帅府的时候,他总喜欢在睡前靠在床头看这类有关枪支弹药的书。好在顾书尧之前也做过这方面的准备,翻译跟上了他,没有出任何差错。

    殷鹤成的人应该之前就通过布里斯联络过这些军火商,因此没有谈多久便谈好了,这的确是一笔大买卖,布里斯说得装备十个师一点也不夸张,军费更是一笔巨额的花销,抵得上顾书尧上百个药房。

    虽然这批军火不能一次□□齐,但是这两位军火商都是带了部分军备过来的,他们邀请殷鹤成的人直接去港口的货轮上验货。交易的地点之所以选在乾都港,是因为兵工厂大多在乾都,海运方便运往全国各个港口。

    从这家法国旅社出去的时候,外头的天已经全部黑了。远处港口隐约闪烁的灯光就像夜空中的星子。港口向来风大,何况是冬夜,风一阵阵地呼啸而过。他们走在前面,顾书尧跟在他们身后,他的视线投向前方,完全没有回头看她。

    殷鹤成在港口附近布了人,那五艘巨大的货轮靠岸的时候,殷鹤成的士兵跟着军火商的人上船清点数目。顾书尧也跟着殷鹤成他们走了上去,风吹得船身摇摆,走在甲板上有轻微的晃动。

    殷鹤成走在前面,在船舱中拿起一支步.枪上膛,他的动作熟练且迅速,试枪时也是极为专心的。只见他将枪在手中比对一会后,便将其递给一旁的黄维忠。他似乎对这批枪的质量还算满意,便让士兵接着点数去了。不用多久,这几艘货轮就会分散驶往燕北的几个港口,然后走陆路前往它们改去的地方。

    布里斯在一旁,他脸上掩不住的笑意,这样一单生意下来,是一笔不菲的中介费。他今天太高兴了,平日里极会察言观色的人物,也没有看出某些端倪来。

    等他们这批货验完,她今天的工作也就结束了,听殷鹤成和他们刚才的交谈,他自己马上也要回燕北了。港口这一片已经全部警戒,也是严正以待,可以今后的每一步都不会容易。

    海上的风越来越大,海中的浪潮汹涌起伏。不一会儿,有雪花被北风卷着吹过来。顾书尧迎着风看了一眼,天边那轮明月已经快升到中天了。她该不该跟他提抗菌药的事情?留给她考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殷鹤成面容依旧冷峻,他远眺了港口一会,许是见风浪大了,便和那几个军火商往码头上走去了。布里斯也会德语,他也能充当一部分翻译。顾书尧出了一会神,他们都忘记提醒她了,已经走远了.她不过是一个翻译,并不是多要紧的人。

    她看着他们往前走去的背影,连忙赶过去走到他们身边。然而她到甲板边缘快追上他们的时候,一个浪花突然袭来,整个船身猛地一晃。

    顾书尧没站稳,差一点就要跌下甲板,底下便是深不见底的海水。也是那一瞬,走在她身旁的那个人突然伸过手来,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臂,往自己这一侧拉过来。

    许是事发突然,那个人动作迅速,手也握得很紧。

    她惊魂甫定,更多的却是意外,因为她已经闻到了他身上的烟草香味。她抬起头看了跟前的人一眼,只低声道了声,“谢谢”。他似乎也有些意外,一时没有回答她,低头到了她一眼,等她站稳后,便松开手转身走了。

    他转身的片刻似乎还蹙了一下眉,看得出来他并不想在她身边久留,心情似乎也不畅快。他做得到见面不相识,却还是做不到见死不救,明明他面对的是一个盼着他死的人。

    军火交易本来就该隐蔽,耽搁太久会引人注目,殷鹤成的汽车已经停在港口了。他走的匆忙,这么一大批军火运过去,想必局势便更加紧张了。虽然她也不敢确定这批军火运回去会和她想象的一样对准外侵的敌人。

    然而战争不是儿戏,她犹豫了一会,突然想相信他一回。顾书尧往前追了几步,“殷鹤成,你等一下?!?/p>